<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一章 绝命一击 上
    黑牢之处,鲜血欲滴……

    刚才噪动的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比……苏佳背靠在铁栏杆处,没了发簪的长发披落双肩,左手被白燮的刀刃护臂死死抵在了栏杆的间口。令人有些惊愕的一幕——护臂上的尖刺,如利刃针扎般,刺进了苏佳的左手腕,源源不断的鲜血自手腕流出,缓缓滴落下来,渐渐染红了苏佳脚下的湖水……

    “呼……呼……”安静无比的场面,隐隐约约听见了苏佳疲惫痛苦的喘息,虽然披散的长发遮住了苏佳的面容,但是不难想象,此时的苏佳,正经历着怎样的煎熬……

    看到此景,岸上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虽然没有看清刚才最后一次的对招碰撞发生了什么,但眼见着苏佳被逼至角落,甚至受伤流血,他们明白苏佳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地步……

    “嫂子!”萧齐见情况危急,又一次大声喊道。他也万万没有想到,曾经独自一人力战蒙元千军的苏佳,竟会被一个白燮逼到如此绝境。

    苏佳倒是一直在喘息,并没与说话,也没有抬头。长发凌然披散,鲜血不止停留,喘息丝无间断,这还是苏佳自和卢欢交手后,第一次打得如此的艰难和“狼狈”……

    “哈哈哈哈哈哈……”而在苏佳面前,将苏佳逼上绝路的白燮发出了狰狞恐怖的笑声,看着苏佳左手腕上不断渗出的鲜血,白燮露出如同逮捕猎物的眼神,冷冷说道:“传说中‘江湖博’之一的陆清风的传人也不过如此嘛……怎么了,苏姑娘,那晚在小木屋以一敌四的气势哪里去了?你不是要替苍龙大侠杀了我吗,怎的如此狼狈。几个回合就招架不住了……”

    苏佳依旧是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抬头去正眼看白燮的眼神,只是不断地在缓神喘气;不过苏佳手上的韧劲似乎还在。喘息声也在愈加减缓,她像是在默默积蓄着什么……

    而在湖岸的两侧。无论是萧齐也好,还是其他的众武林名士也罢,都十分担心苏佳的情况。尤其是看见了苏佳左手腕上鲜血直流,看不见左手的鬼刀,众人甚至担心苏佳的左手是不是受了严重的伤,更不排除严重骨折的可能性。

    然而,似乎是在一刻感应到了什么,苏佳被刺伤不得动弹的左手。一时间有了些许的反应。蓦地,被白燮刀刃护臂抵住的左手果然颤动了几下,看不见苏佳被长发遮住的脸,却能感受到苏佳正咬牙用力反击着——果然,苏佳重伤的左手一直用力顶住束缚自己的刀刃护臂,不过一会儿,从刀刃护臂的中心口,隐约看见了苏佳握刀的左手。

    不过让人震惊的是,苏佳“重回天日”的左手上沾满了鲜血——那是自己左手腕被刀刃刺穿后流淌至手心的血。虽然手掌心处并没有受伤,但鲜血几乎染红了苏佳的左手整个手掌和紧握的鬼刀。由此可见苏佳左手腕流血受伤之深。然而,刚才白燮正面袭来的一刻,虽然自己的左手重伤。但苏佳握刀的左手一直在顽强的抵抗,即使被逼退至了角落,苏佳满是鲜血的手也没有放弃,依旧在顽强做着斗争……

    “还有力气是吗……”白燮又冷冷地说了一句道。

    苏佳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在用左手最后的力气拼命将令人畏惧的刀刃护臂向外抵出。苏佳的手劲还是不小,鬼刀抵在刀刃的隙间,强行将利刃从自己的手腕皮肉上拔出,手腕上的鲜血再一次流出。苏佳明显感觉到了一阵刺痛,但是她并没有松手。而是咬紧牙根,一鼓作气。至少自己先要从这个角落逃开。

    “哼,想要反手一搏是吗?”白燮冷冷一笑。他可不会给苏佳重新振作的机会。只见白燮的另一只手臂抬起,护臂的刀刃如尖刺利刃般伸长,欲突袭苏佳没有握刀的右手。

    然而将袭而下,白燮右手上的护臂似乎是感觉到了内力的紊乱——苏佳的鬼刀强行抵在白燮右手的护臂上,似乎是在动用着某种内力,以此扰乱白燮自身的内力。

    白燮有些适应不来,整个人顿时有些不适。但是他不管那么多了,想要杀死苏佳,这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于是白燮二话不说,举起另一只手,就朝苏佳而去。

    可是感到内力紊乱的白燮,力道显然是有些不足。苏佳眼神一定,就在这一刻,苏佳拼尽全力,左手的鬼刀轻轻一拨,自己转身而过,随即一脚正中白燮的腹中心。

    “唔——”白燮下意识叫了一声,他没想到苏佳经会用脚踢对付自己。而苏佳的脚力天生惊人,而且吃中部位很准,反转一个脚踢,便将内力紊乱的白燮踢回了原点,带着腰间上一直缠绕的铁链,在湖面上激起层层水花。

    其实刚才那一下,是苏佳的寒灵神功起了作用。寒灵神功除了能自身治疗的功效外,还能在近距离冲入对方体内,以其阴柔不定之优势,起到扰乱对方内力之效,自己曾经对付卢欢的时候,就曾用过这一招。

    不过即使这样,也只是暂缓了对方的进攻罢了,并未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此时的苏佳,依旧是气喘吁吁,左手腕解脱后,立刻没了力气,垂直放松下来,不得已苏佳重新用右手握回了刀,即这一回苏佳无法再做到左右兼顾。

    左手腕上的鲜血基本上停流了,但苏佳已经使不上任何力气了——这一战苏佳的左手基本上“废掉了”。苏佳忍着痛,用手腕上的带子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心中却是担心不止:“糟了,左手受了重伤,不能再与之抗衡……可是我的左手正是鬼刀‘断魂刀法’的力道所在,也是唯一能够和白燮抗衡主动出击的点,现在左手废了,我还有扭转的余地吗……”

    苏佳简单地捋了捋自己的长发,抬起头,眼神重新望在了白燮前身上。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那个胸前铠甲的小洞——那是苏佳发现的白燮最有可能的唯一的弱点。然而,苏佳刚才想要冒险用发簪充当暗器,欲要一招击之。结果却是失败了。自己的发簪落在了湖中,漂浮在湖面上。自己现在就是想去重新捡起来再来一次暗器突袭,恐怕白燮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

    “该怎么办才好……”苏佳的眼神虽然坚定,可是整个人却有些发慌了,她时时刻刻盯着白燮胸前的“弱点”,心中不禁道,“只有那一处,恐怕现在那是唯一可以打败白燮的弱点……还是一样,那么小的目标。必须有一击必中的武功或暗器利刃。断魂刀法没有这样的对应招式,想要成功的话,必须另谋他路……对了,凤凰刀法——如果是前几日自创的‘凤凰刀法’的话……”苏佳心中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回忆中)……

    微风逐渐大了起来,树丛中飘落的树叶也是随风飞舞。苏佳的发鬓更加“凌乱”地摆动,紧闭的双眼,伏刀的右手,似乎下一刻将有出乎惊人的举动……

    风又逐渐小了下来,飘零的树叶也逐渐慢了下来,一切的一切又预归着平静……

    突然。苏佳猛然张开双眼,只听得鬼刀出鞘的凄厉声音,一道黑光闪过。瞬时间。苏佳整个人凭空跃起,伴着鬼刀黑影的刀芒,人刀合一,略闪而过。半空中疾驰而下,如同尘空中黑色的凤凰,滑翔即在一瞬,眨眼间,只听得刀刃闪过的一阵清脆的顿响——恍惚醒来,苏佳已然飞闪至一棵大树的身后。

    还没明白刚才一眨眼间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就是听到大树枝桠断裂的声音……不对,这声音不是枝桠断裂。而是整棵大树的树干断裂。苏佳已然停止了很久,但大树这时候才起了征兆。只见刚才越过的刀路。一道清晰的刀痕“穿堂而过”,正中干心,闪现出鬼影的形态,可见鬼刀如利刃般穿过中心,却不知苏佳是何时何地越过了这棵大树,刀法之快、力道之强,真如同人刀合一一般。

    最后一声巨响,大树轰然倒地,仅仅只是一刀,疾速猛烈而又精准……

    (现实中)……

    “凤凰刀法,这是最后的机会……”苏佳似乎是已经坚定了想法,唯独还能挥刀的右手上下摆了摆……

    而此时白燮却是摸不清苏佳的想法,他也不需要摸清。见着苏佳已经“走投无路”,白燮冷笑着道:“哼,苏姑娘,你已经没招了……真可惜啊,本来左右双刀可以和我抗衡,只是现在……”白燮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苏佳受伤的左手。

    苏佳倒是一脸平静的姿态,为了给自己最后一击留足余力,苏佳想要继续说话以拖延时间。于是,苏佳重新直起身子,朝着白燮说道:“哼,你就这么想要杀了我吗?不顾一切甚至是后果……”

    白燮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觉得苏佳今天必死无疑,索性回应着说道:“哼,我说过了,我活在世上的目的就是证明我的存在,在外人面前证明我的价值……苏姑娘,你可是‘江湖博’之一的传人,杀了你,我才能证明我的价值,我活在这世上的意义——”

    “活在这世上的意义?”苏佳想起了之前白燮对自己讲过的话,随即道,“又是田栩告诉你的对吧?你居然会为了他的一句话,而不惜一切为他卖命。二十年前既是如此,没想到二十年后依然不改,只是任凭他的摆布,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活在世上真正是为了什么……”

    “你住口!”听到苏佳在贬低自己的师父鬼王是田栩,白燮的情绪似乎是有些激动,立即反驳道,“你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你懂什么?身为中原武林人士,你知道我们这些西域弟子原来都是怎样度过的吗?我们出生下来,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每天面对的都是族人的歧视,每天睡觉睁眼看来,都是无情和血腥……但是直到遇见了师父,他让我明白,我活在这个世上究竟是为了什么……人活着不是为了别的,全都是为了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正因为如此,几十年来,我们这些西域出来的人士,忍受着族人及外人冷嘲热讽甚至是憎恨的煎熬;只有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自己才能找到活在这世上的价值,才能把曾经看不起我们、憎恨我们的人踩在脚下……”

    白燮一直在苏佳面前说道着,苏佳似乎是感悟到了什么,从白燮的身上,苏佳找到了自己似曾相识的影子。

    “我要杀了你,证明我的存在……”白燮继续冷言道,“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彻底证明自己,证明我活在世上的价值……无论今天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是你还是苍龙大侠,都是如此……可别怪我心狠,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想要找到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就得置对方于死地……”白燮说着,口气中逐渐多了几分自己身世的痛楚和悲凉。

    苏佳稍稍冷静了一番,听完了白燮的讲述,苏佳终于明白了,从白燮身上看到的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从前的自己。自己在刚了解自己的身世时,同样也是带着对世俗和命运的仇恨,人格一度遭到扭曲……但是要现在苏佳看明白了,经历了仇恨和情感徘徊的命运蹉跎,存世意义的点上,苏佳看得比白燮要深……

    苏佳缓缓闭了闭眼,随即又睁眼朝白燮的方向,带着沉静回忆的口气,淡定说道:“活在世上的意义,‘不历百生沧桑之苦,轻薄以淡之,无缘无分,此非情也’,这是曾经的一位前辈告诉我的……我最开始并不懂这其中的意义,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虽然还是不能完全参透,但至少是明白得比以前更多。你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像你师父所说‘证明自己的价值’,你只是仇恨,仇恨你的出世险恶和命运的不公……你也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只可惜你师父田栩告诉你的话,只让你看见了仇恨……活在世上的意义无论是什么好了,但决计不是你现在这样。你只是把自己心中的仇恨以命运的借口发泄出来罢了,你其实从一开始就没看清楚你自己,是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

    “你住口!”然而不等苏佳说完,白燮似乎是被激怒了,他大声斥道,“说三道四的,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不懂我究竟要的是什么……”

    “我当然懂,因为你现在的样子就是我从前的样子……”苏佳面对随时可能朝自己威胁过来的白燮,反倒是比之前变得镇静许多道,“仇恨永远不能代表一切,我曾经就因为仇恨,而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但是上天眷顾我,让我重新拥有了曾经失去的……真正不懂的人是你,你的眼里只有仇恨,说了这么多‘活在世上的价值和意义’,其实你到现在为止,你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少啰嗦!”白燮的心智似乎是被苏佳扰乱了,情绪激动的他抬起刀刃护臂对着苏佳道,“将死之人没有资格冲我说教……既然你这么执着你的存世意义,那就让我亲手杀了你,用你的血染红这里,让你生前睁开眼,看见我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存世意义,证明自己的价值——”

    话音即落,白燮故技重施,抬起刀枪不入且利刃锋芒的刀刃护臂,如猛兽一般便朝苏佳而去。

    苏佳知道生死即在一瞬,胜负的关键就在这一回合。眼看着已被仇恨命运蒙蔽双眼的白燮搏命朝自己冲来,苏佳没有再说什么。苏佳也在做最后的堵住,唯独还能握刀行动的右手,将决定输赢的一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