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一十章 黑牢苦战 下
    苏佳和白燮仍在黑牢中焦灼地对峙,然而在外人眼里看来,局势也很明晰,现在苏佳正处于劣势之中,稍不留神很有可能被白燮抓住空隙,以及击溃。

    而白燮此时也正是这么想的,苏佳迟迟没有主动出刀,因为他知道苏佳现在非常的紧张和犹豫,面对自己这样铜墙铁壁般的铠甲护身,究竟该如何出手。不过白燮也很清楚,苏佳的无论是武功身手还是洞察力,都是远远高人一等,一旦时间拖下去,说不定会让其找到逆袭的机会。现在的苏佳正是一脸茫然,局势也很被动,此时正是除掉她的好时机。白燮看准了,自己的左右两道刀刃护臂坚韧无比,而苏佳空只有右手的一把鬼刀而已,随即白燮一定神,从铁栏的一端,拖着腰间长长的铁链,再次朝苏佳突袭而去。

    只是这一次白燮似乎是更有针对性,他似乎是瞄准了什么方向。第一手白燮左手的刀刃护臂出击,如同豪猪尖刺般的刀刃护臂正朝苏佳的右侧而来。

    苏佳还是和往常一样,见招拆招,右手鬼刀一个轮回,鬼影突现,魑魅鬼影幻化成的黑色刀芒,伴着疾风而驰的力道,正中迎面而来的护臂。

    △

    然而结局还是一样,刀刃护臂坚硬无比,即使是能斩断世间一切的鬼刀,使出的是断魂刀法,已然未能奈何结果。不过断魂刀法的强劲力道还在,虽然不能斩断护臂,但至少是扛住了白燮左手的突袭。

    “有破绽——”突然。白燮大喊一声。原来,白燮看准了苏佳左右手不能同时兼顾的漏洞。随即前身左右两市并袭而来。自己左手的这一下突袭苏佳的右方,让苏佳用鬼刀挡住了。那苏佳自己的左侧变成了缺陷点……

    “砰——”白燮右手上的刀刃护臂如巨石般朝苏佳左手呼去,刀刃护臂的尖刺打在坚硬无比的铁栏之上,发出撼动的巨响,激起数丈的水花,看样子这一击的力道足以夺人性命。

    “嫂子——”对岸一侧的萧齐看了像是情况不妙,大声喊叫道。的确,数丈高的水花激起,遮住了苏佳的身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

    不只是萧齐,另外一侧岸边的众武林人士也是看了揪心不已,白燮的这一击力道十足,出手极快,又是在如此近的距离,苏佳可能难逃厄运……

    然而,白燮的眼神似乎并没有露出兴奋,反倒是有些惊异——待到水花逐渐落下,却看见那个蓝色身影正斜立在铁栏杆上;更关键的。苏佳的左手握着鬼刀,和刚才右手一样,全力挡住了这一下。

    看见苏佳平安无事,甚至还带着自信的神情。刚才担心的众人才全都放下心来。

    “左手?”白燮也是非常的意外,他没想到苏佳临危之际,居然会躲开自己第一式的压制。改用左手握刀,挡住了自己的第二式进攻。

    “看样子让你失望了……”苏佳反笑着说道。“不要以为只有你可以左右兼顾,我的断魂刀法左右两手都不逊色!”

    “啊——”白燮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吼一声,随即两只手同时出击,两只刀刃护臂的巨大臂膀,朝着铁栏斜立的苏佳横扫而去。

    苏佳镇定自若,用近乎完美的身形躲过了白燮近距离的每一式攻击,轻功跃至他侧,看样子做好了与之长期周旋的准备。

    白燮可忍受不了,明明是苏佳劣势,可她却招招都能从容应对。打败她的方法就是速战速决,现在眼见着时间越拖越长,自己的体力反倒是跟不上一直处于被动的苏佳了,在这么拖下去,胜负手真的很难说。

    “我必须冷静,那女娃娃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一定会有弱点,我只要能发现的话……”白燮倒也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想要对决中找出苏佳的弱点。

    苏佳知道白燮的出手狠毒,但没料到白燮也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白燮的主动进攻没有停止,左右两手护臂继续朝着苏佳的左右两侧挥舞而去;苏佳也是一样,见着白燮迅猛的连续进攻,苏佳不断交替着左右二手,断魂刀法的鬼影一道接着一道,与突袭而来的刀刃护臂相互硬碰。

    一边是铁壁一般的坚硬突袭,一边是令人胆寒的绝世刀法,两者每每相碰,周围的水花更是阵阵迭起。伴着刀芒和尖刺在铁栏处摩擦的尖啸声,一道道凄厉的鬼影和坚硬的护臂层层相击,激起的水花贯彻整个黑牢,看似二人的相互试探,却彼此都没有保留余力,哪一方稍有不慎,很有可能被一招丧命……

    “这家伙真是个怪物,全身铜墙铁壁,刀刃护臂的力道又是惊人,难道就真的没有破绽了吗……”苏佳一边飞身出招和躲避相对,一边望着白燮的身躯,心想着该如何从中破绽。

    而白燮这边也是一样,明知自己的体力不如苏佳,依旧是不留余力地主动进攻。他心中要找的有关苏佳的破绽,似乎觉得是要施展全力拼命所得……

    鬼影刀芒与尖刺依旧是针尖对麦芒,苏佳虽然体力充沛,但也经不起一来二去的纠缠消耗。说到底还是这个困住自己和白燮的黑牢所罩,正因为有这个黑牢,自己的施展空间有限,平时擅长的轻功及身法受到极大限制,每次躲避白燮的出击,都要提前在黑牢的下一位或是两位做出正确无误的预判。但是苏佳自己也很清楚,就算自己体力再好、身法在完美,继续在这黑牢里躲下去,迟早会累倒,如果再找不到主动的出击点,这仗必败无疑。

    “嗯,那是什么?”正在苏佳一边躲避防守着,一边试图发现白燮的弱点时,一个不起眼的中心店引起了苏佳的注意。

    只见看似被坚硬铠甲包裹成刺猬的白燮。胸前的一处指头大小的洞口,并没有被铠甲覆盖出。苏佳眼睛很尖。一眼瞅中了白燮胸前的中心点——她很明白,现在唯一击败的白燮的方法。就是给予那一点致命一击。

    “看见了,就是那里——”苏佳一边继续防守着,一边心中暗道,“能一击击穿那一点,就能反败为胜……可是那一点那么小,我使的又是刀,白燮又在不断地运动,我真的能很准确的瞄准那一点吗?”

    苏佳心里还在发堵,这边白燮似乎是有了其他的察觉。几十回合的轮番攻守。白燮像是发现了苏佳的一丝“不对劲”。

    白燮继续分开左右两侧,两只如同千斤巨石的尖刺臂膀朝着苏佳左右二侧袭去;而苏佳也是一样,左右来回变换着手型,左右手握刀轮回替换,乱人眼球般施展着华丽无比的刀法,白燮竟是无法进犯。

    然而几十回合的较量,情况似乎是有那么点不对——苏佳的左右手替换完美,但似乎是有一些令人惊异之处,苏佳来回变换手刀的同时。也在一边试图反击,虽然白燮的左右护臂坚硬无比,但偶尔会亮出几式断魂刀法极强的力道,鬼影刀芒即过。甚至削掉了护臂上的少许尖刺;但是相对而言,苏佳在亮招有效反击的同时,速度似乎又变得有些迟缓。白燮的一侧突袭,却是小伤到了苏佳出刀的手。差一点还正中苏佳的腰间……

    这个景象引起了白燮的注意,开始他觉得只是偶然的情况。但又过几十回合,他发现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而且还显得很有规律。白燮的神经一下子经常起来——这个规律存在着某种必然,也很可能就是苏佳施展断魂刀法的弱点所在……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白燮眼神一变,还是和刚才出招一样,左右来回交替着突袭。第一手左手突袭苏佳而去,苏佳右手提刀予以反击,招式近乎完美,身法也毫无缺陷,躲过了刀刃护臂的突袭,怎奈断魂刀法伤不到白燮坚硬无比的铠甲,反击只不过是徒劳。

    紧接着白燮的第二手,右手的刀刃护臂伴着劲风和水花呼去。苏佳果然做出有效应对,用快人眼球的手法左右换刀,改以左手握刀,鬼影挥刀而去。不一样的,这一回苏佳的力道似乎是多上两层,神道鬼影的威力更胜之前,呼啸而去的鬼影刀芒冷不丁地削掉了自己护臂上的少许尖刺,可见力道十足。可令人惊异的一幕——由于白燮的进攻没有停止,这一下刀刃护臂出击,自己受了点挫,但自己刀臂上的尖刺,却是小伤到了苏佳没有完全来得及躲开的手腕。苏佳的左手腕受了点皮肉伤,少许的鲜血逐渐低落……

    “我找到了,没错,就是这里,这就是苏姑娘断魂刀法的弱点,终于让我找到了……”白燮的心中暗暗兴奋道……

    苏佳也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来回出招,白燮针对的愈加清晰——很明显白燮是已经发现了。比起他人,苏佳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弱点所在,如今让白燮注意到了,苏佳额头上不禁冒出冷汗。

    “糟了,好像真的让他发现了我的弱点,这家伙真是可怕,不但武功不俗,洞察力更是惊人……”苏佳心中紧张暗道,“这样拖下去,我必会输……不过,我也发现了他的弱点,想要取胜,只能看这弱点上的一搏,谁能先得手……”苏佳说着,眼神一直盯着白燮铠甲胸前那个不起眼的小洞。

    “没错,这就是苏姑娘的弱点……”白燮继续暗暗兴奋道,“她虽然能左右手变换予以应对,但是她的左右有别……断魂刀法讲求迅猛,及迅速和力道两方——她的右手经常用刀,所以招式近乎完美无缺,速度奇快,出招果断;而相比来说,左手用刀较少,速度不及右手,但挥刀的力道却是高于右手……不过这就是漏洞所在,左手的力道是强,但速度和反应远远不及,刚才一直是左侧吃亏没有错。简单来说,她的弱点就是左手,只要限制其左侧的话……”白燮的表情露出一丝冷笑,似乎是有要一击置于苏佳死地的打算。

    而苏佳这边,考虑着对付白燮的弱点。苏佳也没有停歇:“那么小的目标,平时的断魂刀法根本无法击中。毕竟他全身都是刀枪不入的铠甲……剑法虽然命中目标的几率更大,可我带来的阿天的剑。现在在风文前辈的手上……如此说来,就只有用暗器一击击中的方法了。可我这次前来,并没有身带暗器,我该怎么办……”

    想要一击击穿白燮胸前铠甲的小洞,苏佳想到的唯一办法便是暗器,怎奈平时不带暗器的她,如今又是在湖面上对决,连块充当暗器的小石子也没有,现在的她。恐真的是穷入末路……

    可是不容苏佳多想,白燮的突袭再度前来——目标就是自己的左手。

    苏佳似乎是猜到了,刻意让自己的左侧极力躲开。但刀刃护臂的威力审猛,不出刀抵御一番不行。无奈,苏佳再次左手挥刀,用尽十足的力道,鬼影刀芒再现,抵挡住了一丝护臂的前袭,并削掉了尖刺上的一头。但这些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比起这个,苏佳的左手再次受挫,护臂上一根尖刺钻进了苏佳手腕上侧的皮肉,鲜血再次渗出。

    见到命中目标。白燮狂笑着说道:“哈哈,苏姑娘,终于让我找到了。你的弱点——”

    然而,苏佳并没有回话。她咬牙忍着痛。手腕拔出尖刺,整个人朝右侧躲避开来。然而就在自己躲避的一瞬。自己的头发也是略带着擦过铁栏,盘着长发的蓝白发簪差点脱落。

    不过这一下倒是给了苏佳灵机一动。“对了,发簪——”苏佳即刻从头发上取下发簪,柔顺的长发全然落下,这也是苏佳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取下发簪,露出绝代佳人飘然的长发,“我可以用发簪当做暗器……不过发簪只有一枚,也就是说机会只有一次,全力击中目标就是成功;可一旦失败,可能就再也没机会了……”苏佳心中暗定着,左手依旧握着鬼刀——她知道白燮肯定还会对自己的左手突袭——右手紧握着发簪,坚定的眼神直望着面前准备再度而来的白燮……

    黑牢中相斗的紧张窒息,外面“看斗”的人也是紧张到了极点,所有人都为苏佳捏了一把汗。尤其是看见刚才苏佳左手腕受伤的一幕,鲜血渗出的样子,众人更是担心不已,毕竟至少到现在,百来回合过去,苏佳还没有主动出击过一次,就已经受了伤。现在苏佳又莫名其妙去下了头上的发簪,众人更是担心中带着匪夷所思。

    白燮自然也不会去管苏佳取下发簪的用意,好像他自己并不清楚自己的弱点所在。找到了苏佳的弱点,白燮此时心中想的,当然是一举进攻拿下,索性继续张开两手的刀刃护臂,朝着苏佳的左手腕突袭而去。

    “胜负分出了,苏姑娘——”白燮发出恐怖的叫喊,刀刃护臂如同巨石一般朝苏佳的左手腕压迫而去。

    苏佳自然是要用受伤的左手提刀尽全力予以抵挡,但是这一回她不能再躲了,苏佳正对着白燮突袭而来的身影,右手使出投掷暗器的力道……

    只见半空中一道光亮闪过,苏佳投出的发簪如同银针一般,直朝白燮的胸前飞去。而白燮似乎是还没有注意到,继续迎着臂膀袭来……

    胜负即在一瞬……

    “叮——”令人窒息的一幕,就在发簪飞向白燮胸前弱点的数寸,白燮刀刃护臂上的尖刺竟诡异挡下了发簪——苏佳的计划失败了。

    “糟了——”苏佳心中暗惊道,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过白燮并没有注意到,可能苏佳用发簪当暗器的事,以及她发现自己的弱点,自己刚才无意间挡下这一招,白燮自己都不知道。白燮只知道,现在的念头就是刀刃护臂一举朝苏佳的左手而去……

    “蹭——”苏佳被逼到了铁栏的一侧,刀刃护臂上的尖刺划过铁栏,冒出短暂的火花。但两人最终是停下了……

    这一招对决后,两人停顿了好久……

    突然,源源不断的鲜血从某处不断滴落而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