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零九章 黑牢苦战 中
    “怎么了,苏姑娘,就只有这点能耐吗?”挡下了苏佳的断魂刀法,白燮在一旁嘲讽道。

    苏佳暂时默不应声,她知道今天面临的,会是前所未有的恶战。看着白燮全身狰狞的刀刃铠甲和护臂,苏佳右手紧握刀柄,似乎还想再做打算……

    “害怕得说不出话了吗……”见苏佳半天未有予以回应,白燮又用冰冷的口气道,“既然你不说话又不出招,那我就主动过来好了——”

    话音刚落,白燮的两脚往前一蹭,踏着水面上的铁栏,冲着苏佳疾驰而去。别看白燮穿着一身厚重的铠甲,行动起来却也是迅影无比。苏佳知道局势不利,眼见着如同野兽一般冲来的白燮,苏佳施展轻功高高跃起,左手抓住头顶上黑牢的栏杆,整个人凭空吊在铁栏之上。

    然而,白燮不但速度快,反应也属一流。见着苏佳高高跃起的方向,白燮猛然间一抬头,同样大跨步朝上而去,一只手的刀刃护臂直接朝着苏佳的身前呼来。

    苏佳见黑牢中果然不适合来回轻功的穿梭,索性决定拼上一道。只见苏佳右手握刀,小轮回几式,忽地猛然间刀流疾驰而下,“神刀鬼影”再现,黑色刀芒幻化的鬼影,魑魅般朝着白燮而去。

    白燮也算是反应迅速,眼见着鬼影从天而降,迅速用刀刃护臂挡在了身前。结果还是令苏佳心中一寒——神刀鬼影着实掠过白燮的护臂,可是拿其刀枪不入的尖刺护臂却是毫无威胁,应该说是这令人胆寒的护臂再一次挡住了断魂刀法。

    “铜墙铁壁是吗?”苏佳眼见着自己的断魂刀法对白燮身上的铠甲护臂竟是毫无威胁,心中少有的急躁道。

    “去死吧——”白燮再次挡住了断魂刀法,随即张开尖刃护臂的铁手,张牙舞爪般朝苏佳而去。

    苏佳没有办法。人吊在铁栏之上,不好立刻躲开袭击。苏佳心中一定,手中鬼刀挺立。堵上一搏,自己竟用鬼刀结结实实地砍在了白燮突袭而来的刀刃护臂上。

    见识了此铠甲护臂的“金刚不坏之身”。结果可想而知。苏佳的刀重重砍在了护臂之上,却似未能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鬼刀传言能够斩断世间一切事物,苏佳的武功力道更是没得说,能够如此轻松挡下苏佳的刀,其韧劲儿和坚硬程度可想而知。不仅如此,刀刃护臂还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尖刺,像是活物的刺猬一般,尖刺抖然向上长出。苏佳反应极快。在护臂尖刺冒出的一瞬,苏佳立刻收回了刀,躲过了这一阴招。

    然而被逼上上方角落的苏佳并未安定,白燮还有力道在空中翻腾。他露出平日里狰狞的笑脸,右手的护臂和苏佳有过对招后,看准了苏佳没拿刀的左手及左边的空隙后,自己又用左手的刀刃护臂,刮着劲风便朝苏佳左身下而去。

    苏佳反应迅速,见白燮的另一只臂膀横扫而来,急于离开这个施展不开的角落。苏佳鼓足全力一脚抵在了白燮突袭而来的左手护臂上,整个人借力道反冲向下飞去,趁机离开了上方的死角。可是护臂上的尖刺极为坚硬。连鬼刀都未能斩断,可想而知,苏佳这一脚上去,自己的脚上也是受了些许的伤,被尖刺划破的鞋沿上,渗出了少许的鲜血。

    少许的血,伴着少许的痛,鲜血顺着鞋子,浸在了湖水之中。但这点小伤对苏佳来说不算什么。她只是两眼凝视着还在空中的白燮,心中琢摸着究竟该如何对付这一身刀枪不入的铠甲。

    “还真是很棘手。如果总这样正面硬碰的话,我永远都会和被动……”苏佳心里嘀咕道。“而且断魂刀法已然斩不断,想要取胜的话,只能是巧取……”

    苏佳一边琢摸着,一边探寻着白燮身上的破绽,她相信再厉害的防御招式,也会有破绽在里面。

    可是容苏佳思考的时间可不多,还不等苏佳落地喘口气,白燮又一次半空中反冲朝着苏佳袭来。这一回,白燮的刀刃护臂如同千斤的巨膀一般,重重朝着苏佳头顶上呼去。苏佳不敢正面用刀相碰,再一次施展轻功向后躲去。

    “碰——”刀刃护臂重重打在湖面的铁栏之上,发出巨大声响的同时,溅起数丈高的水花。苏佳又躲过了这一下,可是黑牢里的空间毕竟有限,苏佳闪躲力再好,擅长轻功的她也是难以施展。果然,还没后退几步,就已经到了黑牢铁栏的边缘。

    而白燮像一头紧追不舍的饿狼一般,苏佳往哪里退,他那似乎能够搅碎一切的尖刺护臂,便如嗜血的魔鬼一般袭来。

    苏佳飞至铁牢的边缘,眼神一定,双脚踏着身后的铁栏,反身又朝前方猛然跃起。苏佳正好飞过白燮的头顶,白燮还没意识过来,苏佳一个翻身落下,未等白燮来得及回头,自己则先飞至了白燮的背后。

    来到了白燮背后,苏佳猛然发现,白燮背上的尖锐铠甲,远没有正前方那样的防御无隙,身上、肩膀上还有很多露出的肌肉,未被铠甲或是护臂罩住。

    “有破绽——”苏佳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些细节的地方,不等白燮回头,苏佳一刀猛然落下,一刀黑色的鬼影贴着水面前行突袭而去,发出令人胆寒的鬼啸——这一刀苏佳用足了力道,好不容易发现了破绽,苏佳必须想着能够一招制敌。

    白燮并未来得及回头,整个人也没有任何回身应对的意思,看样子苏佳这一招能成……

    然而,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眼前的景象愣是让苏佳惊呆了……

    这一刀依然没能成功……突然,苏佳见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狰狞画面——只见白燮全身的铠甲尖刺,如同能够疯长一般,覆盖住了全身的各处。就在苏佳断魂刀法袭来的一瞬,白燮的铠甲形态全变,刚才袒露在身外的肌肉。一下子被刀枪不入的铠甲覆盖,自然这一下刀流也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不过让苏佳真正吃惊的是,白燮全身的铠甲还在不断地“疯长”。最后铠甲上的尖刺整体将白燮包裹了起来。白燮缓缓转过头,手臂上、身体上。全身上下都已变成了尖锐无比的铠甲复合,整个人如同一个刺猬一般,又是如此的刀枪不入、未能伤及,整个人真的变成了一个绝对防御的**。

    “这家伙是怪物吗?”苏佳看着眼前的景象,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铠甲将白燮的全身包裹,之前自己的断魂刀法就是拿这身铠甲毫无作为,现在如同绝对防御般包裹全身,苏佳有些发愣得不知如何出招。

    “怎么。被吓着了是吗?”白燮看着苏佳吃惊的眼神,冷笑着说道,“之前在小木屋以一敌四的气势哪里去了?堂堂‘江湖博’之一的传奇女子,武林四圣之一陆清风的传人,看来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断魂刀法,也不如此嘛……”

    苏佳没有立即回话,她现在心思全然放在如何对付白燮身上。如今被困在这空间有限的黑牢之中,出招或是躲避本就很难施展开,现在又和这个怪物一般刀枪不入的白燮“困”在一起,苏佳根本就没有可以喘息逃避的机会。

    “不行。我得冷静下来,这还不是我自己碰到过的最糟糕的情况……”苏佳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江湖阅历已然不浅的她。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经过了,什么样的危险也遇到过了,苏佳心中想的,第一反应都是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再厉害的东西也会有破绽,就算他刀枪不入的铠甲包裹全身,也一定有可以突破的漏洞在里面,我得冷静……冷静……”

    黑牢中苏佳和白燮缠斗不清,苏佳还处于劣势。黑牢外的众人则是无比的担心。河岸一侧的萧齐自然是不必说,本以为以苏佳的武功。能够轻松打败白燮,现在看来不是这么简单。被困在黑牢之中,反倒是苏佳有了更大的危险。

    “嫂子——”萧齐实在是担心到了极点,大声喊道,刚才看见湖面上有些血丝的痕迹,他很清楚刚才苏佳的脚上受了伤。

    不只是萧齐,河岸另一侧的众武林名士也是放心不下。他们都是站在苏佳这边,自然担心苏佳会在牢中遭遇不测。对于这些武林前辈来说,苏佳就算是陆清风的传人好了,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个人面对如此险境,还得不到周围的求援,自然是遇到了极差的境遇,稍不留神就很有可能死于对方手上。

    和苏佳关系甚好的风文、顾雨清等人,看着苏佳煎熬的神情,更是担心不已。尤其是风文,本来陪同苏佳一起前来,虽然并不知道她是伪装成的萧天,但其实最开始也是有保护的义务在里面。可是现在苏佳被困在黑牢里,对决又是在湖中心,自己就算是想帮上什么忙都是无能为力。

    苏佳也是知道,牢外的众人都在担心自己。她两眼正视着眼前如同魔鬼一般的白燮,却是迟迟未能找出其身上的弱点。为了让自己能够调息一番,争取时间找出破绽,苏佳这回反倒是主动说起话来:“我承认,你的确是鬼王师四弟子中最厉害的一位……不过就算你今天能够战胜我,你也逃不了。杀了我,外面的众武林名士不会放过你,就算完成了你师父给你交代的任务,又能怎么样呢?”

    终于听见了苏佳开口说话,白燮又是冷冷一笑,身披尖刺铠甲的他直身而立,露出狰狞的表情说道:“哼,怎样?不需要怎样——师父下达了命令,让我在这里埋伏苍龙。可苍龙并没有来,来的却是你这个女娃娃……那一晚在小木屋,我们因为轻敌输给了你,甚至我的师弟何桐也死在了你的刀下。今日一战,就当是为了帮师弟报仇,我也要杀了你——”

    苏佳知道白燮一心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她缓了缓神,继续道:“杀了我又能怎么样呢?你的师父作恶多端,是江湖上不折不扣的恶人,你却为了他卖命……现在虽然把我困在这黑牢中,但外面还有众多的武林名士等候着,就算你杀了我,你也决计逃不过外面其他人的手掌心……劝你还是收手吧,你师父坐下的一切恶事,都不可能成功……”此时苏佳居然开始“说服”起白燮来,当然,其实口上这么说,苏佳只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

    然而,白燮似乎是非常在意这些东西,他满是刀刃尖刺的护臂向上抬了抬,一脸严肃地看着苏佳,回应着说道:“哼,你这女娃娃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不懂我们这些从西域而来的人,活在这世上的目的——”

    “活在世上的目的?”苏佳反问道。

    白燮情绪似乎是有些激动起来,继续说道:“我们西域江湖不像你们中原,我们整天都活在冷暖不知的险恶之中……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从出生下来,就遭受着各种各样的压迫和死绝。我就是这样,从我出生下来,我就不知道父母是谁。我三岁就有了第一次杀人的经历,从今往后,我几乎每天都在险恶的厮杀中度过,为了活命,我必须杀了对我有威胁的人,最开始的一二十年,天天都是如此……”

    苏佳听着白燮的讲述,似乎是心有所想,她想起了和自己等人同行的朋友——“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自己本就是西域武林人士。胡夷狄也说过,自己的童年和经历非常的悲惨,被族人驱逐后,自己也是每天过着刀尖上的生活……

    “直到到了扬州,我碰到了那个改变我一生的人,我的师父……”白燮又回忆起了在扬州的日子,继续说道,“我从小在西域长大,每日对着刀光剑影,却不知道活在世上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直到我遇见了师父,他告诉我,活在世上的意义,就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而证明自己,就要付出自己全部的心血,努力去争取,从而得到手……”

    “努力证明自己……”苏佳听着白皙的叙述,自己摸摸嘀咕道。

    “没错,证明自己——”白燮满是刀刃尖刺的左手横向一挥,扫起阵阵水花,情绪略显激动道,“师父他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人,他告诉了我活在世上的意义,我要拼尽全力,向师父证明我的能力,这就是我活在这世上的意义!”

    (回忆中)……

    田栩见着白燮是没有再要动手的意思,于是放下了出招的架势。田栩缓了缓神,继续道:“哼,既然你不像那些卖命的官兵侍卫一样,那我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活着的意义非常简单,虽然人与人之间也有区别,但活在当下,也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白燮依旧是不理解,继续疑问道,“证明自己什么?”

    “就是证明自己的能力,得到别人的认同!”田栩继续道,“中原武林涌现出了这么多诸如‘武林四圣’的英雄之辈,他们是怎么成功的,还不是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得到别人的认同,在别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从而找到了活在世上的意义不是吗?”

    “向别人证明自己是吗……”白燮像是知道了什么,自言自语道。

    (现实中)……

    “我要杀了你——”白燮抬起右手的护臂,指着苏佳狰狞道,“杀了你,还有苍龙大侠,才能证明我的存在、我的价值,这也是我活在这世上的意义!”

    苏佳眼见着白燮令人惊悚的话语,心中不禁一寒,她知道站在自己眼前的白燮,已然是一个外在和内在尽然扭曲的怪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