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零八章 黑牢苦战 上
    田栩指令一下,所有的黑衣刺客朝着萧天和方瑛的方向包围了过来……

    “萧天哥哥……”方瑛有些担心,不仅仅是因为田栩的目标是自己等人,她同样也担心萧天独自一人面对如此多的刺客,难以应付。

    萧天本是想先救出困在牢笼里的方仲天和葛威二人,但是绞尽脑汁都没能解开自己的师父妖鬼大师所创造的机关,不禁有些焦躁。想着田栩更重的目标是放在自己和方瑛身上,萧天索性先退一步,站在了方瑛的身边,以防不测。

    “杀了他们——”田栩命令手下的刺客攻击萧天和方瑛二人,自己同时稍稍向后退去,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田栩行事向来谨慎周全,他知道萧天的武功超乎常人,自己硬拼未必能够把握胜出,这些黑衣刺客只不过是替自己试探萧天的“挡箭牌”罢了。

    方仲天和葛威被困在牢笼中无法出手,萧天知道,如今能保护方瑛安全的,只有自己。既然在田栩面前已经亮明了身份,萧天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出行三脚七拳,苍龙掌随时应对。

    “蹭——”左侧的黑衣刺客率先发难,一道利刃的寒光闪过,掠过萧天和方瑛二人的眼角。萧天二话不说,划步一行,身侧举足,掌中立发,直觉一式沉闷的压迫和窒息,伴着出海而起的龙吼,“旷宇苍龙”拔地而起,一道青龙纹的掌晕排山倒海而去,黑衣刺客还未以剑抵御,胸前肋骨尽断数根,当场毙命而去。

    “那就是……苍龙大侠的成名武功,苍龙掌是吗……”未曾见过苍龙掌的方仲天,回头望着自言道。

    一招解决了率先而来的黑衣刺客。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威慑的作用。这些黑衣刺客犹如训练有素一般,而且身手并不普通,即使不是萧天的对手。其阵型的站位和出招的时机都是高出常人一等,看来鬼王师田栩手下调教的弟子。确实有得几手功夫。

    “蹭——蹭——”没等萧天喘口气,四面八方的黑衣刺客如潮水般,提剑锋芒而朝萧天身形而去。

    萧天镇定自若,余光瞟了一眼方瑛的位置,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三脚即出,身形宛如短暂的虚幻,身影时快时慢。就待众敌奔袭接近一刻。萧天眼神一凝,双手齐发,苍龙翻身双龙出手,“龙翔断九天”自若撕裂苍穹一般,发出雷鸣旷宇般的咆哮,苍龙掌刚猛定山的力道,宛如扭到乾坤一般。

    说实话,这还是萧天自为苍龙大侠出世以来,出掌最狠的一次,力道比在济世大会上对付武林四圣七雄之辈还要更胜一筹。因为他很清楚。对付鬼王师及其手下,万万不可有一丝的大意;而今方仲天和葛威二人有被困其中,只剩自己一人孤身保护方瑛。更是不能有疏忽大意的闪失。

    再看扑袭而来的众黑衣刺客,完全没有料想到萧天这一回合会出招这么狠。半空中举剑而下的众人,还未接近萧天十步以内,划破苍宇的巨龙之力,一下子将包围的众人冲散得四下狼藉。更多的黑衣刺客重伤倒地,利刃尽断,在萧天面前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田栩在台阶上真正亲眼见证了萧天的实力,知道自己的手下和武功根本不是萧天的对手。田栩似乎心中有计,并朝自己身前的仇如心投去异样的目光……

    “啊——啊——啊——”台阶底下惨叫声一片。萧天出手苍龙几式,便将田栩的手下打得左右不是、毫无招架之力。剩下的众人见四散突袭无用。便合力正前方,数十人提剑一并朝萧天的身前袭去。

    这些人的武功虽然较之萧天差距颇大。但突袭的速度依旧不减,再加上又是同一方向上的合力突袭,若不能使出全力一击将其击退,必有后患。

    然而,萧天似乎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并没有显出刚才那样的霸气全力。他凝视着正前方突袭而来的众黑衣刺客,寒光聚集的利刃一处,萧天手中拳式忽变……

    忽而,正待寒光利刃袭至胸前,萧天两手轮回一拨,深厚的内力将突袭而来的长剑纷纷反拨偏移——萧家山庄的“斗转星移”再现,曾经萧天最拿手的绝活,如今再次展现出来。并且如今武功内力大超以往的他,“斗转星移”使出,更是把控自如,强大的扭转控制力,只是一招便将来者的兵器利刃通通拨下。

    众人还没有意识过来这是“斗转星移”所为,便觉几十人合力而出的剑锋,突然间莫名没了力道。萧天看准时机,就在寒光利刃落下的一瞬,萧天再次突发变招——龙吼声再起,“断岳天龙”犹如破山峰顶而出,青龙瀚海翻腾而起,直中众黑衣刺客的胸前,只听得掌力碎击的震响,所有人纷纷大受重伤,最后吐血倒地而去……

    三封两式解决掉了田栩手下的杂碎,第一次见萧天出招的方仲天也是眼前一亮。虽然他也听说过萧天身为苍龙大侠,在济世大会上的英勇,但并未谋面;但今日见来,方仲天算是真正相信了——苍龙掌真正的威力……

    田栩在台阶上看见萧天轻松打败了自己的手下,心中不禁一震。不过他还显得很冷静的神情,毕竟自己的武功也不差。但他似乎还有他招,随即又对仇如心道:“苍龙大侠甚是棘手,想要打败他,恐怕要用机关人……不过解开机关人的指令得花一些功夫,去,给我先挡住苍龙大侠几个回合!”

    “是,师父——”仇如心面无表情但却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像是自己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还是得去义无反顾地搏命……

    萧天干掉了田栩所有的黑衣手下,准备抢先一步跨国小河,一举拿下罪魁祸首——鬼王师田栩。然而,就在他陪着方瑛向前几步来到小河前,仇如心的身影却是在河流的另一侧将自己二人拦下了。

    “仇如心,又是你……”萧天见到仇如心毅然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抚琴准备出招的样子,先言道。萧天说话起来倒也不是特别着急,毕竟现在方瑛已经救下来了。方仲天和葛威二位前辈虽然被困在牢笼里但并无性命之忧,现在只要上前打败田栩即可。

    “不许你们在踏前一步!”仇如心一手做出反拨琴弦的样子。一边用仇恨却又带着悲情的眼神望着萧天,大声斥道。

    萧天心里很清楚,以仇如心的实力,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这一路自己等人护送方瑛回山,萧天也没少和仇如心交手,颇感不解的是,仇如心对自己等人的出手日渐留情,似乎她并不像是自己等人致命的敌人。萧天也逐渐放下了对仇如心的警惕及杀心。

    而这一切最清楚的,还是当属知道一切真相的方瑛。方瑛听田栩讲述过,仇如心是前扬州知府仇千安的女儿。当年扬州城暴动四起,仇千安战亡,是田栩等人一手将她抚养长大,并教会了她武功。如今是到了报答的时候了,仇如心毅然决然挡在了萧天和方瑛的面前。可能仇如心很清楚,自己一个人决计不会是苍龙大侠萧天的对手,自己今天很可能死在萧天手上,可是她已经决定了。自己没有退路。

    “仇姐姐,我知道你的过去……”方瑛突然在对面发话了,她知道仇如心的苦难。不禁有些同情地说道。

    萧天似乎是猜到了方瑛心里的想法,于是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在一旁静静听着方瑛对仇如心的叙述。

    不过仇如心似乎是表情没有改变,心中虽然有着抹不掉的女人柔情,但是在这一切的恩恩怨怨面前,她还是摆出了一副冷血的姿态。

    “其实你的命运比我还要悲枯,从小就没了父亲,是被田栩前辈等人一手带大……”方瑛语气温和地对仇如心说道,“放下吧。仇姐姐,你的命里。不应该是替他们作恶事卖命,我们其实并不想和你为敌……”

    “瑛妹……”萧天回头望了方瑛一眼。他知道方瑛天性善良,明白仇如心命运悲苦的她,宁愿选在感化她,而不是和起初的自己一样,和她做个了断。

    仇如心听到这里,像是心中有些萌生触动的样子,拨在琴弦上的手不禁有些颤抖起来——仇如心有些动摇了,虽然自己从小到大是被田栩带大,但是如今在田栩和方瑛两者的选择中,她似乎更倾向于方瑛他们……

    “如心,你忘了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吗?”突然,台阶上的田栩像是看出了仇如心有些动摇的神情,随即厉声道,“世上一切的情感都是虚伪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要被他们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师父,还是亲手把你抚养大的人——”

    田栩的话一下子又把仇如心给拉了回来,仇如心摇头回过了神,指间拨琴的动作再起。她用愤恨的眼光望着萧天和方瑛,随即略带悲伤的口气说道:“不许你们再踏前伤害师父一步——”

    话是这么说,但是对面的萧天和方瑛似乎是看出来了,藏在仇如心眼角中那一抹说不尽的悲伤。但是眼见着局势的僵化,萧天似乎是心中坚定了什么,重新抬起了手,三脚七拳架势再起。他认定了仇如心不会就这样放手,还是做好了与之拼搏的准备……

    而在另一边,云主城湖中心处,再次落入“陷阱”的苏佳,此时正和白燮二人一起,关在了事先准备好的“机关黑牢”里……

    “嫂子——”萧齐在湖对岸的另一侧焦急地喊道,他现在也明白白燮并不简单,既然这个“黑牢”把他自己和苏佳一起关了起来,彼此都不能出去,看样子白燮像是有勇气和苏佳在这牢笼里一较高下……

    黑牢中,白燮站在苏佳的对面,缓缓解下自己双手上的绷带,就像十八年前在扬州对付其他“敌人”一样,慢慢露出了自己两只手臂上的刀刃护臂。

    苏佳用惊异的眼光望着白燮手臂上的刀刃护臂,如同刺猬一般的尖刃护身,看样子想用一般兵器斩断破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和十八年前不一样,白燮不但解开了手臂上的绷带,还解去了自己身上的上衣,露出了身上看似刀枪不入的尖刺铠甲。铠甲的厚度一般,但尖刺的形状和自己的刀刃护臂异曲同工,并与之连在了一块,看样子这莫名的阵势,像是有“无敌防御”的“形态”。

    苏佳凝视着眼前变化颇大的白燮,手中的鬼刀更是紧握不敢松懈,她心里很清楚,白燮这样子,算是要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和自己搏命到底。白燮的武功虽然不及自己,但也是高人一等之类,如果稍有松懈,可能要吃大亏——苏佳心里这么想着,再加上自己和白燮二人被困在了这巨大的黑色牢笼之中,空间有限,想要施展自己平日擅长的轻功与之周旋,难度也是大之又大。如果说那个看似异样的铠甲及护臂还有他招,这一仗必定不好对付……

    不过白燮似乎还没完,他从湖底的铁栏处抽出一条巨大长型的铁链,将其一端绑在了自己腰间的护甲之上。虽然被铁链绑着,但铁链的长度很长,足够白燮在黑牢中自由穿梭。白燮眼望着对面有些惊讶的苏佳,冷笑着说道:“这些铁栏都是用世上坚硬无比的材料制成,想要斩断它可不是那么容易……唯一的机关出口,就是我腰间这根引门的铁链,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必须要打败我……来吧,苏姑娘,就看看你有没有资格过我这一关!”

    苏佳眼神一定,知道白燮是铁了心要和自己拼死一搏,那自己也没必要再想太多。就和白燮刚才所说,想要从这黑牢中出去,就必须先打败他。只见苏佳二话不说,轻功从湖面铁栏上高高跃起。

    但苏佳也不敢跃过高,毕竟头顶上还有封盖的铁栏,身至看似恰当的高度,苏佳手中鬼刀一转,伴随着凄厉的刀鸣,“破空斩”横空而出,先试探性地朝白燮身前而去。

    不过说是试探性,这招“破空斩”的威力也不小——银灰色的刀芒如疾风利刃般落至脚底下的水面突袭而去,“断魂刀法”中也足以将人分尸的破空力道,激起水面的浪花而去。

    刀芒离白燮越来越近,试探的一幕即将验证,毕竟白燮面对断魂刀法的袭来,他只是微微抬起了手臂,他也恐怕是第一个面对威力无比的断魂刀法,既不闪躲也不出招应对相拼的人了。

    刀芒疾驰而过,划过水面疾迅而去,正中白燮左手的刀刃护臂……令苏佳有些吃惊的一幕,昔日能够斩断世间一切的断魂刀法,在白燮的异样护臂铠甲面前,似乎是没了平日里的威力。很明显,“破空斩”很轻松地就让白燮用护臂给挡下了,居然正面当着挡下了断魂刀法的刀芒,白燮显然是有备而来。

    “就只有这么一点力道和本事吗?苏姑娘,你可真是让我失望啊……”白燮冲着半空中的苏佳冷冷嘲笑了一句。

    苏佳还是暂时默不应声,说实话,刚才白燮轻松挡下刀法的一幕,也确实让苏佳吓了一跳,徒手挡住断魂刀法的人,苏佳还是第一次见着。断魂刀法的力道不足以构成伤害,自己又被困在了这出不去的牢笼里,看来今天面对的,将会是意想不到的恶战……(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