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零六章 形势扭转
    苏佳果断在白燮以及众武林名士面前亮明了身份,望着倒在湖面上众多黑衣刺客的尸体,可以说,这一次苏佳是以自己的身份真正向白燮宣战。

    “诶,那个女娃娃我好像在汴梁的剑道大会上见过……”“对啊,当时陆府唐家后人和南宫兄弟约战的时候,她不就是和‘汴梁医侠’黄纪以及当时的萧少侠一起同来陆府的吗……”“听傲晶师太在江湖上的传言,这女娃娃就是‘江湖博’的另一人了,陆清风陆前辈的弟子错不了的……”“真是没想到啊,‘江湖博’的一男一女,居然和逸仙门都扯上了关系……”

    岸边的众人又在开始议论纷纷,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今日苏佳竟会扮成萧天的模样,出现在云主城的中原剑会上。虽然江湖礼义上,“苍龙大侠”萧天没有亲自到来,似乎有失信誉,但在场之人似乎并不在乎这些,无论是“江湖博”中的哪一位出现在这儿,都给人不小的震惊。

    逸仙门唯一到场的弟子风文自然是不用说了,连他自己都被蒙在鼓里,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苏佳竟然会代替萧天来参加中原剑会。要说原因的话也只可能是一个——萧苏二人之前就已经料到了会有中原剑会这一出……

    “没想到啊……”白燮重新摆回冷峻的神情,直直地望1⌒着苏佳道,“来的人居然不是苍龙大侠,而是一个女人……不过能破了我的‘黑网之术’,说明你还是有点本事,看来比起苍龙大侠。你今天似乎更能提起我的兴趣……”

    苏佳笑了笑,随即又对白燮道:“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吧。之前我们见过面的……”

    “之前我们见过面?”白燮没有见过苏佳的真容,当然不记得。

    苏佳眼神一定。随即鬼刀横向一式,一道鬼影如刀锋一般激起水面的浪花,打在白燮的跟前,紧接着苏佳用坚定的口气说道:“这刀法还记得吗?你的师弟何桐可是死在了我的手里……”说话间,苏佳的语气也是稍稍一变。

    这个声音愣是让白燮颇为震惊,他很熟悉刚才易容变声后的这个声音,曾几何时,在一次糜战中……“我想起来了,这个声音……”白燮回忆着说道。“你就是那晚救下方姑娘的麻婆子……”

    (回忆中)……

    红云和何桐手提利刃相向而来,二人之间就隔着一张桌子,危险急迫的二人,彼此却见不到对方的身影,全凭出招一瞬……

    何桐的铁链刺穿桌面,红云的菜刀也从缝隙突入……

    红云侧头望见铁链的锋尖,淡定地偏头一侧,躲过了铁链的锋尖,铁链依旧从红云的肩头上穿过。而红云的菜刀穿过了桌面。最后……

    “额——”何桐忽地惊异睁大双眼,他只感觉到心脏处传来一阵从未有过的冰冷。低头望去,只见红云的菜刀已经穿入了自己的心肺——最后一回合是红云赢了……

    何桐从未想过今天会有这样的结局,他还在死死撑住。整个人也没有立刻倒下。不过击中要害,菜刀直穿心肺,就算是再厉害的武林高手。也已经免不了命下黄泉了……

    何桐的头上冒出阵阵冷汗,他实在是没有料到红云的武功竟有以一敌百的实力。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他。努力地抬起头……忽见桌角处伸出一只手——是桌面后的红云用手拨开了挡在二人之间的桌子。

    桌角退去,露出了红云那令人胆寒的杀意眼神。何桐也不例外。临死之前他也被红云的眼神震慑住了。

    “你……你到底……你到底是人是鬼?”惊慌中,何桐颤抖地问道。

    红云保持着比杀手还要令人畏惧的眼神,用冰冷的语气回应道:“我说过,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你说我是人也好,是鬼也罢……”

    何桐听完这最后一句话,眼神惊异地望着红云的面孔,最后一命呜呼……

    ……

    白燮对着红云冷笑道:“哼,我承认你是一个奇女子,今日败北权当小看了你……我们以后还会有再见的机会,不过下次见面,我一定会和你做个了结……”

    话音落下后,就再也没了声音,就连烟雾中白燮的身影轮廓也看不见了……

    (现实中)……

    “那晚你救了方姑娘,何桐师弟也是被你杀死的……”白燮恍然大悟道,“易容术!那张脸也是你易容的——”

    “你终于想起来了——”苏佳反笑着道。

    白燮像是捋清楚了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随即笑了笑道:“原来如此啊,古墓派的兰姑兰掌门可真是厉害啊,护送方姑娘一路回山居然还有这一出……明着苍龙大侠护送,暗地里还有苏姑娘你在和我们作对,看来周兴通师兄之前说的不错,暗地里往往都是棋高一着者……”

    苏佳可不像和白燮太多的废话,他心中清楚,已经识破了白燮的阴谋,当下必须得快点解决完这边的事情,然后赶去寻巍山帮助同样易容用计的萧天以及不知情况的方仲天、葛威等人。苏佳顿了顿,随即提起手中的鬼刀,正对着白燮,用往日面对敌人冰冷的口气道:“话就说到这里了,既然你是鬼王师的弟子之一,还设计在中原剑会埋伏,那我自然是不可能饶恕你了……如果有遗言的话,趁早说出来,本姑娘可没那么多的时间奉陪——”

    白燮听了苏佳毫不客气的话语,冷冷一笑道:“哼,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用如此口气的话语威胁我,就是师父他也不曾有过……没想到,你这个女孩子家竟敢如此口出狂言——还记得那天晚上我等围捕你和方姑娘的那一出吗?虽然那一次我们失败了,但临走前我说过,下一次见面。我一定会和你做个了结……既然苍龙大侠没能中计,苏姑娘你出现在这里。那我正好就先把你送上黄泉路好了——”

    苏佳听到这里,心中不由一紧。因为今天她所计划的,白燮的一切计谋应该都是针对萧天的。可是白燮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害怕得样子,反倒是对自己的出现并不紧张,如果不是武功上有足够的能力和信心打败自己,就是后面还有藏留的几手准备……

    白燮眼神一聚,突然腰间的寒刀猛然往水面下的铁栏划过,像是发令暗号一般,只觉湖周围的房屋传来不小的震动。苏佳环顾着四周的房屋望去,自己短暂心头一惊——只见湖边房屋的窗口。猛然探出十几个探头,每一个探头之上,纷纷架着一座铁质的机关大炮。

    “那是……”苏佳望着屋旁对准自己的机关炮,知道这一切也是白燮事先为了对付萧天,以防万一做的准备。面对黑色的炮管,苏佳的心中有些隐隐地发怵——毕竟昔日在陵关城,苏佳尝受过蒙元军队铜炮的威力,险些丧命;再一次见到了类似的东西,苏佳心中不禁有些阴影。

    “那可是师父从妖鬼大师身上学来的机关术所制造的东西……”白燮倒是毫不避讳道。“这机关大炮的威力,本来是想让苍龙大侠见识见识的……既然苏姑娘你替他露面,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就让你成为苍龙大侠的牺牲品好了——”

    湖岸的另一侧。了解情况的众武林名士见到了机关大炮,也都十分发怵地退后了老远。一些稍有见识的武林弟子很清楚,类似于机关大炮的威力。能够将岸上的一切夷为平地。十几门炮管,如果同时发出。湖岸一侧逃窜不开,在场之人很有可能全部丧命。可见鬼王师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丧心病狂,不惜让这些无辜的人也成为殉葬品。

    苏佳眼见着这种情况,她当然会坐视不管,不过她并没有像当日在陵关城毁掉蒙元军队铜炮那样立即出手,而是一动不动地望着远处的炮管,似乎是在心里算计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再见了,苏姑娘……”白燮最后冷冷一笑,并下了发炮的指令,中原剑会的所有在场人士,命悬一线……

    湖岸边由于看热闹的人过于拥挤,根本来不及退后。心中不断地惊慌,虽然他们很多人也是老有江湖经验,依旧是镇定自若,但他们也很清楚,一旦机关大炮发出,自己等人毫无生还可能……

    岸上的风文见此情况,也是为湖中的苏佳捏了一把汗。手中拿着萧天的铭蒙铁剑却是无能为力,心想着若是萧天和苏佳二人同时在场,或许还能有办法解决危机……

    苏佳依旧是面不改色的神情,她紧紧凝视着对侧岸边房屋窗口的炮管,仍旧是没有出手,只是在静静地等待……

    生死即在一刻,可是时间却过去了很久……

    机关大炮的炮管很早就对准了湖中的苏佳以及对岸边的众武林人士,可是机关大炮却是迟迟没有发炮……

    白燮也感到了不对劲,自己已经下令了很久,机关大炮那边却是没有任何反应。比起这个,苏佳像是知道了什么,望着对岸“沉寂”的机关大炮,嘴角缓缓露出了微笑……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不听我的命令了,这些机关大炮为什么没有反应?”白燮也是不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自言大声问道。

    “因为只有大炮没有人啊——”突然,从对岸房屋窗口的一侧,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苏佳笑着望去,似乎是早就知道说话之人的身份。

    所有人的目光朝“事故现场”望去,说话的人居然是在场之人快要遗忘掉的萧齐。

    “你是……”白燮还没有立刻明白怎么回事,望着对岸像是有所“作为”的萧齐,反过来问道。

    “你想问的,应该是你的手下对吧?”萧齐笑了笑,随即从身后拽出两具黑衣人的尸体——结果很明显了,是萧齐在无人注意的时候,解决掉了白燮之前在这里的埋伏。

    苏佳的表情重新恢复了笑容,看样子这也是之前自己计划的一部分。看着萧齐出色完成任务的表情,苏佳笑了笑说道:“辛苦你了,阿齐,多日不见,你的本事倒也进步了嘛——”

    萧齐也笑望着苏佳,似乎他对于苏佳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呵呵,是呀嫂子,好久不见了——”阿齐大大咧咧地回应道,还直称呼苏佳为“嫂子”,“看样子我们的计划很成功啊,我想阿天那边应该也一样吧——”

    看样子,这一系列的计划似乎从一开始就安排好了,就在萧天、苏佳和萧齐三人之间……

    (回忆中)……

    “我知道,这个就按佳儿你之前和我说的计划做就行了……”萧天无意间,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毕竟这个较为秘密的计划,目前还只有萧天苏佳二人知道……

    正说着,天上突然传来信鸽的声音。萧天像是注意到了,抬头呼应了两句,那只信鸽便飞至了萧天的手掌心上——这是萧天派出去的信鸽。

    “信鸽?阿天你的?”苏佳似乎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于是朝萧天问道,“阿天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的信鸽,是在和谁联系吗?”

    萧天露出自信的神情,解开绑在信鸽脚上的信件,笑着回应道:“为了迎合佳儿你的计划,所以这次的‘中原剑会’,我还联系了一位特别的朋友……”

    “特别的朋友……谁呀?”苏佳一时间想不起来,也想不到萧天居然还能联系到中原剑会上的朋友。

    “嘘——”萧天先是做了一个手势,随后看了看信件的内容,笑了笑说道,“很好,这样一来,就万事俱备了——中原剑会那边事已办妥,剩下的,就是考虑该如何去寻巍山救瑛妹了……”

    “这个朋友到底是谁啊?”苏佳继续问道。

    “哼哼……”萧天回头一笑道,“告诉你吧,是阿齐——”

    “阿齐?”苏佳依旧是疑惑不解道,“为什么是他?”

    萧天想了想,继续说道:“我在想,既然鬼王师的人很可能在云主城的中原剑会埋伏我,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中原剑会我这个‘苍龙大侠’肯定要去,但也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除了实行我和佳儿你分别易容的计划外,阿齐也是我们手上非常关键的一张牌……他先一步到了云主城,我就和他飞鸽传书联系上了……”

    “那我们两个人的计划,也告诉阿齐了是吗?”苏佳继续问道。

    “嗯——”萧天点了点头,接着道,“他也知道我们易容对付鬼王师的事情,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让阿齐暗中在云主城监视鬼王师手下的动向,反正鬼王师的人也不知道阿齐和我们的关系……”

    “没想到多日不见,阿天你倒也学精了嘛……”苏佳笑望着萧天道……

    (现实中)……

    苏佳和萧齐会心一笑,计划已然成功。苏佳这边听到萧齐喊自己“嫂子”,自己也倒闲下功夫,红着脸寒暄道:“别乱叫,还没过门儿呢……”

    白燮这边似乎是也明白了,之前萧齐在岸上和还没卸掉“萧天”易容的苏佳说笑,权当是为了避开自己眼线的注意力。等到萧齐暗中查清了自己等人在这里的陷阱布置,解决掉了自己的部下,倒是反过来将了自己一军……

    萧齐看着白燮在湖中苏佳对面大吃一惊的神情,随即嘲笑道:“老鬼,这下你没玩了吧,就这点伎俩,还想杀害阿天和嫂子?嫂子,拿出你对付蒙元千军的本事,教训教训这个家伙——”萧齐还是和从前一样,性格非常直率。

    苏佳也是有这个打算,然而当她准备回头重新对付白燮的时候,似乎又有异样。

    “哼……你们真的以为,我只准备了这一手吗?”突然,白燮的表情峰回路转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