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零四章 险境糜斗
    萧天与柳一忠分别施展轻功,稳稳落在了游至湖中央的无人船只的船头之上,看样子二人真的是要在这湖中央比试一番……

    “在湖中央比武本就不易,还是和苍龙大侠,那个年轻人这么有信心?还是说……”风文在岸上观望着湖中央的情境,二人比武的地点离岸边有一定的距离,如若没有纯熟的轻功踏步,很难一跃而过,但看着柳一忠一脸淡然的神情,风文自己倒是有些紧张起来,“还是说这个家伙,该不会是……”

    而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在场的人,除了萧天和风文,没有人知道这看似和睦的中原剑会,可能暗藏杀机,所以众多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接踵而至挤到了河岸边,都像一睹苍龙大侠的武功。而萧天刚才在岸上和众人聊得热火朝天,看似一脸不在乎的神情,甚至在风文面前都不提谨慎,实际上他却是一直在心里嘀咕着,嘀咕着鬼王师的手下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对自己下手。如今一个武林中从未听闻过的弟子,毫无征兆地向自己讨教武学,还是在这孤立无人援助的湖中央处,萧天不禁朝柳一忠投去了一个怀疑的目光……

    “请——”柳2一忠依旧是彬彬有礼的模样,带鞘提剑朝萧天道。

    “请——”萧天也是很平静地回了一句,完全一副武林宗师的模样,长袖垂然立足其间。

    武试一触即发,岸上的所有人几乎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想错过苍龙掌惊艳的场面。而风文在一旁却是心提到嗓子眼上了。看似平凡的举动,看见柳一忠的一言一行。风文倒是对其身份愈加怀疑起来……

    “嘿——”柳一忠屏气一声,脚下垫步即起。手中长剑出鞘,伴随着清脆一声剑响,整个人凌空踏步,越过湖面,举足而朝萧天而去。

    萧天则依旧是淡定的神情,见着柳一忠飞来的长剑,也没有聚足掌力,似乎并没有想要立刻使出苍龙掌的样子。果然,长剑飞至身侧。萧天仅仅只是侧身而避,待到柳一忠近身而来,萧天自对方手腕处拂掌一挥,借以柔劲的力道将其摆弄至前。

    柳一忠没有料到堂堂苍龙大侠竟会使出如此柔劲的武功,一个没留神,被其阴柔之力反拨一道,整个人在空中失去了平衡。

    没完,萧天微微一笑,反手之以借力。腹下轮空一脚,正着其点。柳一忠顿时感到腹下一阵闷痛,虽然没有吐血,但是却是立刻说不出话、叫不出声——看来脚力不小。

    不过柳一忠似乎是并未放弃。知道了萧天第一手只是稍稍试探,并未使出全力,自己于是也不急着用力出招。待到萧天柔掌松手一刻。柳一忠立刻直身平衡,横向一剑而朝萧天面部而去。

    然而这一次萧天也早已是看在眼里。毕竟柳一忠武功远远不及自己。萧天凝然一笑,偏头轻松躲过长剑。随即便是手掌处如同拂花般地轻轻一挑,愣是将柳一忠手中的长剑弹落而下,只听得一声“扑通——”声,柳一忠的剑落入水中,慢慢沉入水中。

    岸上所有的人都猜不透萧天究竟所处何意,打落了对方的兵器,对方自然是无以出招,无法再以他招应付其苍龙掌。然而萧天出战比武的目的,就是在众人面前一睹“苍龙掌”此绝世武功,外人看着萧天如此行为,只能是猜测柳一忠的身手太弱……

    “真是的,这个年轻人似乎太自不量力了,还以为能看见苍龙掌呢,没想到苍龙大侠一招苍龙掌都没出,就把他给制服了……”“就是,估计苍龙大侠也看不下去了,觉得这样打没意思……”“这个人是谁啊,江湖上有听过他的名号吗?”“下来吧,换我上去都比他强……”果然,岸边观望的众人一下子又喧腾起来。

    而在比武处的阵中,只有对决的两人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即将发生什么……

    “堂堂苍龙大侠,为何不使出苍龙掌,难道看不起在下是吗?”柳一忠突然露出一张不屑一顾的表情,带着蔑视的神情望着萧天道。

    谁知,萧天似乎是早就猜透了一切,轻轻一笑,反拨着柳一忠的手腕道:“你们这些藏头之人,何必躲躲藏藏,既然是要来杀我,弄这么多的客套干嘛?你们的手下千辛万苦在这云主城设伏,不就是等我落入陷阱吗?”此话一出,似乎萧天已经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

    “既然苍龙大侠早已认出,何不刚才就揭穿呢?”柳一忠又露出歹毒的笑容道。

    萧天则是回声一笑,在恶人面前展现自信的笑容道:“哼,对付你们,何必需要林前辈他们掺合其中?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之所以将计就计,随你来这湖中央处,只是不想牵扯岸上的其他人罢了……”

    “苍龙大侠果然是早有准备……”柳一忠又是冷冷一笑,继续朝萧天道,“不过苍龙大侠似乎是自信过头了,既然入了黑网之瓮,你觉得你今天逃得出这里吗?”

    萧天毫不示弱回应道:“逃得出逃不出,就看你们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

    话音即落,萧天转身一个飞踢,直接将柳一忠踢出数十丈。柳一忠自知武功不佳,被踢下船头,在湖面上翻滚几式,最后在一个莫名的湖面处竟然停下了。

    萧天看见眼前的场景,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大声冲前面喊道:“既然在这里等候多时,为何不亲自出来迎面,我想从边关到这里,一路上我们应该是打过照面的吧?”

    果然,话音刚落,湖面上传来莫名的震动。岸上的众武林名士还不知是怎么回事,低头只见湖底中央处,缓缓升上一座牢笼底一般的铁栅栏。刚才柳一忠之所以没有沉入湖底,就是落在了浮上水面的铁栏上。

    “那是什么东西……”风文看着眼前的场景。不觉揪心道。虽然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这就是鬼王师专门为对付萧天,在这里设置的埋伏。

    不只是风文,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搞清楚。在他们眼中,他们只知道云主城的中原剑会,却是远远没有料到竟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现在湖底竟然缓缓升上一个黑色的铁栏,众人更是感到十分的差异。

    “想杀了我就出来吧,你曾经可是当面对我说过……”萧天又继续冲前面的端口大声喊道。

    果然不出几时,从铁栏延伸的对岸边,缓缓走来一个面遮黑纱的高大男子。男子摘下了蓑帽和黑纱。露出了本来的面容,此人不必多问,自是在这里埋伏多时的白燮。

    “苍龙大侠,我们又见面了——”白燮还是和往常一样,露出恐怖阴冷的神情。手披钢甲护腕的他,踏着沉重的步子,缓缓上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倒下的柳一忠的跟前,随即冲对面的萧天凝视了一眼。

    “果然是你。鬼王师四大弟子之一——白燮……”萧天也是只字只句念着白燮的名字。

    埋伏的敌人依然出现,风文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管。风文垫了垫身子,手握着腰间的长剑,准备踏着轻功而去。支援孤立在湖中央的萧天。

    然而,萧天忽地朝岸边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好像不仅仅是要阻止风文的行动。而且要阻止所有可能来救自己的人。

    “萧少侠——”风文知道萧天想要自己一个人面对鬼王师的人,于是大声喊道。

    然而。萧天却是义正言辞地说道:“各位前辈,这是晚辈与其的私人恩怨。中原剑会一事。本是另有所图,隐瞒了各位前辈真相,晚辈也只好在这里陪个不是……不过今天的恩怨非结不可,希望各位武林前辈不要插手,待到晚辈了结恩怨,再与众位一会中原剑会!”

    萧天说得挺自信的,不但自己一人敢于面对白燮可能设下的圈套,甚至说了结一切后,继续和众武林前辈叙事聊话。

    果然,白燮在对面听了,发出狰狞的笑容道:“哈哈哈哈——苍龙大侠你就这么自信,能从我白燮手中全身而退?你可不要忘了,你的好兄弟黄纪可是差点就死在了我的手上……”

    说到黄纪,萧天当然不会忘,那日在逸仙门救方瑛,如若不是胡夷狄以及自己和苏佳的及时赶到,黄纪可能真的会死在白燮的手上。一想到这里,萧天全身不禁有些发颤,毕竟黄纪的武功和自己不相上下,既然差点杀了黄纪,那说明白燮是个很危险的人物……

    不过萧天似乎是早就想到了,努力镇静的他,心中已经坚定了,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和白燮做个了断,而且是自己活着走出这里。方瑛那边方仲天、葛威等人会更加地凶险,自己这边事情处理完了,还要和风文一起赶赴寻巍山……

    “怎么了,苍龙大侠你刚才的气势哪里去了,不是说要了结我吗?”白燮继续冷笑道,“既然苍龙大侠如此有礼不肯出手……那就由我先来出手好了!”

    话音即落,命令一响,突然从右侧岸边的居民房屋出,窜出几十个黑衣手下。黑衣手下的武功还不简单,纷纷踏着轻功,落至湖面的铁栏底座处。而和当日在逸仙门劫下方瑛一样,对付黄纪的方法故技重施,几十个黑衣刺客排成阵型,数人一组,张开巨大无比的黑网,将萧天给包围在了其中。

    “萧少侠当心——”风文预感到了不测,大声朝阵中的萧天喊去。不过现在已经晚了,“黑网之阵”将萧天团团包围,这次就想是救援也是晚了,孤立无援的萧天此时只能一人面对不可预知的“黑网陷阱”。

    “这‘黑网之术’本是专门用来对付苍龙大侠你的,只是没想到前几日却是在黄纪的身上先用到了……”白燮继续冷笑着道,“不妨告诉你,黄纪就是倒在了这黑网之阵中。无论是降龙十八掌,还是苍龙掌,都没办法破了这黑网之阵,我会让苍龙大侠你和黄纪一样的下场——”

    萧天并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一招,他也很清楚当日黄纪就是倒在了这一招之下……

    (回忆中)……

    “都怪我力乏无能,没能拦住鬼王师的人……”胡夷狄作为兄弟,有些自责道,“如果我能够再早来到的话……”

    “这不怪你——”萧天侧着脸回应道,“鬼王师的人阴险狡诈,连我都曾落入他们的圈套。他们的武功又尽是江湖中少见的诡异奇术,连黄纪兄弟这样武功盖世的高手也未能幸免于难,可见他们并不般……”

    “诡异奇术?如果要说的话……”胡夷狄托着下巴,想到刚才和白燮及众黑衣手下交手的画面,又不禁道,“有一个像是‘黑网之术’的东西好像确实没有见过,刚才黄纪兄弟似乎就是倒在这一招之下……不过他们也用这一招对付我,我很轻松就化解了……”

    “黑网之术?”萧天听了,心中暗道,“这么说来,我记得在天公山上和白燮第一次交手时,好像也遇到过了,我的苍龙掌似乎也奈何不了那个诡异的网阵,后来无奈是用身上的‘铭蒙铁剑’解围……黄纪兄弟敌之不过,可胡兄却是轻松解围,说不定……”萧天的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

    (现实中)……

    “黄纪兄弟的降龙十八掌都对付不了,说明这黑网之阵是针对我等掌法之用,又是之前专门对付我而所创,这么说来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就算真用了苍龙掌,也破不了此阵法……可是胡夷狄兄弟却能轻松巧中破解,这么说来的话之前的计划没有白费……”萧天心中暗自嘀咕着,似乎面对眼前难以对付的“黑网之术”,他自己早已胸有成竹……

    “这个可恶的鬼王师,黑网之术……怪不得故意在中原剑会给萧少侠设置埋伏,原来他们早就计划好了……”风文在岸边看着萧天的陷阱,此时此刻自己却是无能为力。

    岸边的其他人观望的人就更不用说,他们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黑网之术”,虽然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但是他们也为湖中央落入陷阱的萧天担心着,他们只是疑惑为什么萧天出招了这么久,迟迟不用出苍龙掌。

    “快出掌啊小子,苍龙掌威力惊人,这什么破阵根本就不足为惧——”毫不知情的林盛在岸边大声呼喊着,可是湖中央的萧天被困在阵中,外面的一切都听不见。

    “出掌也没有用,就算是苍龙掌,也破不了此阵法,如果是神龙九变剑法可能就例外……”风文见着眼前的场景,听到了林盛的话,又看了看手上萧天交给自己保管的铭蒙铁剑,心中担心道,“可是萧少侠现在手中也没有剑,这么说来刚才那个柳一忠特地想要见识萧少侠的苍龙掌,就是为了不让萧少侠用剑……鬼王师的人看来是早就做好了精密的计划,为了对付萧少侠,连这点都想到了……”

    岸边的人只能是干着急,被困在黑网之阵中的萧天此时也只能拼死一搏。然而阵中的几十名黑衣刺客各个手提尖刀,随着黑网之阵的摆动,如魔鬼般呼呼旋转,就和当日在逸仙门中黄纪受困一模一样。

    黑网之阵不断旋转,并在不断收缩,再过不久,待到阵法收缩至中,萧天就会和当日黄纪一样,遭受千刀万剐之痛,却又是不能逃脱其阵……

    “再见了,苍龙大侠……”白燮冷冷一笑,望着阵中始终没有出招的萧天,认定他今日必死无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