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零二章 拼死赶到
    “说到十八年前黄玄青一家灭门之事,似乎黄家的遗孤倒是幸存活了下来,还被葛帮主你收养为了义子,名叫黄纪是吧……”此时,田栩来到了隔河相望的葛威面前,继续道,“如果想要找我报仇的话,黄纪本人应该亲自来的不是吗……怎么,在汴梁混出个‘汴梁医侠’的他,今日不敢当面来找田某吗?”

    “黄纪哥哥……”一提到“黄纪”,方瑛心中不禁一触。(更多精彩网络小说请访问仙界)她所知道的,在逸仙门的时候,黄纪为了舍身救自己,和白燮拼死一战,却是落入了白燮的陷阱,重伤倒地不起,按理现在应该在逸仙门休养生息,不会冒死赴场。

    方仲天回头望了一眼田栩,他现在很清楚,黄纪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这一次救方瑛,为了黄纪的安全,他们自然不会带他前来,可是让他们万万不会想到的是,黄纪在他们离开行动后,已经悄然醒来……

    葛威这边,面对田栩的冰冷质问,依旧是面无惧色。他露出往日对待恶人的笑脸,一脸正气地说道:“哼,欲报十八年前灭门之仇,岂需纪儿亲自前来?田栩,十八年前你不顾道义,杀害了黄玄青一家几十多口,理应人人得而诛之!”

    谁知,田栩却反笑着说道:“哼,我田栩却从来不信这些……想找我报仇,杀了我?除非得有这个能耐——现在你葛帮主手脚无术,黄纪又不肯前来,你们其他的那些手下肯定已经被周兴通困在了山下,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这场十八年后的重逢对决,是我田栩赢了……”说完,田栩同时冲方仲天和葛威投去了凶恶嫉恨的眼神。

    就算心中不甘,但是客观上田栩说的的确没错,现在方仲天和葛威二人就像是束手无策等着即将被宰割的羔羊,因为一时大意落入了田栩的陷阱,无法动弹。而逸仙门的其他弟子还困在山下的二十四门玄关阵中。无法上来救应,苍龙大侠萧天更是随风文一起亲赴云主城的中原剑会,根本不会来救自己。如此说来,今日当真是亡命之日。谁也阻止不了田栩的复仇之行……

    “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正在这时,台阶上又响起了声音——是方瑛,每当希望即将破灭的时候,方瑛的声音就像是总能唤起希望一般。

    “你说什么?”田栩听到了方瑛的声音,回头质问道。

    方瑛却是一点也不害怕。也早就收回了眼角的泪水。面对田栩的威胁逼迫,方瑛毫无畏惧,她用坚定的语气说道:“萧天哥哥还有苏姐姐他们回来救我们的——”

    尽管萧天和苏佳的名字,田栩还并不知道,但是被困在一旁的方仲天和葛威却是很清楚。但同时他们也很清楚,方瑛只不过是嘴上这么安慰几句,毕竟方仲天之前就不让此二人插手这等事情,萧天更是为了替逸仙门解忧,赶赴云主城的中原剑会了,不出意外的话。苏佳也应该在他身旁,今天是不会有人来救他们了……

    不过话说回来,从逸仙门到云主城,再到寻巍山这里,似乎今天真的没有人看见过苏佳。苏佳也没有随萧天风文他们一起去云主城,似乎她已经失踪了一整天,不知去向……

    田栩沉默了一会儿,见方瑛此时还不死心,于是冷笑着道:“如果你说的是苍龙大侠的话,我奉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我想你们也该知道了。苍龙大侠去了云主城的中原剑会,这也是方仲天你一手安排的吧……事先告诉你们吧,在云主城,我早就已经为苍龙大侠精心设下了天罗地网。苍龙大侠就算武功再高,也不会逃出我专门为他设计的陷阱,哈哈哈哈——”

    看来之前众人猜的果然不假,田栩果真先一步在云主城设下了埋伏,以待苍龙大侠入瓮。而此时此刻在云主城,田栩的弟子白燮也是静待多时。苍龙大侠也已经赶到云主城,也是到了计划实行的时候……

    “你骗人,萧天哥哥武功盖世,他不会输的——”方瑛听到了田栩的计划,心中也是无比的担心。但是她一直都相信萧天,相信一路保护自己走来的“苍龙哥哥”,面对任何危险都能化险为夷,于是大声反驳道。

    “不相信的话,你们就在这儿等着苍龙大侠在云主城的死讯好了……”田栩先是冷笑了一句,随即眼神压低,露出狰狞的表情,语气也冷漠道,“不过前提是,你们真的能活着在这儿得到他的消息……”

    此话一出,意图很明显了,田栩是不会让方仲天和葛威继续活下去了。田栩拔出久未出鞘的长剑,朝着葛威的方向慢慢走去,看样子他第一个要处决的人,便是丐帮帮主葛威了。

    “田栩,你快住手,十八年前与之恩怨的人是我方仲天,要杀的话就先杀我——”方仲天为了保护葛威,不想再看到有他人因为自己的恩怨情仇而死,于是转头提声道。

    可此时此刻田栩根本就不会听方仲天的话,他头也不回地朝葛威走去,回声应着方仲天的话道:“哼,你现在没资格命令我……十八年前的仇恨,葛帮主也有一份。方仲天,我会让你和你的女儿最后在我面前痛苦的死去,所以就先从葛帮主开始……”

    看来田栩是决定了,他第一个下手处决的对象是葛威不会改变。葛威见田栩朝着自己一步步逼近,知道死之将近,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并没有感到害怕。他只身感到愤恨,因一时大意落入了田栩的陷阱,最后毫无还手之力,他不甘心自己堂堂丐帮帮主会死得这么窝囊。

    但是命不由他了,田栩跨过河流,已经来到了葛威得木笼前。只需一剑,田栩下一刻便可以取了葛威的性命。

    “田栩——”方仲天大声地喊道,想要竭尽全力阻止田栩。

    “快住手——”被绑在立柱上的方瑛也是一样,她也不想再见到有人在自己面前死去。

    可是剑在田栩的手上,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的了他。

    “葛帮主完后,下一个就是你们父女俩了——”田栩最后说完了一句,说中的剑已经划出。

    “我命将绝……”葛威最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静带着死神的到来……

    生死即在一瞬……

    “住……住手……”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颤抖的声音突然在庭院大门处想起——似乎又有其他人上了山顶……

    葛威闭眼了许久,身体却迟迟没有被剑刺穿。他缓缓睁开眼,却是看见田栩手中的剑竟然停住了。他也听到了院门口的声音。那声音略显沙哑,一时间听不出是谁,但是待他回头一看,方向和停下剑的田栩一样,眼前的这个身影愣是惊呆了众人……

    所有人的都惊呆了。不仅仅是田栩和葛威,方仲天也是,方瑛也是。尤其是方瑛,她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不仅仅是意想不到,方瑛的心中,更是有太多的感动……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人,竟然是——黄纪。

    “纪儿——”葛威最是意想不到,他不仅大声喊道。

    “黄纪哥哥——”方瑛也是不敢相信,之前重伤不醒的黄纪。这个时候竟然会醒来,并且赶了如此远的路,从逸仙门赶到了寻巍山。

    的确,此时此刻的黄纪,浑身上下都是血伤——这些方瑛是清楚的,之前为了保护自己,黄纪中了白燮的陷阱,差点丧命。如今黄纪伤痕累累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方瑛更是心痛地快哭了出来——对方瑛来说,现在黄纪是她心中真正放不下的那一抹柔情……

    “黄纪?你不是——”方仲天也觉得不可思议。此时此刻的黄纪应该是安静地躺在床上静养才对,怎么也不会忍着病痛醒来不说,还冒死赶赴寻巍山与仇人田栩相见。

    黄纪的确是在方仲天等人离开后醒了,之前萧天交代“嘻哈三兄弟”做的事情。看样子三人是没有做好,竟让黄纪一个人带伤赶了过来。可是现在就算赶过来也没用,因为黄纪之前受了重伤,使用武功不说,就是站起来走路都很困难。

    田栩心中也是清楚的,毕竟白燮在抓了方瑛之后也是有提过——白燮的“黑网之阵”让黄纪的降龙十八掌力无使出。最后黄纪重伤倒地不起,现在就算醒来,也不过和废人没有什么区别……

    黄纪拖着病痛的身子,缓缓向前行进——看样子赶了这么远的路,黄纪也是吃了不少的苦。他望了一眼差点丧命的义父葛威,有望了一眼被绑在立柱上当做人质的方瑛,悲枯的眼神,满是淤血的脸颊,散乱的长发,此时此刻的黄纪,反倒是像生命垂危一样——果不其然,快要走到葛威木笼身旁时,黄纪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看样子黄纪之前是伤得太重了,以至于刚醒来,路都走不稳。

    “黄纪哥哥——”方瑛见黄纪又一次在自己面前倒下去,心痛的她大声哭喊道。

    田栩见到了黄纪的到来,之前的表情从惊异一下子变到了冷血。田栩见状,冷冷一笑,举剑反过来指向了黄纪,不屑一顾道:“真没想到啊,刚刚想要了结十八年前黄家灭门一事,你这个遗孤就跑来送死……哼,正好,十八年前的仇一并了结,既然你不怕死,自己跑来这里,我也不用再多费心思,就让你和你义父一起下地狱好了——”

    “纪儿,你为什么要过来啊?”葛威见着黄纪奄奄一息的神态,反倒是责备了一句道,虽然他很清楚,现在再多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黄纪忍着痛,重新慢慢站了起来,用破碎的嗓音竭力道:“要杀我义父,除非……先杀了我黄纪……”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坚定。

    “纪儿,你——”葛威见黄纪居然会为了自己拼死不顾,想要极力阻止的他却又戛然而止,整个人也是惊呆了。

    田栩见了,露出恐怖的笑容道:“哈哈哈哈,好像真的想父子情深一样,只可惜十八年前我亲手杀了你亲身父亲的时候,你还不通人士啊……”

    一说到这儿,葛威顿时露出嫉恨眼光,并冲田栩大喊道:“田栩,把我放出来,我要亲手杀了你!”

    然而,田栩知道葛威此时不过是困兽之斗,他理都没有理会葛威,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继续冷笑着朝黄纪举剑说道:“好吧,既然你想先死,那我就成全你,也好快做个了结——”说完,田栩准备举剑朝黄纪而去。

    “不要——”方瑛再也看不下去了,她努力晃动着身子,想要挣脱绳索的束缚去救黄纪,可是怎么也挣脱不开。

    “在我死之前,我还有话想说……”然而就在田栩举剑一瞬,黄纪突然又发话了。

    “哦?临终遗言是吗……”田栩的剑也停住了,他倒是并不着急的样子,笑着冲黄纪道,“行啊,反正你们今天都没办法活着出去,就让你说完遗言好了……”

    黄纪深吸一口气,用悲枯的眼神望向台阶之上已经哭成泪人的方瑛,随后用破碎的嗓音说道:“最后的这些话,我想对瑛儿说,你可以……放了她,让我和她说吗?”

    听到这里,方瑛倒是停止了哭泣,见黄纪一心都是想着自己,方瑛不禁一种感动涌入心头。

    田栩想了想,觉得黄纪此时一个废人前来,也没什么能耐,几天在场的人都不会逃过自己的手掌心,索性答应了黄纪,并朝身后台阶的仇如心道:“如心,把方姑娘放了,让这小子和她这对苦命鸳鸯最后说上几句——哼……”

    仇如心没说什么,按照田栩的话,解开了绑在方瑛身上多时的绳子。而方瑛见自己松绑后,二话不说,立刻跑下阶梯,越过河流,来到了黄纪的身前。

    见到方瑛来到了自己身前,黄纪又是站不住倒了下去。方瑛见状,立刻低身扶着黄纪。

    “瑛儿……”黄纪继续用沙哑的声音道。

    方瑛的眼泪并没有停止,见黄纪为了自己,拼了性命也要赶来救自己,除了感动,方瑛再也想不出任何的其他。但是危险如此临近,如今这对苦命鸳鸯却要走到尽头,方瑛心中却是着实的痛。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那个时候要出来话……”方瑛还在想着自己最后和黄纪手牵手出来的那条小道——那也是方瑛鼓足勇气,想要向黄纪真正表白的地方和时候。

    黄纪看着方瑛哭丧的脸,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拭去方瑛脸上的泪痕,沙哑地回应道,“你怎么还是这么爱哭?没关系的……能最后再见你一面,我也没有什么遗憾……”

    “我不要……我不要就这样和你一起死,我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和你说……”方瑛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泪如雨下地继续说道。

    黄纪稍稍闭了闭眼睛,随即笑了笑,然后睁开眼睛望着方瑛,继续用手擦拭着方瑛眼角上的泪花,继续问道:“你真的……爱我吗?”

    方瑛可能是泣不成声,一时间说不出话,只得一个劲儿地点头。

    “那就好,你终于决定了你该选择的……”黄纪保持着沙哑的声音,却说出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语。

    方瑛也是感到了一丝惊异,一时间不明白黄纪这句话的含义。再看到黄纪冲自己的笑脸,和擦拭自己眼角泪水的动作,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但停止了哭泣,而且心中微微一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