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零一章 恩怨重逢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方仲天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爹,小心!”突然,方瑛在前方的台阶处大声冲方仲天喊道。

    方瑛似乎是知道什么,这里田栩给方仲天及个位设下的陷阱。葛威之前就感到十分的怀疑和谨慎,但是身临此处却是未有发觉。

    但方仲天此时一心想的就是救自己的女儿,什么也不顾,哪怕前面真有什么陷阱暗算……

    “吱——”突然,就在方仲天快步冲上前去,准备越过院子里的河流之时,他的双脚似乎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四周突然响起了令人诧异和蛊惑的机关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脚底下震动不断,似乎在下一刻,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

    不只是方仲天,葛威也是感觉到了,震动离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却是想不到究竟会有什么不测。葛威谨慎中也是担心不已,鬼王师田栩直到现在还不露头,不知道究竟要玩什么鬼花样。

    “这是……”方仲天也像是意识到了,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突然,就在方仲天和葛威二人意识的一瞬间,从二人脚底下四周的地底下,破土而出几根长长的立柱。方仲天和葛威二人怕有不测,赶路的脚步赶紧停了下来。而这一停下来↖不要紧,四周破土而出的立柱正好将二人给围了起来,最后立柱越升越高,直到上方立柱汇聚处合并一道,形成一道结实的“木笼”。正好将方仲天和葛威二人困在了其中。

    “爹——”方瑛见到自己的父亲和葛威同时落入陷阱,不禁失声大喊道。

    “可恶。这是什么东西?”方仲天也从未见过此等机关,也不会想到田栩居然为了对付自己。居然会玩这一出。不过这笼子虽然紧凑,也不过是几根木桩搭成的,对自己构不成威胁,心中想着,方仲天准备聚力破口而出。

    然而没完,就在方仲天准备施掌间,脚底下又传来了诡异的震动,只见笼子里又破土而出几只形状怪异的木桩,上面串有坚硬无比的冰冷铁链。随着木桩的迅速升高。方仲天和葛威二人还未反应过来,铁链正好不偏不倚地扣住了二人的手,将其死死缠在了一块。铁链的形状甚是让人难缠,方仲天和葛威的手分别被扣上后,似乎发不了力,就像是被牢牢锁住一般。

    还没完——就在方仲天和葛威头疼如何破笼之时,脚底下的锁链又起,这回铐链直接将二人的脚也给锁住了,这一次方仲天和葛威二人是彻底动弹不得了。

    “这……这些都是什么东西?”葛威生平也未见过此等机关之术。有些举手无措的他大声质问道。

    “爹,葛前辈——”方瑛见着自己的父亲和葛威落入陷阱后无法自拔,心中愣是紧张到了极点。如果说田栩从一开始就是要对付这二人,那现在对于只有到场来救自己的方仲天和葛威二人来说。是毫无还手战斗之力。

    可方仲天在前面依旧是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他施尽了全身的力气,准备震断手脚上的锁链。但奈何这锁链的束缚部位甚是关键。方仲天想要发力,却是怎么也使不上劲儿。

    方瑛用满是担心的眼神望着自己的父亲。被绑在柱子上的她也是无能为力,作为人质。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爹——”方瑛继续担心地大喊道。

    “瑛儿——”方仲天被困在木笼里,透过木笼的缝隙望着前方的方瑛,激励着说道,“瑛儿别怕,爹这就过来救你——”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方仲天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这个笼子,整个人也使不上力……

    “怎么样,妖鬼大师的机关之术,汝等武林七雄之辈可曾见识?”正在这时,从方瑛立柱的一侧,突然传出了诡异而又熟悉的声音。

    方瑛自然是知道,她的眼睛朝一侧瞟去,静待着这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方仲天和葛威则是目不转睛地望去,尤其是方仲天,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已经十八年没有听到了……

    没错,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切的罪魁祸首鬼王师田栩。田栩从立柱的一侧露面后,一脸冷笑地望着被困在木笼里的方仲天和葛威二人,随他出来的,还有他的弟子仇如心。院子的四角处后院也传来了震动,只见十来个体型庞大的机关人立然其间,紧随其后还有数不清的黑衣手下。

    “田栩,你这个家伙……”葛威见着自己和方仲天二人中了暗算,现在又是动弹不得,不能反抗,于是咬着牙,用仇恨无比的眼光望着田栩,恨不得下一秒就将眼前的仇人给撕碎。

    但与之不同的是,方仲天的眼神中并没有那么多的仇恨,与之相反的是,方仲天望向田栩的眼神,更像是一种多年未见重逢后的惊异。只是这样的惊异并未带着喜悦,十八年未见的曾经的兄弟,如今的仇人,没想到今天竟是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真的是你……”方仲天似乎还将田栩当成是自己的兄弟,对其恨自己的行为并未感到任何的责怪,他向田栩投去企盼的目光,语气也是变得渺然不定道,“十八年了,扬州城生死一别后,就再也没见过你,没想到……”

    “没想到竟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对吧?”田栩似乎是依旧很了解方仲天的样子,结果他的话道,“方仲天,十八年没见了,没想到你整个人都变得沧桑了……”

    “可是你却没变,你还是那个样子……”方仲天倒是不紧不慢道。

    “住口,你现在没资格给我谈叙旧情!”突然,田栩制止住了方仲天的话语。他抬起手指着木笼里的方仲天,用满是愤恨的语气说道。“十八年前的田栩早就死了,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只是对你满是仇恨的复仇者。我的目的就是要杀死你,当着你女儿的面,然后在你咽气之前当面杀死你的女儿,让你们父女两一同下地狱!”

    一听到田栩要为难自己的女儿,方仲天两手紧紧握拳,顿时起了愤意。虽然使不上力,但方仲天还是用拳头重重砸向木笼面前的立柱,冲声喊道:“田栩,我们之间的恩怨和瑛儿无关。你不要把瑛儿也带进来——”

    “爹……”方瑛见自己的父亲为保护自己满满的决心,心中略有所感。

    “无关……怎么会无关?”田栩又大声道,“当年你狠心抛弃了兰姑,和李婷私奔到了一块儿……原来的你,任何都别我强、比我高,我都能忍。所有的荣誉都是你的,外人的夸赞也是你的,武林七雄之一的名号也是你的,就连兰姑也是你的。这些我都可以忍,因为你是我的兄弟,对兰姑来说,那时你是她最重要的人……可是。真正无情无义的人是你,你居然抛弃了对你始终如一的兰姑,和李婷最后走在了一块儿。真正无情无义的人是你。真正卑鄙无耻的人是你,方仲天——现在。你的女儿——你和李婷的贱种就在这里,我会让你和你的女儿一起下地狱!”

    “住口!”见田栩不但攻击自己。甚至还辱骂自己的女儿,方仲天听到了这里,最是不能忍。

    然而田栩似乎是还不解气,继续咒骂道:“你和李婷一样,都是无情无义的人,你们都该死……听说李婷十八年前就过世了,那正好,就让你的女儿和你一起陪葬好了——”

    正吵在风口浪尖,方瑛的眼角突然划下一滴泪水。她望着田栩有些疯癫的深情,倒是用惋惜的声音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田栩叔叔你不该是这样的人……你和我说过,你很感谢我的娘亲,感谢十八年前救过你,你不会这样说我娘亲,不会的……”

    “那是我骗你的,我对你的娘亲从来就没有过感激——”不等方瑛说完,田栩突然大声道。

    “不,你并没有骗我,如果不是,你不会挟持我的时候,让我和你重演十八年前我娘亲救你的一幕……”天性善良的方瑛,知道田栩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见到了十八年来一直提在心上的仇人,肯定会情绪激动甚至神智不清,于是方瑛还是用委婉的语气说道。

    听到这里,方仲天也稍微冷静了一会儿,他似乎意识到,方瑛被田栩劫持后,田栩给他讲述了十八年前在扬州城发生的一切。他又把目光望向了方瑛,低声问道:“瑛儿,你都……知道了?”

    方瑛也将目光转向自己的父亲,笑着点头道:“嗯,十八年前娘亲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田栩叔叔都告诉我了……”

    田栩刚才还是一脸急躁的神情,可是方瑛的话如同燥热中一阵降火的清凉,顺势让方仲天和田栩二人同时冷静下来。方瑛说得没有错,刚才田栩的话只是一时的激动,他是为了兰姑,恨了方仲天十八年。可是,至始至终,田栩从来都没有恨过李婷,恨过方瑛的娘亲,因为李婷是他的救命恩人。而现在的方瑛正和十八年前的李婷一样,每当田栩看见了方瑛,就像是看到了李婷的影子,不由得让他回想起十八年前温馨的一幕,田栩心中善良的一幕也会被发觉……

    “啊——”田栩像是头痛一般,看着方瑛淡视仇恨的眼神,就像是望见了十八年前李婷身影,让他矛盾中又突现犹豫,他自己也知道,刚才的自己过于激动了。

    “田兄……”方仲天看着田栩这个样子,像是知道方瑛有些感化了田栩,并用惊异的眼神望着田栩和自己的女儿。

    然而,田栩心中的矛盾只是一瞬,不过多久,他又恢复到了冷峻的神情。只是这一次,田栩不再破口大骂,而是冰冷无比的面庞,整个场面也瞬间变得寒冷凝固起来。田栩没有再去管被挟持的方瑛,向前几步走下了台阶,慢慢走到了与被困的方仲天面面相隔的河流一侧,口气冰冷地说道:“方仲天,来到这里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田栩这么一提,方仲天这才回想起来,自己刚刚和葛威赶到这里,看到这里的场景时,好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这里但又说不清楚。

    “这里庭院的布置……难道说……”方仲天似乎是想起来了,反声问道。

    “没错,这里的布置和十八年前的场景一模一样——”田栩稍微提高音量道,“十八年前,扬州城的西桥城,我们就是在那里恩断义绝的,你忘了吗?”

    方仲天听完,像是灵光一现——没错,这院子里的场景和当年西桥城庭院一模一样。只是那个时候,西桥城的周围全是浓雾,而在那里,正如兰姑所说,三人就是在那里最后一次逢面,随后恩断义绝、各走各路。那一次李婷也在那,如果不是兰姑的及时赶到,可能那一次自己和李婷都将会死在田栩的手上……

    “十八年前,我们在那里恩断义绝……”田栩有继续发话道,“十八年后,在这个地方,我就让你死在这儿,和你的女儿一起……”

    见又提到了自己的女儿方瑛,方仲天顿时一股气涌了上来。如果说是十八年前,为了兄弟间的情谊,方仲天能够放下一起,而且十八年前他确实也是这么做的;但是今天,为了自己的女儿,方仲天是无论如何就这样坐以待毙,他现在心想的,是如何从这笼子里脱困,和田栩拼死一决。

    “十八年前在西桥城,我们没有对决分胜负,因为那一次我没有出手……”方仲天两手抓着笼子的木柱,用坚定的眼神望着田栩,铿锵有力道,“但是今天,为了瑛儿,我答应你的要求,真正做一次了断……不过你竟使出如此卑鄙的陷阱置我等于逆境,这也不像是你田栩平日里的作风……”

    “你似乎好像还挺了解我的……”田栩冷冷一笑,回应道,“哼,这东西只是想让你和葛帮主见识见识罢了,十八年前离开扬州城后,我可是又遇到了不少的事情……这机关术可是玄清大师的弟子妖鬼大师的杰作,怎么样,就算你和葛帮主这样的武林七雄之辈,也未之奈何吧?”

    正说着,被困在另一个木笼里的葛威却没有方仲天这等的宽容和静气。葛威两手捶打着木笼,放声道:“田栩,你这个卑鄙小人,有本事放葛某出来,葛某定将你碎尸万段,替十八年前惨死的黄兄报仇!”

    提到这里,田栩这才又回到了十八年前灭门黄玄青一家的事情上。田栩先是冲方仲天冷冷一笑,随即道:“在和你了断之前,看样子我得先把这事情解决掉才行……我之所以会让你还有葛帮主以及黄纪过来,为的,也是要了结十八年前黄玄青一家灭门之事。对付葛帮主你,我可就不会管什么江湖道义……”

    说着,田栩满是杀气的眼神,缓缓朝葛威的方向走去,似乎是要有所行动。

    “哼,田栩,你灭我兄弟之家,此仇岂能不报?”葛威继续义正言辞道,“十八年前,我曾立志要杀你为黄兄报仇,今天终于仇人相见,葛某又岂能徒手坐以待毙?”

    “结果呢?”田栩稍稍停下了脚步,反问道,“如今被困入囚笼,你堂堂丐帮帮主又能奈我几何?”

    葛威也是万万没想到今日自己和方仲天竟会落入这样的陷阱,现在双手双脚全部被困住,葛威自己也不能保证自己接下来的命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