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章 深入陷阱
    来者施展轻功稳稳落地,收回金刀,一脸从容地望着周兴通,似乎并没有把周兴通放在眼里。

    “什么人?”周兴通见到突来的变故,自己许多手下命丧当场,当即问道。

    来者轻轻一笑,淡定道:“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

    原来,匆匆赶来的人正是萧天之前交代过,换赶来协助逸仙弟等人的胡夷狄。如今薛飞痕及其他逸仙弟,胡夷狄来的正是时候。

    然而,周兴通并不管胡夷狄此时赶来作甚,为什么赶来,在他看来,凡阻拦田栩计划之人,全都得死。于是,周兴通一眼红,当即下令道:“杀了他——”

    周兴通身边剩下的所有二话不说,再次亮出腰间的寒刀,如幽灵般一个个朝胡夷狄的方向侵袭而去,最后所有人围成一个圈,将其围困在中央。

    不过这些杂鱼在胡夷狄眼里看来,根本就不足为题,只听见胡夷狄轻声一笑,伴随着披挂身上的八十把金刀相互碰撞的微微作响,胡夷狄的两手各挎腰间大腿挂刀的一侧,似乎即在下一刻便会露出狼牙般的锋芒。

    “蹭——”倒是黑衣刺客这边先忍不住了,训练有素的众人,随着寒刀驰过的疾声,阵阵寒光汇聚一处,有如千锋芒的轮转,指向一点,击中而去,目标正是中心处的胡夷狄。

    胡夷狄依旧是标志性地微微一笑……“嗖——蹭”忽地,手脚同时起动,腰间和腿间的金刀闪过,胡夷狄左右手各提一把,双脚一踮,如同疾燕一般,伴着金刀的闪光,只听得刀鸣有如开荒八里之地,疾驰而至黑衣刺客胸前。最前方向的黑衣刺客还未了明情况,暗光中只听得唏嘘的惨叫。地上顿时染满了鲜血——胡夷狄的刀不但快得惊人,而且招招致命。

    周兴通有些怔住了,不过也未出意料之中,关外第一高手的名号。他并不是不知道,何况自己曾与其有过交手,所以他很清楚胡夷狄的刀快如疾风。但是眼下绝不能让其阻拦田栩的计划,就算是拼了老命,周兴通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拦住他。

    周围的黑衣刺客还未死绝。继续如同疯狗一般朝胡夷狄扑去。胡夷狄沉着应对,起身刀芒并转——“怒破刀风”风镰而出,冲破苍宇气势的刀锋疾速而转,胡夷狄娴熟的弄刀技巧,五把金刀顺手在其中狂澜舞动,伴着哧哧作响的刀芒疾风,空气中传来内力惊人的燎原刀痕之声。尽随着眼前狂澜的一式,斩刀的刀锋向四面八方疾速而出,只听得拦腰斩断的阵阵惊声,刚刚准备冲上来的黑衣刺客各个睁大眼睛。紧跟着一刻。所有的黑衣刺客脚底下全部浸满血泊——胡夷狄仅仅只是一招,就了结了所有黑衣刺客的性命。

    刀法之快,力道之强,周兴通都是看在眼里了,不过他并没有多的吃惊,自己面前的黑衣手下全然倒地后,周兴通自行一笑,缓缓说道:“真不愧是关外第一高手,之前在冰河处的时候就见识了你的刀法。开始在西域计划的时候,就曾提防过你。本以为回到了河南境内,就可以把你排除在计划之外,没想到这时候你又出来了……”

    胡夷狄倒不像周兴通那样拖沓,他收回刚才飞出的金刀。拔出了腰间最锋利的腰刀,向前并行两步,笑望着周兴通道:“哼,你们把苍龙兄弟骗去了,我胡夷狄可不会就此放松。看来我这次真的来对了,苍龙兄弟果然没有说错。你们主要的目标还是方掌门和葛帮主他们……”

    “是有怎样,你以为你这个所谓的‘关外第一高手’,能奈何我们中原武林恩怨几番?”周兴通如今只剩一人,却毫不紧张地和胡夷狄对峙,并从容地落下一枚棋。其实就单从武功上说,周兴通肯定不是胡夷狄的对手,不过周兴通也似乎是做好了任何突发状况的应对,包括这一次胡夷狄的“突袭”。

    然而这一次,胡夷狄还没有发话,深陷二十的薛飞痕和众逸仙门弟却是注意到了胡夷狄的到来。薛飞痕知道胡夷狄武功高强,又是苍龙大侠萧天的朋友,于是在与机关人的纠缠同时,朝着阵外的胡夷狄大声喊道:“胡兄弟,快动手干掉周兴通,只要打败他,二十四门玄关就能自解!”

    “二十四门玄关?”胡夷狄刚来到这,并不知道众人的情况,以及刚才发生了什么,更别说这二十四门玄关阵。

    周兴通趁着胡夷狄不备,手中棋微微一动,之发觉地面上传来隐隐震动。

    又是熟悉的感觉,薛飞痕知道周兴通要故技重施,于是急忙朝阵外的胡夷狄喊道:“胡兄弟,快点动手——”

    可是胡夷狄还是有些迟疑,不明白薛飞痕说的意思。

    “已经晚了……”而周兴通这边却是露出阴冷的笑容。待到胡夷狄回头准备对付周兴通,他的面前已然出现了两个如同门神般的机关人。

    “哎,完了……”薛飞痕一记掌风不痛不痒地打退了朝自己挥臂突袭而来的机关人,看见胡夷狄拖慢节奏后的状况,有些绝望道。

    不明情况的胡夷狄第一眼见到这个机关人,并不知道其中的玄机,也和最开始的薛飞痕等人一眼,抱着轻视的态——这些机关人不过是些会移动的破铜烂铁罢了。

    “哼,两个烂木头就想拦到我?”胡夷狄轻笑着道。

    “是不是烂木头试一下就知道了——”周兴通倒也“回敬一笑”。

    “吭咳——咳——”胡夷狄还未动手,机关人发出了令人诧异的齿轮关节的声音。

    “管他呢,看我拆了你这没用的破铜烂铁——”胡夷狄可不管那么多,浑身是胆的他见两个机关人魁梧高大,自己不由分说地亮出背上的大长刀,转杯正面硬碰。

    “呀——”胡夷狄大喝一声,整个人拔地而起,挥舞着长刀从天而降。“怒雷之风”俯冲而下,带着雷鸣咆哮般的气势,长刀化作黑夜中的闪电。迅疾而过,欲将眼前的机关人一刀两断。

    “吭咳——”机关人再次发出齿轮变动的槽声,抬起自己粗壮的手臂,欲用其钢盔木甲的护臂。挡住这疾驰如风的刀法。

    “铛——”胡夷狄的长刀纵然劈下,不出意料地劈在了机关人的手臂上,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如此雷厉风行的打法,机关人竟很轻松地将其挡住。似乎自己本身并不畏惧刀剑的侵袭,真犹如铜墙铁壁一般。

    胡夷狄也是半天惊了个呆,平时练钢甲都能劈断的刀法,却是无法奈何这看似笨重的机关人,胡夷狄自己也是。

    “既然你自己来送死,那也把你送到玄关阵里折磨好了——”周兴通于是轻笑一声,手中的机关棋再次变动,似乎是对胡夷狄面前的两个机关人下了莫名的指令。

    两个机关人也像是得到了命令,刚刚挡下胡夷狄刀锋的臂膀微微一动。胡夷狄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见两个机关人像是事先商量好的样。同时挥动着臂膀,如同千斤锁链一般,一同朝胡夷狄的胸前击打而去。

    胡夷狄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想要躲开已经晚了。“啊——”胡夷狄大吼一声,手护着长刀,全身距离形成一道看似坚不可摧的屏障,欲要以深厚的内力正面挡住这次冲击。

    然而事与愿违,胡夷狄也是小看了这机关人的威力。只见机关人的两只臂膀同时击中胡夷狄聚力相抗的刀面上,发出巨响的同时,招式简单但却威力十足的力道与胡夷狄体内涌出的内力相撞。伴随着一声巨响,胡夷狄身旁的两棵大树被活活震断。

    “啊——”胡夷狄自己也是没能立刻抗下这巨石般冲击的神力臂膀,少许抵抗了一阵,强劲的机关人臂膀最终还是赢下了回合。难以抗衡的力道一把将自己连同长刀一起打入了薛飞痕等人的玄关阵中。

    周兴通见状,手中棋再动,刚才出招的两个机关人向前迈步,和二十四门玄关的机关人一同相并,将胡夷狄和薛飞痕等人一同围困在了阵中。

    “二十四门玄关阵再起,你就在里面好好受其煎熬吧……”周兴通望着落入阵中的胡夷狄。冷冷一笑道。

    千斤般的巨力,胡夷狄被打进阵中时,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受到机关人双重臂膀的冲击,狐疑地也是受了些许的内伤,不过他还是咬咬牙重新站起,准备和这些机关人,可等重新振作是,自己却是和薛飞痕及众逸仙门弟站在了一起。

    “哎,刚才叫你早出手干掉周兴通,结果晚了一步……现在好了,你和我们一样,被困在这个怎么也出不去的玄关阵中了……”薛飞痕无奈地说道,“刚才在阵外最多也是对付两个,现在困入阵中,你和我们一起要对付那么多……”

    胡夷狄抬头望去,只见数十的机关人如同虎视眈眈一般讲自己等人围困得水泄不通。刚才那两个机关人千斤臂膀的威力,胡夷狄是见识过的,现在数十个在一起,胡夷狄若还是只身一人对付,想都不敢想象。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厉害?”胡夷狄一手提着长刀,一手提着自己最锋利的腰刀,擦了擦嘴角因内伤流出的血,不禁问道。

    “这是鬼王师田栩从妖鬼大师那偷来的机关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厉害……”薛飞痕看着身旁难以纠缠的机关人,无奈道。

    “现在怎么办,苍龙兄弟要我暗中赶来帮助你们,现在看来,我们恐怕是自身难保……”胡夷狄没能完成兄弟交代的任务,一向重义气的他,也是有些自愧道。

    “现在我们只能先管好自己,祈祷方掌门和葛帮主他们在山顶上能战胜田栩,等他们下山来救我们……”薛飞痕回应道,自己现在也是毫无办法,只能继续在这里和烦人的机关人死做纠缠。

    “但愿在我们累死之前,他们可以赶到……”胡夷狄知道这将会是自己出入中原一来最苦的一战,心想着自己也是做好了拼死的准备……

    然而此时此刻,周兴通却在一旁神情淡定地下着棋,将棘手的胡夷狄打入阵中,现在的他也无需担心什么,只需监视着这数十的机关人和薛飞痕、胡夷狄等人搏斗。不过周兴通也并不是一脸轻松的样,他继续下着棋,心中却似乎是传来淡淡的忧伤,像是自己心中还有着其他的心事。

    “那个人是……”周兴通偶然抬起头,就在阵中搏斗不起眼间,在阵外几张开来的一处,一个身影悄然越过玄关之阵,朝山顶的方向走去。周兴通似乎是认出了这个身影,但是他却并没有想去阻拦,因为那个身影是……

    而在方仲天和葛威这边,薛飞痕为自己二人挡住机关人争取了时间,自己二人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山去和田栩对峙。心想自己二人都是堂堂的当今武林七雄之者,江湖经验又不少,就算上山真遇到不测,自己二人也能见时应对……

    “方掌门,我们就快到了——”葛威在方仲天的身后,二人一同施展轻功赶往山顶,葛威提醒道,“田栩诡计多端,现在又会了妖鬼大师的机关之术,到时候见了他,我们得万加小心——”

    “这个我知道……”方仲天只是简单地回了这么一句,但是自己的脚步并没有任何得放慢,甚至还在加快。其实,方仲天也不管上面到时会遇上什么陷阱,他现在心里想的,就是能平安见到自己的女儿方瑛,并能救她出来……

    山顶的距离并不远,方仲天和葛威很快就到了。山顶处是一个硕大的庭院,只不过这个庭院之前,挡在二人面前的,还有一座大铁门。

    葛威还在忌讳这会不会是什么陷阱,想要从旁边的围墙边施展轻功飞进,而方仲天却不以为然,救女心切的他想都没想,直接一脚踹向了大铁门。只听得一声巨响,铁门被方仲天给一脚踢飞,发出巨大的声响。

    结果是葛威想多了,这里并没有什么陷阱。铁门被踢开,院里的一切场景映入眼帘——院的面积很大,周围的摆设也很简单,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院的正中央有一条细细的河流经过,这倒是挺少见的。

    场景甚是普通,一旁的葛威倒是没什么感觉。可方仲天似乎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第一眼见到这儿,一种隐隐痛楚的感觉涌上心头……

    可是这些都不是关键,待到二人走进庭院抬头一看,正前方的台阶石柱处,方瑛正被绳牢牢绑在石柱上。

    “瑛儿——”方仲天见到自己的女儿,不顾一切地大声喊道。

    “爹——”方瑛听到了自己父亲得叫喊,立刻抬头回应道。方瑛虽然被绑在石柱上,但整个人气色挺好,看样并没与受到什么非人的待遇。

    方仲天可管不了那么多,心中想的就是救回自己的女儿,什么也不想的便朝前冲了过去。

    “方掌门小心呀——”葛威深怕前方有险,大声朝前提醒道。但是方仲天此时根本就是心急如焚,根本听不进去,只顾一个劲向前。葛威没有办法,只好也跟着方仲天一起向前冲去。

    “爹,小心!”突然,方瑛像是知道什么的样,见自己父亲和葛威朝自己赶来,迫不及待地大声喊道……(未完待续。)xh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