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四门玄关
    另一方面,寻巍山山脚的林间小道处,方仲天、葛威等人正匆匆赶往赴约地点,准备与田栩做最后了断,熟不知等在他们面前的,会是怎样的危险或是陷阱……

    “前面应该就是寻巍山了,我们快点……”方仲天作为逸仙门的掌门,却是跑在队伍的最前面,毕竟心中一直放不下自己的女儿方瑛,方仲天发誓了这次就算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救下自己的女儿。在他的眼里看来,女儿方瑛的性命要远远比这次兄弟十八年后的了结要重要许多。

    当然,方仲天奋不顾身地冲在最前面,葛威心中担心不止。他料想着田栩做事老谋深算,一定会做好陷阱埋伏,于是跟上提醒道:“方掌门可得万分小心,别冲昏了头,误入了鬼王师的奸计——”

    然而,方仲天却似乎是并不在意的样子,头也没回道:“田栩如果真的想要和我一作了结,他是不会暗中偷袭我的,至少在见到他之前,他不会对我怎么样——他可是说过要亲手杀死我的……”

    “可是方掌门,为了保险起见,我看还是……”葛威依旧是不放心道。

    然而方仲天根本不听葛】+威的劝阻,不但没有放慢脚步,反倒是提速起来。各位没有办法,知道现在方仲天心里想的,全是女儿方瑛的安危,现在自己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于是只好默默地跟上。

    “瑛儿,你等着,爹这就来救你……”方仲天一边加快脚步。心中一边暗暗道。十八年前,兰姑闯入逸仙门。劫走了当时出生没多久的方瑛,方仲天也是走在最前面追赶。可是并未能追回;十八年后的今天,同样是方瑛遭劫,出手的同样是自己曾经的恩怨旧人,方仲天暗中下定决心,不会再让方瑛身遇险境……

    不知不觉,方仲天等人很快来到了寻巍山的山脚。这个山脚也没有什么不寻常,和平日里常见的荒山一样,暗中看不清方向的幽幽小道,熟不知山顶上田栩正以什么样的方式等待自己……

    “就是这儿不错了——”方仲天自言自语道。他抬头望了望沿山而上的小道,心中默默地打着睹……

    “嗯?好像有人在那里——”一向机警的葛威注意到前方的林间暗道处有人,这个时候寻巍山戒备森严,如果有人也一定是鬼王师田栩的手下。葛威定睛一看,这个人的面孔似有几分熟悉。

    只见前方小道上,悠闲坐着一个六十有余的老者。老者正坐在石椅上,他的面前是一个别样形状的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副未下完的棋局。老者将所有的目光放在了棋局之上,似乎对方仲天等人的到来显得并不意外。

    田栩的手下精通棋局。很显然,等在他们面前的,自然是“棋魔者”周兴通。按理来说,以周兴通的武功。根本就不是方仲天和葛威的等人的对手,但是他既然敢一个人在这山脚下恭迎大驾,一定深有埋伏。

    葛威也是认出来了。他指着周兴通的方向,义正言辞道:“我知道你。‘棋魔者’周兴通——”

    听到葛威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周兴通面无太多表情。一脸严肃地观望着桌面的棋局,淡定十足地说道:“没想到江湖上人皆尊敬的丐帮帮主,居然会知道在下的名号,幸会幸会……”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葛威似乎是十分仇视周兴通,用略带愤恨的口气回道,“你可是十八年前灭门我兄弟黄玄青一家的凶手之一……我在黄兄临死前发过誓,我一定会杀了鬼王师及他手下的弟子,为其报仇,如此看来,你周兴通就是其中的一个——”

    葛威说着,想要这会儿就冲上前去杀了周兴通。的确,以葛威的武功来说,取周兴通的性命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然而,方仲天却是一把将葛威拦住了,他沉住了气,对葛威严肃道:“葛帮主,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救回瑛儿,和鬼王师做个了断。这个周兴通根本就不是重要的角色,和他耗在这里,只能是浪费时间,我们眼下还是先赶到山顶去,见到鬼王师再说——”

    葛威见方仲天救女心切中还能保持冷静,而且说得不乏道理,于是点了点头,随后回应道:“行,就听方掌门你的,先去就令爱……至于这个家伙,等解决掉了鬼王师,救下了令爱,再来收拾他也不迟——”

    方仲天和葛威的一言一行,周兴通全都看在眼里,然而对于自己的忽视,周兴通却并不放在心上。他的眼神一直凝视着眼前的棋局,似乎在他看来,到来的所有人,并不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方仲天等人自然是不会在这里和周兴通继续耗,于是方仲天对着身后的众逸仙门弟子道:“走,我们现在就赶往山顶——”

    已是,方仲天依旧是一马当先,跑在了最前面,葛威紧跟其后,而薛飞痕及其他的逸仙门弟子稍慢一步跟了上来。

    “师父要见的,是逸仙门掌门方仲天方掌门,以及丐帮帮主葛威葛帮主,其他人等一概视为闲杂人等——”周兴通没有被方仲天等人放在眼里,这个时候又发话道,“围棋中,决定胜负的棋子屈指即可,其他之等,全都视为弃子——”说完,周兴通手中的一子重重落下。

    看似普通的动作,却似乎是出发了什么机关一样,就在方仲天等人分离赶上山顶时,山坡上发生了不小的震动。众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方仲天和葛威二人还在最前面赶路,突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异样的动静——只见山腰的左右两侧,似有异样东西袭来,虽然方仲天和葛威并未受到阻拦,可后面的薛飞痕及其他逸仙门一干弟子却正好是碰上了。

    “那是什么东西?”薛飞痕感受到了脚底传来的异样震动。他朝两侧的方向张望而去——突然,从自己身旁的两侧。钻出数十个匪夷所思的家伙,他们个个身披木质铁质挂甲。头戴铁质头盔,身高九尺有余,手臂脚上全部都是厚厚的铁盔,仔细一看,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行动异样的机关人。

    “机关人?”薛飞痕像是见识过此等之术,发出疑惑道。

    只见十几个机关人如同庞然大物一般,挡住了薛飞痕等人上山的去路,其余的机关人更是发出无休无止的震动。在半山腰上,将薛飞痕及其他的逸仙门弟子给包围了起来,将其与方仲天和葛威等人隔断。

    “这些……是什么?”方仲天知道触发这些机关人行动的,准是周兴通没错了,可是并不知道他这样所为何意。

    葛威像是有过一二见识,看着这些人高马大的机关人,眼神有些吃惊道:“这该不会……是玄清大师前辈的弟子,妖鬼大师的机关之术吧?”

    “你说什么?妖鬼大师——”方仲天有些不敢相信地反问道。

    “玄清大师的弟子之一,妖鬼大师。通晓鬼谷机关之术,可是相传十几年前就已经隐退江湖……”葛威继续道,“能够做出这样的机关人,定是妖鬼大师的机关之术不假。可是妖鬼大师身为武林三老之一的玄清大师的弟子。绝不可能助纣为虐……还是说,鬼王师他把妖鬼大师怎么了——”葛威的最后这句明显是在质问周兴通。

    然而,周兴通似乎是并没有打算理会方仲天和葛威二人。他一心一意地摆弄这桌上的棋子,似乎这些棋子正是控制这些机关人的要点。周兴通又时不时抬起头。目视着眼前薛飞痕的那个人触景,冷冷说道:“师父要见的。只有方仲天、葛威以及黄纪,其余之人皆是闲杂人等,不得上山扰之!”

    周兴通说完,葛威这边可忍不住了,他放不下自己的兄弟薛飞痕,想要反身去救之,却被薛飞痕在山腰处举手阻止了。

    “葛兄,方掌门,不用管我们,你们还是去救方姑娘吧——”薛飞痕冲着葛威和方仲天大声喊道。

    “可是鬼王师诡计多端,他的手下更定是有备而来,把你们留在这里,恐怕……”葛威不放心道。

    关键时候,薛飞痕继续喊道:“放心吧,只不过是几个破铜烂铁的机关人,奈何不了我们……鬼王师的目标是你们,既然想要见你们,他们是不会故意在路上给你们设置陷阱,你们大可放心前去;至于我们,等我们收拾完了这里的杂碎,我们就赶过去——”

    “你们……真的不要紧吗?”葛威仍旧是心有余悸道。

    “没问题,我薛飞痕跟葛兄你可是‘江湖双游侠’,再加上逸仙门的众弟子,还怕对付不了一个周兴通?你们放心去吧,我们随后赶来——”薛飞痕继续在下面提劲道。

    葛威闭了闭眼,心中下定决心,于是狠下心回应道:“好吧,那我和方掌门先上去了,你们自己可要千万当心——”

    说完,葛威和方仲天互相使了使眼色,并点了点头,于是两人继续一同前往山顶而去;而一同而来的薛飞痕及其他逸仙门的弟子自然是留在这里,准备和周兴通及这些突如其来的机关人做纠缠……

    “不过几个破铜烂铁的机关人罢了,这样也想拦住我们?”薛飞痕环顾了一下包围自己等人的机关人,一脸不屑道。

    “破铜烂铁?哼,看来你并不懂机关术的奥秘嘛……要知道,妖鬼大师作为玄清大师前辈的弟子之一,武功不济,却能靠机关术震慑武林,靠的是什么?如果你们真觉得这些机关人那么好对付,那只能说你们孤陋寡闻了……”周兴通看着留下来的薛飞痕等人,冷嘲热讽道。

    “多言只是浪费时间,何不即刻拆了这些破把子,解决掉你,再赶上山去?”薛飞痕一定神,掌中聚力而出,一道强有力的掌风,扬起周围的尘土,破浪般的攻势,就朝挡在自己面前的几个机关人身前而去。

    然而,这些机关人身披的铁甲木甲似乎并不是摆摆样子,这些机关人就如同吃了定心丹一样,面对薛飞痕强而有力的掌风,却是毫无见效,要知道,薛飞痕的掌力,在汴梁剑道大会的时候,可是让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都心有余悸过。

    “什么?”可是眼前的事实是,掌风对机关人毫无建树,这让薛飞痕有些紧张起来。毕竟他们要对付的机关人可不止这几个,包围自己等人,可是有几十个“大家伙”。

    “要是这‘二十四门玄关阵’这么容易就让你么破了,岂不是太容易了?”周兴通继续冷笑道,“哼,跟师父作对的人,永远不肯那个活着离开。看着吧,薛大侠,让你瞧不起的机关人,怎样将你们一一做掉——”

    周兴通眼神一凶,手中的一颗棋子着然落下。同一时间,机关人像是受到了指令一般,开始包围着向薛飞痕和其他的逸仙门弟子发起攻击。

    薛飞痕见掌力不行,于是拔出身上的短刀,准备短刀相接,虽然刀法不济,但也能有两点作为。可是事不从人愿,薛飞痕的刀锋划过,一道弧光闪现而过,尽管刀法够快,可是看在机关人的身上,却是“不痛不痒”。

    机关人没有知觉,浑身又是“刀枪不入”,就连强劲的掌法也是无济于事,这倒是让薛飞痕有些头疼了。鬼王师田栩计划从来都是缜密无误,如此看来,这一次他们是真的入了田栩的“套”了。

    除了薛飞痕,他身旁的其他逸仙门弟子也是奋起斗争。这些逸仙门弟子虽然江湖上并没有响当当的名号,但大多都是武林中的奇才之人,为隐退江湖而身入逸仙门,可见武功还是有两手的。但是在这重重阻挠的机关人面前,似乎今日他们和薛飞痕一样,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好在薛飞痕及其他弟子的武功,场面上撑得过去,尽管不能拿这些机关人怎么办,但自保方面并无问题。只要还有体力,他们就能和这些难缠的机关人继续耗下去,给方仲天和葛威营救方瑛争取足够的时间。

    而薛飞痕等人也正是这么做的,被困在机关人的重重包围间,他们已经暗中下定决心在这里和周兴通纠缠,拖时间让方仲天和葛威去山顶。

    可周兴通似乎打从一开始就是想置这些人于死地,不过多时,从周兴通的身后,又钻出几十个黑衣刺客,配合上这些难以对付的机关人,看样子是之前安排好的,准备取薛飞痕等人的性命。

    “传令,薛飞痕及逸仙门的弟子等人,杀无赦——”周兴通又落一子,满眼杀气地说道。

    “是——”众黑衣刺客接到命令,纷纷亮出尖刀,准备向机关人的方向一拥而上……

    然而就在动手前一刻,一个身影从天而降,伴着一把飞驶的金刀而落。金刀如同黑夜流星一般,在人群中旋转疾驰,伴着黑衣刺客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准备冲上前去的黑衣刺客,全部成了赶到者的刀下亡魂。

    能一招做掉如此多的黑衣刺客,来者定不简单。周兴通的表情不禁一乍,像是被惊住了似的,随即大声质问道:“什么人?”

    只见一个身着怪异的年轻人缓缓落下,收回飞回的金刀,一年不在乎地望着周兴通,似乎在他眼里,周兴通根本就不算什么货色。

    年轻人收回金刀,嘴角微微一笑,随即应声道:“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

    周兴通见了,又是一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