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九十五章 计划前行
    方瑛坐在床边,听完了田栩讲述的那年在扬州城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当年发生的全部了……”比起方瑛,田栩似乎更沉浸在当年纠葛不清的回忆中,毕竟是自己亲身经历,影响了自己一辈子的事情。

    而方瑛则是一脸的平静,或许知道了自己父母的相知相爱,她反倒是带着一丝微笑,完全没有因为那一年的前世恩怨,而纠结不已。

    “这就是你父亲的为人,也是我当年的遭遇……”田栩继续沉浸其中道,“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近二十年过去了,我对你父亲的恨从来没有改变……现在我已习得妙世机关之术,终能完成一直以来的心愿,就在这寻巍山之上,我会亲手杀了你父亲……还有你,了结这一切——”

    本应是令人胆寒的话语,但是方瑛听了,似乎并没有感到害怕。相反,她依旧是带着天真的笑脸,望着田栩,完全没有了之前面对白燮等人时的恐惧。

    “你笑什么?你难道不害怕吗,不害怕我杀了你……”田栩看着方瑛反常的笑脸,表情凝神问道。

    “我为什么要害怕?因为前辈你在我爹心里,是我爹的兄弟……”方瑛继续笑道,“还有我的娘亲,我娘亲生前一直都认为前辈你是个好人,因为你曾经救过我娘亲的命,所以我相信,在前辈心里,其实是有善良人性的一面……”

    “住口——”然而一提到方瑛的母亲李婷,田栩像是心痛般的翻搅不止,他大声喝了一句,但随即努力克制自己,平静地说道,“以前的事情是以前。现在你的母亲早就已经死了,我对你们方家已经没有了恩情……你的父亲,还有你。你们现在都是我的仇人——”

    “那我师父呢?”方瑛依旧是丝毫没有害怕的神情,继续笑着问道。

    田栩不知道方瑛想说什么。语句戛然而止。

    方瑛继续不紧不慢道:“我师父兰姑把我抚养成人,按理说我爹当年抛弃我师父,她应该是最恨我爹的……十八年前,她把我从逸仙门劫走,可是却并没有加害于我。相反,十八年来,她待我像待亲生女儿一样,把我抚养成人。还让我回家,和我爹重逢……既然前辈您当年对我师父有情,难道现在也要把她当成仇人一样看待吗?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前辈你的……”

    方瑛说到这里,田栩整个人已经心智有些迷乱了,他没有耐心听一个晚辈对自己说教。不等方瑛说完,田栩身影闪现而过,一跃而至方瑛面前,紧接着一拳重重打在了方瑛床后面的石墙上。

    石墙遭到重击,掉落下些许碎石。并伴着微微的颤动,令人有些心慌。可是方瑛依旧是没有畏惧的神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她只是顿时默不作声而已,但是表情仍然没有丝毫的改变。

    “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遇到过,哪里知道十八年来我心中的恨?”田栩冲着方瑛,大声冲了一句。

    方瑛还是那个淡定地神情,她笑了笑,缓缓说道:“正因为我不懂,所以我比前辈你更清醒,知道面对仇恨的时候。该怎么去应对,怎么去化解这段恩怨。不是去想过去种种的不是。而是努力抬头朝着前方去看,把握现在。改变未来……这些都是萧天哥哥还有苏姐姐告诉我的,他们告诉我他们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然而田栩不会改变自己的原则,他的眼神一凝,跟上说道:“怎样去面对?哼,我面对的,只是十八年来不会改变的怨,我要做的,就是要报仇,了结纠葛我半辈子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的了,没有人可以……”

    这回方瑛倒没再说什么,可是她从容的神情依旧没有变过。

    田栩收回拳头,他想要继续直视着方瑛,和她说教。可是不知为何,每每看到方瑛的面容,十八年前李婷的面容就会浮现在自己眼前。就像方瑛说的一样,李婷并不是自己的仇人,而且还是自己的恩人,难道说自己也要一并以怨报德吗?

    方瑛笑了笑,张开双手继续道:“不管怎样,如果前辈你真的放不下十八年前的仇恨,何不当面和我爹谈呢?既然我爹还把前辈你当做兄弟,我相信我爹一定会……”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回又不等方瑛说完,田栩又大声吼道,“我不但视你爹为仇人,我还杀了黄玄青一家……我的仇恨这辈子都不会还清,我的下半生也只有仇恨为伴……我会等你爹,等丐帮的人,等黄家的遗孤,等他们一起过来,然后一作了结,当然还有你——”田栩说完,掌心抬起,似乎想要冲方瑛打过一记掌风。

    然而看到方瑛张开双手的样子,田栩像是又看到了当年李婷为了保护方仲天,张开双手挡在身前的画面。田栩整个人怔住了,面对着方瑛,他甚至不禁产生了轻微的幻觉。

    “啊——”田栩停下了手掌,双手微微抱头,痛苦的回忆如同锁链一般绞缠着自己。

    “你怎么了?”心地善良的方瑛,见着田栩有些痛苦的神情,不禁问道。

    但是方瑛越是这么说,田栩越想到了当年的李婷,母女二人的性格如出一辙,无论是善是恶,她们总是第一时间关心他人的安危。

    但田栩不想再纠缠在十八年前恩怨的抉择矛盾中,他大声吼了一句,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随即对方瑛放了一句狠话道:“住口!你——你……你……你……别高兴了,我会……我会连你还有你父亲……一起杀掉的……”

    方瑛看着田栩折磨自己的样子,知道他内心里的痛苦,见着他不愿放下曾经的苦痛,也不禁对田栩产生了几分可怜。不过想到事情毕竟危险在即,听过了田栩的讲述,方瑛又提及道:“对了。前辈你说过,你曾经弄残了玄清大师的弟子‘妖鬼大师’前辈是吧……那你自己也要留心了,萧天哥哥。也就是你们所称的‘苍龙大侠’,他可是‘妖鬼大师’前辈的弟子。如果萧天哥哥也来救我的话……”

    “是吗,那挺有趣的,就像十八年前我说的那样,他真的有本事来阻止我……”田栩听了,又回头笑道,“哼,不过,苍龙大侠恐怕不会来了……约定那日。他可是要前往云主城参加‘中原剑会’,在那里,我可是精心为他准备了一份礼物……”

    方瑛知道田栩的意思,她没有再说什么。田栩像是要离开房间的样子,空留方瑛一个人在这“休息”。当然方瑛也清楚,按照田栩的计划,他一定会在这所谓的“寻巍山”布置陷阱,对付准备救自己的父亲以及逸仙门的弟子。不过方瑛担心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父亲,她心中放不下的。还有之前因为救自己而重伤昏迷不醒的黄纪。在方瑛的心里,黄纪已是自己放不下的那片柔情……

    天色已黑,田栩从“囚禁”方瑛的房间出来后。准备安排其他部下的事务。然而,田栩刚离开房间没几步,却发现仇如心正抱着琴,默默地站在房门的阶梯下。

    “你在这里干什么?”田栩用冷漠的语气问道。

    “刚才你在房里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仇如心拨了拨琴弦,带着悲伤的语气叹息道,“我出生的时候,正好经历了战乱。我连我爹长什么样都没记住,就这样和师父你一起走了过来……”

    “是又怎样?你爹当年本就是扬州的贪官。最后还企图起兵造反,被镇压而亡死得其所……”然而。田栩的回应却是冰冷肃杀。

    仇如心继续默默拨弄着琴弦,眼角中带着一丝泪水。这个外表姿研平日里带着冷傲的杀手女孩儿,如今多愁善感抚琴之时,却也显出一副佳人韵味。仇如心少许闭了闭眼,停下手中的琴弦,默默感叹道:“我只是感叹我身世的可怜,生不逢时……不过刚才听了方姑娘的遭遇,我不禁觉得,我们真的不该过多纠缠于过去的恩怨。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多的是是非非,十八年了,难道还看不透吗?”

    田栩听到这句话,表情立刻严肃下来。他凝视着仇如心“没落”的背影,训斥着说道:“哼,又来了,作为我的徒弟,哪来那么多的多愁善感……你是我一手抚养长大的,从小我就应该跟你说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情感都是虚伪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是骗子,都只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然后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最后呢,还不都是背叛和反目——没想到抚养你这么多年,你还是执迷不悟!”

    仇如心没有回头去看田栩,也没有再弹琴,她背过身,慢慢离开说道:“我一路跟踪方瑛,和苍龙大侠他们也没少交手。可是我看见的,却不是师父你说的那样……”

    “仇如心,你……”田栩看出仇如心动情的心态,心中似有怒火要发。

    仇如心似乎是也知道今晚说得太多了,她稍稍停下了脚步,却依旧是没有回头看田栩,只是默默道:“当然,师父您是我的养育恩人,您叫我做什么我都会做,就当是还十八年来的养育之恩……”

    话虽如此,可是仇如心的语气中似乎带着太多的无奈和感慨。说完后,仇如心继续迈开步子,拐角离开了这个屋子……

    空留下田栩一个人,站在原地,独自一人默默思考了许久……

    第二天中午,逸仙门内……

    静谧的树丛中,苏佳正独自一人,静闭着双眼,站在树丛林子的正中央。四周扶起和煦的微风,飘动着苏佳的发鬓,苏佳宛若亭亭玉立的仙女立然其中。不过这位“仙女”像是少了几分窈窕的仙气,倒是多了几分屹立不屈的侠气。她紧闭着眼睛,迟迟没有任何行动。她似乎是在等待什么,静静地一动不动……

    微风逐渐大了起来,树丛中飘落的树叶也是随风飞舞。苏佳的发鬓更加“凌乱”地摆动,紧闭的双眼,伏刀的右手,似乎下一刻将有出乎惊人的举动……

    风又逐渐小了下来。飘零的树叶也逐渐慢了下来,一切的一切又预归着平静……

    突然,苏佳猛然张开双眼。只听得鬼刀出鞘的凄厉声音,一道黑光闪过。瞬时间。苏佳整个人凭空跃起,伴着鬼刀黑影的刀芒,人刀合一,略闪而过。半空中疾驰而下,如同尘空中黑色的凤凰,滑翔即在一瞬,眨眼间,只听得刀刃闪过的一阵清脆的顿响——恍惚醒来。苏佳已然飞闪至一棵大树的身后。

    还没明白刚才一眨眼间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就是听到大树枝桠断裂的声音……不对,这声音不是枝桠断裂,而是整棵大树的树干断裂。苏佳已然停止了很久,但大树这时候才起了征兆。只见刚才越过的刀路,一道清晰的刀痕“穿堂而过”,正中干心,闪现出鬼影的形态,可见鬼刀如利刃般穿过中心,却不知苏佳是何时何地越过了这棵大树。刀法之快、力道之强,真如同人刀合一一般。

    最后一声巨响,大树轰然倒地。仅仅只是一刀,疾速猛烈而又精准。

    “啪——啪——啪……”这时,旁边起了鼓掌的声音,看来刚才是有人在看。

    “太厉害了,佳儿,这时什么刀法,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鼓掌的人自然是萧天,刚才苏佳使出类似新的刀法时,萧天全然看在眼里。

    苏佳收回了刀。回头望着萧天,缓缓走了过去。笑着说道:“这是我新想出来的招式,留着以后方时之用……断魂刀法虽然震慑天下。但其实也有弱点其中,我在想……全部依赖前辈们曾经的武功招式,倒不如自己开创新的武功套路,就和当年陆清风前辈和郜英前辈两位师父一样……”

    “那这是什么招数?”萧天又问道。

    “名字我可没想好,这也不重要……”苏佳笑了笑,继续说道,“感觉如同凤凰之影,不如叫它‘凤凰刀法’好了……哈哈,只不过是玩笑了——”

    见着苏佳难得笑的这么开心,萧天也在一旁跟着乐起来。

    不过现在似乎并不是逗乐的时候,方瑛还在鬼王师的手上,中原剑会那里又恐有埋伏,黄纪依旧重伤不醒,纠缠的事情依旧棘手。苏佳自己担心的事情也多,她又问道:“对了,黄纪兄弟还没有醒吗?”

    萧天摇了摇头,无奈道:“嗯,没办法,虽然大夫说他的气血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但是依旧是不省人事……这样看来的话,想要救出瑛妹,还得靠我们……”

    “中原剑会的事情呢,到时候你这个‘苍龙大侠’可是要代表逸仙门到场的。我想……鬼王师的人,也一定在那里做好了对付你的埋伏——”苏佳又提道。

    “我知道,这个就按佳儿你之前和我说的计划做就行了……”萧天无意间,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毕竟这个较为秘密的计划,目前还只有萧天苏佳二人知道……

    正说着,天上突然传来信鸽的声音。萧天像是注意到了,抬头呼应了两句,那只信鸽便飞至了萧天的手掌心上——这是萧天派出去的信鸽。

    “信鸽?阿天你的?”苏佳似乎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于是朝萧天问道,“阿天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的信鸽,是在和谁联系吗?”

    萧天露出自信的神情,解开绑在信鸽脚上的信件,笑着回应道:“为了迎合佳儿你的计划,所以这次的‘中原剑会’,我还联系了一位特别的朋友……”

    “特别的朋友……谁呀?”苏佳一时间想不起来,也想不到萧天居然还能联系到中原剑会上的朋友。

    “嘘——”萧天先是做了一个手势,随后看了看信件的内容,笑了笑说道,“很好,这样一来,就万事俱备了——中原剑会那边事已办妥,剩下的,就是考虑该如何去寻巍山救瑛妹了……”

    于是,萧天把着信鸽,把这份额外的“计划”告诉了苏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