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命运殊途
    破碎的西桥城下,破败不堪的废墟堆中,田栩一人昏睡了许久,才缓缓睁开眼醒来……

    田栩仰头望见,第一眼看见的竟是熟悉的几个人影。

    “师父,你终于醒了……”有人在呼喊自己“师父”,正眼看来,说话之人竟是白燮,而在他的身旁,周兴通和“四大恶丑”皆在其中。

    之前不可一世的“鬼王”二人,如今改口田栩“师父”,可见田栩后来所为之事在他们心中地位的改变。尽管年纪轻轻,但田栩的武功早已在众人之上,成为他人的师父也并不为过。

    田栩没有立即回应,他躺在地上,努力回忆着昏倒前的一切。

    “我记得我差一掌就可以杀了方仲天,可是后来……”田栩慢慢做起来,努力回忆着说道,“好像李婷姑娘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然后是……然后是兰姑从后面把我打昏了……”

    周围的其他人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从一开始田栩约定在这里和方仲天见面,就没有然白燮等人跟着。

    田栩摇了摇头,继续回忆道:“李姑娘为什么要拼了命保护方仲天?对了,想≠∠起来了,她说自己是方仲天的妻子……为什么,为什么李姑娘这么好的人,会爱上那样的畜生,这究竟是为什么……还有兰姑,她不是最恨方仲天甚至想要杀了他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反过来保护这个曾经伤害她无数的贱人,还要对付帮助她无数的我……对,我明白。这个世上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所有的情感的虚伪的。都是假的……我要杀了他们所有人,他们都是虚伪的。带着虚伪的感情,带着虚伪的笑容,都是一群骗子,一群骗子……”

    田栩一直嘟囔着,尽管声音不大,但整个人有些情绪失控的样子。可是就在田栩愤恨见,脑海中却不断涌现出李婷张开双手挡在方仲天面前的那个永不忘却的画面。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时不时就会想到那个画面。也许在他心里,他对救过自己的李婷从来就不该有恨意的……

    “早就说过了。师父你一个人和方仲天在这会面,说不定会有危险……”周兴通看着田栩终于醒来,寒暄着说道,“幸好对方没有杀了你,否则你连我们都见不到了——”周兴通也毫不避讳地称呼田栩为“师父”。

    田栩没有正面回应,他缓缓站起身子,望着前方无尽的废墟,似乎略有所动。他又回头看了看白燮手中抱着的女婴——那是仇千安临死前寄托白燮的独女仇如心——田栩眼神尖锐道:“女人的感情都是虚伪的,这孩子长大了。我要把她培养成一个视感情如冷血的杀手……”

    “这是仇千安的女儿没错……”白燮继续道,“说到仇千安,刚才我们得到了消息,仇千安在蒙元军队袭城的时候。死在了乱箭之中,算是死前为他辅佐一辈子的扬州做了点事情吧……蒙元的官兵已经把他的尸体横尸街头,当众明示。恐怕我们不需要再去看了吧……”

    田栩又把目光望向前方,冷冷道:“反正我的下半辈子。就是以报仇为目的。总有一天,我要让方仲天。以及他的后代,全部死在我的手上……扬州这个地方,留下了太多的悲痛,如果你们继续愿意跟我的话,今天我们就离开这里,我不会再去做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凡是阻碍在我面前的人,我都会让他们死得难看……”

    田栩的口气危言耸听,和最初时候的他,完全不是一个语调和性格,就像是完全变成了一个冷血的杀手。身旁的吴通等人听了怪瘆的慌,在一旁一直不敢发声……

    正说着,突然从众人的眼前,窜出几个蒙元的士兵。这些士兵是来搜查仇千安的余党,虽然蒙元的军队已经攻下了扬州,但军队上下依然不敢放下警惕。

    只见面前的士兵个个提着苗刀,冲着田栩即使一顿痛骂,也没听懂说的什么语言。然而在田栩看来,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就是阻碍自己的人。凡是阻碍自己的人,都得死。

    而在一旁的白燮,以他的性格,肯定会上前结果掉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但是这一次,田栩的动作似乎比白燮还要快,不等白燮出手,田栩已经一个迷影之步跃至了众士兵的面前。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蒙元士兵,见着田栩如同魔鬼幻影一般飞至了自己等人的中间,愣是瞪大眼睛半天没有说话,周围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而田栩早已是拔出了长剑,就待周围宁静爆发的一瞬……“蹭——蹭——”剑光一闪,如影如风,带着尖啸和血刃的穿过,如同地狱中无情厄果的惨叫,“玉影之剑”划出的一瞬,在场的蒙元士兵全部口吐鲜血倒地,直到最后,血泊染红了整个废墟……

    所有的过程即在一瞬,虽然武功套路并不复杂,但是在外人看来,田栩剑下的杀气,不单单只是用无情来形容。田栩披散着长发,手提着血剑,如同一个从地狱归来的是这,惨无人道地将这些无辜得士兵一一断送,旁人看来,即使是见惯了杀人场面的白燮,也不由得打起几分哆嗦。

    田栩伫立在众士兵尸体当众好久,简单擦拭了长剑上的鲜血,随即缓缓对白燮等人说道:“好了,解决掉这些杂鱼,我们走……”说完,田栩转过身去,准备起步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众人一时间不敢说任何的话,只得默不作声地跟在田栩后面……

    战后的扬州城,虽然已经没了炮火喊杀的喧嚣,但是满城的废墟,喧嚣中溢出的,尽是人尽皆啼的悲鸣和哀嚎……

    李婷的家也不例外,自从田栩掩护自己撤退以后。李婷就再也没有敢回家过一次,一直都是呆在方仲天的身边。而现在战争结束了。当李婷陪着方仲天一起在回来时,这里也早已成了一片废墟……

    “我家也没了……”李婷望着被大火烧成废墟的瓦砾碎片。眼神中带着无限的凄苦,虽然自己家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是如今因为战争无依住所,李婷心中难免流露无限的悲伤。

    方仲天知道李婷心里所想,从西桥城回来后,其实他自己的心里也还没有平静。如今回来看着李婷也被烧成废墟的家,心中的失落也是感同身受。如今的二人,就像是苦难中相依为命的鸳鸯,虽然终成眷属。可是过程中淌过的艰辛和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方仲天一把搂住李婷,让其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眼神迷离地说道:“家虽然没了,但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跟我一起回逸仙门吧,等我们成亲后,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李婷听着感动的话语,眼角泛出了泪花。对啊,虽然失去了太多太多,但是这样的命运归宿。也无疑是李婷最想要得到的。能陪伴心爱的人一辈子,这比什么都要好过。

    “可是回了逸仙门,我真的能够忘记这些悲伤吗?”李婷靠在方仲天的肩上,默默地问道。

    方仲天顿了顿。轻声回答道:“或许这些东西忘不掉,但是回了那里,新的生活也将开始……至少在逸仙门。我们不会再遭遇这些生离死别的人世常情,等将来我们生儿育女。忘却这些那些的不是,一家人其乐融融享受天伦之乐。这不比什么都好吗?”

    听到这里,李婷的脸不禁一红。的确,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家庭的幸福可以是她一生最希望的全部。李婷非常感激上天,在她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了她最爱的人,能够相守相依一辈子的人。

    二人在废墟前相依相偎了许久,方仲天又对李婷轻声道:“战争刚刚结束,是非因素不少。夜长梦多,此地也不宜久留,我看我们还是趁早离开扬州城,回逸仙门去吧,我也是时候该和蒙掌门复命了……”

    “不和葛帮主他们告别吗?”李婷抬头问道。

    “告别之前已经简单说过了,我看之后我还是在信中简单说说好了……”方仲天带着一些难言之隐道,“葛帮主现在一心想要杀了田栩他们,为黄玄青报仇……可是我一直把田栩当成是兄弟,刚才在西桥城也放过了他,兄弟诀别后,我不想再这曾关系上继续演绎了,该结束的,现在就该结束,结束不了的,日后的恩怨我愿自己承担……”

    李婷望着方仲天迷离的眼神,似乎能够读懂他的心中所想。于是李婷嘴唇微微一抿,微笑着说道:“好吧,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是对的,我们现在就会逸仙门,回我们的家吧……”

    方仲天回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和李婷一起离开了废墟,离开了这个演绎恩怨情仇的哀痛之地……

    “师父,猜我们抓到了谁?”而在扬州城的另一侧,田栩那边似乎还有纠葛发生,吴通带着一个全身重伤的中年男子,来到了田栩的身前。

    重伤的男子趴在地上,用愤恨的眼光望着田栩。他也不畏惧田栩凶狠的眼光,抬头咒骂道:“你们这些恶人,你们不得好死!”

    “臭家伙,胆子挺大的?”李徒在一旁听不下去,准备提刀威胁道。

    田栩见了却是不以为然,他转头朝吴通问道:“这人是谁啊,你们抓他干什么?”

    吴通笑着回应道:“哼,这个人竟然自称是武林三老前辈之一的玄清大师的弟子‘妖鬼大师’,你说可笑不可笑?”

    “妖鬼大师?”听到这里,田栩倒像是提起了一些兴趣,看着重伤男子有些异样的五官,田栩突发奇想道,“也比这么一口否决,说不定还是真的呢……”

    男子不知道田栩接下来会对自己如何,咬着牙没有任何动作。不过自己本身就武功不济,因为行走江湖无故招惹是非,被“四大恶丑”打伤后,全身已经近乎重伤瘫痪的状态。

    “如果真是玄清大师弟子‘妖鬼大师’的话,身上一定有其物凭证……”田栩一边说着。一边朝身边的白燮投去一个眼神。

    白燮像是意会了田栩的意思,不顾重伤男子的反抗。从他的包裹里强行搜出了书本一样的东西。

    “还给我——”重伤男子想要反抗,怎奈自己已经无力夺回。整个人趴在地上已经站不起来了。

    “师父,请您过目——”白燮将抢来的书本递交到了田栩的手上,汇报道。

    “这个是……”田栩望着书上的大字,只字念道,“机——关——要——术——啧啧啧……传闻玄清大师的弟子妖鬼大师善懂鬼谷机关之术,说不定这就是真的……只是没想到,堂堂妖鬼大师,竟然不会什么武功,不懂江湖恩怨。就在这中原之地臭显摆……哼,真是不自量力……不过,如果像我这样的人学会了妖鬼大师的机关术,说不定另有他用……”

    “师父你学机关术干嘛?”周兴通在一旁不解问道。

    “都说机关说需长年习得,如今我的下半辈子都以报仇为目的,假若是学会了机关术,岂不是将来对付方仲天更胜一层?”田栩望着手中的《机关要术》,自笑着说道。

    “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妖鬼大师倒在地上。已经破口大骂着田栩。

    “师父,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处置?”吴通可忍不了骂声不止,提刀对着地上的要贵大声,并转头向田栩问道。

    “我们和他无冤无仇。玄清大师又是我敬仰的前辈,看在前辈的份上,就放过他一马吧……”田栩先是笑了笑。随即露出阴冷的笑容道,“不过这传闻的妖鬼大师恃才傲物。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就和方仲天、兰姑他们一样……我最看不惯这样的人。不如给他点教训……吴通,把这家伙的膝盖给我剜了,让他成为一个废人!”

    “是,师父——”吴通答应道,随即朝妖鬼大师投去阴险的目光。

    “不要……不要……”妖鬼大师倒在地上,这才露出畏惧的神情,想到自己即将被剜掉膝盖,整个人蜷缩着止不住地发抖。

    但是田栩手下的人毫不留情,就在田栩回头准备离开间,身后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等着吧,方仲天,等我学会了机关术,我一定会让你,还有你的同党全部死在我的手上……”田栩一边走着,心中一边冷峻道,“从今天开始,我自诩名为‘鬼王师’,下半辈子以复仇为生,凡是阻碍我复仇大计的人,全都得死——”

    白燮在一旁听着身后妖鬼大师的惨叫,凑到田栩耳边继续道:“师父,现在就这样放他一条生路,日后万一他有了后人或弟子,前来找我们报仇,那可如何是好?”

    田栩听了,冷冷笑道:“哼,我说过了,阻碍我的人都得死……如果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人,我倒是很想见见,他会有什么本事来阻止我——”

    说完,带着无尽的杀气和冷漠,田栩等人也离开了扬州这个是非之地……

    扬州孤望浮萍路,梦醒一见万花枯。待看来日何人笑,是非情仇百寻独……

    数月之后,终南山古墓处……

    “汝可想好,凡成为我古墓弟子,便是断世间一切情缘,不可沾染半点红尘……”古墓前,一位身佩玲珑秀剑,姿态怡人的女弟子向着跪在面前的兰姑问道。

    看这样子兰姑是要下决心成为古墓派的弟子,以断世间一切情缘。

    兰姑静闭着双眼,淡然道:“小女子已然忘却世间一切情,愿立下成为古墓派弟子,终生不再沾染半点情缘。”

    “既是立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古墓派的弟子之一——”女弟子继续道。

    “弟子兰姑谢过——”兰姑深深在古墓前磕了一个响头,了断情缘的她,最终狠下心抛开了一切情,成为了古墓派的弟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