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割情断义
    四周全是迷蒙的烟雾,田栩的身法犹如幻影般不断穿梭其间,猜不准什么时刻会从什么地方偷袭而出。

    其实就方仲天的武功而言,他根本就不会害怕和胆怯这等“雕虫小技”,但是田栩的话语以及方仲天对自己的犹豫和思考,使得自己在面临兄弟诀别甚至是死亡威胁的存在时,显得发愣而不知所措……

    果不其然,方仲天还沉浸在纠结的回忆中,冷不丁从后面突伸一道脚踢,方仲天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背后着实吃了一招,整个人下意识叫了一声,向前踉跄了几步。不过好在这一下脚踢并不重,方仲天恍惚几阵后又站稳了。

    “还手啊你,你不是很厉害吗?堂堂逸仙门掌门人……”田栩见方仲天并未出手还击,心中自然是不解气,并大声羞辱道,“哼,方仲天,你就是个懦夫,你优柔寡断、背信弃义,还抛弃爱你的女人,你凭什么头顶荣耀的光环,你又凭什么得到天下之人的追捧?你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其实你什么都不行,你的为人、你的骄傲,这些只不过是被外人说的天花乱坠的虚伪罢了——”

    方仲天听着田栩一遍又一遍的羞辱陈词,自己的心中更是悲痛万分。不过他并没有想要还手的意思,他似乎还在犹豫,就像田栩所说,他真的显得有些优柔寡断。

    “可就是你这样的人品,一次又一次踩在我的头上——”田栩继续愤恨道,似乎是想把这些年来的怨恨全部说出,“我和你在一起,做了太多太多,也付出了太多太多。可是所有的好处全部都是你方仲天的——天下之人记得的,只有你方仲天的好,而我却什么也不是。甚至到了现在,还被当做是了恶人看待!这一切都要怪你。方仲天,你夺走了我的一切,都走了我该有的荣耀,夺走了兰姑,最后竟还将兰姑抛弃,你根本就是枉为人也!”

    话音刚落,从方仲天的背后又是一道阴击。这一下倒是有些重,方仲天依旧是没有还手。白白吃了这一套,整个人胸口不觉间有些发闷,看样子是受了点内伤。不过方仲天还是和开始一样,中招后也没有想要还击,虽然烟雾中方仲天可以清晰确定田栩的位置,但是像是心中纠葛的他,愣是在烟雾包围中不知所措。

    “你还手啊——我要在武功上亲自打败你,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田栩比你方仲天优秀,你只不过是一个没用的虚伪小人罢了,还手啊——”田栩见方仲天迟迟不还手。开始大声唾骂道。

    方仲天缓和了很久,他定了定神,似乎是心中坚定了什么。随即对田栩道:“我不会还手,因为我还把你当做兄弟……或许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也有不小的责任,我也愿意偿还我曾经钱给你的一切……可是……可是你不该……”

    然而不等方仲天说完,田栩像是有些怒不可遏的样子,大声训斥道:“住口,收回你的虚伪,都到了这个地步,还在讲什么可笑的兄弟情义?错了就是错了。没办法改变的,永远都改变不了——来啊。别再说那么多的废话,有本事就像男人一样。和我一决胜负!”

    田栩眼神中杀气外露,烟雾中的一闪,田栩再次绕到了方仲天的身后,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方仲天似乎没有察觉,担忧似乎是早就明白了,他根本没有闪躲,也没有要还击的意思……

    “啊——”方仲天惨叫一声,背后遭田栩突袭一掌,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暂时使不上力。

    “田兄,你为什么……”方仲天回头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田栩终于路面,眼见着如今杀气顿起的他,却是显得那样的暮生。曾和方仲天是好兄弟,如今田栩却背后阴了方仲天的一掌,并像是要夺自己性命。

    “我恨你,方仲天,你夺去了我的全部,夺走了我的荣誉,夺走了兰姑……”田栩终于走出烟雾,出现在了方仲天的身前。他用嫉恨的眼光望着方仲天,露出凶光道,“这世上,你什么都比我好,天下之人记得好的,只有你方仲天……还有兰姑,她对你一往情深,你却那样对她……”田栩的意识也有些不受控制,不断提起兰姑的事情,看来在自己看来,方仲天犯的所有罪行中,兰姑的事情是自己永远无法饶恕的。

    方仲天断断续续地喘着气,似乎是受了不小的内伤。看着田栩嫉恨的眼神,方仲天反倒是很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因为一些机缘……可是你不该……不该因为嫉恨,灭了黄玄青一家……”直到现在,方仲天才提起黄府灭门一事——今天他来对峙的主要目的。

    “哼,随你怎么说好了,我们本是兄弟,可好处总是你的,而你却还不肯珍惜……”田栩还是放着之前的话题继续道,“你夺去了我的全部,现在又辜负了兰姑的感情,我一定要杀了你!”

    说完,田栩的手掌已经抬起,只需内力一掌便可将方仲天结果。

    方仲天也知道田栩今天不可能放过自己,如果说造成这一切真是自己的原因,那死在自己兄弟的手上,他也死而无憾……

    田栩手掌开始聚力,只需一瞬,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方仲天很可能命丧当场……

    可就在田栩起手前的一瞬,一个动人的纤细身影穿过,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是一个女子,此时她张开双臂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像是要保护方仲天的样子,尽管她很清楚田栩这一掌下来,也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不仅仅是田栩,就连方仲天也是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来到这个地方……

    然而,看到这个人的身影,田栩却停止了出手。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熟,田栩一下子不忍心再起杀心。白衣女子张开双臂挡在方仲天的面前。不知为何,田栩似乎将这个画面深深印刻在了脑海中,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

    “求你住手。如果你要杀他的话,先杀了我——”女子祈求地喊道。但语气和眼神也是十分的坚定。

    “李姑娘,你快让开——”田栩心中矛盾重重,大声喊道,“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牺牲……你救过我的命,我很感谢你,可是今天我必须杀了方仲天,替兰姑出气,李姑娘快让开!”

    “我不会离开他!”李姑娘简单而又简单地回答道。

    方仲天听到这里。用深情的眼神回望了一眼。

    “这样的男人夺走别人的一切——李姑娘你是一个好人,为什么要这样袒护他?”田栩继续发泄道。

    “因为……因为……”李姑娘顿了顿,随即对田栩说出了让他不敢相信的一句话,“因为他是我的丈夫——”

    此话一出,田栩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而眼前的这个“李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自己的救命恩人李婷。

    同样的,方仲天也没有想到李婷竟会一路跟自己来到了这里,在这最危机的时刻,出现在自己面前,拼命保护自己。

    “好……好……好……哈哈哈哈——”见着李婷居然会为了方仲天“这样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甚至还称其为自己的丈夫,田栩整个人像是有些精神崩溃的样子。突然神志不清地发笑道,“李姑娘你救过我的命,我本想报答你……方仲天辜负了兰姑的感情,我曾发誓要杀了方仲天和插足其中的那个女子……没想到,没想到……呵呵……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会是李姑娘你,不管是男人女人,感情果然是一部残忍的玩笑……行,既然你们想一起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田栩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在他心里,李婷一直都是一个关心人的善良女孩。但是像李婷这样善良的人。竟然会爱上方仲天,田栩不禁对世间的一切情感产生了厌恶。他不禁觉得。世界上的一切情感,无论男女,都是虚伪的……

    田栩掌中重新距离,朝着李婷的头上劈盖而去……

    李婷和方仲天见着死期将至,却是无能为力,只得默默等待命运的安排……

    然而就在田栩抬手的一刻,田栩的背后突然遭受阴袭。“啊——”田栩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不得动弹。

    “是你——为什么……”田栩回头一看,突袭自己的人,居然是兰姑,田栩咬着牙道,“我那么对你好,甚至为了你,准备帮你除了方仲天和李婷这一对贱人,你却为了那个背叛你的男人,反过来对付这个对你付出一切的我,你到底为什么……”

    兰姑之前在黄府的废墟中偷听到了方仲天和李婷的对话,不放心的她也赶到了这西桥城,却是没想到竟会遇上这样的状况。自己虽然心中恨着方仲天,甚至想要杀了他,却没想到此刻却是从田栩手中救了他……

    兰姑露出冷冷的眼光,如同死灰地出声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插手。而且,我之前就说过,我从来都没有对你有过好感,以后也不会……”

    说完,田栩带着绝望晕厥了过去——兰姑的这一下偷袭着实不轻。而兰姑回头又望了一眼对面,方仲天倒在地上,李婷却是一直张开双手地护在方仲天的身前。

    知道自己曾经深爱的人,如今跟了别的女人,兰姑的眼角处,留下了深痛的泪水……

    “你是那个时候的……”李婷见到了兰姑,知道她就是那时差点取了自己性命的人。从刚才田栩的话中,李婷也明白了方仲天、田栩、兰姑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对于如今的自己来说,也已经不是一个情感中的局外人。

    兰姑有用嫉恨的眼光望了一眼李婷,以及昏倒在一旁的方仲天,心中似乎矛盾重重,想要现在就杀了方仲天和李婷,却是迟迟下不了手。

    方仲天虽然昏倒在地,但意识还算清醒,身受重伤的他努力睁眼望着兰姑,只字只句道:“兰姑,你来了……你也是想杀了我对吗?”

    “你猜对了——”兰姑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直截了当,但是语气却没有以往的那样坚定,“不过,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想现在就杀了你……看在你之前做过许多事情的份上,我能饶你一命,而且,我希望死在我剑下的方仲天,不是现在这个倒在地上伸手不起的‘废物’——”

    听到兰姑这样说,方仲天不禁觉得,其实在兰姑的心里,她还有纠结放不下的心结。

    兰姑的眼角霎时间渗出几滴眼泪,她缓了缓神,用袖间的薄纱简单地擦拭了一番,随即道:“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和你还有田栩了结一切——正好借着现在,就在这里,这破碎的扬州城,就是我们之间割情断义的地点。离开这里,从此以后,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以后要是碰上了,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你如果真喜欢那个女人,就跟她去温存吧,不过下次见面了,我不会放过你们……”

    兰姑最终还是心软了,并没有去杀方仲天和李婷二人。心中满是纠葛的她,最后转过身去,不让他们看见自己已经泪如雨下的面庞。终于,在这西桥城大院的迷蒙烟雾中,兰姑最先施展轻功离开了这里……

    又一次看见兰姑离去的背影,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能好好和她说话的一幕,方仲天的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他并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否正确,但是他很清楚,兰姑将会是他这一辈子都对不起的女人……

    “我们现在怎么办……”李婷放下双手,经历了刚才生死瞬间的一幕……不对,是两幕,李婷依旧是有些惊魂未定的神情,随后又望了望昏倒在一旁不省人事的田栩,向倒在身旁的方仲天问道。

    方仲天也是凝视了田栩很久,如果想要杀了田栩,以铲除后患,或者说是帮葛威为黄玄青一家报仇雪恨,现在绝对是最好的机会。但是方仲天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在他眼里看来,田栩依旧还是自己的兄弟。

    方仲天试着动了动筋骨——刚才田栩的那一下突袭,虽然自己受了重伤,但是休整一番后还能勉强站起来走动。他看着田栩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眼神不禁迷离道:“我们也离开吧,我现在还不想和田栩再发生冲突关系……就像兰姑所说的一样,这个扬州城,就是我们三人朋友诀别的地方,今日分道扬镳,以后再会,便是仇人相见……我们回去后,也别把见到田栩的事情告诉葛威,在这一切过去之前,我不想再有有关我们三个的事情发生了……”

    李婷点了点头,她和方仲天的想法也是一样。方仲天身上还有伤,李婷简单地帮方仲天疗伤了一会儿,便慢慢搀扶着方仲天,两人一同离开了这割情断义令人绝望的西桥城——方仲天、兰姑、田栩三人诀别的地方……

    直到最后,空留下田栩一个人,还躺在西桥城大院的烟雾之中,始终昏迷不醒。也不知过了多久,烟雾逐渐散去,阳光从云端映入院中,照亮了战后院中的一切。

    废墟之中,独留田栩孤单身影。而今已和兄弟朋友诀别的他,已经走上了一条复仇的不归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