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死亡赴约
    方仲天一人跑向了已成废墟的后院,似乎有未知的私事要处理。李婷在一旁注意到了,也没有告诉还沉浸在悲痛中的葛威等人,而是也径直往后院的方向跟去……

    方仲天来到一座燃着的房屋前,从手中拿出一样信条内的东西。这东西看起来挺神秘,像是只有方仲天一个人知道,也不清楚这东西究竟从何而来。方仲天默默地凝视着手中的信条,表情的犹豫若隐若现,似乎他有难言之隐,又怕决定做出什么,以至于现在葛威等人还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而正在这时,一直担心方仲天的李婷也跟着来到了后院,看着方仲天踌躇不定的看着信条的神情,李婷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方仲天见到是李婷来了,也并没有收回手上的信条。简略看完了心跳的内容后,方仲天放下了手。

    “那是什么东西?”李婷不知道方仲天方才所看何物,于是疑问道。

    方仲天没有立即回答,但是他的表情似乎显得很复杂,像是遇上了难以抉择的人生大事。他攒握信条的手时而握紧,时而放松,显得十分的犹豫。李婷像是看出了方仲天不顺的心境,于是想要找办法安慰一下。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李婷一直看着方仲天的脸色不对,有关心地问道,“刚才你手上看的东西是什么,不能告诉我吗?”

    “我不想告诉葛帮主他们……”终于,方仲天还是开口了,说不想告诉葛威他们,见来的人只有李婷一个,于是方仲天缓了缓道,“婷儿。你答应我,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要说出去。尤其是对葛帮主他们,好吗?”

    听到方仲天亲切地称呼自己“婷儿”。李婷的脸微微一红,随即腼腆道:“将来你是我的夫君,我都会听你的,因为我一直都相信你,以后也是……”

    听见李婷这么说,方仲天的心中油然一丝感动,想到对面的人是自己未来的妻子,对她不该有所隐瞒。方仲天最后放下了握紧的右手。慢慢从手中递过一张信条——尽管那张信条都快被自己揉烂了。

    李婷接过信条,简单看了上面的内容,整个人也是大吃一惊:“这……这是……田栩给你留下的信——”

    万万没想到,田栩带着白燮等人,一手犯下了惨无人道的滔天大罪,居然还会在命案现场故意留下信条,完全不把可能报仇的人放在眼里。不过信上的内容似乎是点名道姓,李婷望着落款处——这张信条就是专门留给方仲天的。

    “欲报公之仇,吾等杀害守口黄府一家。如若报仇以信之,今日酉时一刻前往扬州西桥城一会。以断兄弟恩情……”李婷慢慢念着欣赏的部分内容,随后用惊异的目光望着方仲天,不禁问道。“你在哪里……捡到的这个?”

    方仲天顿了顿,随后应声道:“就是刚才救黄氏遗孤黄纪出来的时候,偶然发现的……现在看来,田栩为了和我一刀两断,不但残忍杀害没有透露我去向的黄玄青一家,还扬言要和我在扬州西桥城单独见面,是要和我做个了结是吗……”

    “你为什么没有告诉葛帮主他们?”李婷见这么危险的事情,方仲天迟迟不提,又继续问道。

    “因为如果告诉葛帮主他们。他们一定会不由分说地想尽一切杀了田栩……”方仲天用耐人寻味的口气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说田栩残忍杀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他不该得到正法吗?”一向人性良知的李婷。见到了田栩的滔天罪行,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原谅他。李婷不清楚方仲天还在犹豫的,究竟是什么。

    方仲天稍稍握紧了拳头,紧接着又松开,来回反复了好几次,心中的徘徊始终不定。过了一会儿,方仲天慢慢回应道:“不管怎样,在他犯下这一切滔天罪行之前,我都没有和他见过面,到头来他现在还是我的兄弟……而且这件事情因我而起,造成了扬州城今天的这一切,和我也是脱不了关系……我要自己去面对这一切,去和田栩做个了断,了结所有的恩怨,因为——他是我的兄弟!”

    方仲天的口气异常的坚定,似乎他已经决定好了,现在就可以去望西桥城和田栩做个了断。李婷看着方仲天的背影,却是十分的不放心,她想了想,随即说道:“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不行,田栩既然和我有约,还是做个了断兄弟恩情,那一定很危险,婷儿你不可以去!”方仲天自然是一口回绝,决不能让李婷陪自己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可是……”李婷还是不放心,就在方仲天转身要走的一瞬,一把拉住了方仲天的手。

    而就在这一刻,方仲天有些怔住了,半天没了动静。就在李婷拉手的弹刻间,方仲天感受到了李婷心中的百感交集——他很明白,当自己许诺成为李婷未来丈夫之时,他的心中就多了一份牵挂,而李婷同样也是如此。而今自己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李婷说什么也不会就这样放自己走。

    但是方仲天还是要走,因为这是要和自己的兄弟做个了断,而这也有可能是他们兄弟二人最后一次会面……方仲天静默了很久,随即用手慢慢放下李婷拉着自己的手,并用温情的目光望了一眼李婷,目视着李婷担心不定的眼神,微笑着说道:“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平安无事地回来……等在扬州忙完了这一切,我就娶你为妻,带你回逸仙门,从此以后再也不惹尘世的喧嚣,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你说好吗?”

    李婷听到这里,眼角的泪水早已是夺眶而出,深情感动且又心绪复杂的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方仲天看着泪成可人的李婷,用手慢慢拭去了李婷眼角的泪水。李婷哽咽了一声。依旧是握紧方仲天的手,不放心道:“可是我……还是害怕……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

    “嗯。我一定会……”方仲天用温柔的语气点头应道,随即慢慢放下李婷紧握的手。最后深情看了一眼李婷的眼泪和面容,然后慢慢转过身,准备离开这里去赴西桥城之约。

    方仲天施展轻功离开了后院,而李婷看在眼里,依旧是无数的迷茫和不定。李婷擦干了自己的泪水,眼神较之刚才有了不小的变化,表情亦是如此。她的心中似乎是决定了什么,目光又回到了黄府废墟的大门出口。随后快速往离开大门的方向跑去……

    黄玄青一家惨遭灭门,燃着的大火依旧在荒迷的废墟中发出令人畏惧的作响声,血泊、尸体、残骸,无数的悲凉和恐惧涌现,给人无比的凄凉和暗淡之感。而在刚才方仲天和李婷说话的后院,有一人正伏在保留完好的房顶之上,似乎是偷听了刚才方仲天和李婷的对话……

    伏在屋檐之上的人,是一个满脸憔悴的紫衣女子,近时一看,次人竟会是之前和方仲天一刀两断的兰姑。兰姑本是在扬州战斗结束后。悲观地望着城中的苍凉,谁知黄府突发大火,兰姑不太放心。于是跟着赶了过来……当然结果可知,黄府已经惨遭田栩的毒手,人也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让兰姑没想到的是,等她赶到了刚才的黄府后院时,却正好是碰见了方仲天和李婷这一出。当方仲天和李婷说道夫妻之许的地方,兰姑的心已经彻底绝望了……

    当然她很明白,自己早就已经和方仲天划清了界限,现在方仲天说什么做什么,都和自己无关。甚至自己都会感到无比的恨意和反感。不过兰姑听到的消息可不止这些,就在方仲天说出自己与田栩西桥城一会的时候。兰姑也正好听到了,说是要兄弟见做个了断。作为曾经朋友的她,兰姑自然也不会缺席这一场“绝戏”。

    “田栩这个家伙,果然已经堕落了……”望着田栩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想到曾经感情颇深的朋友三人,如今却是各自为仇、势不两立,想想心中便是无尽的可笑和悲凉。

    “已经走到了尽头是吗,哈哈……”兰姑自己都有些绝望地“疯笑”起来,她想了想,心中又暗道,“酉时一刻,西桥城做最后了断是吗?哼……最后的这场戏,怎么可以少了我?我可不想一个人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被甩开……”

    心中似乎是决定了,兰姑收回苦痛般的笑容,准备起身往西桥城的方向赶去……

    战争结束的扬州城,总算是恢复了废墟残骸下,可怜的一丝平静。浩浩荡荡的蒙元军队穿过城中,收拾着扬州叛军的尸体,并积极整顿着遭禁毁灭的曾经繁华一世的扬州古城。不过幸运的是,战争已经结束了,而且城中平民的伤亡并不算太大。在丐帮的极力帮助下,扬州城的百姓极利安好,之前的“屠城宣言”也并没有发生……

    但是战争结束,不代表一切事情都已经结束了。葛威等人虽还沉浸在黄府灭门的悲痛之中,但眼下之际是要安抚好惊中不定的扬州百姓,也要避免蒙元军队的暴行,给还未安定的扬州城上上下下带来的不必要麻烦。方仲天和李婷没打招呼的“不见踪影”,葛威现在也照顾不上,扬州城安定了,但是一切的“风起云涌”似乎还不安定……

    酉时一刻即至,天也快暗了下来,方仲天遵照信条上的约定,来到了扬州西桥城的地段,准备和久未见面的田栩做最后的了断。

    夕阳逐渐西下,火红的光亮映射着早已经炮火洗礼的西桥城,一丝丝悲凉和凄婉映着红日,令人无言而起。散落的废墟,升空的黑烟,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战争后留下的迷茫和悲痛,在这早已无繁华迹落的扬州古城,不知何时才能有重头绮丽之日……

    方仲天独自一人来到废墟遍地的西桥城一带,走过桥头,方仲天来到了一处空大的庭院。这座庭院可能战前是一位大户人家的繁华院子,如今看来,只剩下还未烧尽的残垣断壁,已经浓烟弥漫的空大青黑的石砖铺地。

    说到浓烟,这处的烟雾也确实挺浓,完全没有征兆的样子。方仲天像是察觉到了庭院处的异样,径直便朝庭院的中心走去。但是越往里走,里面的烟雾愈加浓烈。而方仲天的脚步也是越来越慢,他能够隐隐约约感觉到,越往里走,迷途未知的危险就越多一层。

    方仲天全身紧绷,早已做好了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他坚信田栩和自己约定的地点就在这里不会错了。伴着浓雾散发而来的恐惧和杀机,方仲天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在庭院中心烟雾最浓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方仲天站住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可是四周全是迷蒙不知的烟雾,什么也看不清。加上太阳就快下山了,这里的光线也逐渐暗了下来,再过不久,不知道这里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见始终没有人出现,可是能够隐隐约约感受到里面的气息,方仲天愈来愈坚定自己的想法,于是先言大声道:“田兄,酉时一刻已到,我已来此赴会,为何不以真容现身?”

    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回音,但是过了不久,回话便从四周不知何处的地方传了出来:“方仲天,你果然来了……看样子在黄府留下的信条,你看到了,挺守约的嘛……”

    “果真是你灭了黄府一家……”方仲天又继续道。

    “没错,就是我——”田栩倒是毫不避讳道,“但是你知道酿成这一切的人是谁吗?”

    “已经犯下滔天罪行,还继续狡辩,田兄,这可不是你的性格——”方仲天继续试探着道。

    “我早就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田栩了,在我眼里,方仲天你就是我的仇人!”田栩的语气突然加大道,“原来和你做兄弟,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荣耀是你的,掌门之位是你的,世人的尊敬是你的,就连兰姑也是你的……这一切其实我都可以忍,但是……你居然在最后抛弃了兰姑,将对我来说重要的得之不易的东西如蝼蚁般抛弃——方仲天,你根本就是一个枉为人的畜生,你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听到这里,方仲天有些怔住了。这倒不是因为田栩骂自己有多么难听,方仲天之所以发愣,是因为田栩提到了兰姑。没错,方仲天很清楚,自己曾经喜欢的人是兰姑,可是由于对另一个女人动了情,之中又造成了连环的误会,最终假事真成,竟导致兰姑和自己一刀两断,每每想到这里,方仲天就会觉得心痛无比。当然他也承认,这一切事情,自己也有不小的责任在里面,但是对于田栩杀害黄府一家的事情,方仲天怎么说也要从田栩身上讨回公道。

    见方仲天半天没有说话,田栩以为方仲天在像胆小鬼一样不断忏悔,田栩又狠言发话道:“哼,方仲天,你就是一个懦夫,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和你做兄弟,你更没有资格从来都是站在我的头上……既然现在你抛弃了兰姑,把我给你的一切荣耀践踏得一干二净,那我今天就在这里——这个兄弟诀别的地方,和你了结一切,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听到田栩竟会说出如此的话语,方仲天也知道田栩想杀了自己是无可争议的。但是在方仲天心中,好像还残留着一丝犹豫,似乎对于方仲天来说,田栩在自己心里,还是自己的兄弟……(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