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九十章 化情为仇 下
    “是吗,那正好……”兰姑低着头冷冷一笑……突然,她提剑的右手迅速抬起,剑锋的方向正对——李婷……

    李婷一直低头为伤员疗伤,没有注意到头上的情况,忽觉上方寒气的黑影慢慢靠近,李婷的心中一紧。缓缓侧头瞥望的她,见到兰姑正对她剑锋相向,眼神中不觉露出窒息不停的恐惧……

    兰姑狠下心,手中的剑锋已然刺去,如此近的距离,李婷又不会武功,李婷自己根本无法躲过这致命的一剑……

    “嗖——”黑云破城之下,一支火箭飞至正中,日同黑夜中的一道流星——那是蒙元军队示意破城的箭,火焰燃着的部分,形成一道火线,将中地分割成东西两块。而火箭飞过的位置,正是兰姑和李婷二人的正中间……

    “铛——”一道清脆的声响,一个身影掠过李婷的身旁,一招脚踢将兰姑的剑锋拦了下来,并飞身将李婷的身子往后拖去。

    “啊——”李婷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只感觉自己在生死一瞬游走其间,不禁喊叫一声。而刚才火箭飞过的位置,形成的火线正好将李婷和兰姑二人彼此分隔开来。

    兰姑收回了剑锋,缓缓抬头望去。这招脚踢套路很熟,她不想望见面前救下李婷的身影就是他……可是事实无法改变,没有错,救下李婷的人正是方仲天,不是别人。就在这火线分割的东西两侧,兰姑和救下李婷的方仲天彼此相望着。

    方仲天这边,快速解决掉了前来进犯的蒙元部队,千钧一发之际从兰姑的剑下救下了李婷。李婷仍旧是有些惊魂未定,被方仲天带到安全位置后,还时不时地喘着粗气。并用异样得眼神望着火线对面兰姑。她倒不是对兰姑感到害怕,而是从兰姑的眼神中意会到了无法形容的浓浓的悲伤。她可以感觉得到,兰姑的心在流泪。眼前这个窈窕忧伤的紫衣姑娘,心底正诉说着彷徨而又可悲的情话……

    “兰姑。怎么是你?”方仲天刚才只是一心想着救下李婷,没有在意对方是谁,当他见到了火线对面兰姑的身影,自己愣是惊讶不已——对自己来说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如今就这样一东一西地隔火而望,同样的,令他最担心的事情也发生了。

    “好啊,方仲天。我猜得果然没错,哼哼……”兰姑有如“疯癫”似的一笑,眼神中却夹杂着泪水,她正眼望着方仲天,右手握紧剑柄,略微激动道,“你果然有了别的女人,把我狠狠抛弃,你好,你真的很好……”

    “兰姑。这些都是……”方仲天想要解释什么,毕竟自己一开始只是为了报答或是救下李婷,在兰姑和李婷两个女人之间。方仲天并没有真正做出选择,对于现在的方仲天来说,这两个女人都很重要,还只是作为朋友的重要。

    “这些都是什么?”可是,兰姑并不给方仲天作出解释,她抢言道,“你们男人果然都是虚情假意,口中说对心爱的人一生一世,可是在外面根本经不起其他女人的诱惑……你也是一样。方仲天,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田栩说得没错。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当今逸仙门的掌门人……”

    方仲天听到兰姑提起了田栩,这才想起来很久都没有了田栩的消息。方仲天对田栩也是担心不已。于是换过来问道:“田兄?对了,田兄人呢,他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你还好意思问他?”兰姑放声大笑了一句,随即道,“他和你一样,不过也是个伪君子罢了,口中说和我们一起谋筹大志,暗地里却和恶人勾结了起来……”

    “你说什么?”方仲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复问道。

    “田栩已经和恶人勾结在了一起,怎么,不相信吗?”兰姑又惊惶一笑,继续“疯态”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你还不知道吧,田栩知道你移情别恋、抛弃我的事情后,已经恨不得想要杀了你……你自己还是小心点为好吧,看来就在今日,我们三个昔日至交要手足相残了……”

    “这不可能,田兄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不是一直想要成为英雄吗?不可能的,他不可能和恶人勾结在了一起,绝不可能!”方仲天还是不相信兰姑的话,摇头反驳道。

    “可这就是真的,我亲眼看到了,还和他说话了——”兰姑继续“疯笑”道,“田栩也疯了,不但勾结了扬州知府的恶人,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在赶往取你性命的路上了……”

    “可是他又不知道我现在在哪儿,如果田兄他真的如兰姑你所说,成为恶人来找我的话……”方仲天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思索着,突然意识惊醒道,“糟了,他一定认为我还在黄府,如果是这样的话……”

    方仲天像是有着不好的预感,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已经晚了……

    破败战火的扬州城,被黑云和火光覆盖笼罩下的黄府,显得郁郁森森……

    从黄府的对面,缓缓行来几人。其中一人眼神带着凶光,似乎凝聚着心中的仇恨,映着火光下的悲鸣和苦痛,伴随着无解的杀意,徒步而来。其余的人就跟在他的身后,手提令人胆寒不已的兵器,朝着黄府的方向慢慢走去……

    而在黄府的大门口,此时此刻,黄玄青正站在其中。望着天上的黑云,以及城中战火不断的残垣断壁,黄玄青心中不禁发出一声悲叹——昔日繁华如烟的扬州城,如今却成了闻啼色变的人间地狱,不说感慨昔时的安盛,却是可怜当下的苦难和无奈。出生文人的黄玄青,自己却没有丝毫之力拯救百姓,独留在这深巷庭院默默感叹。黑云密布的不安,从未有过的窒息和恐惧,似乎预示着黄府免不了的劫数厄运……

    “难道黄家今日也难逃劫数吗……嗯?”黄玄青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似乎今日的时运凶相毕露。忽而感觉前方的动静近来,黄玄青遗声道。

    行人慢慢走近黄府,来者也正是眼露凶光之人。黄玄青像是认出来了。虽然此人的衣服有些破烂,脸上也仅是土灰和鲜血。但是黄玄青能够认出来,之前他们见过一面,也正是那一次,黄玄青还当众指责了他的“过失”——这个人正是田栩。

    而跟在田栩身后的,自然不用多说,即是听从他命令的“鬼王”白燮和周兴通,以及无路可走的“四大恶丑”吴通四人。田栩此行的目的,自然是要来找方仲天做个了断。殊不知方仲天早已不在黄府。和葛威葛帮主等人一起,如今的黄府已经无人问津。

    “又是你……”黄玄青似乎是察觉到了来者不善,但是他一点都不感到害怕,而是理直气壮地站在田栩身前,当面说道。

    田栩却不管那么多,他记得黄玄青,就是那时当面指责自己,而自己由于情绪失控恨不得杀了他的人。田栩的目标只有方仲天,他满露凶光的望着黄玄青,用冰冷的话语问道:“方仲天呢?叫他出来——”

    “你找方掌门有什么事?”黄玄青倒是不紧不慢。直声问道。

    谁知,田栩似乎并没有耐心,他提起自己的长剑。剑锋对准黄玄青,放狠话道:“少废话,告诉我方仲天那个畜生在哪儿?叫他出来,我要杀了他!”

    然而,面对死亡的威胁,黄玄青并没有一丝的恐惧。他望了望田栩身后的白燮等人,反倒是笑了笑说道:“哼,听方掌门说,你是一个为民着想的正直的汉子。如今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啊……你居然和滥杀无辜的恶人走到了一块儿。方掌门可真是看错你了——”

    “少废话,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田栩听不惯黄玄青的口气。他继续放狠道,“快告诉我,方仲天在哪里,否则,我杀了你全家——”

    然而,黄玄青依旧是眼神中没有任何的畏惧,他正面望着田栩,淡定地笑道:“哼,以武力胁迫,永远无以服人,就算你再厉害,杀了再多的人,在别人心目中,你永远都只是一个恶人,这一辈子都成不了英雄……”

    听到这里,田栩似乎是被激怒了,想到昔日自己永远活在方仲天的阴影之下,自己和方仲天做了同样的事,最后的好处和荣耀全部都是方仲天所得,自己永远只是一个配角。而如今,方仲天抛弃了自己曾经所爱的女人,现在还被别人说教成反面的恶人对象。田栩不堪忍受这样命运的玩笑,他想要反抗这不公的命运,想要用手中的剑……可是现在,他手中的剑,对准的却是毫无恶意的善人……

    田栩此时早已是失去了理智,在他心里,一心想着就是亲手杀了方仲天。什么也不顾,田栩继续威胁着黄玄青道:“少在这里给我说教,我只问最后一遍,方仲天在哪儿?要是不说,信不信我杀了你黄府全家上下……”

    然而,面对这样的威胁,黄玄青依旧是不动声色道:“哼,正人风骨依旧,又何惧生死殊途?阁下若是继续执迷不悟,即使活在世上,安能明示几何?”

    此话一出,似乎是激起了田栩心中的怒火,他的剑微微一动,眼中杀意毕露:“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而在田栩的身后,白燮等人也是蠢蠢欲动……

    方仲天这里,依旧还在兰姑和李婷二人间徘徊不定……

    “我之前猜得果然没错,你居然和这个贱人厮混在了一起……”兰姑望着火线对面的方仲天和李婷,继续冷笑道。

    “住口,不许你这样说……李姑娘……”方仲天想要反驳,可是语气似乎并不坚定。

    李婷在一旁,似乎是了解到了二人恩怨的始末,只是她自己没有想到,造成这一切的根源,竟会是自己……她也不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如果是自己的错,她愿意自己站出来承担。可是……可是打从心里,李婷是真心爱着方仲天,虽然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是她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啊——”一声惨叫发出——只见兰姑似乎是情绪激动的样子。提剑杀死了地上刚才李婷还未救治痊愈的受伤士兵。

    “不要——”李婷不忍心看到残忍屠戮的场景,大声哭喊道。

    但是兰姑似乎是没有想要停止的样子,就人性而言。兰姑和李婷根本就是相反而对。当然,此时的兰姑。早已是失去理智的神情,她不管对面李婷的阻止,继续提剑刺杀地上存活的士兵。

    “啊——啊——”痛苦的惨叫声接踵而至,不仅是李婷,就连方仲天也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快住手!”方仲天忍不住了,大声冲兰姑喊道。

    兰姑听到了,稍稍停下了手中的剑,她望了方仲天一眼。眼神中却充满了绝望的神情:“果然是这样,你宁愿站在那个贱人那个边,也不站在我这边……行,方仲天,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就在这东西分隔的火线。如果你选在我,就从火线这边走过来;如果你选择她,那你我从此以后就是分外相见的仇人。和田栩一样,今后若是见到了你,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你……”

    此时的方仲天。听到了兰姑这绝望的一句,整个人有些懵了。本来自己在两个女人只见还未做出选择,可是兰姑的这句话。却是把自己退到了悬崖关口,毫无退路……

    李婷也是一样,她没有想到命运的抉择竟会来得如此的快。她用凝神的眼光望着方仲天,期盼着方仲天能说出那样的答案,又不期望那样的答案——心中更是徘徊不觉……

    “怎么样了,你的抉择?”兰姑继续朝方仲天逼问道。兰姑自己也是下定了决心,就在这方仲天抉择的一瞬,将是所有人命运的抉择……

    时间好像凝固了,方仲天始终都没有开口。他只是静静地站在李婷的身旁。隔火望着火线对面的兰姑,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一个动作,甚至没有传过一个眼神。他只是一直静静站着。像是等待又像是发呆的神情,在场所有的人都有决心面对自己的命运,只有方仲天一人没有决心去选择命运的去路……

    兰姑见着方仲天始终都没有踏出一步,虽然口中没有说出抉择的答案,但是兰姑能够感觉得到,方仲天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自己手中的剑也是微微而动……

    黑云逐渐向方仲天的头上卷涌而来,这里的一切也变得愈加黑暗。命运的束缚如同黑色的锁链,将人心禁锢在永不见天日的阴牢中。方仲天正是如此,自己的行动,自己的意识,全然被黑色的枷锁紧锁,在这凝固时间的黑暗一刻,方仲天愣是迟迟开不了口……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是吗……”兰姑心中暗暗道……突然,兰姑手中的长剑即起,只听得地上阵阵的惨叫,兰姑惨无人道地杀死了地上所有幸存的守卫士兵。

    “不要——”李婷又是绝望地大喊道,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死去的士兵全然躺在地上,最后的眼光,依旧是望着火线对面,那个曾经不放弃希望,救治自己的李婷姑娘的身影……

    而方仲天却依旧是两眼呆滞地站在原地,兰姑屠戮幸存士兵,他也没有上前去阻止。此时的他就如同一个木头人一样,没有说话,没有行动,只是直直地望着对面的兰姑,看着她神态的变化,看着她杀人无情,看到她绝望到底的眼神,看着隔火对面的她转身而去——

    是的,转身而去,方仲天至始至终没有朝自己的方向走来,没有越过那道抉择的“火线”。兰姑已经知道了方仲天的选择,简单擦拭了长剑上的鲜血,兰姑转头默默离去,最后从方仲天和李婷隔火的视野中消失,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