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化情为仇 上
    方仲天和李婷二人还停留在原地,二人彼此间似乎还有些腼腆,说起话来还有些吞吐。或许他们心里已经清楚,对彼此间的好感,但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二人就面对面站着,伫立了很久,相向望着对方……

    “轰——”然而,远处传来的一声炮火的声响,打断了二人的思绪。现在扬州城的危险还没解除,他们也明白,眼下的第一要务,是要离开这里,并同丐帮一起,掩护这里的百姓避难。

    “此地不宜久留,李姑娘,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方仲天认真地说道。

    “好——”李婷此时完全听从方仲天的安排,也许她觉得,跟在方仲天的身边,能够让她足够安心。于是,二人也跟着刚才丐帮弟子离去的方向,匆匆赶路而去……

    火海继续吞没着断壁残垣的扬州古城,铁蹄声、嘶喊声没有开始时的急促和激烈——看来城中大部分的战斗已经结束,城中过目而望尽是蒙元铁甲浮游其间,这样子来看,扬州城彻底失守,仇千安的命运之路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方仲天和李婷继续赶着路,随目而望两旁尽是死去的尸体,无论是老百姓的、守卫士兵的还是蒙元军队的,在李婷眼里看来,都是同等的死去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对于李婷来说,作为一个大夫,无论是谁,生命的价值都是同等的,无论他生前的身份和地位如何,一旦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而因天灾*而死,是这世上最可悲的事情,活下来的没有任何价值,而死去的则再也无法挽回。就如同风中枯败的残烛,凄凉得没有他人理会,也不知道下一刻什么时候会支离破碎……

    李婷一路上望着倒下却仍旧无法安息的尸体。眼角处渗出了泪水。作为一个大夫,她的职责是救人。可是眼前所见的,却是再也无法救回的死人;而曾经醉人难忘的扬州古城,如今却变成了人之畏惧的人间地狱,人死了,家没了,未来的命运漂浮不定,一想到这,李婷就感到无比的绝望和心碎。

    “对了。李姑娘……”关键时刻,方仲天的话倒是让李婷打起了几分希望,“这应该……是你掉的东西吧?”

    方仲天从袖口处掏出一样东西——是那条白色的手绢,这正是之前李婷不小心掉在黄府的东西。

    “这是我的东西,怎么会……”李婷见到了自己的手绢,这才想起来是有东西忘记不见了,如今见到手绢竟在方仲天的手上,于是不禁问道,“可是,这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是我在黄府捡到的……”方仲天微笑着对李婷道。“应该是之前李姑娘你在黄府磨药的时候,不小心弄掉的吧……我猜到李姑娘你不记得了,所以先替你保管了。想到什么时候若在相见的话就还给你……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碰到李姑娘……”

    “谢谢你,方公子……不,方掌门……”知道了方仲天身份的李婷,接过手绢后,略带羞涩地回谢道。

    “诶,别叫我‘掌门’,我还年轻,不习惯别人这样叫我……”方仲天见李婷一个美貌女子对自己如此严肃相称。自觉实有不妥,于是抓着头不好意思道。

    “那该……叫你什么?”李婷的脸微微一红。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这个嘛……”方仲天一时也想不好,边走边想道……

    然而就在说话间。前方的巷口似乎是发生了什么情况,竟传来了蒙元铁骑的声音。方仲天和李婷二人立刻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方仲天更是紧张道:“怎么会这样?朝廷的军队居然这么快就杀到这里来了……”

    “该不会是……扬州城已经沦陷了吧?”李婷也担心地望着方仲天道。

    “搞不好葛帮主他们的人在那里遇到了麻烦……李姑娘,我们快点过去看看——”方仲天一脸严肃地喊道。

    “好——”李婷干脆地答道。现在的她,扬州城孤身一人,没想到自己的意中人危难中救了自己,所以现在李婷什么事情都听方仲天的。何况交往了数番,李婷多多少少也了解了方仲天的性格,见到方仲天如此面色凝重的神情,便知道前方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自己也跟了过去……

    顺着巷口声音的方向,方仲天带着李婷绕过了拐角口,而眼前出现的景象确实让他们担心不已——只见杀进城的蒙元先锋部队,已经感到了这里,而这里的老百姓还没有完全撤离,还有剩下存活的数十扬州守卫正在掩护百姓撤退。然而这些扬州守卫都是仇千安的人,不猜便知,蒙元的部队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些所谓“仇千安的同党”。

    只听得蒙元官兵的口令道:“这些都是仇千安的同党,一个都不要放过!”

    “杀——”随着周围蒙元士兵的喊杀声,兵力悬殊的部队压倒性地朝着扬州守卫的残枝败叶冲了过来。毫无胜负悬念,生死一概既知。

    但是刚刚赶到的方仲天可看不下去了,他不忍心见着这里的百姓惨遭朝廷军队的屠戮。方仲天想也没想,对着身旁的李婷说道:“李姑娘,你去救那些受伤的百姓,我去赶走这些朝廷的走狗!”

    “可是……”李婷似乎是担心方仲天孤军深入,想要伸手阻拦却已是来不及,只听得一声深壑虎啸,“龙虎霸王拳”随阵杀出,方仲天已腾空数尺飞身而去。

    李婷没有办法,自己不会武功,也不能帮方仲天解难,自己能做的,就是如同方仲天所说,医治因遭到压迫而受伤的百姓,并掩护他们撤离……

    蒙元军队这边,最后仅仅幸存的扬州士兵,根本挡不住蒙元军队包围式如潮水般的进攻,很快僵持不下,几乎全部重伤倒地。身后行速缓慢的逃难百姓,见危险将至。也纷纷叫着逃离此地。

    “给我杀,一个都不留!”然而蒙元官兵的首领毫无人性地下达屠城命令,手下的蒙元士兵一个个更如同嗜血的野狼一般。准备亮出锋利的尖刃,血染全场。

    “吼——”千钧一发之际。龙咆虎啸倾涌而至,从天而降一道排山倒海的威慑气势,“龙虎霸王拳”轰鸣而起,顿开而向四周散去。

    “啊——”旁边的士兵自然把持不住,千斤鼎般的压迫如巨浪般涌来,众人一阵惨叫,直接自中心处向四周被震飞十丈之远。

    “什么人?”蒙元官兵见有他人插手,并轻松解决自己攻城先锋的精英部队。紧张地提刀喊道。

    方仲天抬头凝视着蒙元首领,满腔怒火道:“是谁你们无需知道,今日我便要取了你们这些畜生家伙的性命!”

    方仲天还是头一次放这么狠的话,怒吼兼并着一道龙吼,起手游龙之拳伏动而起,“龙虎霸王拳”中的龙之拳油然而出。

    “杀了他!”虽然蒙元首领见着方仲天的本事,还是有些害怕,但仗着自己手下人多,他也倒并不用向这个“出头人”示弱。

    “呀——”方仲天隔空怒吼一阵,龙拳虎爪并行相向。一讯一断,一寸一拨。龙虎形意如同江水滔天,杀阵巨吼豪似千军之浪。只待敌人前来。便是给予汹涌不息的震慑回击……

    “啊——啊——啊——”很快,方仲天的杀阵中,龙吼虎咆声不断,并传来蒙元士兵倒下的连绵惨叫——这些李婷都是听在耳里。不过李婷并没有理会方仲天的境况,她被对着,正低头帮忙治疗伤者。而这些伤者并不是刚才遭难的百姓,受难的百姓早已匆匆离开了这里,李婷所救的,竟是刚才遭到蒙元士兵刺伤的扬州守卫。

    其实在扬州百姓的眼里。扬州的官兵和蒙元朝廷的官兵一样,都是压迫百姓的唾弃之人。无论谁生谁死都是一样;但是李婷并不这么认为,天性善良的她始终相信。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根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人性也是如此,本质上不应该存在高低贵贱,有的只是善恶美丑,而对于生命来说,所有的人都是一样,没有人可以随意择弃和决定他人自己。

    李婷翻动着自己的药箱,一心一意地照顾着受伤的扬州士兵,虽然他们平日里经常遭到老百姓唾骂,但是不得不说,关键时刻掩护城中的百姓撤退,他们还是该受到一丝的尊敬。李婷就是这么认为,一旦行医救人,无论善恶美丑,救人就一定要救好……

    “姑娘你快逃吧……”正被李婷救治的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士兵,用支离破碎的声音缓缓道,“朝廷的军队……马上就要杀过来了,再不走的话……”

    “别说话了,你们还有救,等我帮你们止血包扎好了,你们还要活下去——”李婷也不顾鲜血染浸了自己的白衣,一边救治,一边安慰鼓励道。

    “是吗,你可真是个好人……”士兵默默地看着李婷倾城的面容,微笑着说道……

    “啊——”突然,就在李婷一心一意救治伤员间,身旁突然传出士兵惨叫而死的声音。这声音太近了,不像是蒙元士兵死去的声音,而是——扬州守卫遇刺的声音。

    李婷稍稍一惊,撇头一望,只见一个紫衣女子正提着满是鲜血的佩剑,眼神悲枯地站在身旁——看来,是这个女人刚才结果了受伤士兵的性命。

    “你是谁,他只不过是个受伤的人,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他?”李婷见一个女子居然视人命如草芥,于是撇头反驳道。

    “我做什么事情难道还要你来教训?”紫衣女子露出高傲的口气,望也没望李婷一眼道,“别忘了,这些扬州的官兵曾经可都是压迫百姓的罪人,现在扬州城破,这些人也得有该有的下场……我只是替扬州的百姓帮了个忙,杀了他们,这有什么错吗?”

    “你这么做,和那些杀人如麻的朝廷官兵有什么区别?”李婷倒是并不害怕,虽然她反驳的声音不大,但是口气却十分的坚定吗,“不管他们做过什么,他们可是掩护了这里的百姓撤退,是英雄——可是你居然,居然因为曾经的过错……”

    听了李婷的话,还幸存的扬州士兵都用感激的眼光望着李婷。

    “啊——”然而,紫衣女子又是一剑,结果掉了一个幸存士兵的性命。她转头望着李婷,冷笑着说道:“哼,我告诉你,人本来就是一种很虚伪的动物,尤其是男人——犯过的错本来就不可能饶恕,不然他们会借口以后的事情,忘记他们的罪过……这就是那些男人的欺骗和狠毒,为了自己的利益和保命,不惜抛弃其他人,不惜抛弃一切……姑娘你若不知,只能说你还太年轻……”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婷害怕紫衣女子继续下毒手,于是想用话语拖延住她,于是问道。

    “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告诉你也无妨……”紫衣女子继续冷笑道,“我叫兰姑,被一个绝情男人抛弃的人——”

    没想到紫衣女子竟然会是兰姑,之前因为误认为方仲天和田栩背叛自己而有些发疯的她,却是也来到了这里,目睹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并出手杀了幸存的扬州守卫。

    “请你……不要再杀人了好吗?”李婷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内心而言,李婷万万是不会让兰姑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虽然自己无力阻止,但是心地善良的她,想要用语言感化她。

    “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扬州人人称道的‘扬州女神医’吧……”兰姑倒是很快就认出了她,低头笑道。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兰姑做梦都不敢相信,就在接下来发生的一刻,兰姑似乎感受到了心碎的痛楚——

    李婷的手腕上,系着刚才方仲天还给她的白色手绢;而兰姑看来,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手绢,这就是之前在黄府上,兰姑认定方仲天与其他女孩交往的证物。兰姑万万不敢相信,方仲天抛弃自己,与之交往的另一个女人,竟会是“扬州女神医”李婷。

    但是兰姑还是保持着一丝的清醒,她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冲着李婷手中的手绢问道:“李姑娘,你的这个手绢,是从哪里来的?”

    李婷不知道兰姑所谓何意,当下兰姑正提剑站在身旁,随时可能结果身旁士兵或是自己的性命,她也清楚现在做什么事情都得顺着她,于是顺应答道:“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一直带着……”

    “就没有……曾经给过什么人?”兰姑下意识补问道。

    李婷不知道兰姑问句的意思,也并不知道兰姑和方仲天的关系,一提到手绢,李婷立刻想到了方仲天对自己好。于是在兰姑面前,李婷也丝毫没有避讳,微微一笑道:“这个手绢,曾经掉在了黄府,是方公子替我捡到还给我的……”

    一提到“方公子”,兰姑的神经一下子碎灭了。现在结果已经很清楚了,和方仲天有交往的女人,铁定就是李婷不会错了。

    其实只是说“还手绢”的话,还不能咬定方仲天和李婷存在着某种关系。但之前在黄府本就是兰姑最先不听解释地失去理智,如今已经“疯癫”的她,自然而然便会想到方仲天背叛自己的那层关系。现在的兰姑,再也不对方仲天报任何希望了……

    “是吗,那正好……”兰姑低着头冷冷一笑……突然,她提剑的右手迅速抬起,剑锋的方向正对——李婷……(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