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积怨成魔
    田栩当即取掉蒙元将领的首级,血溅当场,在一旁的蒙元士兵见了,全都吓傻了眼……

    田栩从空中高高落下,双脚踩在死去将领的马背上,一脚将尸首离异的遗体踢向众人身前,愣是将在场的众人吓个半死,刚才的一股拼劲顿时全无。

    既然这些都是祸害扬州的蒙元士兵,那田栩自然是不必手下留情。田栩眼神一凝,杀气正起,起身飞下,长剑如灵影般挥舞,只听得人群中犀利数声,剑光如雨点般挥毫而过,“玉影之剑”宛如灵蛇般穿梭,雷厉风行而去,所到之处,必有躺尸。不过多久,果听到人群中的阵阵惨叫,一排接一排的蒙元士兵很快当场毙命田栩剑下。

    刚才不知道田栩的实力,莽撞而上,现在头领被取了性命,田栩的剑法又是快如疾风,这一回众士兵是想跑也跑不了了。有的士兵见了有些害怕了,不自主丢下了兵器,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敢去看田栩。

    然而,田栩似乎是并没有打算收手,之前因为和方仲天等人的矛盾,打定自己背负扬州的生死命运。谁知命运多舛,自己不但被恶人击昏,等自己醒来¥,扬州城却已成为一片火海……他可以忍受朋友的误解、忍受他人的指责,这些旁人的他都能忍,但他不能忍的,就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毫无作为地一晃而过。对田栩来说,无法掌握命运,就是自己的无能。如今扬州城犹如火海深渊,下定决心的他。绝不可能答应自己成为一个一无所成的局外人……

    田栩稍稍擦拭了长剑上的血,再次提剑。眼神如凶光一般地望着躺在地上畏畏害怕的众士兵。他顿了顿,随即用冰冷的口气说道:“今日我田栩恩仇未定,却是所遇扬州火海。命运非在我手也,凡阻我命运者,全都得死!”

    田栩的语气逐渐由冰冷转为杀气,在地上战战巍巍的士兵几乎都吓破了胆,连喊叫一声的力气都没有。而田栩留有残血的长剑上闪着夺目的寒光,映过无情的火焰,似乎在下一刻。这里又将横躺数尸……

    “你果然还活着——”然而就在决定一瞬间,在众蒙元士兵的身后,传出了熟悉的狰狞声音。田栩似乎是心有触动,停下手中的剑,抬头望去——

    田栩有些不敢相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竟然是之前和自己有过交手的白燮和周兴通,而在他们身边,之前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四大恶丑”吴通等人也在。而在白燮的手上。还有一个熟睡的女婴。

    “又是你们,真是阴魂不散……”田栩望着白燮让人厌恶的笑容,咬牙说道。

    “我们自诩‘鬼王’,当然阴魂不散……”白燮保持着平日里一贯的冷笑说道。“听吴通他们说,之前你被他们四兄弟打成重伤,怎的几个时辰没过。又活生生地站在这里?”

    “四兄弟?他们?”田栩听着白燮的口气,眼光又瞟向了“四大恶丑”。眼神中充满了杀气。而“四大恶丑”似乎是不以为然,他们以为之前合力战胜了田栩。就认为田栩的实力其实没有多少斤两,殊不知之前的那次,田栩本就耗尽了精力,但也给“四大恶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你到底想怎么样?”田栩望着白燮复杂而又狰狞的眼神,直声问道。

    “别紧张啊,你可是告诉我生活意义的人,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对你不敬?”白燮又是轻轻一笑,继续道,“如今我等江湖之人寄人篱下、漂泊难以定夺,仇千安造反失败,蒙元朝廷前来讨伐,扬州城陷入一片战乱……你难道不想像我们一样,淡化世间一切情,为自己,为名誉,为活在这世上的意义而生存下去吗?来吧,跟我们一起走吧,你的武功比我们高,做我们的大哥甚至是师父都行,总比一直呆在你兄弟身边,心中却想着对他的无限仇怨要强——”

    “住口!”田栩见白燮勾起了自己敏感的心事,立即大声制止道,“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格评判我?”

    “什么,他比我们强?哼,之前还不是我们四人的手下败将,我可不服!”吴通见白燮这样“美誉”田栩,不服气道。

    “我是没有资格评判你,但是作为旁观人,这回却是我比你清楚得多……”白燮倒是没有理会吴通的话,而是回应田栩的话道,“你告诉过我,活在世上的意义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确,我对这句话深受启发,因为你告诉我的这句话,让我有了人生的意义。但是继续看来,有了人生的意义,怎样去实现,似乎我比你参透得要深……”

    “你说什么?”田栩不知道白燮想要表达什么,谨慎问道。

    白燮冷冷一笑,继续回答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在你的兄弟面前证明你比他要强吗?你心中明明是那么恨他,他抢走了你的一切,抢走了你的名誉,抢走了你的女人,可是你还得若无其事地装个没事人一样和他称兄道弟,何苦呢?你有活在这世上的意义,为了证明自己,何必维持这段虚伪的情怀,不是吗……”

    白燮说到这,田栩的头为之一痛。他提剑的手触碰自己的额头,整个人显得有些迷茫,心智也是混乱不堪:“方仲天,他抢走了我的一切,抢走了本应属于我的东西,抢走了兰姑……不,就算我再恨他,他也是我的兄弟,他从来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一切都是我的心魔不是吗……可是,我一度的忍让,一度心中暗怨,表面上还摆着笑脸喊他‘兄弟’,最后得到的,却全部是他方仲天的不是吗?我想要证明自己,我有活在世上的意义。可是只要有方仲天在我前面,什么都是虚假的。什么都是他的,我最后什么也得不到。永远只能做他的影子……”

    田栩心中越想越乱,似乎是被白燮的话给蛊惑住了,原本坚定不移的他,如今也变得迷茫痛苦起来。

    而这似乎也早在白燮的算计之中,他看出来了田栩是一个自尊心过强的人,一旦稍有触犯,便会心智凌乱。而这一切的缘由,可能也是因为田栩一直在方仲天的身边,从来都只能活在方仲天的脚下。久而久之便成了这样的个性,最后甚至无法自拔……

    “和他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这家伙没什么用途,之前又是我们的敌人,我看不如杀了算了!”吴通在一旁可忍不了两个大男人之间这么多的废话,他抱怨了一句,随即冲自己身边的三兄弟道,“反正都是之前的手下败将,快,我们去杀了他。正好了结上次放过他的遗憾——”

    说完,“四大恶丑”四兄弟纷纷抄起家伙,便朝田栩身前袭去。

    “这四个笨蛋……”周兴通见四人不要命的样子,暗中讥笑道。

    田栩还在心魔中痛苦纠缠。抬头却见着“四大恶丑”朝自己袭来。田栩整个人顿时像是有些走火入魔的样子,眼神杀气骤然凝气,整个人像是着魔了一般。大吼一声,剑掌并起。似乎是要有所作为。

    “嗯?”吴通似乎是察觉到了田栩周遭气氛的一丝不对劲,如今田栩着魔的神态。完全看不出是之前那个昏倒的不堪一击的“废人”。

    “啊——”田栩如野兽般大吼一声,剑掌之气凌然而出,猛虎一般便朝吴通四人而去。

    “不好——”吴通这才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但是一切都已晚了。

    田栩不管那么多,双手撑地一个翻身,随即如同银牙烈虎般,狂吼一声,推掌而去。“寒星掌”即便为“碎云掌”,手中内力如同轰然之推,排山倒海倾倒而去。“四大恶丑”从未见过如此强劲绝命的掌法,就连对付白燮是也未曾见到,还没来得及近身出招,就已全部吓傻了眼。

    “你们这些废物,都给我滚!”田栩又是厉喝一声,杀气蓬勃的掌力全然推上。

    “四大恶丑”躲闪不及,全然吃中“碎云掌”的毁灭力道。结果可想而知,还是硬碰而上,四人同时大吐一口鲜血,随后被田栩轰出十丈之远——“四大恶丑”做梦也没想到,之前不堪一击的田栩,如今的掌力却是恐怖得惊人。好在四人吃招后同时蓄力,以求自保,精力未有过多损耗,才得以重伤之后还能勉强站起。

    “杀气比以前更重了,武功更是不用说……”周兴通看了田栩杀气凌然的神情和出手,不禁冲身旁的白燮寒暄道,“这样看来,他现在着魔的样子,就算是我们去,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白燮眼睛一直盯着田栩,冷笑着说道:“其实我们都不是做主的料,但是他却是……他的心智越乱,就越是对我们有利,或许以后他能成为我们的新主,完成我们所有人的心愿……”

    田栩这边,将“四大恶丑”打成重伤后,整个人如同野兽一般重新站好,而在一旁还存活的蒙元士兵,早就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田栩发起怒来,会将自己碎尸万段。

    “哎,这就是不自量力啊……”周兴通看着负伤回来的“四大恶丑”四人,摇了摇头叹息道。

    “哼——”还有力气的吴通只是发泄了一句,却是没能说什么话。

    “想好了吗,和我们一起走?”白燮倒是不怕田栩的这番姿态,又问道。

    然而田栩似乎是心智不受控制了一般,他咬牙道:“哼,你们这些人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来左右我?”

    本来应该继续的话题,白燮似乎是被什么景象停住了,没有立即回话,而是直盯盯地望着田栩的身后。

    不只是白燮,周兴通以及吴通他们,也像是看到了,目光全然望向田栩的背后。

    田栩看到这里,也是有些惊讶,眼神中的杀气也是少了不少。他虽然不放心,但见着众人异样的眼神,于是免不了好奇心,于是也回头慢慢望去,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田栩怔住了……

    背后站着一个熟悉的紫色身影,整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兰姑。虽然田栩不清楚兰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然而你既是来到,总归是让田栩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兰……姑?”田栩瞪大双眼,不禁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然而,兰姑的神情似乎并不舒心,相反,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憎恨和绝望。见到田栩在这里不知做了什么事情,兰姑绝望道:“好啊,田栩,我本以为你还是我继续活在这里的希望,没想到你……你居然和这些恶人在一起勾当,我真是看错你了……”

    本来是和白燮等人对立,却被误解成与他们勾当,田栩一时间也解释不清。但是在兰姑面前,田栩从来不会发火,他收回了之前的杀气,立刻解释道:“不是的,兰姑,我到这里是因为……”

    然而,正是因为田栩眼中的杀气没了,兰姑更加相信田栩的“背叛”。不过她也并不多话,她似乎是有些发疯的情态,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哈——好……好——你们男人原来都是忘恩负义的小人,方仲天与别的女人好上了,你这边倒是和这帮恶人勾搭在了一起!你们真好啊……哈哈哈哈哈——”

    “你说什么?”兰姑说完后,田栩被其中的一句给震惊了——方仲天与别的女人好上了——田栩整个人如同精神崩溃一般,他又反过来强调道,“方仲天他……他居然抛弃了兰姑你,和别的女人……”

    “你少在这里假情假意,你的心思我会不了解?”兰姑本来一开始只是对方仲天怀疑,但是因为自己心智的混乱,兰姑渐渐将这个当做了事实,她有些疯癫地笑道,“哈哈哈哈,好啊,你们男人都是这般的虚伪,我总算看出来了……一个假情假意,一个无情无义,你和方仲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我兰姑被骗了这么多年,和你们在一起……行,反正今日扬州沦陷,我们生死命运都说不准,不如将死之前,就在这里了结好了……从今往后,如果还有往后的话,我兰姑和方仲天还有你田栩,再也不是朋友,从此恩断义绝!”

    兰姑此时已经心乱得神志不清,她最后狂笑了一声,最后施展轻功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兰姑——”田栩绝望地大喊了一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力气去追兰姑。但是他今天终于明白了一点,造成这一切的缘由,都是方仲天。

    “方仲天和别的女人好上了……”田栩的心智再一次的混乱,他暗中忿忿道,“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抢走了我的名誉,抢走了我的骄傲,甚至抢走了兰姑,我全部都忍了,我一直把你当做是兄弟,只是做我自己的一切,默默超越你……可是你现在,居然背叛了兰姑,把我曾经想要得到,让给你的,就这样如蝼蚁般抛弃……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畜生,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兰姑因为你已经疯了,方仲天,你我以后再也不是兄弟。我发誓,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最后的这句话,田栩直接当场喊了出来。白燮等人在对面听了,似乎是明白了这一切,白燮冷冷笑道:“看样子,他已经可以做出决定了……”

    “我要杀了你,方仲天,我要杀了你……”田栩已经完全心魔入道,整个人,对他来说,他对方仲天以及兰姑的情谊再也不报任何期望,在他心中,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亲手杀了方仲天,杀了这个毁了自己、毁了兰姑一辈子的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