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意外获救
    “我这是在哪里……我到底怎么了……”昏迷数久的田栩,不知此时此刻身在何处,是生是死,意识模糊地喃喃道,“我只记得我在和相府的人决斗,然后我就昏过去了……之后怎么了,为什么我像是还活着的样子,那四个家伙没有杀了我吗?”

    的确,在扬州城的激战,田栩耗尽了体力,最终透支倒下。按常理来说,“四大恶丑”不会放过杀死这个官府要犯的机会,可是田栩还是活了下来。田栩那时昏过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完全都记不清……

    “我真的还活着……还活着……”田栩缓缓睁开眼,意识渐渐恢复。慢慢地,田栩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安静地躺在一张床上,自己则是置身在某个房间里。床的一侧还传来淡淡的烛光。

    田栩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疼痛,似乎身体的一切恢复如初。田栩微微抬起右手,之前在激战中受过不小的伤,可是此时此刻,自己的伤势似乎全无,就好像被什么人救治一般。躺在床上,仰望着自己抬起的右手,手上缠着整齐适当的绷带——这回田栩明白了,确实是有人救了自己。

    “真的还活着,可是……我这是在哪儿?”田栩完全恢复意识,却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于是大声自言了一句。

    “你终于醒了——”就在这时,床边的一侧传来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田栩缓缓侧头望去,只见一个白衣女子正在一旁的桌子上磨着药——田栩这才发现这个房间并不大,整个房子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张柜子的摆设。中间的空地上。摆着煎药用的壶,如果这个房间就是白衣女子的家,那也就是这样很简单的摆设了。

    “你……是……谁?”田栩第一次见到白衣女子,不禁问道,“是你救了我?”田栩生性好强。这也是自己第一次被他人所救,而且没想到救他的人竟会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如果你在扬州听过我的称号,应该知道我。我就是被称为‘扬州女神医’的李婷……”原来救田栩的人,竟是之前在黄府和方仲天相好的李婷——当然田栩还并不知道她和方仲天的关系——李婷微微一笑,用温柔的口气转头回道,“不过我是不在乎这个称号。我觉得其实我和一般救人的郎中没有什么两样,你叫我‘李姑娘’就好了……”李婷的声音不大,但是平易近人,而且很会关心人,和兰姑的性格几乎完全相反。

    李婷转过头后。田栩被李婷的美貌所打动。不过他心中喜欢的人是兰姑,所以对李婷也并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只是心中一动罢了。但田栩也万万没有想到,江湖世人敬称的“扬州女神医”,竟会是如此年轻美丽的女子。田栩显得有些不太自在,被一个美貌女子所救,不过他还是先感谢道:“多……多谢李姑娘救命之恩,田某……感激不尽——”

    “你姓田?”李婷又问道。

    “嗯。我叫田栩——”田栩还是一如既往的性格,虽然在李婷面前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豪爽道。

    “呵呵……”李婷没多说什么。只是悄然的会心一笑。

    田栩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痛几乎全无——看来李婷的医术果然高明,之前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现在竟然还和没事人一样。

    田栩想了想,又接着问答:“对了,李姑娘。我在这里睡了多久?”

    李婷一边回头磨着药,一边继续道。“没睡多久啊,才两个时辰而已……我之前救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过去了。不过你似乎并没有什么内外伤,昏过去只不过是体力透支罢了……”

    李婷说的的确没错,之前田栩和白燮、和“四大恶丑”他们交战,其实并没有受什么太大的伤,只是因为连番的激战而损耗了太多的内力。

    田栩沉顿了一会儿,紧接着又问道:“冒昧问一句,李姑娘你……会武功吗?”

    “啊?”李婷先是被这一句愣住了,不知道田栩究竟何意,随即放下心,淡定地回答道,“不会啊,我在江湖上有点名气,只不过是医术罢了……怎么了吗,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没有没有,只是……”田栩急忙摇了摇头,跟上道,“我之前身陷险境,甚至差点丢了性命。既然李姑娘你一点武功不会,那里是怎么救的我的?”

    “差点丢了性命?确实,那种情况你就像是死了一样,被埋在废墟里……”李婷回忆着说道,“可是废墟的房梁并没有砸中你,而且你也只是以为太累而昏倒了,为什么说……和我的武功扯上关系?”

    “啊?废墟?”田栩像是有些不知所云的样子,这也难怪,他自己昏过去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只记得他最后见着的人,是准备杀了自己的吴通等人,于是田栩继续问道,“怎么会是废墟呢?我之前不是被相府的士兵重重包围,差点丢了性命吗?难道说……在这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是不知道你之前遇到了什么,反正我来的时候,你已经被埋在了废墟里……”李婷继续回忆着说道,“现在扬州城到处都是暴动四起,蒙元朝廷的军队已经杀进城,之前的废墟当然是被火器炮弹所炸的,你难道不是在那里……”

    “什么,蒙元朝廷的军队?”不等李婷说完,田栩迫不及待地吃惊道,“怎么会这样,之前不是相府的人通缉我吗?蒙元朝廷什么时候……”

    “你真的不清楚吗?”李婷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但想了想还是应和道,“或许你是之前晕过去的吧,毕竟蒙元的军队才刚进城不久……你昏过去的时候可能军队还没进城。现在扬州城一片火海,到处都是战火,全城的百姓都在逃难。像你这样被埋在废墟没人管,我把你救出来,已经算是最幸运的了……”

    “蒙元朝廷……扬州城……怎么会……”想到全城风云突变。田栩也很难立刻接受这样的现实。

    “不过我听说丐帮的人在扬州城已经做好了布置……”李婷不紧不慢道,“之前我好像见到过丐帮的人,我用拖车救你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丐帮的弟子正在扶助当地的百姓。放心好了,丐帮的人在江湖中深明大义,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助城中的百姓……”

    “我不是担心这个——”田栩继续担心道。“现在全城都是战乱,如果是丐帮的话,兰姑他们也一定深陷危险……不行,我要出去,我要去救兰姑!”

    “兰姑是谁。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难道是你的爱人?”李婷听了,不禁问道。

    田栩听李婷这么一提,脸微微一红,随即不好意思道,“我是喜欢她,不过……兰姑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和她最多也只不过是朋友……”

    李婷突发奇想,听了田栩的话。不禁好奇问道:“为了自己心爱的人,真的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深陷危险。付出生命吗?”

    “那是当然了——要是真为了兰姑,我可比那个家伙要强多了!”田栩说的“那个家伙”,自然是方仲天,不过听到李婷此刻的话语,田栩又不禁道,“不过听李姑娘你的口气。你难道没有喜欢或是喜欢你的人吗?”

    李婷听了,脸红了大半。就在不久前。自己还和方仲天有过相处——那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孩子动情。李婷侧过脸,有些羞涩地答道:“有是有。只是……我和他好像还是第一次……也只见过一面……”

    田栩做梦也不会想到,李婷说的那个喜欢的人,会是自己的“死对头”方仲天。不知情的田栩,反倒是笑着鼓励道:“放心吧李姑娘,你爱的那个人总有一天会记着你的好,真正接受你的——”

    “是真的吗?”李婷也不知道田栩和方仲天之间的交情,她只是微微一笑,听了田栩的话,李婷的心中也有一丝的激动——这一次,李婷是真正喜欢上了方仲天……

    “嗖——轰——”就在二人聊得不亦乐乎,房间外突然传出了一声火炮的巨响……

    “怎……怎么了?”田栩昏过去后,并没有亲身经历城中暴动的情形,有些不知所云道。

    李婷显得有些紧张的神情,不禁道:“不好了,是蒙元的部队——没想到他们那么快,已经攻到这里来了……不行了,我家里也不安全了,我们得赶紧去安全的地方避难——”

    “避难?去哪儿?”田栩也不知道,李婷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全城火海的危险中,还能跑到哪儿。

    李婷倒是较为冷静的神情,她镇静自若道:“丐帮的人在帮助城中的百姓安全撤离,我们如果能够遇见丐帮的人,说不定就能获救——”

    说罢,李婷跑过去开房间的门,并对床上坐起来的田栩道:“田大哥,快点,这里不安去了,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啊——”然而就当李婷转头望向门外的一瞬间,却是被眼前的场景给吓住了。

    “怎么了吗?”见到李婷有些惊吓的样子,田栩立马从床上起来,跑到李婷身边,也望向门外道。

    然而面前的场景确实是把二人惊住了——就在李婷家的门口处,已经隔遥而立百来蒙元骑兵。看来扬州城的士兵不堪一击,蒙元部队很快就杀进了城中。

    田栩望了望远处其他的城中场景,他自己也万万没想到,他昏过去的这段时间,扬州城真如李婷所说,已是化作一片火海。

    “怎么会这样,扬州城已经……蒙元朝廷这帮畜生……”田栩望着对面的蒙元铁骑,暗中咒骂道。

    而在对面的蒙元军队见了,阵中的首领大声喊道:“这里还有活口,他们一定是仇千安的同党,杀了他们!”

    对面当机立断,蒙元骑兵接到命令,目标全部对准了门口的李婷和田栩。

    “田大哥,我们怎么办?”李婷还从来没有亲临如此危机的场景,有些紧张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田栩二话不说,果断拔出背后的长剑,并对李婷道,“李姑娘,你快从后门逃走,这里我顶着!”

    “可是田大哥你……我不能丢你一个人在这里——”天性善良的李婷还是不放心道。

    “傻瓜,你不走,可能都走不了了……多亏了李姑娘你救了我,我的伤也算好了,对付这些喽啰根本不在话下……”田栩坚定道,“你先走吧李姑娘,我在这里顶着,就当是报你救我的恩情好了——”

    然而,李婷还是不太情愿,她不愿意把一个对自己好的恩人丢在这里,自己逃命。但是蒙元骑兵已经近在咫尺,田栩又是直截了当的性格,他见李婷迟迟不走,回头便是大声道:“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李婷见到田栩如此的坚定,自己又不会武功,继续呆在这里只能成为田栩的累赘。于是,李婷“狠下心”,用忧伤的眼神望了一眼田栩,随即暗淡道:“那我走了,田大哥你要小心……”

    说完,李婷终于转身朝后门的方向跑去,离开了这里……

    “一个都不许放过,给我杀!”蒙元骑兵的首领见有一个人先逃跑了,于是继续下令道。

    田栩回头望着冲上前来的中蒙元骑兵,大喝一声道:“哼,宵小鼠辈,一起来吧!”

    “杀——”蒙元铁骑如浩瀚江水般奔涌而来,田栩眼神一凝,似要大开杀戒……

    “蹭——”一道剑尺青光有如神现,田栩几乎真的完全恢复了原来的功力,出招毫不留情,青云般的剑光挥如雨下。半空中凌然而立,伴随着杀阵起伏,跌宕十分,前排的蒙元骑兵纷纷倒地,很快被杀得片甲不留。

    身后的众蒙元骑兵哪里见过如此迅猛的武功,本以为能简陋抓住仇千安的同党,谁知道竟会碰上这样一个难缠的对手。

    “都别退,给我上!”阵中的首领依旧不肯放弃,坚信自己能够将田栩就地正法。

    而田栩在掩护李婷撤离后,心中担心的,尽是兰姑的安危。他很清楚,蒙元军队入侵,扬州全城暴动,所有人无一幸免,兰姑和方仲天他们也会身临险境,如果自己不能及时回去会合,他们很有可能遭遇不测。

    “给我闪开,你们这些废物!”田栩大吼一声,脚步一掂,整个人如猛虎般扑袭而去。

    周围的几个蒙元骑兵见田栩来势汹汹,想要从两侧夹击拦截田栩。谁知田栩手中的剑快如闪电,还未等周围的两个骑兵触及其身,只听得长剑有如鹰啸般的长明,随即两道剑光快斩如麻,附着剑诛毁灭之势,横冲而去……

    “啊——”伴随着两声惨叫,周围拦截的两个蒙元骑兵直接被田栩的快剑斩断了双手,痛苦惨叫后,便摔下马,流血过多而死。

    “快、快拦住他——”首领见着田栩势如破竹的气魄,目标正朝自己而来,于是紧张地朝身边的蒙元骑兵大喊道。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还没等旁边的人反应过来,田栩早已是高高跃起,准备俯冲做致命一击。“落月无双”毙命杀出,剑光如同落月般皎洁,剑刃更是利落直下,只听得人群中剑光忽闪而过,骑兵首领的首级竟直接被田栩斩落,鲜血喷涌而出。

    一旁的蒙元骑兵见自己的首领惨死,全都吓傻了眼……(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