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全城暴动
    “嗖——轰——”一发炮弹如流星般飞驶而过,拖着长长的烟尘,最后落在一处民宅之上,紧接着就是一声爆炸的巨响,房屋瞬间变成一片火海……

    浩浩荡荡的蒙元骑兵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肆意践踏着已是风烛残年的扬州古城,喊杀声、惨叫声,连绵不断,曾经醉人千里的扬州城,如今却成了置身火海的人间地狱……

    “一个人都不要放过!”带头的蒙元骑兵大喊道,“只要是仇千安的同党,一律抓起来!”

    看来这回蒙元朝廷是来真的了,虽然没有找到仇千安意图造反的确凿证据,但是朝廷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派军队强制进行镇压。如今,蒙元军队方面,数万的骑兵将扬州城包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当今仇千安还并没有做好造反的充足准备,手上的兵马也不足,双方兵力悬殊太大。看来天不从人愿,仇千安自己凶多吉少……

    仇千安也是早已接到了扬州城暴动的消息,他站在庭院门口,老远就能听见城中炮火纷飞的声音。他望着曾经繁荣如今却是陷入一片火海的扬州城,不禁感叹道:“看来是天要亡我仇千安,我仇千安虽然不济民心,却和朝廷斗了一辈子,悲也悲也……”

    “大人,府上的兵马都已经准备就绪了!”正在这时∑■,一个士兵头领跑过来报道,“就等大人令下——”

    仇千安回头望了望仅剩下的寥寥无几的愿意誓死效忠自己的士兵,他投去坚毅的目光,独自道:“我仇千安活在世上。做了不少的坏事,被百姓唾骂了一辈子……如今死期将近。本王倒想做点正事。蒙元朝廷暴动,百姓民不聊生。比起这些,本王的所作所为算是仁慈了……今天就在这扬州城,让本王和蒙元朝廷做个了断吧!”

    扬州城的士兵也都为汉人,就民族心上来说,他们也排斥蒙元朝廷的暴政。虽然仇千安一生没做过什么好事,但是如今临死前的决意,倒是激起了在场众士兵的斗志。他们同样视死如归,准备和蒙元军队拼个你死我活。

    “大人,那小姐怎么办?”这时。又有士兵突然问道,“小姐才刚出生没多久,扬州城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恐怕……”

    原来仇千安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女儿,现在兵临城下,仇千安想要顾全大局,却又放不下自己的女儿。仇千安想了想,又望了一眼身旁的白燮和周兴通,随即对二人笑着说道:“你们二人是我雇来的杀手。本和朝政无关,如今我即将亡,你们无需陪本王赴死,就此离开吧……”

    虽然白燮的行事作风像个冷血杀手。但是出生西域武林的他,也懂得报恩义情。他微微一笑,随即对仇千安道:“说实话。我和师兄第一次来时,都很瞧不起大人你;不过今天这件事。我们敬你是汉子——”说完,白燮和周兴通同时像仇千安微微鞠躬。

    仇千安想了想。又接着道:“本王可以放你们走,不过本王有个不请之求……如今我命将绝,可是我却放不下我的女儿。蒙元铁骑入侵,扬州城必将惨遭屠戮,本王希望可以把女儿交给你们二人。你们二人武功颇高,有能力保护她,如若能将她抚养成人,那是甚好……你们能够答应本王的这个请求吗?”

    白燮似乎有些拿不定注意,他回头望了望周兴通。周兴通想了想,随即道:“行,就依大人的意思,我们师兄弟替大人您照顾好令爱——”

    “那就谢谢了……”仇千安反倒是想白燮和周兴通二人鞠躬道谢道——他这一辈子没有给任何人鞠躬过,但是今天,他在“鬼王”二人面前鞠躬道谢起来。

    “还不知道令爱的名字,刚出生没多久,名字还没取吧……”周兴通接过护卫手中的女婴,望着女婴熟睡的脸,又继续问道。

    仇千安想了想,随即道:“我希望我的女儿一生不要牵涉政治,能够用心好好活着,学会帮助他人,学会用心去感受……取名字的事情,我还从未做过,反正我命将绝,无从时应,就取名叫‘仇如心’好了……”

    白燮和周兴通点了点头,简单告别后,便离开了扬州知府……

    城中的暴动愈演愈烈,兵刃的火海很快蔓延到扬州城中心处。满城都是扬州守卫和蒙元士兵的尸体,然而局势却是一面压倒。拥有骑兵优势的蒙元部队,很快攻到了百姓密集的巷道;而扬州城的士兵虽然拼死抵抗,怎奈兵力悬殊,几乎不堪一击。而扬州城的士兵战败,直接遭殃的,将是城中的百姓。

    “快,给我杀,城中的百姓也不要放过,他们很可能是仇千安的同党!”蒙元骑兵的头领如同丧失人性了一般,连城中受难的百姓也不放过。本来蒙元朝廷就和中原汉人有历史的瓜葛,如今扬州城造反,朝廷上下甚至下达了屠戮全城的命令。

    “啊——啊——啊——”很快,巷中传来了百姓连绵不断的惨叫声,有的躲进了街道两侧的房屋,被火箭袭中,直接连通房屋一起葬身在了火海……

    而在城中的另一侧,战火还没完全波及到的地方,兰姑正一个人闷闷不乐地走在水桥旁。虽然城中传来的阵阵炮火,傻子也知道扬州城出了大事,但兰姑的心思似乎并不放在上面,她现在心中所想的,还是方仲天的事情。方仲天和别的女人有交往,并背叛了自己,这在兰姑看来,是不能原谅的。

    一向强硬作风的兰姑,遭遇了情感背叛的波折,虽然在方仲天面前表现出了愤怒,但私下一个人默默苦想的时候,却如同脆弱少女一般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方仲天,如果你真的爱上了别的女人。我发誓,我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兰姑强忍着泪水。用手在脸上狠狠地抓了一把,似乎是做好了和方仲天恩断义绝的准备。

    “咚咚咚……咚咚咚——”脚底下传来不小的震动。兰姑也感觉到了——是铁骑并行的声音,看来蒙元朝廷的军队,已经延伸到了这里。

    果然,还没等兰姑反应过来,就在前方巷口的拐角处,迎面而来数十蒙元铁骑。蒙元的骑兵部队高大威猛,又是身着重甲,不过在兰姑眼里看来,她似乎不以为然。

    蒙元部队接到命令。杀死仇千安的所有同党。既然见着兰姑并不像平民百姓一样逃命而去,便一同当做是反抗朝廷的逆贼,尽管她是个女人也好。

    “杀了那个女人!”蒙元骑兵的首领当即令下,身旁的蒙元骑兵便如同恶魔一般纷纷骑马提刀而去。

    兰姑见了,并没有任何的畏惧。相反,看到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一群“杂种”,她心里更是躁乱。

    “本姑娘现在正心烦,你们这些杂种竟敢在这挡路?”兰姑愤恨了一句,随机抽出腰间的长剑。施展凌然步伐而上。

    只见兰姑如轻盈仙女一般飘然而起,手中的长袖轻扬拂去。拂至蒙元铁骑士兵的身前,兰姑猛然用力,用长袖将士兵的脖子紧紧勒住。

    蒙元士兵没有反应过来。脖子被人勒住,下意识丢下了手中的刀,两手抓狂地去解脖子上的长袖。但是没有用。兰姑的眼神杀意四起,手中长袖用力一拉。直接将蒙元士兵腾空从马背上拉起,最后剑光一闪……鲜血四溅。蒙元士兵被兰姑当场刎颈毙命,生死一刻既是一瞬。

    看着兰姑长相弱女子的样子,出手竟是如此的残忍,其他的蒙元骑兵都吓住了。然而,部队的头领仗着人多势众,又见兰姑只不过是个女人,再怎么不济也不能在一个女人面前认怂。随即,头领又下令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杀了这个女人!”

    接到命令的蒙元骑兵,再一次嗷叫着拼杀而上。兰姑见着数十铁骑朝自己奔涌而来,她厉声道:“你们这些烦人的家伙,这个时候居然敢阻挠本姑娘我!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完,兰姑杀意四起,带着心中对方仲天的痛恨,兰姑决定用这些蒙元士兵的血洗净……

    而在扬州城的另一处,方仲天和葛威他们也早早是得到了城中暴动的消息。好在丐帮上下很早以前就做好了这等突发状况的应急措施,当务之急,所有人需要做的,是要保证扬州城百姓的安危,尽量让损失降到最低。倒是近些日子城中饥荒、疾疫横行,很多受难的百姓都集中在丐帮、黄府之处,反倒是给城中百姓避难带来了方便。但是眼下形势依旧不容乐观,蒙元铁骑部队正在一步步逼近,这里迟早也会遭到蒙元铁骑的践踏,如若耽误了时间,这里的百姓也将遭殃……

    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丐帮上下全员出动,掩护百姓转移至安全的避难场所。方仲天也没有闲着,他随同薛飞痕一起,跟着丐帮的其他支部,忙得不可开交。

    “快,往西南处转移!”葛威作为丐帮帮主,除了站出来主导大局,还亲自上阵搀扶行动不便的灾民。

    方仲天这边,除了帮助百姓转移以外,他还尽自己最大努力,替受伤的百姓做简单的疗伤。之前李婷在黄府的时候,李婷也教会了他一些救人治病的东西,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而也正是因为这一出,方仲天又想到了李婷,如今扬州城全城暴动,方仲天不禁担心起李婷来。

    “现在城中到处都是火海一片,李姑娘不会有事吧……”方仲天先是担心了一阵,随即使劲摇了摇头,清醒道,“不行不行,现在是关键时期,怎么可以想这些事情,可是……李姑娘也是人,她和这里的灾民一样,一样在受难……等转移完了这里的百姓,我要去找她……”说着,方仲天不禁瞟了一眼绑在自己手腕上的白色手绢——那是李婷在黄府时不小心丢下的……

    “不好了,蒙元的骑兵来了!”正说着,一个丐帮的弟子急着呼喊道。

    “什么。这么快?”葛威有些紧张,毕竟这里的百姓还没有转移完毕。

    “我出去看看吧!”方仲天毛遂自荐。如今这样的关键时候,他可不想坐以待毙。

    “喂。等等——”葛威不放心方仲天,照顾好搀扶的百姓后,也跟着方仲天跑了出去……

    方仲天本是想要下定决心,自己挡住前来侵犯的蒙元铁骑,掩护百姓撤离,然而等他转过了拐角,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震惊了——

    在他面前的,是无数横躺的蒙元士兵的尸体,连骑兵的马也没有存活多少。鲜血浸满了桥头……而在桥头的另一侧,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兰姑?怎么会……”的确,桥头上站着的,正是刚才决心杀死这些拦路士兵的兰姑。方仲天有些惊讶地望着兰姑,他也是第一次见着兰姑杀了这么多人,尽管这些人都是杀害平民百姓的蒙元骑兵。

    兰姑回头一望,见到了方仲天正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自己。兰姑的眼里此时此刻满是仇恨,也没有和方仲天说一句话,转头便施展轻功离去。消失在了前方的火海中。

    “兰姑——”方仲天大声叫道,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回应。方仲天想要去追,却被后面赶上的葛威给拦住了。

    “你冷静点,方掌门。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掩护百姓的撤离。兰姑娘武功高强,有自保能力,比起她。现在受难的百姓才是最重要的——”葛威说得很义正言辞。

    方仲天深深喘了几口粗气,两手握拳道:“可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又算什么……”方仲天手中握着的,是李婷的白色手绢。没有人猜得出,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说的心爱的女人,究竟是刚才消失在自己眼前的兰姑还是心中一直惦记着的李婷。

    葛威想了想,觉得方仲天在扬州的这两年挺不容易,他本不是丐帮的弟子,身为逸仙门掌门的他,竟不顾身份地位,和丐帮一起共同处事。葛威稍稍一顿,语气缓和道:“好吧,方掌门,你去救你的女人吧,这里的百姓有我们丐帮在……”

    “可是——”方仲天这才想起了百姓的重要,又回头道。

    但随即就被葛威拦住了:“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你去救她吧,还有你的那个田兄弟……毕竟,有些东西失去了,可能一辈子也回不来了……”

    最后的这句话似乎有些意味深长,方仲天整个人怔住了。他想了想,随即眼神一凝,像是见定了决心一般,随即对葛威点头道:“好的,葛帮主,那我这就去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葛威也回应着点了点头,于是方仲天加快脚步离开了这里……

    扬州城的火海近乎蔓延了全城,无论军民,几乎无一幸免……

    “快点快点,等这风头过了,我们就自由了……”而在这个时候,“四大恶丑”这边,田栩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回头却发生了蒙元军队袭城的事情。为了自保的“四大恶丑”,也不管扬州知府的生死,准备策划着怎样从扬州城逃出去。

    “大哥,离开了扬州城,我们能去哪啊?”韩古在一旁问道,毕竟之前他们离开田栩时,丢掉了跟随的相府士兵,现在只有他们兄弟四人,说话也并不避讳。

    “管他呢——”吴通毫不在乎道,“我们还得谢谢蒙元朝廷,如果不是这次他们袭城,我们可逃不了那个仇千安的束缚……现在仇千安自己性命不保,根本不会顾及到我们身上。等着事情结束了,我们就真的自由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哈哈哈哈——”

    “是吗?”正在四人得意间,他们的身侧传来了熟悉的冷笑声。四人回头一看,来者竟是白燮和周兴通,没想到之前在相府结了仇,这时候又在这碰上了。

    白燮的手中还抱着一个熟睡的女婴,那是仇千安临死前交给白燮照顾的他幸存的女儿仇如心。

    “真是倒了大霉了,这两个家伙总是阴魂不散,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又出现了……”托托儿不禁偷偷暗怨道。

    “喂,现在扬州知府名存实亡,我们阳关大道各走一边,咱们之间就不要再有不必要的间隙了……”吴通试着说道,想要就这样和白燮他们扯清关系。

    然而,白燮这边似乎并不同意,他冷笑道:“那可不行,仇大人的事情是仇大人的,我们之间的事情是我们的。之前说过了,输的人就要听话。你们确实是输了,仇大人虽然不在,可我还是你们的大哥,大哥说话,你们这些小弟岂能不听?”

    “我们要是不听呢?”吴通低声试问道。

    “不听?哼……”白燮继续冷笑道,“不听,我现在就让你们葬身扬州火海……”

    白燮的话语危言耸听,没想到这个关头碰上了白燮,四人也只能是自认倒霉。吴通想了想,随即带着身后的三兄弟低声道:“我们知道了,大哥,我们听你的就是……”虽然话这么说,但吴通等人心里的却是有万般的不服。

    “这就对了,哼哼……放心吧,跟着我们混,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至少比那个将死的仇千安要好……”白燮又说道,眼中露出了令人胆寒不已的冰冷杀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