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腹背受敌
    此时,精疲力尽的田栩被“四大恶丑”及王府的士兵重重包围,四周大院又是熊熊的烈火,这一回田栩是真的跑不了了……

    不过田栩似乎并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尽管身体已经很累了,田栩依旧咬着牙在坚持,握剑的双手始终没有松懈。

    而“四大恶丑”这边,四人个个如同豺狼虎豹一样盯着田栩,就像盯着眼前的猎物一般,何况四人的武功也并不逊色,想要从火海包围中全身而退,田栩自己也很清楚这是很难的事情……

    “看样子是坚持不住了……”吴通舔了舔长钩上的血,用狰狞的口气说道,“你可是仇大人点名要抓捕的人物,今天自己跳进了网子,就别想着要出去……”

    话音刚落,吴通就已飞身而出,手中的长钩直朝田栩身前扑去。别看之前“四大恶丑”被白燮和周兴通打伤,现在恢复过来,身手依旧是令人胆寒。

    田栩没有想太多,他心中早已做足了拼死的准备,吴通朝自己冲上来时,田栩看都没有看一眼……吴通的长钩朝着自己的脖子飞梭而来,田栩握紧长剑,剑光随之一闪,只听得一声清脆之响,长剑将吴通的长钩正面拦下。

    “还能动的了嘛……”吴通又阴笑道。

    然而话音未落,吴通身后又有异响——托托儿知道田栩能一人从王府逃脱,还摆脱了白燮和周兴通的追击,武功肯定不简单,就算以多打少,也万万不可掉以轻心。于是托托儿跟上自己大哥的步伐。施展迅影的身法,手中的寒刀似能一招取人性命,趁其不注意,正朝田栩的底盘而去。武功寒影掠过,取人性命即在顷刻之间。托托儿“冷血杀手”一面尽显。

    而田栩还是和之前一样,根本就没有去看“四大恶丑”的人一眼,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托托儿的身法迅影,但田栩又岂能没注意到?尽管自己现在精疲力尽,但要对付这四个人,田栩余下的内力还是能够应付。

    托托儿正朝田栩的底盘而来。田栩从容应对,双手变单手撑剑,只手力道而对吴通长钩;脚下有变,身体微侧,半个转身。待到托托儿下底袭来,其手反转而拨足力之势,单手其扣,微步而变换起脚,正中腹下。

    托托儿腹下受到田栩脚踢,身体失去平衡,偷袭不攻自破。但田栩为此也付出了代价,因为双手转而变为单手拖剑。给了吴通反击的时机。本是相抗衡的力道瞬间倒向一边,吴通抓住机会,加大了手中长钩的力道。田栩的长剑未能拦住,一招“风沙之刃”,吴通长钩划过的力道闪过一道寒光,激起火海中地上滚炎的尘土。田栩未能及时躲开,身体稍稍一侧,肩膀上还是被长钩划开一道血口。田栩见状。一脚将托托儿踢出十丈之远,自己则是先行退去。见机行事。

    然而,吴通的长钩将田栩的臂膀砍出一道血口。鲜血沿着长钩的锋刃缓缓淌落,吴通如同嗜血的魔鬼一般,令人发狂地狰狞兴奋起来。

    “血……再来更多的血,今天你一定会死在我的长钩之下,哈哈哈哈……”吴通发出令人恐怖得笑声,自己的长钩在江湖上早就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所染之人,必下黄泉,看来在吴通眼里,今天的田栩也不例外。

    刚才的那一下疏忽,肩膀上却是被开了很大的一个血口,而且伤口血流不止。田栩的肩上顿时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自己闯到江湖多年,从未受过如此严重的伤,现在又是自己精疲力尽之时,对手又是纠缠不止的“四大恶丑”,还有包围自己的众多的士兵守卫,看样子今天自己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看来你已经扛不住了,就这样成为我的刀下鬼吧——”吴通又发出一丝恐怖的尖笑,不等田栩准备好,再一次备好架势,飞身便朝田栩身前而去。

    而这一回不只是吴通,身后剩下的李徒、托托儿和韩古三人,也纷纷冲了上来。面对眼前身受重伤的通缉罪犯,他们准备做最后一击。

    田栩的意识有些恍惚,面对突袭而来的四人,田栩似乎还有些发呆。他不是没有力气反抗,肩膀上的伤也并未太多影响田栩的行动,他只是在沉思,就在这生死一刻的瞬间,自己的脑海却还闪现无数的念头……

    (回忆中)……

    “你说你们两个要是打一架,谁的武功更高?”回忆中,兰姑在方仲天和田栩的面前说道,“你们的武功可以说不相上下,也从来没有比试过,不如什么时候……”

    “我不会和田兄比试的,我跟这家伙可是好兄弟——”方仲天笑着道。

    “哼,光嘴皮子说不算什么,相反,我倒是很期望有一天能和你交手,在你面前正面我比你强……”田栩则是“反驳”笑道……

    “结果怎么样了,仲天兄?”田栩急着问道,“刚才和蒙掌门交手,最后谁赢了?”

    方仲天挥舞着酸痛的臂膀,笑着说道:“当然是蒙掌门赢了……不过,蒙掌门似乎是很满意的样子,虽然我输了,但是并不难看,蒙掌门还夸我我的武功可以超越极限,继续突破,所以结果呢……蒙掌门愿意让我继承下一任逸仙门的掌门位置——”

    听到这里,田栩相应祝贺地陪笑了一番,但是笑容之下,却暗藏着些许的苦意……

    “兰姑,无论遇到什么,我拼了性命也会救你……”面对偷袭三人的刺客,方仲天竭尽全力从恶人手中救下了被挟持的兰姑,尽管身负重伤,但方仲天依旧是拼上了性命,而且最后成功了。

    “哼,要不是我之前疏忽大意,才不会被他们挟持……”兰姑仍然是平日里高傲的口气。但是见自己心爱的人救了自己,兰姑最后还是变了语气感动道,“不过还是谢谢你,拼了性命救我……”

    田栩则是在一旁看着二人亲切的样子,心中却是苦痛得很。他自己心里一直喜欢的人。其实也是兰姑,但是兰姑爱着的,却是方仲天——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人。田栩只能恨自己无能,没能换得兰姑的芳心。如果哪一天,自己能够超越方仲天,不再活在他的影子之下……

    (现实中)……

    “方仲天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田栩心中还在暗暗道,“连兰姑都说过,我和方仲天的武功不相上下,受了点小小的伤就叫苦不迭,我还算什么男人……”

    就在田栩苦思间。“四大恶丑”已经袭至身前。韩古先发制人,从半空俯身而下,尽全身力道一记铁拳杀过。田栩微微抬起头,眼神中杀气突现……

    “轰——”韩古的“暴怒之拳”,一击将地面砸穿,并激起阵阵的尘土。伴着四周火海的烟雾,尘土将院中的一切给覆盖。不过尘土烟雾也仅仅只是一瞬,渐渐地。烟雾开始慢慢退去。

    “人呢?不会被你一拳给砸死了吧……”吴通突然见不到田栩的身影,不禁暗道。

    “不对,这个是……”出拳的韩古自然是最清楚。自己的那一拳,并没有击中田栩。

    烟雾中,一个孤寒的身影若隐若现,手持一把三尺青霜,傲然肃立在四人的身前——此人正是田栩,刚才躲过了韩古致命的一击。虽然之前肩上已经受了重伤。但伴随着烟雾的完全退去,浮现在四人面前的。是一对闪着杀意寒光的眼神——田栩的眼神和之前大不一样,坚定中暗含着一股韧劲。

    “还活着是吗……”吴通见着田栩依旧是“困兽之斗”的局势。冷笑着说道。

    然而,此时此刻的田栩,似乎是早已忘了肩上血流不止的伤口,在他面前的,像是要即将死去的四人一般,牢牢刻在了自己的剑锋之刃上。

    “方仲天能做到,我不仅要做到,还要做得比他更好——”田栩突然大喊道,虽然周遭的人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我为什么要活在他的影子之下?我比他强,我要证明我自己,证明我的存在!”

    说完,田栩的身法如闪电一般,武功身手和刚才截然不同,着实是让“四大恶丑”吓了一跳。不过吴通等人也只当田栩是在逞强,也没太放在眼里,田栩冲了过来,他们依旧是按部应对。

    “你们这些没用的杂种,根本不配当我的对手!我的对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田栩大声怒吼道,只是最后没有说出“方仲天”的名字。

    话音至此,田栩的剑芒已经飞现而过。伴随着雷霆般的气势,“剑气寻芒”如同四光闪电一般,带着雷鸣的呼啸,纵驰而过。

    “四大恶丑”自然是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气势,他们也万万没想到田栩如同变了一个人,完全看不出是之前受伤的样子,反倒是自己等人的轻视,激起了他的斗志。但其实田栩根本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四人放在眼里,真正激起田栩斗志的人,是他的兄弟,也是他对手……

    “剑气寻芒”飞过,“四大恶丑”哪里是田栩的对手?连出招应对都措手不及,四兄弟直接被田栩的无敌剑法冲击散退而起。剑法威力惊人,不过四人好在相互照应,虽然场面上难堪了点,但都没有受太大的伤,只是冲退数十步有余。

    反观田栩,刚才的那一招气势如虹,但实际上那一招差不多耗尽了田栩最后全部的内力。虽然田栩骨子里倔得很,自己能够继续战斗下去,他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斗志,不然刚才不会忍着伤痛来了如此漂亮的反击……可是这一次,田栩是真的战不动了,手中的剑也不自觉地开始脱落……

    “看样子他已经快虚脱了,虽然最后那招吓人了点,不过也到此为止了……”吴通见田栩终于撑不下去了,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我……已经到极限了吗……”田栩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脚,尽管不想这么快放弃,但身体已经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我不应该只有这点毅力……我还要继续战斗,还要继续……我不想被兰姑看不起,不想被方仲天看不起……我比方仲天强,我不能就这么倒下,不能……”

    可是话还没说完,田栩像是再也支持不住了,整个人缓缓倒了下去,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见田栩在对面累瘫在地,吴通露出恐怖的笑容道:“好了,你也到此为止了吧……看在你让我们兄弟四人难缠对付的份上,就送个情面,给你留个全尸好了……”

    说着,吴通走在最前面,手提长钩便朝田栩倒下的方向缓缓走去。而其他三人及周围众多的守卫士兵见了,也跟着吴通缓缓而去……

    “结束了吗……”虽然眼睛看不见,但田栩却能默默感觉得到……血腥火海中,一股热流,飞过耳边,并发出一阵巨响,而朦胧中的自己,却什么也察觉不到,只感觉巨响过后,有无数的东西朝自己的身体砸了过来……

    而现实中,确实如此……正在吴通准备前去取田栩性命之时,庭院火海之中,众人的头上飞过一记炮弹——炮弹着实砸在院中着火屋檐的一角,而这个屋檐,正巧就在田栩倒下的上方。

    火药的威力甚猛,房檐直接被炮弹炸得瓦砾狂飞。而房梁的石砖和支架更是一片狼藉,就在田栩倒下的地方,石砖和支架将田栩给深深“埋没”了……

    吴通刚才还想去取田栩的性命,谁知这一下来得太突然,房檐被炸开的地方,火海四起。乱石飞屑又将田栩给埋没,吴通等人不得已只能暂时向后退去之。

    “喂,发生什么事了?”吴通自己也没搞清楚状况,火海中大声喊道。

    而就在喊话的一瞬,又一发火弹飞驰而过,落至众人所在的庭院,只见得爆炸后的一道红光,人群击中的守卫士兵直接被火弹炸开了花。

    “不好了——”直到这时,才有人匆匆赶来报道情况。

    “发生什么事了?”吴通还没回过神来,脸上尽是炮弹炸过后的黑尘,看着地上被炮弹炸过后死伤的士兵,吴通又急着问道。

    “大事不好了——”回来报道的人急着道,“朝……朝廷的部队到了,可能是仇大人的秘密走漏了风声……”

    原来,仇千安密谋造反的事情,蒙元朝廷早已知道,前期几次巡查的官兵全部杳无音讯,这一回直接动真格,派军队前往扬州进行镇压。如今,伴随着城中四周铁蹄声不断,蒙元铁骑已经开始发动进攻。军队这次还带了火药进行镇压,看来朝廷这回是动真格的了。

    “可恶,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吴通依旧是一脸不情愿道。

    “大哥,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和仇大人他们会和才行——”韩古在一旁提醒道。

    “可是……”吴通回头看了一眼刚刚田栩倒下的地方,有些不甘心道。然而,庭院早已被飞来的炮弹炸成了废墟,变得面目全非,倒下的田栩又被青砖乱瓦埋在了下面,连吴通自己都搞不清楚刚才田栩究竟倒在了哪里。

    “快走吧,再不走就要被蒙元铁骑包围了!”一旁的李徒也大声提醒道。

    吴通见状,向下挥拳泄愤道:“没办法,今天只能暂时饶过那个家伙了,哼……我们走!”

    于是,一声令下,吴通率着存活下来的手下匆匆离开火海……

    而田栩依旧是被埋在火海的废墟之下,昏倒的他,是生是死也是未知殊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