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灾难开始
    “啪——”沉静中,突起一道响亮的耳光……

    兰姑的一记耳光,重重打在了方仲天的脸上。方仲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兰姑,眼神中却充满了复杂。他不是没有话要解释,而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解释——他现在的心里很彷徨。

    “再怎么解释,你也骗不过我……”兰姑略带着忧伤,口气却显得强硬道,“你说过,你爱我,可是现在你却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方仲天不可否认,他确实对另外一个女人动了情,但也仅仅只是初见的好感,还并未有过相爱的决心。如今兰姑的话语和行为,却是让方仲天迷茫了许多。或许在兰姑面前,方仲天该清醒了,知道李婷对于自己来说只不过是稍转即逝的过路女人,比起其他来说,他自己更应该珍惜的,是自己和兰姑的感情。

    方仲天知道自己的不对,于是他开始狠下心,决定忘掉李婷……

    “你听我解释好吗……”方仲天终于想要开始解释,想要阐明自己和李婷其实并无关系。

    然而,兰姑的性子似乎向来急躁,也不听方仲天的解释,在兰姑心里,她自己认为对的,就一定是对的——这也是兰姑性格中最大的缺点。尤其是面对感情的问题,兰姑毫不“敷衍”,见到方仲天和别的女人有交往,兰姑整个人都显得不开心。

    兰姑不等方仲天解释,紧接着又是一个耳光上去了。这一下方仲天也没有阻拦,依旧是一道响亮。不过方仲天的表情依旧没有变,他知道兰姑的个性。想要让她冷静下来,首先自己得冷静下来。

    “你就不能听我解释吗?”方仲天继续默默道。

    然而兰姑似乎是没有这个耐心了,她也不听方仲天的解释,转身便说道:“哼,方仲天你记着。你可以选择和其他的女人去温存,不过如果真是那样,我到死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兰姑施展轻功,直接离开了黄府大院。

    整个过程,一直都是兰姑在急性发作。方仲天几乎没有说什么话。不过方仲天并没有因此而嫉恨兰姑,而是自己在不断地自责:“真的是……我错了吗……”

    好在刚才二人的过程,一旁的葛威等人并没有过于注意,也没有过于引起不必要的尴尬。

    方仲天站在原地思绪了好久,虽然自己和兰姑以及田栩闹了不小的矛盾。不过现在事情已经火烧眉毛,田栩潜入王府的事情暴露,扬州城必然会不加安宁,无论是扬州知府还是蒙元朝廷吗,接下来都会闹出不小的动静。现在城中到处是危险重重,如果就让他们两个人这样跑出去,一定会出事。

    想到这里,方仲天忘掉了刚才的一切烦恼。转身跑到葛威的身边,对其郑重说道:“葛帮主,在下有一事相求。还请葛帮主相助——”

    “怎么了吗?”葛威反而问道。

    方仲天继续道:“现在田栩兄弟已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扬州城接下来免不了腥风血雨……葛帮主,在下希望丐帮能够动员起来,各守其职,保护好城中受灾受难的百姓,免遭生灵涂炭!”

    葛威觉得方仲天说得很有道理。于是认真点头道:“方掌门所言极是,葛某这就通知丐帮各部。召集扬州城各路兄弟,帮助扬州百姓避难!”

    于是。葛威又转头对黄玄青道:“黄兄,贤弟此行还有事务,不能久留门下。如今扬州城暴动四起、人心惶惶,还请黄兄自己多加小心!”

    黄玄青点了点头,略显平静地回复道:“别太担心我了,你今日上任丐帮帮主,却发生了此等大事,该小心谨慎的,是葛兄你自己——放心吧,我会尽自己所能,照顾好这一带受灾的百姓……”

    葛威也点头回应了之,随即便同丐帮各路弟子及方仲天,一起出门商讨应急之策。

    方仲天心中略感焦急,这其中更多的,是对兰姑和田栩的担心。其实这一次的矛盾,不能说自己完全没有错,如果不是自己之前的优柔寡断和刚才的情绪失控的话……

    “兰姑,因为我,她现在一定很不开心,她的性格,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才好……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田栩,如果他真的失去理智,和那些蒙元朝廷的人拼命的话……”方仲天心中越想越急,此时此刻,他脑中已是一片混乱……

    此时此刻,在扬州城的另一侧,田栩正施展轻功在城中的废墟处来回穿梭。刚刚和方仲天如同一刀两断的纠纷,直到现在还就就不能退去。而去以田栩的性格,他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绝不是闹着玩儿。他也有自己的原则,既然说定要用自己的命去换扬州城百姓的命,那他就一定会去做……

    “我不会就这样退缩,方仲天,我一定要证明我比你强……”田栩心中念着的,还是对方仲天的嫉恨,“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联合起来怪罪我,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证明给你们看……”

    混乱中不知不觉,田栩不禁想起了自己在白燮和周兴通面前说过的话……

    (回忆中)……

    “其实活着的意义非常简单,虽然人与人之间也有区别,但活在当下,也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白燮依旧是不理解,继续疑问道,“证明自己什么?”

    “就是证明自己的能力,得到别人的认同!”田栩继续道,“中原武林涌现出了这么多诸如‘武林四圣’的英雄之辈,他们是怎么成功的,还不是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得到别人的认同,在别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从而找到了活在世上的意义不是吗?”

    ……

    “我要证明我自己。凭我自己的努力……”田栩从思绪中清醒过来,面对白燮的疑问,田栩竟将自己内心的痛苦说出来道,“我要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我比他强。我不会永远活在他的影子下面。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得到天下人的认同,所以我从来没有再任何事情面前低头认输——这就是我活在世上的目的,也是存活的意义!”

    (现实中)……

    “我总是以你为目标,方仲天,一直想要凭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我比你强!”田栩依旧是心中暗暗道。“但是今天,你说了那些话,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你算什么东西,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成为我的对手。你已经在世上得到了那么多的荣耀,可是一路下来吃苦更多的是我。却是什么也得不到……得不到他人的认可,得不到本属于我的荣耀,甚至连兰姑也得不到……我恨你,恨一路上的风光全部都是你的。我要证明自己,证明我才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王——而你,什么都不是!”

    田栩的心魔愈来愈重,甚至起了杀心的念头。他轻功的脚步越来越快,心中越是烦躁。他的步伐越是紊乱。眼中满带着对方仲天的恨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几乎已经忘掉了。方仲天和自己还是兄弟的事……

    正在田栩悲愤间,突然,在自己身侧的一旁,火光冲天的场景映入眼帘。田栩还没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侧头一看,只见一间民宅大院突起大火。而在大院的周遭,还有无数包围的扬州知府的官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田栩有些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可是没过多久,着火大院的周围。时不时传来平民的惨叫和哭喊——这回田栩清楚了,扬州知府似乎是在做着令人发指的事情。

    “仇千安一定是在追寻我的下落,所以派遣士兵搜城……”田栩望着火光中天的民宅,心中愤恨道,“如果真如方仲天所说,造成这一切的都是我……既然说好以命相换,那就是死,我也和扬州知府及蒙元朝廷势不两立!”

    想到这里,田栩心中终还存有一股正气。田栩加快脚步,飞奔至火灾的现场……

    “啊——啊——啊——”火烧宅院的地方,百姓的哭喊声、惨叫声不断,而在宅院附近的两侧,士兵守卫的刀下,更是倒下了数不清的平民百姓的尸体。

    “快,给我一一盘问,如果不说出那个潜入知府小子的小落,就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光!”领头的士兵大声喊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白燮和周兴通打伤的四大恶丑的老大吴通。而今,仇千安下令全城搜捕,誓要将潜入王府知道绝密的田栩缉拿归案,于是便派少有恢复的“四大恶丑”等人,领兵搜城。

    “四大恶丑”在江湖上本就是做尽坏事,如今让他们领兵搜城,所到之处更是尸横遍野、毫无人性。这已经不是第一起了,就在田栩回去的这段时间,他们已经“扫荡”了扬州城好几块地方,如今城中火烧废墟的几块地方,就是这些人的“杰作”……

    “啊——啊——”院中又传来了百姓惨遭士兵杀害的惨绝人寰的叫喊,然而这些在手上沾满鲜血的“四大恶丑”眼里看来,全都不以为然。

    “扫完了这一处,我们得去下一处了,大哥——”托托儿突然在一旁说道,“之前那个贼人能够只身潜入王府,一定是武功高强,在这里问这些没用的平民有什么用?”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吴通倒是不以为然地摸了摸下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巡查?”

    “就去城北吧,那个地方较为荒凉,说不定贼人躲在那儿呢……”托托儿回应道。

    “有道理,就听你的——”吴通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全身沾满鲜血的士兵慢慢走过,之声向吴通问道:“那这些没用的平民怎么办,他们到死也说不出贼人的真相……”

    “很简单,全部杀光即可……”吴通毫无人性地说道。毕竟在江湖上做尽了坏事,如此视人命为草芥对他们来说,即是平常之事……

    就在死亡悲鸣的无尽中,火光之上突然飞现一个矫健的身影。来者正是田栩,他手提长剑,飞至火光冲天的庭院之中,就在相府的士兵要对院中的平民赶尽杀绝之时,田栩长剑一挥,三招两式,便将周围的士兵全部砍翻在地。

    “什么人?”领头的士兵见到来者不善,自然大声质问道。

    田栩提起带血的剑锋,缓缓抬起头,用嫉恶如仇的眼光望着眼前这一群毫无人性的“刽子手”道:“你们要找的人是我,有本事就都冲我田栩来!”

    “你、你、你不就是……那个时候在王府突围的……”面前的士兵似乎是有印象了,之前田栩在王府突围逃跑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见过田栩的面孔……

    “不、不好了,大人——”而在院外,刚刚吴通等人还在疑惑什么人飞入了庭院,这时一个从院里跑出来的士兵匆匆忙忙禀报道,“不好了,那、那、那个……”

    “那个什么,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么紧张?”吴通倒是不以为然,他觉得光天化日之下,不会有哪个不明之辈敢中途进来砸场,于是毫不担忧道。

    “那个之前潜入王府并突围的……那个贼人,他……他自己来了——”士兵跪下身,紧张无比道。

    “你说什么?”吴通听了,也是有些不可思议道,“他人现在在哪儿?”

    “就、就在里面……”士兵继续颤颤巍巍道。

    “哼,没想到自己送上门儿来了——”吴通拔出腰间的长钩,一脚踢开了跪在地上的士兵,随即对身旁的三个兄弟道,“走了,兄弟们,该我们江湖‘四大恶丑’出手了……之前被白燮和周兴通那两个臭家伙羞辱了一番,今天我们要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身上讨回来!”

    其他三人也是恶性即起,跟着吴通一起,端起自己的家伙,便朝庭院内走去……

    而在庭院深处,田栩还在和相府的士兵恶斗。虽然武功上田栩对付这些喽啰士兵不成问题,但怎奈数量太多,之前对付白燮和周兴通时又是内力消耗不少,现在被无数的士兵包围其中,尔后还有“四大恶丑”坐镇难以对付。虽然之前信誓旦旦说要自己解决自己酿下的大错,但现在看来,别说拯救城里的百姓,今天能否全身而退还是未知。

    “啊——”田栩大吼一声,一招“落月无双”横扫了前排的士兵守卫后,田栩又对躲在自己身后受惊的平民百姓道,“你们从后门先走,这边交给我就行——”

    “谢谢你,大恩人……”众百姓简单地道谢后,便挨个往庭院的后方跑去,很快,留在院中的就只剩下田栩和相府的众士兵守卫。现在田栩是可以放下一切地大干一场,不过似乎已经晚了,田栩已经有些精力耗尽,有心无力应战眼前的众敌。

    雪上加霜的事情,这个时候“四大恶丑”已经提着家伙来到了院中,望见已经有些精疲力竭的田栩,四人的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这回……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吴通用狰狞的语气对田栩说道,并用舌头舔了舔自己长钩上的鲜血。

    田栩一只手撑地,一只手用长剑拄在地上,虽然他心有不甘,但是也近乎无能为力。

    “我可是要证明自己比方仲天强的人,我不可以在这个地方倒下……”田栩的心中还是在坚持,想着自己不能再死亡面前低头,田栩已经做好了要拼死一搏的准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