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兄弟分道
    田栩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田栩见了,立刻停下了脚步……

    “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狼狈,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口气中带着少许的轻蔑。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赌气”从方仲天身边离开的兰姑。兰姑本想和田栩一样,一个人去调查城中暴动的事情,却是毫无头绪,这个时候又正好碰上刚从扬州知府逃回来的田栩。

    “兰姑?”田栩见到兰姑,依旧是很关心的口气,尽管他知道兰姑心里并没有自己,“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个地方?”兰姑用任性的话语反过来回应道,她向来都是这样的脾气。

    “这个时候还在耍性子……”田栩先是嘟囔了一句,确定后面已经没有追兵了,田栩又问道,“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方仲天呢?”

    “他不在,我是一个人跑出来的……”兰姑倒是毫不在乎道。

    “什么?”然而听到这里,田栩反倒是不情愿道,“方仲天他什么意思?现在扬州城暴动不断,还有不少未知的危险,他居然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田栩不但没有责怪自己心有好感的兰姑,反倒是抱怨起方仲天来。

    “说这么难听1干嘛,又不是他把我丢在这儿,是我自己跑出来的……”兰姑知道田栩心中经常嫉妒方仲天,于是帮方仲天说话道,“你不是也也一个人在扬州到处乱跑吗?我就索性和你一样。自己一个人出来逛逛……”

    “再怎么任性也得有个度吧,再说这个时候可是紧要时刻……”田栩又“责备”了一句。见方仲天不在这里,田栩又问道。“对了,方仲天人呢?”

    兰姑笑了笑,回声应道:“哼,你猜怎么着?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可是在扬州城遇见了新任的丐帮帮主。”

    “新任的……丐帮帮主?”田栩有些迟疑道。

    “惊讶吧?”兰姑继续道,“谁能想到呢,在如今动荡不安的扬州城,居然亲身莅临了丐帮帮主继任的会场,还结识了新任的丐帮帮主……哎。只不过这个新帮主似乎是有些死脑筋,满嘴的大言大义,一点不通人情,完全比不上我们家仲天……”兰姑还在一旁摇着头调侃起来。

    看着兰姑一脸不在乎的样子,有重事相告的田栩认真起来道:“哎呀,现在不是扯这些题外话的时候,方仲天他人到底在哪里?”

    兰姑抓了抓头,还是用不在乎的口气回应道:“刚才好像是听说他们要去什么‘黄府’,见什么黄玄青……反正我是不认识黄家的人。他们一群大男人插科打诨,我自闲无趣,就跑出来了。”

    “黄府是吗?”田栩忖度一番,随即道。“我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儿,我们现在快点回去,去找方仲天——”

    “喂喂喂。我好不容易才从那群大老爷们那里跑出来,你说现在回去?”兰姑双手叉腰不情愿道。

    “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田栩和兰姑不一样。他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我们得赶紧回去通报他。扬州城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兰姑知道田栩虽然心中嫉妒方仲天,但性格上非常秉直,如此认真的表情,绝对不会是在说谎。见到田栩如此紧张的神情,她也知道了——扬州城真的发生了大事……

    黄府大院内……

    葛威和黄玄青依旧在叙着兄弟之情,尤其今天葛威为黄家新生的儿子取命,更多的话题也是在孩子的身上……

    “等纪儿长大了,就让他跟着你,学习武功,强身健体,免得我们黄家世世代代书香门第,却从无武林英豪之辈……”黄玄青抱着自己熟睡的儿子,对葛威亲切道。

    “习武没有问题,但黄兄你让令郎跟着我,这恐怕……”葛威倒有些不太从容道。

    “这有什么,就让葛兄你做纪儿的义父好了,现在葛兄你又成了新一任的丐帮帮主,为人处世大义凛然,相信纪儿在你身边,一定也能学会许多正直的做人之道吧……”黄玄青继续道。

    兄弟二人在院中叙述,而此时此刻,本是一起来的方仲天却独自一人从后院走了过来。刚刚送走了李婷,方仲天似乎还沉浸在刚才自己和李婷的“亲昵”中。

    “李姑娘她……什么时候还会再来……”方仲天心中暗暗道。

    正在一筹莫展间,方仲天的袖口处似乎是多了一样东西。方仲天从来不记得自己袖口藏有别的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一条白色的手绢,上面还有淡淡的余香——很显然,这是一个女孩子的东西。

    “手绢?”方仲天盯着白手绢,默默道,“兰姑平时不带手绢,这么说来这个手绢是……”

    因为上面有香味,方仲天又拿起来闻了闻——香味有些异常,带着一丝草药的清香,这下子答案很清楚了。

    “这一定是刚才我和李姑娘一起捣药的时候,李姑娘不小心丢下的……”方仲天望着这条手绢,略带着憧憬道,“找个机会,一定要亲自还给她才行……”

    正思绪着,这个时候,黄府大门处冲进来两个人。方仲天抬起头,这两个人正是之前纷纷离开自己,现在匆匆赶回来的兰姑和田栩。

    “他们是谁?”见有陌生人进来,厅房门口处的黄玄青不禁问道。

    “额,他们是……”因为之前葛威见过兰姑一面,丐帮的人还差点与其发生了矛盾,所以葛威对兰姑还是很熟悉。

    “兰姑,田栩?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方仲天不禁问道。

    “哼,你一个人在这里清闲快活了,你可知道我遇见了什么事吗?”田栩“毫不客气”。上来就“刁难”起方仲天道,“刚才我一个人潜入扬州知府。偷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扬州知府仇千安密谋造反,现在正到处暗中招兵买马。脱离蒙元朝廷的管辖——”

    然而,方仲天听到了这个消息,整个人有些懵了,他两眼发愣地望着田栩,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近些日子扬州城暴动不断吗?”田栩继续道,“朝廷暗中派人调查了扬州知府,也发现了仇千安造反的意图,只是没有确凿证据,于是派部队下来巡查。结果仇千安为了灭口。暗中剿杀了蒙元朝廷的人,所以扬州城各地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战后废墟……”

    听到这里,方仲天整个人怔住了,不过他似乎是在考虑别的事情,于是继续问道:“你等一下……你刚才说你一个人偷偷潜入扬州知府,偷听到了这个消息,那你……有没有被仇千安的人发现?”

    “当然发现了——”田栩倒是毫不避讳地说道,“不过他的那些手下个个都不经打,想抓住我?哼。可没那么容易……”田栩倒是说得有些得意起来。

    然而听到这个消息,方仲天整个人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随即毫不顾情面地大声骂道:“你这个笨蛋。做什么事情不好,偏偏惹上了这通事!”

    突如其来的大骂声,方仲天还从未有过地发过如此大的脾气。而且对象还是一直嫉妒自己的田栩,就如同矛盾撞到刀尖口上一般。

    兰姑、葛威等人也在一旁吓住了。平时温文尔雅的方仲天,此时却发这么大的脾气。倒是真心让在场的人震慑住了。

    田栩也是小小吃惊了一番,但随即又平静下来,以为方仲天处处在针对自己,于是大声反驳道:“是,我就是惹上了这事情怎么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整天避世而逃的家伙……如果不是我一个人潜入知府,会知道扬州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吗?”

    “笨蛋!你知不知道,你潜入王府,知道了不可告人秘密,现在又逃出来,会造成多大的后果?”方仲天继续发火道,“仇千安要造反,这个秘密是封口的,现在你暗中知道了,又从王府逃了出来,那仇千安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派出全城的兵力,搜查知道此事之人的底细……为了封口,他一定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如果真是这样,扬州城一定会陷入恐慌和暴动,老百姓也会深陷水深火热之中,你到底明不明白?”

    方仲天说到这里,田栩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扬州知府跑出来,看似是没事了,事实上自己的这次行动,却是给整个扬州城酿成了无法估量的大祸。田栩有些懵住了,整个人站在原地,眼神瞪大,一句话也没说。

    “蒙掌门在我们来扬州前,就百般强调,济世救民,但千万不可深陷朝廷纷争之事,否则会酿成始料未及的灾难……”方仲天继续道,“现在好了,你这次贸然的潜入,整个扬州城必会成为一片火海,又会有无数无辜的人死去,这一切要怪的话,那都是……”

    方仲天刚想要明确指责田栩,但突然又戛然而止,没有说出后面关键的话——方仲天这才意识到,今天的话有些过于难听了,而且矛头全部直指自己的兄弟田栩,确实自己也有些过分了。

    但是本就对方仲天心存偏见的田栩,听了这些话,早就已经怒不可遏了,现在再想挽回什么都已经晚了。而且,方仲天说完后,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黄玄青、葛威在内,都用异样的目光望着田栩。似乎他们都觉得方仲天的话在理,反过来都用仇视的眼光望着田栩。尤其是黄玄青,一向爱民如子的他,听了方仲天的话,不禁觉得田栩的行为的确会给扬州城的百姓带来灾难,黄玄青甚至是把田栩当成了仇人一样看待。

    田栩心中满是对方仲天的怒火,但当着众多人的面,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撕破脸,还是故作冷静地说道:“我这么做为了什么?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扬州城的百姓吗?如果不是我偷偷潜入相府,知道了仇千安密谋造反的事情,扬州城不更会葬身火海吗?”

    “可是你这样做,直接遭殃的,是扬州城的百姓——”黄玄青这边,终于忍不住了,反驳起来喝声道,“因为你的大意疏忽,现在知府的人一定在扬州城‘挖地三尺’地找你,恐怕已经有不少的百姓已经惨遭毒手了……你这么做,和那些杀害平民百姓的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你——”田栩见黄玄青这个陌生人对自己如此指手画脚,心中更是恨意四起,有些失去冷静的他,甚至有想要杀了黄玄青的冲动。但是他很清楚,如今场面变得如此失控,全都要怪方仲天的话,现在自己心中敌视的,也只有方仲天。

    “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说……”田栩咬着牙,用愤恨的眼光望着所有人,有些疯态地自笑道,“那我就一个人去解决这个事情——扬州知府的人不是要找我吗?尽管冲我来!我用我的命去换扬州城所有百姓的性命,这总可以了吧?”

    说完,田栩谁也没有顾,回头便施展轻功离开了。

    “田兄——”方仲天这才知道自己的话过于严厉苛刻了,他也清楚田栩一直嫉妒自己。但说实话,方仲天今天口气虽然重了些,但他一直都把田栩当成是自己的兄弟,如今因为一段话,快闹到了兄弟决裂的份上,方仲天也不禁自责起来。

    “你今天似乎也太认真了……”兰姑这次,反倒是帮起田栩说话了,“毕竟田栩他,也是冒着生命危险,一心一意为了扬州城的百姓,才只身一人潜入扬州知府的……刚才和他碰上回来的时候,他也和我说了,他在扬州知府,差点丢了性命。拼了性命换回来的重要情报,也不能说田栩他,真的就完全做错了……”

    方仲天这时候倒也有些自责起来,不过更多的,此时此刻的他,内心却充满了矛盾,想起出山前逸仙门前任掌门蒙羽蒙掌门对自己的嘱咐,方仲天暗自道:“蒙掌门之前不断嘱咐,千万不可以深入朝廷纷争之事,如此看来,确实如此……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酿下大祸的,又是我的兄弟,我到底该……”面对如今有些无法挽回的场面,方仲天也已经是左右为难。但是现在也不能犹豫太多,因为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耽误一刻,扬州城的某处,很有可能就发生了血光之灾……

    “你也别太自责了,仲天,田栩他向来就是这样的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兰姑刚想要安慰一下方仲天,突然发现方仲天的手上多了一条白色的手绢——那是李婷留下的手绢,兰姑却并不知情,她只当方仲天可能和别的女人好上了,于是反过来问道,“仲天,你手上的手绢是怎么回事?”

    “啊,这是……”方仲天这才意识过来,在兰姑面前,居然没有收回李婷的手绢。

    闻到了手绢上一丝淡淡的清香,兰姑似乎是明白了,立刻变了脸色道:“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你和别的女人好上了?”

    “这怎么可能?”方仲天立刻解释道,却是不知道如何出口,“这个手绢,只不过是……”

    然而,思维敏感的兰姑可不信,她一口咬定方仲天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于是有些翻脸道:“哼,你骗不过我,这个手绢上面还有香味,一定是哪个女人给你留下的……好啊,方仲天曾经信誓旦旦说喜欢我,原来现在只是在敷衍我——”兰姑最看不得方仲天移情别恋,成天担心这件事情的她,如今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方仲天。

    “兰姑,我真的没有……”方仲天还想要继续解释什么。

    “啪——”沉静中,突起一道响亮的耳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