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心魔纠缠
    “你到底……为了什么?”白燮用刀刃护臂挡住了田栩的剑,却露出匪夷所思的眼神,凝视着田栩,口中不断叨叨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这样做?”

    “我为了什么……”田栩一时间还未能明白白燮想要问什么,试图拔出长剑的同时,并行问道。

    “你的武功身手并不简单,想必是中原武林杰出之人,也打败过世间众多的高手……”白燮继续问道,似乎是想要从田栩身上找到自己一直想要的答案,于是继续问道,“你打败了这么多人,现在又冒着生命危险闯入扬州知府,究竟是为什么?是名,是利,还是什么?”

    突然听到这样的问题,田栩一下子还没有适应过来。虽然白燮的口气令人诧异,但是他那象征冷血杀手的眼神却是未变多少,田栩依旧是不敢掉以轻心。不过既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性格上有问必答的田栩还是笑了笑道:“哼,真是没想到啊,身为扬州知府高手护卫,杀了那么多人的你,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我杀了很多的人,在西域,我打败了很多的高手,拥有至高无上的名誉,‘鬼王’的称号也让他们闻风10∟丧胆……”白燮继续道,“可是我很空虚,我不知道我杀了那么多的人,究竟是为了得到什么……我一直很迷茫,想要找到这个答案。于是我不远万里来到中原武林,想要找到这个答案——我闯荡江湖,拼了性命做了这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打败了这么多人,让别人害怕我。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我活在世上,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的目的又是什么?我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告诉我……”

    田栩听完白燮的话,似乎是明白了一丝白燮内心的痛苦——一个活在世上就算武功高世的高手,却不知道存活的意义,这样的人自己曾经也是接触过。很多西域的武林人士,因为不像中原人士那样,接受孔儒等之类的教育,从小便生活在弱肉强食的世道中。但这些人中,也难免萌生出一些思想进取却又迷茫的人,他们也是在你死我活的世道缝隙中。追寻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

    而白燮现在就是这样的人,纵使自己一身令人闻风丧胆的武功,但却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是什么,田栩不禁觉得,在白燮恐怖身影的背后,暗藏的是令人惋惜的悲伤和无奈……

    田栩想了想,冲白燮微微一笑道:“原来你一直想要知道这些……”

    看着田栩自信的眼神,白燮又发话道:“听你的口气,你似乎知道你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你拼了性命。甚至冒着危险重重,也要潜入扬州知府……你一定知道人活在上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想你也是能告诉我答案的那个人,所以。我想让你告诉我……”

    “哼,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不顾一切也要追上我……”田栩完全明白了。握紧手中的剑柄,继续笑道。“没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制服你才行——”

    田栩剑上的力道突加几分,随即握剑的手灵然一转,在白燮刀刃护臂上磨出层层火花。白燮还没有反应过来,并没有在护臂上施加力道,也没有从刚才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一个不注意,就让田栩很轻松地拔出了剑。

    “想要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就先打过我再说吧!”田栩半空中凌跃而起,俯视着白燮,手中长剑灵然一动,“玉影之剑”再次杀出,如影如幻的剑影破空而下,刚柔并济便朝白燮而去。

    “没错,他知道……”白燮望着飞如雨下的幻影剑芒,一边抽出腰间的刀,一边心中暗道,“是他没错,他是能够告诉我真相,解开我心结的唯一的人,我一定要……”

    “玉影之剑”已至身前,白燮手中寒刀顿起。几道怵发刀芒,如流星般飞驶而过,只听得半空中阵阵如同玉碎之声,白燮招招无遗将田栩的剑术挡下。

    可田栩不会给白燮反击的机会,还未等白燮收起刀,田栩已是快人一步,落至白燮的身前。

    近身毕竟不是自己的长项,白燮只得以守为攻,双手的刀刃护臂再起,并愈加张扬,如同刺猬一般将自己的手臂上的四周包围的滴水不漏。

    但这仅仅只是手臂,而且田栩早就看穿了这一招,底盘即刻低下,单手撑地,随即反转便是一个脚踢,直朝白燮的腹下踢去——那也正是白燮的弱点。

    这招果然奏效,虽然刀刃护臂起到了一定的防御作用,但也妨碍了自己的一些视角,加之腹下是自己的弱点,白燮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向后飞出十丈之远。

    “你比我坚定,所以出招比我果断。你懂得人活在世上的意义,所以做事比我决断……”白燮向后倒去的同时,还不时说道,“如果我不能知道这些,心中的疑惑只会成为妨碍我前进的屏障,我永远也不会从心魔中挣脱,无论我今天是不是你的对手……”

    田栩可不管那么多,还没等白燮从地上站起,飞身便朝白燮而去。白燮也知道田栩是来真的,如果不使出全力,很有可能自己性命不保。

    “想知道活在世上的意义,就先得拼尽全力去做眼前的事情——”田栩使出“寒星掌”,一道寒流聚集掌心,直朝白燮腹下而去,并大声道,“如果不尽全力去做,你连活都不会,更别说活在世上的意义——”

    白燮像是被什么震撼住了,脑中灵光一闪。稍有清醒过来的他,突觉腹下一阵阴凉袭来。白燮不敢怠慢,听到了田栩“拼尽全力”的话语,白燮突现灵感,不经意出掌予以应对。白燮的掌力也是不容小觑。与田栩的“寒星掌”针锋相对,内力乱冲。二人所站的废墟,瞬间被强大的内力冲开一瞬。

    随即二人相互退后几步。田栩的面容依旧是淡定自若,而白燮却有些气喘——显然,田栩的武功还是要高于白燮一筹。

    “你赢了……”白燮缓了缓神,随即轻声说道。

    田栩听到这句话,倒显得有些诧异起来,不过想到之前白燮心中的纠结,田栩也似乎是能够理解一些,很快又平静下来。

    但是白燮说这句话,对面的周兴通可就不开心了。虽然同为西域的“鬼王”。但周兴通可不像白燮今天这样优柔寡断,也不管什么“活在当下”的意义。见自己的师弟居然在一个陌生的中原人士面前低头,还是扬州知府的敌人,周兴通不满道:“喂,师弟,别忘了我们来追他的目的——什么活在当下的意义?虽然他武功很强,但只要我们两个联手,对付他还是……”

    然而不等周兴通说完,白燮却做出阻止的手势。并义正言辞道:“不,他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也不是仇千安养的狗,为什么要替那样的人卖命?相反。这个人不一样,他能够告诉我,我活在这世上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所以……”说着,白燮的目光又放在了田栩的身上。

    田栩见着白燮是没有再要动手的意思。于是放下了出招的架势。田栩缓了缓神,继续道:“哼。既然你不像那些卖命的官兵侍卫一样,那我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活着的意义非常简单,虽然人与人之间也有区别,但活在当下,也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白燮依旧是不理解,继续疑问道,“证明自己什么?”

    “就是证明自己的能力,得到别人的认同!”田栩继续道,“中原武林涌现出了这么多诸如‘武林四圣’的英雄之辈,他们是怎么成功的,还不是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得到别人的认同,在别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从而找到了活在世上的意义不是吗?”

    “向别人证明自己是吗……”白燮像是知道了什么,自言自语道。

    田栩说到这里,自己突然有些停滞下来。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中也浮现出一丝的忧伤和愤恨。

    “方仲天……”田栩心中默默道,“我虽然和你是结拜兄弟,但你也是我的对手。我一直以你为目标,想要超越你,让其他人都认同我,可是……”

    田栩的脑海中涌现出无数令人茫然的回忆……

    (回忆中)……

    “喂,听说方仲天成为了逸仙门最年轻的掌门是吗……”“他可真是个天才,又有侠义之心,难怪蒙掌门会把掌门之位交给他……”“方仲天武功这么高,曾经还从蒙元官兵的手中,救过不少的人,这样的人果真是侠义英雄……”“听说这回他要去扬州了,扬州那里正闹饥荒、疾疫,如果这次他过去的话,一定可以救助那里的百姓……”

    田栩内心的独白:“我和他拜把兄弟,同样过着刀山火海的日子,福难同当,经历过无数的坎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荣誉和名利全部都是他的?我和他比,究竟差了什么?为什么天下人记着的,只有他方仲天?”

    “方仲天他可真是少年英雄,将来一定大有所为……”“蒙掌门将逸仙门的掌门之位让给方仲天,他将来一定可以出人头地……”

    “所有的所有,都是他方仲天的,而我永远只是一个配角……”田栩继续愤恨道,“所以我恨,我也不断努力,我每天都在拼搏,每天都在坚持,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超越你,让他人的目光中,不再只有你方仲天……所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一直都在努力,向着目标前进,让天下所有人都认同我……”

    “我喜欢的人是方仲天,田栩……”兰姑曾经的话语也浮现在田栩脑海中,“我知道你对我好,不过,我并不对你有任何的情意——你也别怪我说话直白,我就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如果说要安慰你的话,我只能说……我们好好做朋友吧,作为仲天兄弟的你……”

    “方仲天得到了这么多,连兰姑也不例外,兰姑爱着的人,是你,不是我……”田栩想起了自己一直以情相对的兰姑,爱着的人却是自己终生的对手方仲天,一丝痛楚油然心间……

    (现实中)……

    “所以我要证明我自己,凭我自己的努力……”田栩从思绪中清醒过来,面对白燮的疑问,田栩竟将自己内心的痛苦说出来道,“我要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我比他强,我不会永远活在他的影子下面。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得到天下人的认同,所以我从来没有再任何事情面前低头认输——这就是我活在世上的目的,也是存活的意义!”

    看似是田栩内心发泄张扬的独白,在白燮眼里看来,却像是自己的人生指导一般。曾经对自己活在世上迷茫的白燮,突然一下子像是明白了,明白了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

    “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得到天下人的认同是吗……”白燮冷峻的眼神下,露出了寒意的笑容道,“我终于明白了,我是为了什么而活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对于白燮来说,田栩已经不是自己的敌人,而是自己的朋友,甚至白燮将田栩当成了自己的人生导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兴通没看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田栩的武功已然在自己和白燮之上,而且更重要的,白燮听了田栩的话,似乎是解开了自己的心结,了却了白燮二十多年来的疑问。在周兴通眼里看来,这个田栩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快,那个贼人好像在那边……”正在这时,巷口的一侧,突然传出了知府官兵侍卫的声音,由于田栩和白燮这边的打斗,闹出的动静也不小。

    田栩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心中暗道:“糟糕,在这里耽误了太长的时间,知府的追兵来了……”

    田栩又回头望了一眼一前一后的白燮和周兴通,心中暗道:“先撤为妙吧,如果这两个家伙硬要阻拦我的话,我也只能以命相搏……不过现在我得赶回去,把仇千安‘造反’的消息告诉方仲天还有兰姑才行,虽然心有不甘,但眼下也只能……”

    想罢,田栩二话不说,施展轻功直接从现场逃离而去。而面对田栩的“逃跑”,白燮和周兴通二人也没有要追的意思了……

    周兴通缓缓走到白燮的身边,看着白燮从未有过的坚定眼神,周兴通问道:“看样子,你像是找到了你二十多年来一直想要寻找的答案……怎么,那个小子你似乎挺有兴趣?”

    白燮重新缠好了手臂上的绷带,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随即冷笑道:“我终于找到了,我要寻找的答案,我活在这世上的目的和意义……他并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的朋友……不,对我来说,应该是我的人生导师才对……”

    “师弟,你真的变了……”周兴通望着白燮从未有过的决心姿态,心中暗暗道……

    另一方面,田栩从知府守卫及白燮和周兴通二人的阻拦中突围出来后,就一直没有停下脚步。他心里很清楚,今天无意得知了仇千安的“阴谋”,今后扬州城一定不会风平浪静。在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之前,田栩所要做的,是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未知的方仲天和兰姑。

    然而就在田栩准备回到原先三人集合的地点时,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