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八十章 逃亡追捕
    “呼……呼……”田栩有些疲累的喘息声迭迭不止……

    从扬州相府逃出来后,田栩就一直没有停下脚步,虽然似乎后面并没有官兵追上来的样子,但田栩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乐;文;小说 lw+xs520,他很清楚,今日他偷听到了仇千安欲将造反的绝密,仇千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自己。如果是在扬州城,那即使是挖地三尺,他都会设法找到自己。一想到这里,田栩就不由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股的窒息和压迫……

    “后面没有追兵了吗?”田栩见后面似乎没有追兵的动静了,索性停下脚步休息了一番。

    然而,田栩停下来的地方,和之前他们经过的地方一样,是一片令人惨淡的废墟。田栩望着废墟的残骸,知道了缘由的他,心中非常清楚,刚才在扬州相府也都偷听到了——这是仇千安为了封口,在此发生暴乱所引起的。蒙元朝廷多多少少已经察觉到了扬州知府像是逆反的动向,于是暗中派人进行调查,没想到还是让仇千安先一步发现,被其灭口……

    “这扬州城到底是怎么了……”见扬州城暴乱的事情一起接一起,再加上这两年闹得饥荒和疾疫,田栩心中愤怒且迷茫道,“民不聊生,官府不闻不问还不算,现在又是暴动四起……这个世道真的变了吗?别说老百姓了,我们这些游历江湖的人士,口中说是不近朝政,可是不知不觉却又掺杂其中,整天过得提心吊胆……”说完,田栩狠狠向地上砸了一拳。以发泄心中的怨恨。

    然而,这样的行为很快就停止了。田栩缓缓站起身。望着自己带着血迹的双手,心中默默道:“我这是干什么。这可不是我的风格……遇事犹豫、哀怨世道,这些都是方仲天那家伙的毛病。我可不是他,我比他要强许多,我可不是那种遇事就害怕低头的人……对,我不是——”

    田栩心中为自己打气,他重新站直身子,似乎是坚定了什么……

    就在田栩迟疑一会儿间,前面后面的巷口突然传来了急促的部队铁蹄声——是扬州相府的官兵,原来他们一直都没有放松对田栩的追捕。倒是田栩自己在这里浪费了太长的时间。结果让官兵给追了上来。不止如此,官兵是前后包夹田栩,似乎是不想给他任何退路。

    “可恶,在这儿耽误太长时间了是吗……”田栩看在眼里,心中攒紧道,“看样子今天难免恶战了,我得快点才行,方仲天和兰姑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惊天的秘密……”到了这个时候,田栩心中还想着方仲天和兰姑二人。

    “他在那——”“围上去。别让他跑了!”很快,前后的官兵一下子朝田栩簇拥了过来,并将田栩团团围住。

    田栩四下望了望,虽然知府的官兵前后夹击。最后包围自己,不过最多还不过百余人,似乎这些只不过是守卫士兵的一小部分。田栩瞅了瞅。暗笑了一声道:“哼,我当多担心呢。几十个人而已,就敢阻拦本大爷……”田栩心中暗喜。追捕自己的士兵只是一小部分,如果就只有这些人的话,田栩对付起来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上——”官兵的领头大喊一句,包围的士兵一同向中间的田栩的涌去。

    田栩见状,重新拔出背上的剑,暗暗笑道:“既然你们这么想死,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话语间,一道银色的剑光杀出,伴随着如同日月星辰般的刀鸣,“落月无双”自剑锋而出。剑光如同落月般皎洁,剑刃更是利落直下,只听得人群中剑光忽闪而过,几招几式,十几个官兵守卫瞬时倒地。

    其他的官兵见田栩还手竟是如此的直截了当且毫不留情,有些被吓住了,全然停下了围攻的脚步。

    田栩见状,心犹速战速决,剑光未歇,“玉影之剑”再出,雷厉风行般的剑光疾驰而出。田栩的身影步伐随之而动,在人群中来回进出,剑光如影如风,闪现在废墟一侧,尔后只听得连绵不断的惨叫之声,前来围捕田栩的官兵,最后免不了一一惨死的下场……

    田栩收回了剑,稍许平静了一会儿后,望着地上的几十具士兵的尸体,冷冷嘲讽了一句:“切,就这点本事吗?几十个人,还不够我打的……”

    说完,田栩没有再去看死去的官兵一眼,直起身子,准备就地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田栩准备重新上路之时,自己的身旁却出传来了一丝莫名的异动。

    “嗯?”田栩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马上收回了步子,将手放在了背后长剑的剑柄上,准备随时出鞘。

    田栩的身后果然传出了响声,而且似乎声音很不寻常。田栩像是感受到了背后的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气,眼神一凝,紧接着就是猛然回头。然而,眼前的景象却是让自己感到前所未有的毛骨悚然……

    田栩惊呆了,惊悚到无比的一幕——刚才被自己乱剑杀死的几十个官兵侍卫,如同亡魂归来一般,满脸是血地站了起来,重新提起手中的兵器,带着恐惧和狰狞的眼神,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逼近。

    “没有死?不对,这些到底是……”田栩望着这些死而复生的如同僵尸一般的士兵,心中有些惊慌,毕竟自己行走江湖这么长时间,还从未见过人死复生的场面。但是说是复生好了,这些士兵个个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眼神中没有感情,只有狰狞和恐怖,似乎是亡魂附体一般,朝着田栩一步步走来。

    “哼,我可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怪,这一定是某人耍的小把戏……”田栩心中暗自道,不过看着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出现,田栩又大喊道。“什么人?快出来!偷偷摸摸耍些小把戏,算什么英雄?”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有的,只是前方朝自己步步逼近的如同僵尸一般的“还魂”的官兵侍卫。

    “切。真是无聊,看来又得白费些力气了……”田栩又发泄了一句,随即二话不说,比刚才的剑法还要干脆利落,身法突快起来,“玉影之剑”配合“”落月无双再起,两道青芒剑光如同流星望月一般,疾驰飞过,只听得剑锋碎星的疾影之声。无数道剑光参差而过,比之前还要快的速度和剑法,这些看似狰狞的官兵尸体,再一次被田栩放倒在地……

    轻而易举解决掉了这些“复活”的“亡魂”,田栩知道附近肯定有其他高手在盯着自己。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丝气息,田栩背对着身子,手提着长剑不放,大声喊打:“出来吧,躲在背后耍些小伎俩。不可能打得过我——”

    果不其然,从田栩的背后很快飞来一高一矮两人。田栩似乎是猜到了来者的身份,握住剑柄的手有些抓紧,随后。他慢慢转过头。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知府厅堂教训了“四大恶丑”一顿的那两人——号称“鬼王”的白燮和周兴通。

    “是你们两个……”田栩知道这两人不好对付,自己和相府的官兵纠缠了这么久。也是耗了不少的体力,如果现在还和这两个家伙硬来的话。自己未必能占得便宜……

    “果然有些胆识,平常人见了我这‘鬼命催生’之术。早就吓得站不直身子,可你不一样……”白燮最先冷冷发话道,看样子刚才的“亡魂复生”伎俩,是他搞的鬼。

    “鬼命催生?是你这家伙是吗……”田栩凝视着白燮,回应笑道,“哼,区区小把戏,能够吓得住谁?”

    “哟,被我们追上了,口气还这么大……”周兴通以为田栩已经精疲力竭,于是轻言道。

    “把你的口气注意点,小心我会让你死得很惨……”不等周兴通说完,田栩抢先道。看样子在白燮和周兴通看不起自己之前,自己倒先看不起对方来。

    白燮却并不像周兴通那样轻视田栩,和他对过一招的白燮很清楚,田栩的武功很可能不在自己之下,自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而且,从一开始白燮就能感觉得到,从田栩的身上,自己能够找到困惑自己这么多年的答案……

    “你这小子,口气比白燮还大,看样子得先给你点教训才行——”周兴通见田栩年纪不大,却是口出狂言不止,二话不说,说中的几发棋子暗器从袖口飞出。

    田栩想起了在知府厅堂的时候,看见周兴通使用的暗器绝活,知道他是一个暗器高手,即使明着对方使用暗器,也能出其不意将对方算计。

    田栩屏气凝神,剑出一道,准备予以反击。然而,田栩提剑却是未有出招,而是跃身而起,腾空躲过了暗器的袭击。

    “结果还不是一样吗……”周兴通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冷冷一笑,手指间微微一动。

    然而,田栩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他暗暗一笑……突然,半空中的他,举剑朝自己脚下的地方凭空砍去。看似无理取闹的行为,但似乎……

    “什么?”周兴通最为吃惊,因为在那之下,是他一开始算计好的机关——棋子暗器的衔接处,有自己手指尖操控的连线,之前在厅堂的时候,周兴通用的就是同一招。

    但是周兴通没有算到的是,田栩竟先一步化解,毕竟在厅堂的时候,周兴通的一招一式,田栩可全都是看在眼里,用同样的招式算计,田栩可不会上当。

    田栩“空剑”而出,果然斩断了暗器间的连线。没完,田栩用手抓住细线,反手控制住了周兴通飞过的暗器,用力一掷,暗器反向朝周兴通身前飞去。

    “这个家伙,既然如此的话……”周兴通见自己的出招这么快就被识破,咬牙切齿道,同时似乎还在算计什么。

    周兴通见飞回的暗器,自己又抽出更多数量的棋子暗器,欲以相对。只听得半空中“叮当”几声作响,飞回的暗器被悉数击落,而剩余的暗器则继续飞向田栩身前。

    田栩显得从容镇静,即使自己的体力损耗不少,但他很自信,对付这两个西域高手不成问题。田栩不慌不忙,手中的长剑立然身前,剑背挡住了暗器的偷袭。

    “这点小伎俩,也不过……”田栩刚想嘲讽几句,一下子又戛然而止——就在放下剑锋的一瞬,田栩突然发现刚才还站在自己白燮身边的周兴通一下子不见了身影,如今就只剩下白燮一人而已。

    “原来如此,佯攻是吧……”不过田栩依旧是不慌不乱,吃惊了一下后,整个人又冷静下来,并稍稍收回了剑……

    “在后面!”田栩突然大喊一声,头也没回,转身就是一个回踢。

    “呀——”背后传来了周兴通的声音——果然,刚才的暗器只是佯攻,周兴通的身法说来也快,眨眼的功夫就绕到了田栩的身后,准备给予致命一击。

    可让周兴通没想到的是,田栩的武功实在是不俗,感知力也是极强,常人还未及反应,田栩回头看都没看一眼,便精确感知到了自己的位置,回身就是准确的一脚。而且田栩的脚力还不小,周兴通两手相抵,依旧是被踹出十丈之远。

    “哼,看来吹上天的西域‘鬼王’,也不过如此嘛……”田栩这边,反倒是嘲讽起对方来了。

    “可恶啊,你这个小子……”看着田栩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周兴通心中有些愤恨道,并准备继续出手进攻,毕竟自己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对付他,只是试探几下,却被田栩冷嘲热讽起来。

    然而,就在周兴通准备再起招时,白燮却在对面发话了:“算了,师兄,只凭这些小伎俩,是打不过他的……你忘了吗?刚才在知府厅堂的时候,这家伙可是把我们对付那四个无赖的招式全然看在眼里。别小看他,这家伙可不简单,别以为他只是简单的喽啰……”说着,白燮慢慢解开手中的绷带,看样子是要随时准备过招田栩。

    “哼,我只是觉得这臭小子出言不逊,得给他点适当的教训才是,还不至于要使出全力对付他吧……”周兴通又说道。

    “管他呢,就算使出全力,我们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白燮用不知所言的口气冷冷道,“不过,人死不死无所谓,孰强孰弱也无所谓,但架,肯定是要打的,而且是我和他……”

    田栩回过头来望着白燮,听了白燮说了那么多匪夷所思却又暗藏恐惧的话,不禁觉得白燮是个神秘却又可怕的对手。但是如今自己当务之急是要尽快离开这里,逃过一会儿可能接踵而至的官兵的堵截,不出全力打败眼前的这两人是不行了。

    “既然你这么爱打架,那我奉陪到底——”这回倒是田栩放出“豪言”起来,大喝一句后,整个人提剑朝着白燮疾驰而去。

    闪影的一瞬,长剑横空而出……然而,和之前在相府的场景一样——白燮解开了手臂上的绷带,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再现,只见狰狞无比的刀刃护臂挡住了田栩的长剑,并死死将其扣住不能立拔。田栩知道这诡异招式的难缠,但是既然对上了,想逃脱可没那么容易。

    “你和我不一样,你的眼神很坚定……”正在紧张时刻,白燮冒出突如其来的话语,让田栩有些戛然而止。

    “你这家伙……”田栩自然是不会松懈,望着白燮冰冷的面孔,田栩最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