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挚爱钟情
    伫立了一会儿,葛威便领着方仲天走进了黄府的大门……

    “葛兄,没想到今日你会登门拜访,黄某倒是未及招待啊……”在府上的正院中,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正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迎接着登门拜访的葛威等人。此人正是黄府的户主,之前葛威向方仲天提到的黄玄青,而他手中抱着的婴儿,是他们家刚出生的儿子。这天正赶上孩子出世,黄玄青脸上尽现喜悦的神情,倒是不知今日葛威等人突然拜访,究竟何意。

    “未能提前通知,只因事务繁忙……”葛威笑脸相迎道,“今日葛某不请自来,是要告诉黄兄,葛某今日被丐帮群英推举为新一任丐帮帮主,特来前报喜讯——”

    “是吗?”黄玄青听了,果然高兴道,“葛兄为人大义凛然、心怀苍生天下,如今又成了新一任的丐帮帮主,相信这一回葛兄领导扬州这一带的丐帮兄弟,一定能够解救扬州百姓之危难——”

    葛威又瞅了一眼黄玄青手中熟睡的男婴,知道今日黄家爱子出世,葛某凑上前去,微笑着俯视婴儿熟睡的面容,也回敬道:“也恭贺黄兄今日喜得贵子,葛某今日迟到拜访,算是晚来高祝。”

    黄玄青顿了顿,突发奇想道:“葛兄啊,你我二人怎么说也是结拜兄弟。今日贤弟喜得贵子,你我二人又是结拜之交,不如就让犬子做于葛兄义子可否?”

    葛威听了,有些不适应道:“这……葛某还从未有过此等之想,何况贵子还未取名,我也未及其愿。有些不妥吧?”

    “这有什么不妥?”黄玄青倒是很随和道,“迟疑犹豫不像葛兄你的作风,我说今日成行就行,从今天前,葛兄你就是犬子的义父。待他如待子。”

    “如是这样,那葛某实为感激不尽……”葛威不得已接受黄玄青的请求,想到孩子出生还没有名字,葛威又问道,“对了,贵子还未有其名。不知黄兄想给予贵子何名?”

    黄玄青想了想,笑着对葛威道:“黄家而今也就这一个儿子,还未想过取得何名?葛兄行走江湖,见多识广,不如让你替犬子起名好了……”

    “这和见多识广没有多大关系……”葛威见取名也要自己来。有些收敛道,“黄兄如此情深意重,葛某倒是担当不起啊……”

    “这有什么担当不起的,只不过是取个名字……”黄玄青继续笑着道,“要是犬子的名字是当今丐帮帮主所起,相信犬子将来能和葛兄你一样,做一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一心为民的男子汉,贤弟也算心满意足了。”

    “这些都还扯太远了。只不过是起名字罢了……”葛威想了想,终于改口道,“那好吧。就然黄兄让我起名,葛某就想想看吧……”

    不过身为丐帮帮主,这些“闲杂之事”似乎不是自己所长,他在一旁思绪了很久,也没想出个好名来。

    但是一旁的方仲天闲来无事,看着婴儿熟睡的模样。不禁吟诗道:“相来子予目,莫看世春秋。千顾里寻付。广世纪行游……这孩子出生乱世扬州,其父心寄苍生。想必将来继承其志,广纪天下吧……”

    “广纪天下是吗……”葛威听到了方仲天在一旁的感叹,随即灵光一现,笑着对黄玄青道,“不如就取名为‘黄纪’吧,希望将来成人能像他父亲一样,广纪天下、心怀苍生……”

    “黄纪?是个好名字——”黄玄青听了,高兴道,“好,以后黄家的儿子就叫黄纪。纪儿,你认好了,以后这个叔叔就是你的义父……”

    葛威及众丐帮弟子在后面见了,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而黄玄青手中的婴儿依旧是熟睡的姿态,时不时偶尔打个哈欠,对于刚出生的黄纪来说,外面的事迹只不过是一片陌生……

    黄玄青又抬起头,望着第一次相见的方仲天的面孔,又不禁道:“对了,这位是……”

    方仲天这才想起来,自己登门拜访黄府,自己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然而,葛威说话行事总是快人一步,抢在方仲天之前,葛威帮忙介绍道:“噢,还么提及此事……这回倒是让黄兄你开眼界了,这位仁兄可是新一任的逸仙门掌门人方仲天,是前任逸仙掌门蒙羽蒙掌门的传人——”

    方仲天见葛威替自己介绍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憨厚老实又有些尴尬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一副一帮之主的威严身份。

    “你是……逸仙门新一任的掌门?”黄玄青见着方仲天,也有些不敢相信道,“逸仙门可是武林中最大的门派,没想到新一任的掌门人居然会……这么年轻?”

    方仲天听了,有些不好意思道:“还……还好了,在下可能是有些年轻了……所以虽然身份上已为逸仙门的掌门人,但蒙羽蒙前辈还是让我游历天下四洲,了解世间疾苦。两年前,我随朋友来到了扬州,见这里百姓遭受饥荒、病疫,官府有不闻不问,于是便留在这帮助百姓渡过危难,没想到恍日一过,已经有两年了……”

    “没想到方掌门竟有如此济世天下之民之心,难怪如此年轻便能胜任逸仙门掌门之位,现在又是葛兄的结交之友,黄某也在这里敬过了——”黄玄青以礼仪想称道。

    方仲天一直都是很随和的人,不太在意人与人身份的高低。见黄玄青说话对自己恭恭敬敬,他自己也是很不适应。为了消除些许的尴尬,方仲天朝府上其他的地方望了望,时不时有领取救济粮的百姓出入,方仲天不禁换了表情问道:“这些百姓,天天都来府上取粮吗?”

    黄玄青见方仲天又关心起了扬州城的百姓,不禁应和道:“还好了,他们不过是两三天来一次……哎。扬州的饥荒已经闹了不是一年两年了,在我们黄府帮助他们之前,城中的百姓饿死不少。而今扬州城的知府不管不问,现在城中又开始闹了病疫,我们黄家虽然尽自己所能。帮助城中的百姓,但是久而久之,也不是长久之计,官府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也支撑不了三五年了……”

    “这些年无论是黄兄还是葛兄,你们都在努力是吗……”方仲天略微地低下了头。默默道,“而今扬州城出了饥荒和病疫,现在又出现了暴动。虽然还不知道愿意为何,但若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曾经繁华一世的扬州城。很有可能会变成人烟不再的地域……”

    “说到病疫的话……”黄玄青又提道,“我可真得好好感谢‘扬州女神医’李婷李姑娘,她是个挺善良的女孩儿,身怀医术的她,知道城中病疫犯难,自发愿意帮助黄某,替城中的百姓治病。一个二十不到的女子既有如此之心,可见李婷姑娘的善心……”

    “李婷是吗……”一听到李婷的名字。方仲天的心为之一动。想到刚才在黄府门口与李婷的偶然相遇,方仲天依旧是难以忘怀那个莫名温馨的画面。

    “李姑娘人在哪里,有时间的话我们得好好谢谢她——”葛威又接着道。

    “她就在后院替那里的百姓治病。如果没事的话,可以去找她。只不过……可能她很忙,我们这些大男人平日里叽叽咕咕,她也未必喜欢,哈哈哈哈……”黄玄青说着,不禁笑了笑。

    葛威和其他丐帮弟子在后面听了。也不禁笑出声来。只有方仲天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要说的话也不能说没有。只是更多的,是方仲天更加憧憬的眼神……

    说了好些话。葛威便和黄玄青进了厅堂,相叙他事,新出生的儿子黄纪交由他的母亲和其他侍女照顾。至于方仲天,初来驾到的他没有和葛威他们在一起,他现在的心思,倒是全然放在了刚才提到的李婷的身上。

    方仲天慢慢朝着后院的方向,这里也果如黄玄青之前所说,聚集着一些换了疾病的百姓。黄玄青出于善心,便收留了他们。但也担心病疫的扩散,好在“扬州女神医”李婷出手相助,替这里的百姓治病,病情才算得以缓解……

    后院的空地上,躺坐着各式各样的患者,不过这些患者的脸上表情并没有显得太难看,反倒是从容满意的神情——看样子李婷已经帮他们缓解了病情。

    方仲天又缓缓走了几步,低头望去,只见在一棵小树旁,一个身着白衣、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正在给一个患病的妇人喂药。方仲天认出来了,这个白衣女子就是之前和自己撞上的李婷,她脸上之所以带着面纱,是为了避免病疫的传染。不过再一次见到了动人的身影,方仲天的心微微一动。

    “行了,这样就好了,只要静静修养两日,就会没事的……”李婷似乎是又治好了一个病人,对妇人微笑道。

    “谢谢你了,李姑娘……”妇人用羸弱的语气谢道。

    “大娘,你好好休息吧,我得去准备其他药材了……”说完,李婷站起身,准备重新去准备治病用的药。然而当李婷回头的一瞬间,她看见了之前在大门口遇见的,那个难以忘却的俊朗的身影。

    方仲天和李婷再一次互相对视,只是这一次,二人的距离稍些远了。李婷见了方仲天,心中再次闪过莫名的心动感觉。不过李婷似乎是有些害羞的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缓缓从方仲天的身边走过,微微的脸红也被面纱挡着看不出来。

    然而也许是走过方仲天的身边,李婷有些紧张,刚刚喂药的碗一下子没拿稳,一个翻滚落了下来。

    “啊——”李婷下意识惊呼了一声,毕竟今天自己带的东西不多,这个碗也是其中之一,如果在这里摔碎的话……

    不过碗并没有摔碎——关键时候,方仲天以迅影的手法接住了落下的碗。方仲天将碗递还给李婷,微微道:“李姑娘,你的碗——”

    “谢……谢谢……”李婷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声应道,“没想到这位公子。也知道……小女子的名字……”

    “扬州女神医的名号,人尽皆知不是吗?”方仲天依旧是很随和的样子,随即自发道,“反正我闲来无事,不如李姑娘。我来帮你的忙好了。”

    “好,谢谢你……”李婷依旧是很腼腆地答道,不过在她的心里,她似乎特别的开心……

    方仲天和李婷一起走到了药房,两个人也多多少少说了些话,方仲天也告诉了李婷自己的名字。只是自己这个逸仙门掌门人的身份,方仲天并没有说出口。两个人在药房一边聊天,一边干活,开始还有些尴尬不知所云的样子,毕竟陌生的男女彼此房中说话。怎么说也有戏太不自然。但久而久之,加上方仲天随和的性格,两个人一下子就说开了,时不时两个人还会彼此一笑。不过有一点二人倒是有些相似,那就是二人彼此对对方的那一丝莫名的心动……

    “傻瓜,药不是这样磨的……”方仲天在一旁帮李婷磨药,李婷教了方仲天几手,见方仲天有些僵硬的双手。李婷走到身边,不禁笑道,“像你这样。手这么僵硬,药不可能均匀汲取……我来给你示范一遍,你看着——”

    说完,李婷自己亲自动手。只见一双纤纤玉手,在药材的磨刀上,均匀的摆动。倩影的身姿,温柔的动作。这一切的一切看在眼里,方仲天心中的触动愈来愈深;而李婷也不知是怎么的。似乎自己比起之前,要更加地大胆和放开,在方仲天面前毫不避讳地谈笑说情,现在还帮着他教学磨药的技巧。

    “看到了吗,就像这样……”李婷又笑着道,她有些忘了自己今日只是和方仲天初次见面而已,毫无保留地表达道。

    “我再来试试——”方仲天也是迎合着说道,伸手准备再试一把。

    然而也许是过于心急,方仲天伸手时,双手不禁触碰到了李婷的玉手。如同触电一般,两人同一时间收回了彼此的手,在一旁尴尬脸红了好久。方仲天不经意将目光望向了李婷,李婷也不经意回头望了一眼方仲天,两人的目光第三次对视在一起,只是这一次,距离是最近的。

    “你……”二人同时想要说什么,却又戛然而止。说不出口的话语,或许在心中,二人彼此已经知道了答案。

    眼神对视只是一瞬,心动却是久久不忘。方仲天重新在桌上磨着药,然而心中的思绪,却早已不在上面,有的只是自己刚才和李婷亲切欢笑的言行举止……

    替李婷磨好了药,又帮助了一下后院还在等待救治的百姓,今天李婷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李婷收好了自己药箱,在准备向黄家告别的时候,李婷转头先对方仲天道:“多谢方公子今天的帮忙,小女子今日便将离去,所……所以……”李婷是相对方仲天说什么,但是却又不好出口。

    方仲天也是一样,在分别之时,二人彼此还对对方有着恋恋不舍的情节。方仲天想了想,身为男人的他最先开口道:“李姑娘你……明天还来吗?”

    李婷低头红着脸,腼腆回答道:“明天不了,因为……黄家这里的病人我已经治好了,明天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帮助其他灾民,所以……”

    听到这个消息,方仲天心中有些小小的忧伤。方仲天很明显是不想让李婷离开自己,而这一离开,又不知道二人何时才能相见。方仲天静了静,随即道:“李姑娘能有这样的善心,我……真的很高兴,还望李姑娘你……一路走好……”最终还是要做依依不舍的告别。

    “谢谢你,方公子……”李婷轻声答道,其实她心里和方仲天一样,都不想彼此离开对方,毕竟今天的经历,让彼此二人都是久久不能忘怀,“希望……希望有一天,我们还可以再见面……”

    李婷似乎是鼓足勇气说了最后一句,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对一个男孩子说这种话。也许是过于害羞,李婷说完后,红着脸转头便立刻离开了。方仲天也不好意思再追上去,只能带着些许的遗憾,默默目送着李婷的离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