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七十八章 逃出王府
    “有刺客!”“快把他抓起来!”很快,田栩藏身知府的事情,变得人尽皆知。

    本来戒备森严、毫无动息的扬州知府,气氛一下子变得躁动起来。不过多时,厅堂门外便传来了士兵集合踏步的铁柝寒声,有的甚至已经提着兵器冲进了会议厅堂,如果田栩再不赶紧离开,很有可能就走不了了。

    “可恶,这个时候居然被人发现了……”田栩心中暗暗抱怨道。但是现在不是在这里由于自责的时候,田栩望了望下方簇拥而来的士兵,自己心中下定必须赶紧从这里的天窗逃出去。

    可就在这时,一阵凉意从田栩的身旁飘过,一个黑影如幽灵般闪现至自己身旁——是白燮,只见白燮施展轻功,迅影般跃至田栩的身后。

    “你胆子挺大的嘛,只身一人偷听相府的机密……”白燮用一如既往的冰冷口气说道。

    田栩知道眼前的白燮不好对付,二话不说,根本不回应白燮的话语,转身就是一个脚踢,想要把白燮给一脚踹下房梁。

    但是白燮的武功令人胆寒,这点伎俩根本造不成威胁。只见白燮抬起自己的手臂,轻轻松松就挡住了这一脚。

    然而,似乎田栩还留一手,他微微一笑,趁着白燮不注意,冷不丁由腹下一击寒掌而出。白燮似乎是有些猝不及防的样子,手臂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田栩着实一掌给击中,刚才武功让人畏惧的白燮,似乎这时变得有些迟钝起来。

    不过好像并不是白燮的武功有什么削弱,似乎在田栩面前。他就是防不住刚才的这一下。田栩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以刀刃护臂护身,周及上下之身,很可能腹下就是他的弱点。所以才用那样的防御措施……”

    白燮被田栩的寒掌击中,整个人飞出了房梁,腾在半空之上。白燮似乎是觉察到自己的弱点被发现了,暗自惊道:“这家伙,出掌的位置和时机这么果断,击中我的弱点之处绝不是巧合。刚才在房梁上看我的身手。这么快就找到了我的短板,看样子似乎不简单……”

    白燮在空中翻腾了几式,在房梁的另一侧站好了。而田栩则趁着这个空隙,没有闲工夫再去搭理白燮,立刻从刚才进来的天窗飞身而出……

    “那个家伙逃出去了。快追——”下面的士兵守卫见了房梁上的情形,立刻朝四面大声喊道,于是厅堂内的众人又一窝蜂地朝门外奔去。

    从厅堂出来,准备顺着原路返回,然而田栩却发现,下面已经包围了数以千计的士兵。看样子这扬州知府为了加强知府的戒备,不让“阴谋”秘密泄露出去,也是花了不少的血本。却没想到今天却用到了田栩的头上。

    “给我杀——”看到田栩从房梁上的天窗出来,下面的士兵守卫集体向厅堂的四面包围过去。

    “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了……”田栩心中暗暗道,随即便从房梁上一跃而下。拔出背后的长剑,准备拼死一搏。

    只身一人从乱军从中杀出,本来就是风险度极高的事情。但田栩就是这种性格,什么都不怕,就算死亡的威胁摆在自己眼前,只要是自己决定的事情。就算是死也要往前冲。于是田栩不顾一切地只身一人陷入敌军的包围圈,想要硬碰硬从这里突围出去。

    “杀——”周围的士兵再一次齐声喊道。提着冰冷的武器,如同群狼般朝田栩冲了过来。

    “呀——”田栩也毫不示弱。大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虹光。“玉影之剑”横空划出,剑光如雷厉风行般疾驰而过,发出刺裂的轰鸣,在士兵守卫间循循而过,很快,即是一招而过,周围便倒下了一排守卫士兵的尸体。

    守卫的士兵看出来了,田栩的武功非同一般,敢独自一人挑战千军守卫,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而此时此刻,白燮和周兴通二人,正站在厅堂会议室的门外,观望着阵中田栩艰难突围的场景。

    “师弟,你似乎对这个家伙挺感兴趣……”周兴通看着白燮目不转睛的神情,不禁提道。

    白燮则是一如既往的冰冷的眼神,他的视线一直放在田栩身上,也没有望周兴通一眼,冷冷地说道:“刚才我和他交手了,看着他,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哦?你什么时候还会说出这等话来……”听到白燮说这话,感觉到白燮对田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周兴通又不禁问道。

    白燮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继续说道:“我和他的武功其实相差不多,但我能够感觉得到,他和我的不同……就在刚才屋内的对招,尽管只是简单的一两回合,但是从他的眼神中,我能看出来,他很坚定……”

    “哼,这又能说明什么?”周兴通笑着问道。

    “这就是他和我的不同……”白燮继续冷言道,“我不知道我为何目的活在世上,打败了众多的高手,杀了这么多人,可是我一点都不充实,从西域到中原,皆是如此;但我感觉他不一样,他似乎是一个有目的的人,他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为了目标可以奋不顾身地去做,就像现在这样……他知道人活在世上的意义,他比我清楚,所以他才那么坚定……”

    “你又来了,尽说这些不着边的话……”见白燮又在莫名其妙地说这些东西,周兴通在一旁不禁咕叨了一句。

    但白燮似乎已经对田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两眼凝视着阵中突围的田栩,心中暗暗道:“我一定要再和他过招,说不定他能给我答案,我活在这世上的意义……”

    望着田栩在千军阵中挥剑突围,白燮两只缠满绷带的手臂隐隐发抖……

    “啊——啊——啊——”几阵惨叫声传来。千军阵中,田栩的飞剑疾驰,再一次将包围上来的一排守卫士兵给结果。看来田栩的武功果然不俗,尽管身处军队重重包围的危险,但依旧是镇定自若。

    “快给我上。全给我上啊——”一个士兵头子大声喊道,但前面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田栩的剑法行云流水,而且丝毫没有疲惫的样子,想到刚才前面士兵倒下的惨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敢直接上前。尽是手提着兵器,颤颤巍巍地围绕在田栩身旁。

    “都是一群废物,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对付不了——”士兵头子继续大骂道。

    “如果继续这么硬拼下去,这么多人。就算武功再高,也会累死,得想个尽快之策……”田栩心中暗道,表面上镇定自若,其实心中也是万分的焦急。很快,田栩把目光放在了刚才在人群中发令的士兵头子身上。

    “你们都怎么了,还不快点……”士兵头子见没有人敢冲上前去,准备继续训斥道。然而话音未落。一股凉意突然传来。

    士兵头子回过头看去,只见田栩已然跃身飞至了自己的身侧。士兵头子有些惊慌地说不出话,害怕到极点的他。准备拔出腰间的刀,予以反击。

    但是一切都已经完了,士兵头子突然眼前一黑……田栩眼疾手快,血腥的一幕顿时出现——只见剑光如闪电般越过,既是一瞬,鲜血撒地。士兵头子的脑袋竟直接被田栩给砍了下来。

    如此令人胆寒的一幕,周围的士兵守卫见了。个个吓得声音都叫不出来,甚至惊慌地无法行动。田栩见着这些士兵的头领惨死。定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趁着这个时候,正是逃跑的绝佳良机。

    果然,田栩再次施展轻功一跃,穿梭于众士兵守卫之间,飞身几步便飞出了王府的围墙,成功逃脱出去……

    “不能让他逃了——”仇千安在一侧看见了刚才的异状,心想着田栩从这里逃出去,自己想要“造反”的计划定会泄露,即使是拼了老命,也要斩草除根,于是仇千安在人群中大声命令道,“给我追,决不能放过他,找到他直接杀了他!”

    可是周围的士兵守卫早已是愣傻了眼,还没有从刚才的血腥恐惧中醒过来,自己的头领惨死,更别说现在去追什么逃犯。

    扬州知府一下子陷入了大乱,突然闯入一个间谍般的不明人物,不但知晓了扬州知府的阴谋,还当众杀害了士兵守卫的头目,在众人眼皮底下逃窜而去,很快整个知府内部变得人心惶惶,就连身为知府的仇千安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然而就在人群混乱之中,刚才在厅堂门外“观战”的白燮和周兴通却是不见了身影……

    扬州西城黄府……

    “就是这儿了……”葛威说好要带方仲天前往黄玄青家去登门拜访,到了扬州西城的黄府,葛威对方仲天应声说道。

    “这里就是……黄府?”方仲天望着大院门外的牌匾,之声道,“听葛帮主说,黄玄青两年扬州灾情,济世当地的百姓,倒不知这位贵人究竟是何模样……”

    黄府的大门并没有开,也没有太多的侍仆,似乎这里的门经常是开的。正说着,从黄府的大门走出几个平民百姓,手里还拿着小袋的东西。

    “那是什么?”方仲天又好奇地问道。

    “那是黄家给扬州百姓的救济粮……”葛威缓缓笑道,“这两年扬州闹饥荒、疫情,黄玄青就拿出粮库的余量,不定时候便给受难的百姓一些补助。虽然他不能像那种世家豪门那样广发救济粮,但是尽这些绵薄之力,也能看出他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好人……我很崇敬他,也和他结拜兄弟,这不今日我当任丐帮新一任的帮主,特地前来告知他。”

    两人正说着起欢,这个时候,从黄府门外的另一侧小道,匆匆赶来一个提着药箱的白衣年轻女子。女子走得很急,似乎是有急事的样子,根本没有看清前方的路,结果没有抬头发现前面有人,一头便撞到了方仲天的背上。

    “哎哟——”女子下意识叫了一声。方仲天也没有察觉,突然自己背上被人“撞”了一下,后面还传出了女人的叫喊,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有姑娘误撞了自己。

    白衣女子似乎是有些急了,急走的速度过快,结果这一撞,整个人向后倒去。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将她给拉住了——是方仲天,只见方仲天回头看见了情形,迅速伸手拉住了白衣女子,白衣女子这才没有倒下去。

    白衣女子有些怔住了,她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时大意撞到陌生人,更没想到这个人竟回头拉住了自己,没让自己倒下去。而出现在白衣女子眼前的,是一张和善、俊朗的面孔。

    “你没事吧,姑娘?”方仲天微笑着轻声问候道,拉着白衣姑娘的手,显出很温和的样子,完全没有门派帮主的威严架子。

    白衣女子脸微微一红,被方仲天拉起来后,腼腆地笑道:“谢谢这位公子,是小女子不小心撞到了公子,小女子在这赔礼了……”说完,白衣女子在方仲天面前鞠躬道。

    “诶,不用不用……”方仲天骨子里是个很随和的人,从来就没有作为掌门帮主的威严姿态,也没有经常去想,见到一个妙龄女子在自己面前鞠躬,方仲天显得非常不自在。

    然而,当白衣女子抬起头,方仲天的心有些不安的跳动——她很美,如同白玉般的脸庞,显得楚楚动人,望着自己,脸颊闪过一片绯红,纯一副佳人正貌。

    方仲天的脸也红了,他也不知怎么的,似乎是一瞬中对眼前的白衣女子有些动情,甚至自己已然忘却自己身边已经有了兰姑……

    白衣女子也是一样,在她眼里看来,方仲天似乎器宇不凡,但是更多的,却是心中莫名涌现的那股奇妙的异感,那种异感让人动心……

    两人默默对视了许久,也没有说一句话,沉默了许久,两人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葛威等丐帮弟子等着。

    “对……对不起,小女子还有急事,不过谢谢这位公子了……”关键时候,还是白衣女子最先回过神来,她朝方仲天投去迷人的微笑,随后便又提着药箱,匆匆进了黄府,看来她此行的目的地也是黄府。

    方仲天半天才回过神来,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那一瞬自己竟会对这个白衣女子有动情的感觉……

    “没想到她也会来到这黄府……”葛威似乎是认识这个白衣女子,倒是并没有太多在意刚才方仲天和这个白衣女子的眼睛对视,而是看她跑进了黄府,不禁道。

    “怎么了,葛帮主,难道说你认识这姑娘?”方仲天有些吃惊地问道。

    “嗯……”葛威点了点头,随即应声道,“应该说在扬州呆久了,自然都会认识她,我也不例外……她就是在扬州城出名的‘扬州女神医’李婷——”

    “‘扬州女神医’……李婷,就是她?”方仲天还有些不敢相信道。

    “没想到吧,江湖中深得好评的‘扬州女神医’,居然会是一个如此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刚才她可能是太急了,不小心撞到了方掌门你。最近城中疫情的情况又严重了,估计李姑娘今日到这黄府的目的,是为了给这里的灾民治病的吧……怎么样,方掌门,是不是觉得这个‘扬州女神医’听漂亮的?哈哈……”葛威最后还不禁调侃了一句。

    在葛威眼中玩笑的一句话,在方仲天看来,似乎却很认真。方仲天自己也没有想到,刚才和李婷的第一次相遇和交流,竟是让自己如此难以忘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