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恶人相斗 上
    “这两个人是谁?”田栩望着进入王府的二人,心中叨咕着,“看他们的黑衣打扮,不太像是什么善类……这扬州知府究竟在搞什么,居然会结识这样的人……”

    刚才来到王府大门的那两个黑衣着装打扮的男子,在守卫面前出示了一下身上的令牌,就大踏步地走进了王府,如此出入方便,可见身份绝非一般。但是以田栩的经验,怎么看这两个人都有些不太对劲,心想自己既然是来调查这些事情,那自己也免不了要想方设法混进王府……

    “哼,再森严的守卫,也挡不住我……”一心想要潜入王府的田栩心中一定,一个箭步便朝王府的方向飞去……

    “二位大人终于来了……”在王府里面的通道,刚才神秘的两个黑衣男子来到后,里面的侍卫恭恭敬敬道。

    两个黑衣男子并行走在一块儿,杀手的气势尽显,暗黑的披风下神秘莫测又令人胆战心惊,似乎让人觉得披风展露的下一刻,便会取人性命。

    两个黑衣男子一高一矮,只听高个的男子用令人窒息的话语质问道:“我们要见仇千安大人,快带我们去见他——”口中称仇千安为“大人”,口气却是丝毫没有把扬州知府的一切放在眼里。

    “仇……仇大人在会议厅,和……和四位护法一起……”刚才应话的侍卫听到了黑衣男子令人窒息的逼问,颤颤巍巍地回答道。

    “快给我们带路——”高个的黑衣男子继续危言道。

    侍卫被黑衣男子冰冷的话语吓得不轻,再也不敢随便哆嗦一句。颤抖不已的他,急忙低下头。转过身去便给两个人带路前往会议厅去……

    田栩绕到了王府院门的一侧,这个地方虽然守卫的士兵不少。但大都零零散散,士兵之间似乎也不怎么交流谈话,一心全然放在了守卫上面……

    “好像有动静——”其中一个士兵感觉到了一侧的不对劲,朝出声的方向检测而去。

    士兵提起刀,准备一探周围的动静。不过他并没有显得特别的谨慎,毕竟他怎么也想不出,王府周围居然还有人敢造次,因此他的第一反应,只当是有什么野猫野狗在附近乱窜。从而发出了异样的声响。

    “果然没什么嘛……”士兵见拐角的角落什么也没有,于是很放心地转身准备回去。

    可就在转身的一瞬,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袖口处闪出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是田栩,只见他从上方迅然落下,在其背后,一手捂住士兵的嘴,一手用短刀在项间结果了他的性命……

    “什么嘛,这里的守卫看似森严。但一点警觉性都没有……”田栩不经意间寒暄了一句,自己则是换上了杀死士兵的衣服,夺走了令牌——这样一来自己便可以大摇大摆地出入王府间了。

    果然,从角落出来后。田栩装作是王府守卫的姿态,和刚才进去的两个黑衣男子一样来到同样的大门,借内外守卫换班为由。出示了身上的令牌,于是自己也很轻松地就混进了王府……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方仲天那个小子居然这种事情都不敢……”田栩混进王府后,心中还不忘挖苦方仲天道。“哼,像你这样的胆小鬼,兰姑凭什么喜欢你?这一次我一定要亲自查清王府里面的端倪,然后回去,好好称赞一番……”

    其实在田栩心里,他对兰姑一直有着爱慕之心。只可惜兰姑爱着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拜把兄弟方仲天。但田栩也只不过是单纯的嫉妒方仲天,并没有记恨之心。毕竟二人是兄弟,别看平日里经常为了家长里短的面子事情争论不休,其实田栩和方仲天二人的感情很好,嘴上彼此瞧不起对方——尤其是性子急烈的田栩——实际上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都会彼此想到对方。就像现在田栩只身混进了王府,也不忘“挖苦”方仲天几句。而说是挖苦,倒不如说是念起总是和自己一起的另一个兄弟了……

    混进了王府,田栩的身份就和王府里的其他守卫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让人怀疑。于是,田栩大摇大摆地远远跟在刚才那两个黑衣男子的身后,见他们的方向似乎是往重要的地方而去,即刻自己也悄悄地从一侧跟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田栩,毕竟没有人认识他,也没有人去刻意细数这王府里所有守卫的身份。然而,就在两个黑衣男子准备踏进刚才所说的会议厅时,刚才话语冰冷的那个高个黑衣男子似乎是注意到了身后田栩跟踪的动静,虽然不知道田栩的身份,但是背对着田栩,黑衣男子向后无从发觉地迅速瞟了一眼,不禁冷冷一笑……

    两个黑衣男子跟着守卫进了会议厅,田栩若是再明目张胆地进去,身份肯定会被猜疑。知道这个地方不像是一般人能随便进入的地方,田栩朝四周张望一番,见房檐之处似乎是有漏洞,于是趁着周围没人察觉,先一步躲到了会议厅外围角落的一侧。紧接着,在周围没有侍卫察觉的情况下,田栩在阴暗的角落处施展轻功,悄无声息地飞至房檐之上。

    “这个房檐似乎有暗阁……”田栩本想拆下两天瓦片,看清会议室里的一切,但会议室屋檐顶上却是有一个天窗,一般人大小可以自由出入。而在天窗下面,与房屋地板之间,有一道支架形状的暗阁,若是有人伏在上面,可以近距离俯视会议厅内的一切。而且房间的光亮很暗,只有这么一个天窗,即使有人伏在暗阁之上,也很难有人察觉得到。

    田栩心中一想,刚才来的那两个人绝非善类,这样的人出入王府。一定事出有因。心中默念着,田栩想也没想。索性钻进了天窗,进屋准备窥视一切……

    进入了房屋。光线一下就暗了下来,伏在暗阁支架上,果然能俯视底下的一切。而且暗阁的距离离地面不远,伏在支架上,能够听到下面众人的对话。

    看样子田栩的动作比刚才的那辆给黑衣男子要快,田栩已经在支架上伏好了,那两个黑衣男子才刚随侍卫走进大厅。大厅的光线很暗,地方却很宽敞,适应光线之后。能够很清楚看见几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人独自站在一旁,身边的问卷事务众多,刚才领路的侍卫进来后,向他通报了一句“大人”,可见这个人便是扬州知府仇千安。

    而在仇千安的身旁,却是恭恭敬敬地坐着四个长相奇特却有狰狞的男人,似乎伸手不简单的样子,个个手中还拿着令人畏惧的兵器。而且这四人的地位似乎也不一般,身为知府的仇千安只身站着。这四个人居然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

    而刚才的那两个黑衣男子进来后,正好和坐着的四人正面相对。四人望见进来的黑衣男子二人,纷纷投去蔑视的目光,时不时还发出几声冷语的嘲讽;而相对的两个黑衣男子并没有说任何话。相比起有些浮夸的四人,这两人倒是一脸的冷漠,但眼神中也是对对面的四人感到不屑……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个个长相怪异,像是身手不凡的样子……”田栩伏在暗阁上。望着下方的一切,暗暗疑惑道。“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并不是一伙的……刚才来的那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是仇千安请来的‘新人’是吗……”

    仇千安见两边的气氛并不是很好,心感无力的他想要缓和一下,于是站出来说道:“给四位大人介绍一下,新来的两位是我新雇来的帮手,以后你们几个可要一起替本王出力。当然,这肯定少不了几位的好处……”仇千安反叫坐着的四人为“大人”,可见这四人却是不太一般。

    “哼,原来是四个人,现在变成了六个,怎么可能会有原来的好处?”坐着的其中一人讥讽道,“这可不行,我们原来在王府为大人您尽心尽力,现在无缘无故多出了两人,你让我们兄弟四个怎么好受?”如此语气,可见四人并不待见新来的二人。

    然而,新来的两个黑衣男子倒是显出一副很镇静的姿态,似乎他们并没有把原来在王府为仇千安办事的这四个“老家伙”放在眼里。

    刚才的那个高个黑衣男子,最先摘下蓑帽,很快露出一张二十出头的年轻面容。然而年轻的面容下,似乎暗藏杀机,神秘莫测的表情,诡异的眼神看,冰冷的话语,无论从什么角度看,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一个冷血的杀手。

    而在高个男子的身旁,另外一人也摘下蓑帽,露出了面容。他的年纪便稍微年长一些,一副中年人的面孔,而且眼神中也并没有像刚才那人一样有太多的杀气。二人同时摘下了蓑帽,正望着对面坐着的四人。

    “知道我们是谁吗?”四人的其中一人又发话道,“我们可是江湖上闻风丧胆的‘四大恶丑’——我,‘人肉屠夫’吴通,还有‘嗜财薄命’李徒,‘冷血杀手’托托儿,‘四不像’韩古。如果二位在江湖上混迹的话,应该不会没有听过我们的名号,江湖上一般人听了我们的名号,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你们二位若是敢对我们兄弟四个不尊重,信不信我把你剁成肉酱吃了——”原来这四人便是江湖上出名的“四大恶丑”,刚才说话的人正是“人肉屠夫”吴通,吴通露出张扬且又惊悚的眼神,“沾满人血”的他以吃人为常,凡是惹怒了他,下一刻一定会刀下见血。

    然而,两个黑衣男子似乎并未有任何的畏惧。那个矮个子的中年男子笑了笑,对高个子的小伙子道:“师弟,我们要不要也告知他们身份?”

    “当然要,毕竟都是收了钱的打手,以后怎么样都得替仇大人做事不是吗?虽然我很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高个男子冷笑一句,又对着面前的“四大恶丑”道,“我们出自西域武林,对你们中原的武林也是略有耳闻。不过我们也只听说过江湖上的‘武林四圣’之辈,‘四大恶丑’?哼,一群鼠辈也敢枉称?”

    高个男子的口气,显然是没有把“四大恶丑”放在眼里。“你这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吴通见高个男子出言不逊,于是继续讥讽道,“虽然以后我们要一起替仇大人做事,不过新来的两人抢我们生意,这样不太好吧……新来的总得有管制,以后你们二人得听我们的差遣才行,不然岂不是乱了套?”

    “我也赞同,两拨人一起,总得有个老大吧……”高个男子继续不在乎道,“不过谁是老大,可不是新来旧来的说了算。想要做老大,得看你有没有真本事……”说着,高个男子朝“四大恶丑”投去了冰冷且带有杀气的目光。

    “你这个臭小子……”吴通见高个男子年纪轻轻,竟是如此出言不逊,不禁冷嘲一句。

    李徒见对方还没有报上身份,于是继续不屑道:“哼,把自己说的这么厉害,肯定是有来头的人吧?我们四兄弟既然报上了性命,你们二人为何不报?还是说,你们才是江湖上的宵小鼠辈,啊?哈哈哈哈——”说李徒土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哈——”其他三人听了,也跟着嘲笑起来。

    然而,两个黑衣男子似乎并不在乎,应该说,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四大恶丑”放在眼里。高个男子顿了顿,随即冷笑道:“我们本就出自西域武林,名号在江湖上也不太响亮……不过,我们做事,向来都是行动服人,从我们手上活下来的人,屈指可数……”

    高个男子的口气依旧是十分得冷峻,显出一副让人觉得“气焰嚣张”的姿态,“四大恶丑”在对面看了,心中很不是滋味。

    “你们就这么想要知道我们的身份?”高个男子继续道,“那好吧……我们两个在西域武林混迹数年,号称‘鬼王’二人——”

    高个男子的话语很简单,“冷血杀手”托托儿听了,不屑道:“鬼王?哼,那是什么称号,从来都没听过。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有几分斤两……”

    “我说过了,我们做事向来以行动服人,名号这个东西,我们一点都不在乎……”高个男子缓缓揭开袖口间的绷带,似乎是要有所行动准备的样子,继续冷冷道,“不过过了今天,我会让你们四个记住我们的名字——名号‘鬼王’,我师兄周兴通以及我,白燮!”

    原来这两个黑衣男子,在西域武林名号“鬼王”,个矮的中年男子名叫周兴通,而个高的年轻男子名叫白燮。白燮眼中杀气不断,而且时不时散发出让人畏惧的冷傲。

    “看样子你倒是想先动手啊……”吴通看着对面白燮的狂妄自大,和其他三个兄弟一样,心中很是不爽。相应地,吴通从腰间别出沾满无数鲜血的铁钩,准备与白燮一会高下。

    在一旁的仇千安见双方刚一见面就要“开打”,自己也没什么办法阻止。但是听说武林之人比武出手点到为止,仇千安倒也没有过于担心。

    而在暗阁屋檐的上方,一直躲在上面窥伺的田栩却是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对于出生武林的田栩来说,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四大恶丑”的名号,然而今天对于新来的“鬼王”白燮和周兴通,田栩似乎是提起了更大的兴趣……(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