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志同道合
    阻止矛盾后,葛威重新将目光正视在方仲天的身上。虽然二人的年纪都不算太大,但葛威明显能够感觉得到,从方仲天身上散发的器宇不凡。

    作为新的一帮之主,葛威还是很冷静的姿态,无论来者地位高低,葛威还是很尊敬道:“在下丐帮新一任帮主葛威,不知阁下究竟何人,无故来我丐帮议事之地?”

    方仲天见葛帮主也是一个生性豪爽之人,于是抬手回礼道:“幸会,在下亦乃逸仙门新一任掌门人方仲天,今日得见新一任丐帮帮主,也算是缘分至矣”

    此话一出,葛威倒是震惊不少,毕竟若要比起武林地位来,逸仙门的掌门可是在丐帮帮主之上。

    “什么,他是逸仙门的掌门……”“逸仙门的掌门不是蒙羽蒙前辈吗……”“好像听说了,逸仙门的掌门人更新换代,可是真的……是他吗……”底下的人听了,也是议论不断。

    其实,葛威自己也不太信服,他望着眼前的方仲天,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年仅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居然是当今武林高高在上的逸仙门掌门人。

    葛威想了想,虽然这样问有些不太适合,但还是举起手中的打狗棒开口道:“这是丐帮帮主历任所传信物,葛某的确为新一任丐帮帮主……阁下说自%,ww◇w.己是逸仙门的掌门人,可有凭证?”

    方仲天想了想,自己来到扬州,并没有带什么蒙羽前辈所赐信物。他缓缓摇了摇头道:“谅在下贫寒,并未随身带着信物。无以以物证明……”

    这话说完,在场的许多丐帮弟子纷纷摇了摇头。在他们眼里看来,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不可能一跃而上成为江湖中最大门派的掌门人。的确,就逸仙门掌门人的历史来说,方仲天是最年轻的在位掌门,他能成为逸仙之主,可见其武学与为人的天赋道高,超数历届。

    葛威望着方仲天,满眼的刚正之气。怎么想也不会平白无故说谎。葛威想了想,随即道:“都说逸仙门历任掌门人,都会传于‘龙虎霸王拳’武功于下一任。今日你我二人相会,皆为新任之主,在这扬州城乃是缘分,不如你我二人就此试武一番,好让葛某也亲眼所见逸仙门掌门人的绝世武功”

    葛威提出了方仲天与自己比武一试,方仲天想了想,这倒是个不错的点子。于是抬手谢道:“既然葛帮主有意,那方某就献丑了”

    看来方仲天也是答应了,他示意兰姑往自己身后站去。兰姑也是明白了方仲天的意思,用轻蔑的眼光望了众丐帮弟子一眼。心想自己的伴侣武功高强,年纪轻轻就能成为逸仙门的掌门人,一定能三招两式就将这些“破乞丐”给伏法。

    然而。新任的丐帮帮主葛威也并不年长,年纪轻轻变成了丐帮帮主。还能信服丐帮“众臣”,可见其作为一帮之主的统治力。就武学来说。葛威的天赋绝对不亚于方仲天,而在这扬州之城,两位年轻的掌门人便要一试武功……

    “方掌门,得罪了”葛威率先“发难”,双掌突而齐发,伴随着一阵怒天的龙吼,“双龙取水”宛若蛟龙一般,水中浪里寻花而出。

    方仲天则是显得异常的冷静,抬手让步,待到“蛟龙”即位,方仲天以拳掌相应,冥冥中一道惊天的虎啸,掌晕拳心幻化的银牙烈虎破空而出。拳掌宛若猛虎一般,威慑十足,再接一道盘旋的巨龙,龙虎相应,并其相杀,排山倒海而去,以其刚劲之力,而断双龙游走之势“龙虎霸王拳”起招应事已占上风,全然击退“双龙取水”。

    第一招很明显方仲天占了上风,当然,葛威一开始也并未使出全力,只是取招试探。见方仲天的“龙虎霸王拳”果然名不虚传,葛威略施一步,起手飞身,跃过银虎所处,抬手并掌一道冲天掌力,伴随着一道震天的龙威,“亢龙有悔”倾巢涌动而出。一道飞天的巨龙,乘风破浪般,快于刚才的疾速,疾驰而下。

    方仲天看准时机,稍退两步,待到葛威飞天而下,起手立掌,冲之以对。怎奈这一回“亢龙有悔”的力道十足,仅凭单一掌力无法与之抗衡。方仲天见状先退几步,待到掌力腾空而有并驱之势,直接了断,长驱直入,虎印龙拳再现。掌晕的金光如同四分五裂般飞射而出,伴着地动山摇的威慑,龙虎并驾齐驱,与冲天巨龙硬冲而上。

    虎啸龙吟,三分震荡,搅和得天地俱碎、万物不息。以硬碰硬,强大的冲击将二人强行相隔而开,葛威稳稳从半空落下,而方仲天则是安稳地退回到了兰姑身边。二人的施招,示意着比武的结束……

    “方掌门”

    “葛帮主”

    良久,二人同时抬手行礼道,而这一会儿,葛威也确实相信了方仲天的身份,豪爽道:“阁下果真是逸仙门的掌门人,龙虎霸王拳的威力丝毫不逊历任帮主。今日丐帮帮主选任之日,能够与逸仙掌门所遇,幸会幸会”

    “彼此彼此”方仲天倒还是一如既往地谦虚,他回手还礼后,不禁又问道,“倒是不知道为何丐帮所选帮主之事,竟会在这乱世扬州之中?”

    葛威听了方仲天的问题,不禁叹了叹气,随后应道:“哎,如若方掌门所来扬州多日,应该能够清楚……这几年扬州乱世不断,饥荒、疾疫频频,扬州的百姓都活不过朝日。而今正赶上丐帮帮主新任之事,本来之前丐帮众弟子来这扬州,是有事因……”

    “哦?这是为了什么……”方仲天又问道。

    葛威顿了顿,继续回答道:“就在不久前,扬州各地倒是发生了奇怪而又令人担心的事情扬州的知府仇千安。对扬州城的百姓不管不问,并大肆压榨百姓。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近些日子。扬州城中确起暴动……百姓被压迫,并无反抗之力,仇千安又是对城中的一切不管不问,我们倒是很疑惑,究竟会因何事暴动?为了弄清此事,丐帮众弟子暗中秘密调查,却发现了很奇怪的事情……”

    “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方仲天继续追问道。

    葛威似乎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他摇了摇头道:“就这一二十天一来,我们丐帮的人暗中发现。蒙元朝廷的官兵之间,居然发生了冲突,各地还有战火遗留的残骸……”

    说到这里,方仲天这才想起来,自己和兰姑、田栩来之前,也发现了城中的战火废墟,当时还正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方仲天也应声道:“的确,我们之前也发现了奇怪的地方……蒙元朝廷如今出现了动荡。人尽皆知,可是为什么在这扬州城,不管不问的扬州知府也发生了这些事情,甚至出现了暴动……”

    葛威一边回忆着。一边慢慢说道:“扬州各处战乱不止,有时候晚上睡觉,都能听到死人的惨叫声。可是一觉醒来。除了发现各地战乱的残骸,却不见半具死人的遗体……我们正觉得这事情很奇怪。所以暗中便派丐帮的弟子秘密调查。现在又正赶上我这个新任丐帮帮主的继任,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彻底查清此事,作为上任丐帮帮主以来的第一要务……”

    葛威说得倒是立志十足,方仲天反过头来想了想,想到之前田栩也是因为此时,暂时和自己与兰姑走开了。田栩的个性一向冲动,容易犯事,为了避免相同的事故,方仲天倒是显得较为冷静。

    “无论有什么事情发生,作为武林正士,当务之急是要帮助当地的百姓度过劫难……”方仲天继续道,“葛帮主,我看调查这件谜案并不是第一要务,眼下之际,扬州城还有太多的百姓正受难于饥荒。现在丐帮的人手尽在,我看我们还是先救助当地的百姓为好”

    “好,方掌门果然心怀一颗救世济民之心,我葛威愿意结交你这个兄弟”葛威回到平日里的豪放性格,抬手兴致道,“应方掌门的心愿,葛某倒是认识一个朋友,他身居扬州富家,饥荒之时济放粮仓、救助百姓,深得葛某佩服。”

    “哦?扬州城竟也有如此寄心为民的富家,究竟是何人,葛帮主在扬州还有这样一个朋友……”听到这里,方仲天也提起兴趣问道。

    葛威笑了笑,回声应道:“此人名黄玄青,乃扬州黄氏一家之主。扬州饥荒两年,黄玄青济放粮仓,救济当地百姓。葛某深感敬佩,与其相交为友,如今葛某成了丐帮帮主,还未将此事告知于他,现在正有请去之意,不知方掌门是否愿意与葛某一同前往?”

    方仲天也是微微一笑,在他心里,他也十分愿意一会今世少见的一心为民的大户之家,于是方仲天笑应道:“既是如此,那方某就接受葛兄的好意,一同前去一会……兰姑,我们跟葛帮主一起去吧”方仲天又冲着后面半天没说话的兰姑喊道。

    然而,兰姑却是带着满身女孩子家的脾气,又看不惯这些一个个身着“破烂”的丐帮弟子,更瞧不起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新一任丐帮帮主。兰姑噘着嘴,把头瞥向一边道:“要去你们自己去好了,我可不想跟你们这些大男人厮混在一块儿……”

    “可是扬州城这么大,现在又是乱世不断,你不跟我一起,你想去哪儿?”方仲天倒是处处隐忍着兰姑,知道她爱耍小性子。但毕竟自己爱她,所以很多事情也很将就她。

    兰姑却是不以为然,她把头瞥向一边,继续道:“我去哪儿不用你管,反正不和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儿混在一块儿,而且我对你们说的那个黄玄青也没什么兴趣……”

    看见兰姑甚是有些刁蛮的样子,葛威无奈地喘息摇了摇头。

    “兰姑,听话,现在扬州城这么乱,万一你到处乱跑,出了什么乱子……”方仲天还是很耐心地劝说道。

    “我做什么不要你管,反正我武功这么高,扬州小贼有谁敢惹我?”兰姑继续倔道,“我要自己到别出去看看,调查一些事情,总之不和你们这帮大男人在一块儿就对了”

    说完,兰姑头也不回,扭头便施展轻功离开了这块空地庭院。

    “诶”方仲天在这边拦都拦不住,还没说上一句话,兰姑就蹿得人都不见了踪影。不过方仲天似乎并没有过于担心的样子,和兰姑在一起相处了这么久,方仲天权当这些“小性子”都是习以为常。

    而葛威这边反倒是有些不放心了,他不了解方仲天和兰姑之间的习性,于是担心道:“让她一个大姑娘在这乱城中到处乱跑,这样……真的好吗?”

    方仲天反倒是回校这安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就像她刚才说的,别看她爱耍小脾气,其实兰姑的武功了得,别说一般小贼,就是一般的武林高手,也不敢随便那她怎么样……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过不了多久她会回来的。我只是担心她一个人往外跑,没有人管着她,她倒给人家惹出什么事情来……”

    “哎,有这么个让人操心的女孩子在身边,方掌门也是不容易……”葛威叹息地摇了摇头,随后回归正题道,“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看我们还是快些去黄玄青家里去吧,上一次他们家喜得贵子,我还没有去拜贺呢,这一次正好补上……”

    “黄家喜得贵子?那我倒也相瞧瞧……”方仲天一边说笑着,一边随同葛威离开前去……

    而此时此刻,在扬州城的另一处,靠近知府的道路旁,田栩正朝着知府的方向行进……

    “这里就是扬州知府了吗……”田栩躲在一处石道旁,看着知府城门前严密的守卫,心中暗暗道,“扬州的知府名叫仇千安是吧?扬州城的饥荒、疾疫,他也不管不问,不置百姓的死活……可是这种不务正事的知府,为什么府前的守卫如此的森严,还个个全副武装……”

    田栩一眼环顾而去,只见知府大概里三层外三层都有层层的把守,简直比京城的地牢军房还要森严,像是准备要随时御敌侵犯一般。

    “没道理啊……”田栩又不禁疑惑道,“难道说,扬州城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一个不务正事的知府,防卫上却做得这么滴水不漏,实在是有些不太正常,唯一的可能,便是要应对城中的什么大事……对了,最近扬州城动乱不乱,甚至还有战火遗迹的残骸,这些会不会和这个有关呢?我自己不也是为了调查此事才来到这里吗……”

    田栩心中嘀咕着,但看着眼前的守卫严密把护,想要就这样明目张胆地的闯入,似乎也不太可能。

    “不行,我可不想像方仲天那个胆小鬼一样,见事怕怂……”田栩心中暗念道,“等着吧,我一定会让这件事情水落石出,然后给恶人予以正法……”

    正在田栩默念间,知府的大门前突然行来两个身着怪异的男子。这两个男子似乎和知府有着什么密切的关系,出示了身上的令牌后,便得到了守卫的许可,“光明正大”地走进了知府的大门。

    而田栩在外面看见了这一切,眼神有些惊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