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不安之城
    “我们已经在这儿呆了快两年,似乎并没有什么转机……”茫茫的扬州古城,两男一女正行走在仍旧大火燃烧的废墟中,其中一个男子对另一人说道,“扬州城的饥荒、疾疫仍在继续,可是现在,居然还出现了暴动……方仲天,你现在可是新一任逸仙门的掌门人,蒙掌门让你广听六路,来这民间体味疾苦。两年过去了,总不能碌碌无为吧?”

    说话的人名田栩,是方仲天的拜把兄弟。两年前,方仲天刚刚接替蒙羽,成为了下一届的逸仙门掌门人。刚成为掌门不久,前一任掌门蒙羽就让方仲天下山体察各地民间的疾苦,如今蒙元暴政愈乱,百姓民不聊生,扬州一带甚至闹起饥荒、疾疫,不得已方仲天便和田栩、兰姑二人前来一视,可没想到在这扬州一呆就是两年……

    “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帮助受困难的百姓,不过好像光靠我们三个人根本不够……”方仲天想着这两年来他们的所行之事,不禁道。

    “哼,我看这里之所以民不聊生,现在还出现了暴动,根本原因就是扬州的知府无能,蒙元朝廷不管百姓死活想要根除这一切,就必须将他们整治一番,这样总好过每天没日没夜地救人。城中那么多受苦的百姓,像我们之前那样做,别说两年,二十年都未必有成效¤,ww□w.”田栩倒是心高气傲道,“哼,要我说,干脆就和蒙元朝廷的人一做了断。好让他们彻底明白,吃吃苦头。这样反倒说不定更有效果……”

    “绝对不行!”还未等田栩说完,方仲天立刻回绝道。“蒙掌门在我下山前就嘱咐过我,无论遇到什么,万万不可轻易和蒙元朝廷扯上关系救民乃救民,一带深陷朝政乱事,到时别说救人,自己恐怕都自身难保……”

    “所以说你就是优柔寡断,难关蒙掌门还不完全放心把逸仙门这样的武林大派交给你”田栩反倒是“嘲笑”起方仲天来,“我可不管你怎么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深入蒙元身腹,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虽然田栩语气“嘲笑”,但他和方仲天毕竟是好兄弟,如此的话语也只不过是善意的教唆。

    兰姑在一旁听了,也插句话道:“说实话,我也觉得田栩说得没错,仲天,想要成为一派之主,没有宏略之心可不行。虽然蒙掌门之前嘱咐过你。他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但你若想成为真正的逸仙门掌门人,必须有自主的觉悟……蒙掌门说什么你就听什么,那你还算是什么一派之主?”

    此时的兰姑。和方仲天仍是相依相爱的伴侣,虽然兰姑说话的口气急躁且直白,但方仲天很清楚。兰姑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意。虽然自己的两个至交好友都对自己的“保守”提出反对,但方仲天依旧是坚持自己的原则。毅然决然道:“还是不行,一旦深入了蒙元朝廷的圈子。想出来可就难了,纵使你的武功再高……而且,深入朝政,可不是你能够随便左右的……”

    “说了半天和没说一样……”田栩这边倒是沉不住气,他望了一眼方仲天,又望了一眼兰姑,苦笑着道,“连兰姑都同意我的想法,方仲天你怎么还是这个木头脑子?兰姑,不然一会儿我们两个去知府那边查看情况,不要管方仲天了……”

    然而,兰姑虽然话语中反对方仲天,但毕竟是自己的伴侣,一路跟着方仲天,兰姑并没有真正的责备。反倒是田栩,兰姑心里也清楚,田栩对自己也有好感,但自己不愿与他亲近,毕竟还是朋友,所以很多时候兰姑更多的是和方仲天在一起。

    果然,兰姑站在了方仲天的身边,轻笑着回应道:“你少天真了,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要去你自己去吧,我可不掺和。仲天怎么说现在也是逸仙门新一届的掌门人,做什么事情不会没有分寸,不像你,一身的武功还到处招摇是非,让人不放心……”

    见兰姑一直都护着方仲天,对兰姑的有情的田栩看了很不是滋味。但是看在自己的方仲天是拜把兄弟的份上,田栩还是忍住了。不过田栩的性格就是和方仲天格格不入,方仲天求稳保守,田栩便是生性轻狂。他偏不信方仲天的话,想要一查到底的他,竟站直说道:“好,你们不去,我自己去不深入蒙元朝廷,怎么可能根治百姓的疾苦问题?我看你方仲天是怕死才不干去吧哼,等我找到了这些的关键,根治了问题,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说完,田栩独生闷气地转头便施展轻功飞走了。

    “诶”方仲天本就没说几句话,见田栩“生气”地走了,自己想拦也拦不住。不过方仲天也并不在意,毕竟作为拜把兄弟,他很清楚田栩的性格。虽然生性轻傲,但也只不过是短时间的“小打小闹”罢了,过不了多久,情绪又会恢复的。

    “行了,别管这家伙了,除了会说大话,正事儿不干一点……”兰姑倒像是很了解田栩的样子,牵着方仲天的手,依偎着说道,“我跟在你身边就行了,那个家伙虽然性子急、行为不检点,但毕竟武功高强,如果自己遇到什么危险,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他这次去,八成又是捞空,等到一无所获的时候,他自己就会回来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但愿如此就好了……”方仲天想到刚才田栩的匆匆离去,默默道。

    兰姑本还想和方仲天继续“情愫”,但看着方仲天一脸的踌躇,兰姑又问道:“仲天,你怎么了,干嘛是这幅表情?”

    方仲天的目光一直环顾着周围的燃着的废墟,不禁心起疑惑道:“兰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在扬州呆了两年。行得的义事也是不少,城中的百姓遭遇饥荒、疾疫。当时我们只当是扬州城中的知府不闻不问……可是这废墟是怎么回事?很明显,这是城中暴动留下过的痕迹。如果说扬州的知府真的不闻不问了,那这城中的遗骸是怎么回事?百姓又没有反抗朝廷的力量,那官府到底是和谁在较劲,还是兵刃相接……”

    “这倒也是,好像两年来,这起暴动我们是头一回见到……”兰姑猜测着说道,“搞不好扬州城正在弄什么大动作,更加加剧这一带百姓的负担……兰姑,虽然不能过于干涉朝政。但我们还是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可能这需要一段时间……”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没有怨言……”兰姑依偎在方仲天身边道。对于兰姑来说,此时的她,还只不过是一个带着一丝高傲个性的纯情少女,在她眼里,方仲天就是她人生的支柱,只要他在身边,自己什么怨言也没有……

    在废墟处呆了短暂的一段。暂时又找不到田栩的踪迹,方仲天和兰姑二人还是一起往城中的方向走去……

    “快、快,新一任的帮主出现了……”方仲天和兰姑二人正走到一道空寒的巷道,身后突然跑来几个乞丐装扮的人。略带兴奋的表情急促道。

    “帮主?”方仲天听到了那几个乞丐的话语,心中略生疑惑,自言自语道。

    “几个破乞丐。居然还成帮结派,真是好笑……”一向不把任何放在眼里的兰姑。又插话道。

    “乞丐?帮主?该不会是……”方仲天灵光一闪,突然自笑道。“说不定是丐帮”

    方仲天的一句话一下子把兰姑惊醒了,兰姑愣了愣神,回头道:“丐帮?不会吧,现在扬州城这里动荡不安,丐帮的人居然会挑在这个地方推选新一任的帮主?”

    “扬州城什么事情没发生过,传说武林中的三位至尊前辈上官仙剑、玄清大师和苍龙大侠,就曾在扬州比武……”方仲天兴奋地说道,“反正现在也没有紧急要事,不如我们也去看看新一任的丐帮帮主,这种场面可不是一辈子都有机会看到……”

    说完,方仲天便拉起兰姑的手,往刚才那几个快跑的乞丐方向跑去……

    沿着刚才的方向,绕过了几道巷子,穿过一道狭窄的沿廊,里面便是一道豁然开朗

    只见城中居然也有这么一处敞亮的空地,虽然周围并没有花花绿绿的点缀,只有不同于扬州其他地方的黄土,但给人的气派却是挥毫至极、庄严肃穆。空地的一旁,栽着一棵高大的常青树,年年遭受动乱的侵袭,却是年年增高茂盛,象征着为人不屈的风骨。

    空地的场面极为庄重,百来的丐帮重要弟子分两道整齐站好。而在中间让道的正前方,沿阶梯而上有一处独亭,独亭中站一身板挺立、手持绿杖的年轻汉子。那绿杖自然不用说,便是丐帮帮主历代传予的打狗棒,意在扫尽天下之恶。而当汉子缓缓转过身,方仲天和兰姑看到的,却是一张年轻却不失刚劲的面容。

    随着旁侧一人的示意,在场所有的丐帮弟子同时低身,齐声呼应道:“葛帮主”

    “新一任的丐帮帮主姓葛是吗……”方仲天看在眼里,心中默默道。

    “奉上苍之名,我葛威便是今任丐帮帮主!从今往后,葛某必继承前代遗志,对内上下整治丐帮,对外惩奸除恶,誓让丐帮成天下武林乃至众生之楷模。尔等与我赴死,葛某感激不尽,丐帮精义长存!”葛威举起手中的打狗棒,义正言辞宣誓道。

    “丐帮精义长存丐帮精义长存”台下的众丐帮弟子,面对新一任的丐帮帮主葛威,皆呼应道。

    唯独剩下方仲天和兰姑这两个局外人,在空地门口傻傻地站着,望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二人仍旧发愣着没有回过神来。

    葛威这边,身旁突现一人,显得较为亲切的样子,他缓缓道:“葛兄,现在你即为丐帮新一任的帮主,总归有权统领丐帮,行事扬州这一带的治安……”

    “放心吧,薛兄,现在我已经是丐帮帮主,有权调动帮中的一切。这次扬州暴动的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葛威眼神坚定地回答道。

    其实这个人,便是之前和葛威并称“江湖双游侠”的薛飞痕。薛飞痕和葛威是生死之交,在葛威成为丐帮帮主之前,“江湖双游侠”这个称号就已经广传于世……

    “什么人?”就在丐帮宣布新任帮主上任间,终于有人发现方仲天和兰姑二人“混”入了其中,一个丐帮弟子见了,提起手中的长棍质问道。

    此话一出,方仲天和兰姑二人愣是惊了一会儿,不过方仲天还算震惊,毕竟身为逸仙门掌门人的他,和葛威一样,无论地位还是辈分都属平辈,没什么好担心。

    丐帮的其他人,包括葛威在内,同时把目光放在了方仲天身上。方仲天见场面有些尬尴,于是想要上前几步,和葛威当面解释一番。

    “丐帮之地,闲人不得入内”刚才的丐帮弟子见方仲天想要“硬闯”的意思,有用长棍阻拦道。

    “哼,就你们几个破乞丐,还想拦住我们的去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说知道这个时候,向来心高气傲的兰姑去有些“不识好歹”道。

    “你说什么?”一旁的丐帮弟子听了可不乐意了,纷纷朝方仲天和兰姑投去仇视的目光。

    “兰姑,不得无礼!”方仲天知道兰姑的性格,立刻回头朝兰姑“训”了一句。

    “哼”兰姑可不放在眼里,她瞥了瞥眼,看都没有再去看这些在她眼里就是一群“破乞丐”的丐帮弟子。

    方仲天想着毕竟是自己和兰姑的闯入不对,于是即刻道歉道:“这位兄弟,刚才我的朋友只是性格急烈,所以出口误伤,还望众丐帮兄弟可以见谅。在下今日前来,只是无意听说了丐帮新任帮主之事,所以便想与之一会”

    然而,丐帮的弟子似乎并不领情,见着方仲天的打扮,并不像是什么声名显赫的武林之辈,于是带着一丝瞧不起的口气道:“哼,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帮主可是丐帮的一帮之主,在江湖上赫赫有名,是你们这些皮虾之辈相见就见的吗?”

    “你们不让,我们还不稀罕”一旁忍不住的兰姑,又开始发起“脾气”道。

    “兰姑”方仲天怕兰姑的性格会坏了事,又提醒了一句道。

    “你这姑娘好大的口气,看你的样子,是不把我们丐帮放在眼里了……我告诉你,我们丐帮向来惩奸除恶、扶危济贫,但是遇见你这样刁钻蛮不讲理之人,我们也不会心慈手软”丐帮弟子举起棍子,似乎是想要教训一番兰姑。

    “想打架是吗?你以为我怕你啊”兰姑听了,自然是鼻子斗气歪了,她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给眼前的这个“破乞丐”来上两个耳光。

    方仲天见了,觉得也有些控制不住场面,他甚至觉得,自己不该带兰姑一起来这个地方……

    “住手!”就在火花一触即发时,廊道的正中间,一个洪亮的声音将双方制止了。说话的人正是葛威,他见着堂堂丐帮弟子,居然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家刁难,心知蒙羞,于是厉声训斥道。

    “对不起,帮主……”刚才的丐帮弟子知道刚才自己激动了,于是低头向葛威认错道。

    葛威点了点头,随后重新将目光放在了方仲天身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