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情意绵绵 上
    方仲天讲述完了那年在扬州城发生的大概,方瑛这边倒还平定,黄纪却是不由自主地悲痛起来。对于那年的真相,自己家族惨遭灭门的血案,无数的血痕与伤痛徘徊在黄纪的周围,一时间想要摆脱的他也是无可奈何……

    “如果当年我和葛帮主能够及时赶到的话,说不定这一切悲剧就不会发生了……”方仲天有些愧疚和后悔道。

    黄纪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示意这不是二人的错,但黄纪至始至终都是那副悲枯的眼神,知道真相的他,更是显得有些精神恍惚。黄纪缓缓站起身,转过头,漫无目的地朝着门外走去。

    “纪儿,你去哪儿?”葛威不放心黄纪接下来得举动,也站起身来问道。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静一静……”黄纪没有回头,只是精神恍惚地随口答了一句,整个人迈着萎靡的步伐,缓缓走出正厅堂的门口。

    “哎,这孩子……”葛威也是叹气地摇了摇头,身为丐帮帮主的他,做好一帮之主实属不易,而今却也在黄纪这孩子身上,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如今看着黄纪萎靡不振的样子,内心夹杂着悲痛与仇恨,葛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黄纪兄弟……”萧天默视着黄纪慢慢离开的背影,他很清楚,自己所◇,ww≡w.有的兄弟朋友之中,黄纪的家世最为凄惨,他身上背负的东西,自然也是沉重许多。

    方瑛看在眼里,觉得一路下来。黄纪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不但时时刻刻关心自己、保护自己。还一个人背负和承担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家世痛苦。心有不忍的她,似乎心中有着莫名的触动。她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做些什么。

    于是,方瑛站起身,对自己的父亲说道:“爹,我去看看黄纪哥哥……或许,我能够帮助黄纪哥哥走出痛苦的阴霾。”

    “好吧,这一路上瑛儿你也更了解他,你去看看纪儿吧……”方仲天也淡定地答应道。

    于是,方瑛心中一定,朝着黄纪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屋内剩下的人依旧坐在座位上讨论事宜。讲叙完了扬州的往事,其他的焦点自然是放在了已经揭穿真面目的“苍龙大侠”萧天的身上。

    “真么想到,重新出世的苍龙大侠,居然就是‘江湖博’郜英郜前辈的传人,这倒也真是造化弄人啊……”葛威知道了苍龙的真相,不可思议道。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想说,只是刚刚鉴于谈嘛州的往事,所以没有提及。

    萧天的表情依旧是很淡定,此时此刻他已经再没有戴着面具。但神情还是和没揭下面具的时候一样。萧天顿了顿,随即道:“既然答应了葛帮主,那晚辈就一定会做到。现在晚辈揭下了面具,亮明了身份。算是让天下人明确了一些……”

    “可是现在知道的,也只有我们在场的这些人而已啊,说到天下人的话……”薛飞痕又在一旁插话道。

    正在议论之时。忽地从正厅堂门外飞来一个逸仙门的弟子,似乎有要事禀报的样子。萧天等人见了。也是暂时停下了议论,目光纷纷望向赶来的逸仙弟子。

    “启禀掌门”回来的弟子果然是来传信的。低身向方仲天道。

    “怎么了,这个时候又有什么事?”方仲天不知何事,先依旧是很平静地问道。

    逸仙弟子继续道:“回掌门,刚才云主城那里发来了武林贴,让逸仙门的弟子参加两天后的‘中原剑会’”

    “这个时候吗?”方仲天见事起突然,继续道,“‘中原剑会’啊……好像逸仙门的弟子很久都没有去过了,因为帮中的事务……”

    逸仙弟子又补充道:“回掌门,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一次武林中的众名士点名要逸仙门的弟子前往,如果这一次掌门又向往时那样托辞拒绝,恐怕难以信服众武林名士”

    “伤脑筋啊,瑛儿刚刚回来,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哪儿还有什么心思参加‘中原剑会’?”方仲天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些两难道,“可是在众武林名士面前,逸仙门又不能丢了声望和名誉,这可如何是好啊?还是说,随便派一个逸仙门的弟子应付了事?这可不行啊……”

    萧天在一旁想了想,似乎自己有什么想法,随即走到方仲天的身前,抬手请命道:“方掌门,就让晚辈替贵派弟子去吧”

    “萧少侠你?”方仲天对萧天的突然请命也是感到有些突兀,不禁问道。

    “阿天……”苏佳也是没明白萧天的意思,如今方瑛刚刚回山,鬼王师的动向又还不明,自己这边的恩怨还没解决,萧天却还有心思参加什么“中原剑会”,苏佳朝萧天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萧天似乎有着什么念头……过了一会儿,萧天继续道:“既然答应了葛帮主及各位,要在天下之人面前亮明自己的身份,那这一次中原剑会便是最好的时机。方掌门,这一路上晚辈与令爱也是相熟相知、关照不少,就当是晚辈还令爱以及方掌门一次人情,替贵派做件事,还望方掌门能够打赢晚辈不情之请”萧天说完,很恭敬地低下了头。

    方仲天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他只是没想到“苍龙大侠”居然会如此无私地帮助自己以及逸仙门,心中颇有感谢。方仲天想了想,微笑着道:“如果说萧少侠没有什么事宜的话,尔等替本门解难,方某必感激不尽”

    “这次中原剑会,我们丐帮的人也会派人前去……”葛威又在一旁发话道,“常长老,这一次就麻烦你代表丐帮。走一趟中原剑会好了。纪儿这边还有要事在身,我这个做义父的现在还暂时不能离身……”

    葛威点名让常风替丐帮前往。常风自然是没有意义,抬手应声道:“是。帮主,届时在下便随苍龙大侠一同,前往云主城”

    萧天听完后,又继续问道:“对了,这一次参加中原剑会的武林弟子都有哪些?”

    通报的逸仙弟子回声应道:“这一次参加的武林弟子不少,虽然未必出自名门,但名号在江湖上也很响亮。像之前在汴梁剑道大会上到过的非四大门派的武林名士,也会前来……”

    “剑道大会上的人?”萧天听了,油然道。“这就对了,剑道大会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的身份,若是这一次中原剑会我以真面目示人,就真当是天下人明确‘苍龙’了……”

    “阿天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说,他有什么别的计划……”一向了解萧天心思的苏佳,也在一旁不断揣摩道。

    “对了,好像中原剑会上。还会有萧家山庄的弟子前来”逸仙弟子又补充一句道。

    “萧家山庄?”萧天和苏佳在一旁听了,同时惊异道。因为对他们二人来说,萧家山庄他们是再熟悉也不过了。

    “听说,萧家山庄只是派出了一个普通的弟子前来。好像是叫什么……萧齐?”逸仙弟子回忆着道。

    “是阿齐”萧天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中原剑会上。居然还能见到多日未见的师弟,看来阿齐恐怕是第一个知道我真实身份的师弟了……”

    苏佳也笑着道:“我们也好久没和阿天你的师兄弟妹见面了。这一次正是机会……”

    想罢,萧天继续转头对方仲天道:“方掌门。这一次中原剑会不但是公告天下苍龙身份的最好时机,而且晚辈还能与老友相会,晚辈前去是再适合不过了,还望方掌门能够答应晚辈的请求”

    “如此说来甚好,若是萧少侠能替本门解决一事之忧,方某必当代表逸仙门好好谢过萧少侠”说完后,方仲天笑着抬手道,“来我逸仙门皆是客,萧少侠帮了我们这么多,我等也不好招待。如若这些日子在逸仙门闲来无事,萧少侠可到逸仙门各处走走,领略一下逸仙门的山水人情,这也是方某能够所做力所能及的招待了”

    “谢过方掌门传闻逸仙门景色犹如仙境、令人陶醉,如此招待,无之能及,晚辈在此谢过了……”于是,有礼地鞠躬了一下,萧天便和苏佳一起,暂时离开了正厅……

    剩下的方仲天和葛威二人,还在正厅议事。葛威依旧在一旁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哎,现在唯一的问题,我还在担心纪儿,担心纪儿不能从过去的阴霾中走出来……”

    “这还不都怪当年你我二人未能及时救到,如若及时了,说不定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恩恩怨怨了……”方仲天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悲枯地叹道,“可是人生在世,没有后悔可言,发生的一切,只能由命而终……虽然瑛儿安全回来了,可是田栩对我的仇恨还没结束……老天啊,为什么这一切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方仲天抬头望着天花板,无奈地叹息,刚才告知萧天、黄纪等人的二十年前的真相,也只不过是事情的大概,似乎在这其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黄纪独自一人回到了之前逸仙弟子招待自己等人的房间,整个人面容憔悴地走到了床边,然后缓缓坐了下来。黄纪一个人一直低着头,完全没有了平日里自信和乐观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的痛苦的和悲伤。

    模糊的记忆时隐时现,伴着血与伤痛。方仲天和田栩、兰姑的二十多年恩怨情仇,自己家族的人却是未能幸免……十八年前的扬州,自己才刚出生不久,还不懂人世常情,眼前第一次看见的,却是不知所物的熊熊的大火,听见的,都是不懂何为的凄惨的哭喊,那份血与痛的记忆,无数次地在黄纪的脑海中盘旋,久久不能退去。尽管十八年前刚出生的自己,什么都不懂,可是那段不知世物的记忆,永远也抹不掉,永远带着伤痛,消散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黄纪的身前缓缓走来一个人影。黄纪微微抬起头,用悲枯的眼神望去是方瑛。方瑛一直不放心黄纪,也默默地跟了过来,她知道,此时此刻只有她,能够让黄纪重新拾起信心,走出阴霾。

    “瑛儿……”黄纪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方瑛,默默地喊道。

    “黄纪哥哥……”方瑛的眼神也略显悲伤,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黄纪,随口道,“我知道黄纪哥哥你现在还在伤心……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不应该时时刻刻把那些不好的事情挂在心头,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我师父那么恨我爹,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及过他们两人的事情……”

    黄纪心里很清楚,方瑛是个善良的女孩儿,自己不应该把阴暗的一面展现在方瑛面前。而且,黄纪能够感受得到,每每方瑛安慰自己,自己心中的伤痛总能消退不少,似乎只要方瑛在身边,自己就能感受到无数的希望和无比的温暖。

    黄纪想了想,微微一笑道:“我知道,那些曾经的痛苦我没办法完全忘却……不过瑛儿,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很开心,真的……”

    方瑛想了想,突发奇想道:“不然黄纪哥哥,我们出去走走吧,说不定心情会好一些……”方瑛的口气也较之刚才活泼了许多,回到了她那副天真纯洁的笑容。

    “出去……走走?”黄纪有些不知所云。

    “对呀”方瑛继续笑道,“我第一次回家,还没见见这家是什么样子。原来就听师父说,逸仙门是个很美的地方,她也很想在这里生活……不如黄纪哥哥你陪我,陪我一起到处玩玩,都出去走走,心情自然会好的,呵呵”

    方瑛的笑容再一次让黄纪心有触动,见到方瑛天真的笑脸,黄纪心里其实也暗暗佩服方瑛说到底,其实和自己一样,十八年来都没有亲人相伴。但是自己永远都只是把自己埋没在痛苦与黑暗之中,相比起自己,方瑛则是乐观得多,在终南古墓生活十八年,性格却是十分的开朗和活泼,完全没有因为上辈的恩怨情仇而约束人生。

    其实方瑛这样是对的,不管自己的上一辈结过多少怨,总是对未来充满充满着希望,没有因为过去沮丧和沉沦过。比起这些,黄纪不禁觉得,其实看似天真活泼的方瑛,比自己要坚强许多……

    于是,黄纪也试着和方瑛一样,用笑容和希望去面对一切阴霾。黄纪站起身,恢复到居明城时和方瑛一起快乐时光的神态,笑着说道:“好吧,瑛儿,我陪你去逸仙门的其他地方走走,就当是散散心”

    “这就对嘛……”方瑛又笑了笑,挽着黄纪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跑出了房门。黄纪没有反应过来,被方瑛一个“拽拉”,差点在门槛上绊了一跤。

    不过黄纪并不在意,相反,他感到能和方瑛在一起,自己就很开心。二人离开房间后,一路往山下的丛林绿荫处走去,有说有笑的,乐在其中。

    对于黄纪而言,有方瑛在身边,什么悲伤和痛苦都可以暂时忘却,这一次逸仙门之行,黄纪也渐渐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孤单。

    相较而言,黄纪和方瑛的心态,和曾经的萧天苏佳一样。想当初,苏佳也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漠视世间的一切,但是萧天在她身边的不离不弃,让她重新感受到了信任与关爱。一个人往往能改变从善另个人,这句话不假……

    方瑛和黄纪手牵着手走在林间的小路,在畅谈与说笑中,方瑛不禁感觉到,自己的情感归属或许已经有了答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