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扬州往事
    众人回到正厅堂,方仲天和自己的女儿方瑛坐在了一起,其余的人则是坐在一侧旁听。无论是萧天、苏佳还是黄纪,他们都很清楚,一路上鬼王师不断的追杀,说是要抓住方瑛,归根结底还是与方仲天的恩怨纠葛。想要知道这一切缘由,就一定要了结二十多年前发生的往事……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和瑛儿你的娘亲还不认识……”方仲天用悲苦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女儿,有些颤颤巍巍地说道,“瑛儿你不要很我这个父亲,其实当年我最先爱上的女子并不是你的娘亲,而是……现在的古墓派掌门人兰姑……”

    “师父?”方瑛有些惊异道,其实这件事情江湖上几乎人人皆知,唯独方瑛还不知情,不过她想了想,继续道,“我在古墓派生活了十八年,师父一直都没有告诉我这件事……”

    “因为她不想让你伤心……”方仲天少许闭了闭眼睛,继续道,“其实兰姑她心地很善良,表面上她转出一副冷傲的样子,说是恨我入骨,其实她内心并没有这么狠心,否则当年将你从逸仙门掳走时,她不会留瑛儿你的活路……”

    “爹你是说……我十八年前是被师父……掳走的?”方瑛又有些不可思议道。

    方仲天轻轻点了点头,沉顿了很久才缓缓道:“因为她恨我,我在感情上背叛了她……我和她很小的时候就是相依的伴侣,但是最后我爱上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婷儿,也就是瑛儿你的娘亲……”说到这里。方仲天自己都觉得有些愧疚,他觉得在自己女儿面前说这些。显得十分的尴尬。

    “娘亲?”听到过世的娘亲,方瑛的眼神中又流露出悲伤的神情,“我听师父说,娘亲生前是一个治病救人的神医,她很善良,经常救治贫疾的百姓……”

    “没错——”方仲天继续道,“你的娘亲叫李婷,生前是江湖上人人乐道的‘扬州女神医’……”

    “扬州?”黄纪在一旁不禁道,“那个地方不是……”

    方仲天点了点头。应声道,“没错,纪儿,你义父就是在那个地方收养的你,一切的故事都是从扬州开始……”

    听到这里,在场未知的人也算是有些眉目。苏佳稍稍皱起眉头,心中暗念道:“这就对了,一切恩怨的起源应该是在扬州……二十多年前啊,我好像听说过那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对了。小红姐姐在我小的时候和我讲过,二十多年前,扬州曾经发生过严重的疫情和官府军队的暴动,那个时候是扬州最黑暗的时候。如果是这样的话……”

    “可是,这和鬼王师又有什么关系呢?”萧天也在一旁不解道。

    “待我慢慢道来……”方仲天长吁了一口气,似乎是有很长的故事要讲述。“鬼王师是他和我结仇后起的名号,他的真名叫田栩。曾经和我是拜把兄弟……不过他自小就爱钻研世间怪异奇术,二十出头就收了不少的徒弟。其中不乏你们后来遇到的周兴通、白燮之辈……”

    “周兴通的年纪比鬼王师还要打,居然还甘愿做他的徒弟,可见这个鬼王师确实不简单……”苏佳在一旁嘀咕道。

    “怪异奇术?怪不得在冰河处以及天公山上和他们交手时,周兴通、白燮他们的武功从来没有见过,还挺棘手……”萧天又想起了自己在边关和鬼王师的人较量时的印象。

    方仲天缓了缓神,继续叙述道:“二十多年前,我和田栩还是兄弟,兰姑就更不用说……不过我和田兄之间开始就存在间隙,因为我清楚在他心里,一直对兰姑都有好感,只不过当时我和兰姑却是走在了一起……好在他并没有因为这一点而过于记恨我,说真的,那个时候,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仗义磊落的汉子……”

    “鬼王师和爹你原来是那么好的兄弟啊……”听到这里,方瑛不禁感叹道。

    方仲天轻轻咳嗽了几声,继续道来:“直到二十多年前,我和田栩兄以及兰姑,三人一同到了扬州,准备在扬州一带游玩,可是扬州却在那时发生了不小的事情……”

    “来了——”说到关键的地方,苏佳的眼神不禁一皱。

    “二十多年前的扬州?发生了……什么事情……”黄纪又问道。

    “那个时候刚好赶上纪儿你义父成为新一任丐帮帮主的日子,当时你义父也在扬州,他呆的时间比我长,应该比谁都清楚……”方仲天说着,又把目光放向了葛威。

    葛威顿了顿,想到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似乎有些心酸,渐渐地,葛威慢慢回忆道:“二十多年前,在扬州,正赶上疾疫横行,许多的人都因此患了重病。而翩翩正在这个时候,官府又出现了动荡,扬州附近各地,暴动四起,到处都是民不聊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成了新一任的丐帮帮主,被委任整顿扬州一带……”

    “原来二十多年前,扬州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听到这些让人沉痛的东西,方瑛的心一下子又变得沉重起来。

    方仲天也是同样的心情,回忆着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方仲天继续道:“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兰姑还有田栩三个人来到了扬州城……那个时候我刚成为逸仙门的掌门不久,因为前任掌门蒙羽蒙掌门还在世,他让我广行六路,体察天下百姓疾苦,懂得救人治世之心,所以我才去了当时正动乱不堪的扬州……然而到了那个地方,现实却是比我想象的要残忍得多,在那个地方,不但有疾疫,还有饥荒,许多百姓都不得中饱,困难和贫疾简直无法想象……”

    “那后来呢。这和前辈们之间的恩怨有什么关系?”萧天依旧不解地问道。

    “这也是我现在正要说的……”方仲天回声应道,“来到扬州后。我不想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心想一定要为当地的百姓做些好事。哪怕是尽一些绵薄之力……饥荒、疾疫、动乱都在,当时我只好先想办法解决最基本的饥荒问题。而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心地善良的大户人家,他们的户主愿意开放粮仓救济百姓,非常让我钦佩。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纪儿你的亲生父亲,黄玄青——”

    此话既出,黄纪倒是怔住许久,他没有想到身为书香门第的自己的父亲。在那时也做出了开仓济民的善事。“爹……”黄纪轻轻絮叨着,眼角不禁湿润了。

    “而后来我才发现,其实你爹黄玄青早在之前就和新上任的葛帮主是故交,你爹这么做,除了救济扬州的百姓,也是为了帮助葛帮主……”方仲天又提到了葛威。

    葛威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在扬州的事情,也不禁默默地低下了头,似乎是在愧疚什么。

    方仲天重新理了理思绪,继续道:“有你父亲开仓济民。当时我们就很放心解决饥荒的问题了……之后是疾疫,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瑛儿你的娘亲,‘扬州女神医’李婷……”提到自己生前的妻子。方仲天的语气中夹杂着莫名的情感。

    “就是那个时候,爹你认识的娘亲……”方瑛也慢慢应道。

    方仲天带着沉痛的思绪点了点头,继续缓缓道:“你娘亲非常的善良。她为了帮助扬州的百姓脱离疾疫的魔爪,独自一人。没日没夜地替穷苦的百姓治病,医好了许多的人。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对她有了好感,虽然我知道我这么做对不起兰姑,这也是我这辈子犯得一见不可饶恕的错事……”说到这里,方仲天的语气变得愈加沉重,这也正是江湖人皆知的方仲天“情变”的一段经历。

    “那兰前辈呢?”萧天知道方仲天心中的难受,但还是不禁问道,“饥荒、疾疫都有改善,剩下的暴动,难道说……”

    “没错……”方仲天又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当时扬州城中官府暴动,于是兰姑还有田栩他们就和丐帮的人一起出手整治……可是这其中,却是死掉了太多的人,当我和婷儿发现这点的时候,矛盾就从这里开始了……”

    说到关键的地方,在场的所有人全部精神紧张起来。

    方仲天眼神稍稍一变,继续道:“虽说拼命整治了扬州城的暴动,可是田栩生性张狂,结果导致了滥杀无辜,本来可以成为人们眼中的英雄,最后却被当地的百姓当成了是罪人……婷儿很善良,无论是敌是友、是官是民,她都不希望看到有人死,因此只身犯险去救身处危难的人;而兰姑却正好相反,她生性高傲,觉得是恶人就必须得死,结果却不顾我和婷儿的阻拦,将婷儿救治的那些官兵全部杀害了……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对兰姑失去了好感,最后选择了和婷儿在一起,也就是瑛儿你的娘亲……”

    方瑛听到这里,似乎是心有感触,不禁流下泪水道:“师父那么善良的人,为什么也会……杀那么多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世间会有这么多的恩怨矛盾?难道说这一切一定要用人命去偿还吗……我和娘亲一样,都不希望世间的人因为恩怨纠葛而死,难道这样有错吗……”

    方仲天继续咳嗽了几声,缓缓说道:“不过比起兰姑,田栩却是残忍得多。兰姑最多只是杀了那些暴动的恶人,可是田栩却是误杀了无辜的百姓……当时纪儿你的父亲黄玄青因为看不下去,当面指责田栩,并号召全城的百姓反对他。因此本来我和田栩两兄弟是为民除害,最后却落得我成了英雄,而田栩却成了罪人……田栩因此而记恨我,记恨黄玄青,甚至不忍心看我抛弃了兰姑,选择了李婷……终于在一个雷雨之夜,这一切都爆发了,田栩他带领自己的手下,来到扬州城,然后……”说到这里,方仲天突然哽咽住了。

    黄纪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的瞳孔有些长大,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声。他似乎能够感受到模糊着血印的记忆。

    方仲天沉痛了许久,终于说出话来:“然后他就……他就一把火烧了纪儿你全家。把你们家除了你以外的七十多口人,全部杀了……”

    话音刚落。黄纪的胸口像是划过一道利刃,让人疼痛得窒息。不只是黄纪,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的目光都短暂地望向黄纪的方向。

    “对不起,我和葛帮主本来决定要救你的家人,却是没能来得及……”方仲天带着悔恨的语气,继续道,“当我们匆匆赶到时,你家的院子已经是一片火海。最后救下来的,也只有纪儿你一个人而已……你父亲在生前的最后一口气,拜托了葛帮主,让他收你为义子,抚养你长大成人,这便是那一年在扬州所有的真相……”

    最后才提到黄纪家仇的事情,如此听完得知,原来这一切的背后,其实都是乱世中恩怨错综的结局。这并不是黄纪想要的答案。却是无可争辩的世事,得知了这一切后,黄纪整个人晃晃地发愣,眼神惊异呆滞。半天没有任何反应。

    “黄纪哥哥……”方瑛看着黄纪的痛苦神情,也是于心不忍,在她心里。似乎是要决定什么。

    方仲天讲述完了一切,心情也很沉痛。然而对于那一年的记忆,其实还有太多太多说不完的一切。兄弟的决裂。情感的背叛,乱世的不安,一切的一切,全都埋葬在火场的记忆中……

    (回忆中)……

    “啊——”方仲天惨叫一声,背后遭人突袭一掌,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暂时使不上力。

    “田兄,你为什么……”方仲天回头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是鬼王师,方仲天称之“田兄”的他,似乎曾和方仲天是好兄弟,如今“田兄”鬼王师却背后阴了方仲天的一掌。

    “我恨你,方仲天,你夺去了我的全部,夺走了我的荣誉,夺走了兰姑……”鬼王师用嫉恨的眼光望着方仲天,露出凶光道,“这世上,你什么都比我好,天下之人记得好的,只有你方仲天……还有兰姑,她对你一往情深,你却那样对她……”

    方仲天断断续续地喘着气,似乎是受了不小的内伤。看着鬼王师嫉恨的眼神,方仲天反倒是很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因为一些机缘……可是你不该……不该因为嫉恨,灭了黄玄青一家……”

    “哼,随你怎么说好了,我们本是兄弟,可好处总是你的,而你却还不肯珍惜……”鬼王师继续道,“你夺去了我的全部,现在又辜负了兰姑的感情,我一定要杀了你!”

    说完,鬼王师的手掌已经抬起,只需内力一掌便可将方仲天结果。

    可就在鬼王师起手前的一瞬,一个动人的纤细身影穿过,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是一个女子,此时她张开双臂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像是要保护方仲天的样子,尽管她很清楚鬼王师这一掌下来,也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然而,看到这个人的身影,鬼王师却停止了出手。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熟,鬼王师不忍心再起杀心。

    “求你住手,如果你要杀他的话,先杀了我——”女子祈求地喊道,但语气和眼神也是十分的坚定。

    “李姑娘,你快让开——”鬼王师心中矛盾重重,大声喊道,“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牺牲……你救过我的命,我很感谢你,可是今天我必须杀了方仲天,替兰姑出气,李姑娘快让开!”

    “我不会离开他!”李姑娘简单而又简单地回答道。

    方仲天听到这里,用深情的眼神回望了一眼。

    “这样的男人夺走别人的一切——李姑娘你是一个好人,为什么要这样袒护他?”鬼王师继续发泄道。

    “因为……因为……”李姑娘顿了顿,随即对鬼王师说出了让他不敢相信的一句话,“因为他是我的丈夫——”

    此话一出,鬼王师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而眼前的这个“李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后来方仲天的妻子,方瑛的母亲,“扬州神医”李婷。

    “好……好……好……哈哈哈哈——”鬼王师整个人像是有些精神崩溃的样子,突然神志不清地发笑道,“李姑娘你救过我的命,我本想报答你……方仲天辜负了兰姑的感情,我曾发誓要杀了方仲天和插足其中的那个女子……没想到,没想到……呵呵……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会是李姑娘你,不管是男人女人,感情果然是一部残忍的玩笑……行,既然你们想一起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完,鬼王师掌中重新距离,朝着李婷的头上劈盖而去……

    然而就在鬼王师抬手的一刻,鬼王师的背后突然遭受阴袭。“啊——”鬼王师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不得动弹。

    “是你——为什么……”鬼王师回头一看,突袭自己的人,居然是兰姑,鬼王师咬着牙道,“我那么对你好,甚至为了你,准备帮你除了方仲天和李婷这一对贱人,你却为了那个背叛你的男人,反过来对付这个对你付出一切的我,你到底为什么……”

    兰姑露出冷冷的眼光,如同死灰地出声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插手。而且,我之前就说过,我从来都没有对你有过好感,以后也不会……”

    说完,鬼王师晕厥了过去。而兰姑回头又望了一眼对面,方仲天倒在地上,李婷却是一直张开双手地护在方仲天的身前。

    知道自己曾经深爱的人,如今跟了别的女人,兰姑的眼角处,留下了深痛的泪水……

    (现实中)……

    “这一切,是我的错吗?还是说……”方仲天抬头望着天花板,心中暗暗伤道……(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