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六十四章 父女团聚 下
    就在众人身前的正厅谈门口,一群熟悉的身影正对望着自己等人的到来……

    站在正前方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刚劲,稀许的几根白饭能够折射出历经世道的年华。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逸仙门的掌门人方仲天——对方瑛来说,是他十八年未曾谋面的父亲。

    而在方仲天的身旁,还有一个七十岁上下的老者,凌然长须的胡子犹如仙风道骨,刻满沧桑的皱纹道叙着世事沧桑。苏佳一眼就能认出来,他就是自己的师父,逸仙门的长老——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而在陆清风的身旁,护法子清虚门都在。

    跟在逸仙门身边的人,还有几个他们在西域时见到的熟悉面孔。黄纪最是清楚,因为他们正是先自己等人一步赶到的丐帮的人。丐帮帮主葛威自然是不用说,薛飞痕、常风等人也也不例外……

    而今最属关注的,自然是作为父女重逢的方仲天和方瑛。方瑛虽然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但是见到了整自己对面的方仲天的面容,一种亲切的熟悉感油然而生,方瑛自己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多年不见的珍情之感;而方仲天即使没有见过自己女儿长大后的模样,但是一眼见到方瑛,一道忧伤而又追忆的身影一下子涌入脑海。

    方仲天看着方瑛——自己的女儿许久,隐隐约约,他能见到自己过世的妻子李婷的身影。李婷去世的时候,不过二十来岁,如今的方瑛也差不多快到这个年纪。因此面容和身影和自己的母亲颇有几分相似。

    方仲天一眼就认定了,自己正前方的人正是自己的女儿方瑛。方仲天带着迫切的希望。一步一步,逐渐加快地朝前走去。这一天他等了十八年。为了恪守自己的诺言,为了赎自己曾经的罪过,却是以牺牲了十八年的亲情为代价,这个代价对于慢慢的人生长路来说,太残忍了……

    “瑛儿——”方仲天用欣慰的口气呼唤道,这个称呼,他已经很久都没有面对面说出口了。

    “爹——”方瑛满眼即是泪光地回应道,这个称呼,方瑛更是十八年来都没有说出口……

    父女相认后。二人仅仅拥抱在了一起。十八年了,方瑛终于得到了自己应有的亲情,回到了自己的父亲身边,她很幸福,也很开心,欣慰的泪水止不住地从自己的脸颊缓缓淌落;而方仲天,这个十八年来孤单的父亲,如今迎回了自己的女儿,他也是感慨万分。作为父亲,虽然恪守了诺言,但是却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父亲……

    不过好在父女经历了十八年未见的思念之苦,终于重逢到了一块儿。方仲天知道女儿回来不易。自己也曾答应死去的妻子,一定会让自己的女儿永远幸福,只是这个幸福来得太晚了。一等就是十八年;对于方瑛来说,十八年没有亲情的照顾。如今终于得到了每个人最基本的开始,方瑛今后也会更加地珍惜……

    有感触的并不仅仅只是方仲天和方瑛父女俩。身后的萧天、苏佳等人见了,也不禁感慨万千。萧天见此情景,眼中的泪水也是忽隐忽现——看见父女二人重逢的欣慰,萧天也不禁想到自己第一次回到萧家山庄的时候,自己和自己的母亲重逢时的场景。虽然仅仅只是阔别一年,但自己母亲对自己的思念却是依依不舍,当时的自己也是留下了深深的泪水……

    苏佳望着这样的场景——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见亲人团聚的场景——她也陪萧天会过萧家山庄,见过萧天和自己母亲重逢时的感动。当时自己哭了,今天也不例外。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重见自己的亲人,苏佳心中不禁感叹,自己何时才能找到从未见过的母亲。毕竟对苏佳来说,这世上唯一活着的亲人,就只有还在世上杳无音讯的母亲……

    相比起萧天和苏佳,黄纪的神情却是痛苦的多,因为和这些人别起来,自己是最不幸运的。他亲身经历过家族灭亡的惨剧,对黄纪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每每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或是其他人,享受着亲情的温馨,黄纪自己就会忍不住地忧伤。今天也不例外,虽然自己对方瑛有情,但是今日见着方瑛和自己的父亲团聚,黄纪自己也是非常的嫉妒,他多希望这世上还有活着的亲人,多希望自己也可以像方瑛一样,能够和世上的亲人重逢,哪怕只有一个也好……

    方仲天和方瑛这边,父女二人仍旧是紧紧拥抱在一起,十八年未曾感受的亲情,无论是父亲还是女儿,的舍不得就这样立刻放手。方仲天作为一个男人,顶天立地的汉子,独为逸仙门的掌门人,当今武林七雄之首,如今见到了自己十八年未曾见面的女儿,也不禁流下了感动夹杂着悔恨的泪水;方瑛就更不用说,不管回家的这一路经历了多少坎坷,感情纠葛也好,生死危险也罢,如今平平安安回家,与自己的父亲重逢那些重要的不重要的现在都可以暂时抛之脑后……

    “太好了,瑛儿,你终于回来了,兰姑她也遵守了誓言……”方仲天还在倾诉着说道。

    “师父待我很好,她养育了我十八年。虽然我并不是古墓派的弟子,但师父真的就像母亲一样,十八年来一直都很照顾我……”方瑛也高兴着说道。

    “说到底,都是我这个父亲的错,是我害了你,瑛儿,对不起……”方仲天想到这二十几年来的点点滴滴,一些的根源都是自己的错,于是在方瑛——自己的女儿面前道歉道。

    然而作为方瑛,她还并不知道自己父亲曾经和兰姑以及其他人的恩恩怨怨。听到这里,方瑛不禁疑惑道:“爹,你为什么这么说?”

    “兰姑她没告诉你是吗?”方仲天和自己的女儿相拥了好久。这时父女二人才慢慢松开,方仲天用追忆的目光望着方瑛。用手轻轻拨了拨方瑛的一路回家有些干枯的发鬓,继续道。“都怪我这个父亲曾经犯下的错,虽然很后悔,但是现在想想也无从改变……一会儿招待好了你的朋友,我自会慢慢和瑛儿你细说……”

    方瑛点了点头,擦干了眼角的泪水,随后对方仲天往后道:“爹,我来和你介绍介绍,我的朋友——”

    还未等方瑛介绍,第一个引人注意的。自然是带着苍龙面具的萧天。方仲天盯着萧天许久,随即道:“兰姑的来信和我说了,你就是护送瑛儿回来的苍龙大侠对吧……不久前听说还在终南山的济世大会出现过,虽然有些无礼,不过可否让我等知道阁下的身份?”

    萧天缓了缓神,先望了一眼丐帮帮主葛威,又把目光回到了方仲天身上,随即应声道:“在下答应过葛帮主,葛帮主暗中助在下护送令爱回山。事成之后,作为报答,在下会把真实身份告知天下之人……”说着,萧天下定了决心。准备揭开自己脸上的面具。

    说到这里,包括葛威、薛飞痕等人在内,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就算身为丐帮帮主。葛威此时此刻也是满脸期待的眼神,和武林中的其他凡夫俗子一样。也期待着苍龙大侠能够摘下面具的一刻……

    萧天缓缓摘下面具,逐渐露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沉着少年的脸庞,左脸上还有一道清晰的细长刀痕。现在在众人面前亮出,这就是重新出世的“苍龙”的真实身份。而薛飞痕在一旁,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他曾经去过汴梁的剑道大会,而萧天在剑道大会上也是“出了名的”,所以很快便知道了其身份。

    “你不就是郜英前辈的传人,‘江湖博’之一的……”薛飞痕对望着萧天问道。

    “正是晚辈——”萧天从容地回答道。

    此话一出,一旁的陆清风的神情自然也是一变。因为他很清楚,一旁的苏佳是自己的徒弟,“断魂刀法”的传人,“江湖博”的另外一人。苏佳也对自己说过,出山之后,会一直去找自己朝思暮想的另一半。如今终于找到了,结果竟是“江湖博”宿命的对手,陆清风捋了捋胡子,轻声笑着道:“哈哈哈哈,看来果真是天意,学会老夫刀法的,竟是一个女子,学会郜妹子剑术的,却是一个少年,他们二人且又是……哎,机缘的巧合,没想到历史也是如此的相似……”其实曾经在梅花山庄,郜英也说过同样的话。

    苏佳自然知道陆清风的想法,她缓缓走上前,走到陆清风的面前,鞠躬道:“徒儿见过师父,没想到不出几月,徒儿又和师父见面了……”

    陆清风则一直是淡定自若的神情,他望着苏佳,露出和蔼的笑容道:“是呀,老夫也曾说过,我们师徒二人终有一日还会再相见,只是没想到却是这么快,哈哈……”

    萧天在一旁看着苏佳和陆清风师徒相聚的场景,自己又不禁想到,自己也好久没有回到梅花山庄,见一见自己的师父郜英。每每想到自己师父郜英教训自己的坏脾气以及小青姑娘对自己和苏佳曾经的照顾,萧天既是思念也是不舍……

    黄纪这边,漫过了些许的忧伤后,缓缓走到了自己义父的身前,也应声道:“义父,没想到您居然先我们一步,早些来到了逸仙门……”

    葛威沉思了许久,似乎一直在考虑什么,随即他露出略带忧伤的面容,对黄纪缓缓道:“其实纪儿,之前从一开始让你同苍龙大侠一起,护送方掌门的女儿回山,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目的……你知道义父为什么要亲自来逸仙门一趟?”

    “是放心不下纪儿吗?”黄纪不知茫然地问道。

    “当然不是——你一个人在汴梁生活了两年,义父尚且放心不管,何况这来一趟逸仙门?”葛威先否决了一句,随后又低声道,“其实纪儿,当年你家人惨遭灭族的事情,虽然都是鬼王师一手所害,但是这其中的恩怨纠葛,却远远不止义父曾经告诉你的这些……”

    “什么意思?”听到这里,黄纪的神经一下子被提了起来,不禁问道。

    “其实你的灭族之仇,牵扯到了很多的是是非非,纪儿你家族的惨剧,只不过是恩怨纠葛中的一部分罢了,很多的真相义父曾经并没有告诉你……”葛威望了一眼黄纪,又望了一眼方仲天,最后把目光放回黄纪身前道,“鬼王师,不只是和义父,比起义父,他曾经和现在的逸仙门掌门人方掌门有着更深的渊源。想要知道那些年发生的事情,方掌门比义父更清楚,也许他能让纪儿你更清楚地认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这……是真的吗?”黄纪有些不敢相信地诧异道。

    方仲天和女儿情叙了不少,回头看了一眼黄纪,也听到了黄纪和葛威的对话,随即缓缓走过来,望着黄纪道:“你叫黄纪是吧?”

    “晚辈……见过方掌门——”黄纪半天没有回过神,只是鞠躬行礼了一句。

    方仲天抿了抿嘴,似乎有着曾经的伤痛,随即他带着沉痛的语气缓缓道:“对不起……其实当年你的家门不幸,没能及时救得你家人的,不只是葛帮主,方某也难辞其咎……”

    “什么?”面对自己身世的变数,黄纪更是不可思议道,“方掌门说的……都是真的吗?”

    方仲天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二十多年前,其实我和鬼王师——他的真实姓名叫田栩,我和他曾经是拜把兄弟,可是却因为曾经发生过太多的人情变故……想要全然弄清楚你家人惨遭灭族的真相,一定要从方某和田栩的甚至是其他人的事情开始讲起。这其中牵扯的人,还包括婷儿——也就是方某过世的妻子,瑛儿的娘亲,以及古墓派的掌门人兰姑……”

    黄纪完全不敢相信,从那一句“曾经是拜把兄弟”开始,黄纪便知道,自己曾经被告知的家族灭门,只不过是很多事实真相的一小处,而在这曾经过去的背后,却是还隐藏了太多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萧天在一旁听了,也不禁悄声道:“我想起来了,佳儿,我带你第一次去古墓派的时候,不是兰姑前辈单独给我委托了一些事情吗?”

    苏佳也回忆起来了,那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刚刚从济世大会离开。苏佳回声应道:“我也记得,当时准备离开之前,兰姑前辈单独把你叫到了一边安排事务,而我和瑛妹却是留在了一边……怎么了,那个时候兰前辈给你交代了什么特别的事吗?”

    萧天努力回忆着,继续道:“那个时候,兰前辈不经意提到过。她是和我说过,有人盯上了方瑛,让我一路上要多长心眼,这个人自然是指鬼王师他们……不过她还提到过,她和方仲天情感恩怨之事世人皆知,但有一事,却是几乎未有他人可知……”

    “那是什么事情?”苏佳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萧天摇了摇头,继续道,“不过兰前辈似乎很清楚这其中的事情,她对我说,‘有些事情不能说太多,想要知道真相,他日有缘或许会告诉一切’……这个事情,莫非就是指方掌门现在说的这件事?”

    话题到这里,萧天和苏佳不禁朝黄纪等人的方向望去。他们似乎能猜到,在这一切一切经历的背后,似乎归根于二十多年前那段未人知晓的恩怨往事……(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