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身份揭穿
    风文离开后,兰姑在远处伫立了许久。她似乎还在思索着什么,久久没有离去。当然,她也知道此事此刻萧天还在后面跟踪自己,她倒也是在等待,等待萧天在自己面前现身的契机……

    “哼,没想到田栩为了二十年前的恩怨,居然死不罢休,还派人跟踪我,这样看来,他最恨的人其实并不是我,而是方仲天……”兰姑暗中自言道,“虽然我也恨方仲天,但终归也只不过是怨恨罢了,可是田栩就……如果他真的要这么做,恐怕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瑛儿……如果说我没有空闲能够护送瑛儿回山的话,就只能派人保护她了。方仲天现在毕竟是逸仙门的掌门,田栩既然和他有仇,还是不要麻烦逸仙门的弟子才对,如此看来的话,说不定只有一种机会……”说着,兰姑将余光瞟向身后萧天藏匿的树梢之上。

    而此时此刻,萧天却还静静地躲在树中,完全没有察觉到兰姑已经发现了自己。对于刚才兰姑和风文相会的场景,萧天的脑海中也是无数的疑惑。

    “奇怪,逸仙门的弟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虽然方仲天和兰姑的情仇恩怨,江湖中人近乎人人皆知,但既是有仇,为什么兰前辈还会与仇人的弟子相会?”萧天心中暗道,“佳儿曾经说过,在追风派的时候,陈世今叛变的那天,风文风前辈就准备带逸仙门的弟子参加峨眉论剑,可见其在逸仙门的地位。如此高地位的逸仙门弟子和古墓派的掌门人在此见面,一定事出有因……还有。刚才那些恶汉跟踪兰前辈,明知道她是古墓派的掌门人。还敢明目张胆地现身,说不定。在他们背后,一定还有未知的幕后势力……”

    在蛇洞里修炼成的萧天,不但武功突飞猛进,头脑也比从前要灵光了许多。原来苏佳在自己身边时,甚至说在汴梁城陪其他的朋友,萧天从来都是傻头傻脑的,什么主意都得听苏佳陆菁她们;但是现在萧天已然成熟了不少,独自一人甚至是身处险境之时,能够从容冷静地思考问题。坚定的眼神比起以往也要多了几分睿智……

    兰姑又伫立了许久,她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看样子像是时机到了,兰姑的嘴角微微一笑……“曾经是光明磊落、惩奸除恶的苍龙大侠,为何今日要做梁上君子,偷听他人,尔等难为君子所为?”兰姑背对着萧天藏匿的地方,突然笑而发话道。

    萧天全身猛然一惊,他现在才知道。从一开始兰姑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藏身。本来自己与本事毫无关系,只是自己寻思好奇才跟踪过来,如今被发现,恐怕自己也难以从瓜葛中脱身……

    “不是吗?”兰姑见萧天始终没有现身。冷冷一笑,随即从手中飞过一道寒冰暗器,眨眼的功夫飞向萧天所藏的地方。

    萧天不得已。一个翻身躲过飞来的暗器,索性从树梢中现身。施展轻功落至了兰姑的面前。

    说起来,兰姑不但是古墓派的掌门人。对萧天来说还是众望所归的武林前辈,自己理应没有理由无礼相待。如今自己跟踪兰姑被发现,到现在一身苍龙的装束在兰姑面前现身,不禁显得几分尴尬。

    兰姑见到了苍龙的全身,冷冷一笑道:“哼,果然是你,刚才在酒楼里替本座出手……刚才在酒楼,汝辈可是施展苍龙掌一二,如此看来,你就是苍龙大侠不错了……”

    苍龙倒也还算镇静,虽然自己无礼在先,但毕竟自己毫无恶意,而且还在酒楼里出手相救。就算兰姑百般刁难,凭自己现在的武功,也根本不是头疼之事。

    于是,苍龙还是先行礼一番,缓缓道:“在下苍龙见过兰掌门……”

    “不对吧?”兰姑又笑着道,“苍龙大侠不是七八十年前就在江湖上失去了消息吗?我这个古墓派掌门人的位置,可是做了不到二十年,你怎么可能会认识本座?还是说……你就是一个冒牌货?”兰姑的话语很明显,她也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苍龙大侠。

    萧天这才知道说漏了嘴,没想到初次出世,就让人看出了破绽。不过萧天的情绪还算是平静,他缓了缓神,不紧不慢道:“是也好,不是也好,苍龙就在这里;真也好,假也好,苍龙掌名副其实……今日在下偷听兰掌门在此与逸仙弟子要事相言,的确是在下的不是。不过在下并无恶意,也是无意了之兰掌门的恩怨,如若兰掌门怪罪在下,在下必当在此赔罪——还望兰掌门能够宽宏大量,不计前嫌……”

    见眼前的苍龙像个书生一样唧唧歪歪了一大堆,兰姑又笑了笑:“哼,苍龙大侠,武林三位至尊前辈之一,行事侠义无双、果敢豪迈、性格粗犷,岂是你这等文质彬彬之样?不过……看在你刚才在酒楼里的出手,还算是有正义之心,而且苍龙掌也似乎是名副其实……”

    萧天不知道兰姑想要作甚,既然自己被发现了,兰姑又像是有排挤自己的意思,自己思索着倒不如就此罢了,不掺和这之中的恩怨。于是,萧天再次行礼道:“既然在下今日有扰兰掌门,在下在此陪个不是。如果兰掌门没有他事,在下就此离去……”说完,萧天准备转头离去。

    然而,一道飘影般的长袖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只见兰姑一个瞬影飘至萧天的身前,挡住了其去路。兰姑本就是不把任何放在眼里的傲气性格,见到有人敢冒充世人借敬仰的苍龙大侠,她又怎会就此放其离去?只见兰姑冲着萧天就是略带嘲笑的表情,拦阻道:“哼,跟踪本座至此,还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内幕。就想这样拍拍屁股走人,你觉得本座会放过你吗?何况。苍龙大侠重出江湖,本座还没有领教一番。就这样离去岂不可惜?”

    “那兰前辈究竟想怎样?”萧天知道兰姑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但自己也没必要害怕什么,若是兰姑刁难自己不放,他倒也有这个闲工夫陪她奉陪到底,于是直接直言问道。

    兰姑冷笑一番,继续道:“刚才在酒楼时,没有看清苍龙掌的招式。今日在此相会也算是有缘一份,倒不如领教领教传说中世人敬畏的苍龙武功——”

    说完,兰姑从袖口处飞射出几根致命寒针。正朝萧天的面门而去。

    萧天也是出手果断,看清了飞来的寒针,青衣长袖果断挥去,将寒针一一击落。

    “既然兰掌门愿意陪在下一较高下,那在下也奉陪到底——”萧天话语坚定道。

    但兰姑可不会陪他废话,挡下寒针的那一刻,兰姑已然在萧天面前消失了踪影。

    萧天知道,传闻古墓派的武功,心法高超、动静皆变。以其阴柔之力回合制敌,少错几步便是惊险万分,自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何况自己现在的对手可是堂堂古墓派的掌门人。

    果然。还不等萧天回过神来,兰姑已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不过萧天也算是反应迅捷,不等兰姑起手出招。自己则是回身出掌,欲用苍龙掌一招制敌。

    但是面对古墓派的掌门人。萧天岂能如此轻松?只见兰姑一脸的镇定,似乎苍龙神掌未出。就已看出其破绽。兰姑抢先一步,还未等苍龙聚力掌心,紫衣长袖就已将萧天的手臂给牢牢捆住。

    看样子兰姑的江湖经验远远高于萧天,只是一眼见过苍龙掌的招式,就能找到其弱点。长袖捆住萧天手臂的一瞬,兰姑施展出扰人心智的心法内力,自长袖游至萧天的手臂间。

    萧天顿感手臂间的内力紊乱不定,根本无法聚力其中。不过眼下不得犹豫,开弓没有回头箭,何况自己的手臂已然被控制住,萧天依旧是掌力飞起。一声不算强烈的龙吼,苍龙掌依旧从掌心杀出,索性力道显然不及正常时的威力。

    不过即使如此,苍龙掌的震慑力似乎依旧。兰姑稍感不对,一个侧身躲开,并收回了长袖,仅有数成功力的苍龙掌内力飞至对面的河岸,激起数丈高的水浪。

    兰姑看在眼里,知道若是让苍龙掌正常使出,威力必是难以抵挡。兰姑眼前一定,抽出腰间长剑,一道紫色剑光飞出,正冲苍龙掌心而去。

    萧天当然是不甘示弱,恢复自由的手臂重新施掌,一道龙吼声伴着掌风杀出,很轻松便将兰姑的剑光挡住。

    但是,兰姑这一招似乎只是佯攻,待到苍龙掌全然压上,兰姑早就不见了踪影……忽地,兰姑不知何时跃至了萧天的背后,举剑袭来。

    萧天能够感觉得到,转身又是一掌袭过。一道苍白巨龙冲天而去,冲到了自己身后的一棵大树,却依旧是没能击中目标。

    兰姑似乎是在和萧天打着“太极”,不断与其周旋,几番较量之下,她也算是看出了苍龙武功灵动不足的缺点,反身借以古墓派身法灵巧的特点,持续点击。

    相较之下,萧天的行动便是迟缓了许多。如果是用神龙九变剑法,剑掌合一,可以很轻松地弥补苍龙掌的缺点。但如今下定决心隐瞒身份的萧天,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身份,何况人人皆知苍龙一生从未在外人面前拔剑,萧天更是不会这么做……

    “有破绽——”兰姑突然一语道破,趁着萧天在犹豫的思绪中没有回过神,已然一个影步划至萧天的左侧身前。

    这下子倒是让萧天没有防备,他没想到兰姑居然会冒着苍龙掌正面突出威力的危险,袭至自己如此至近的身前。

    然而事实上萧天想错了,苍龙掌虽然威力不小,可一旦遭人近身,不能立发,苍龙掌的威力根本无法骤出。何况如今的对手,恰巧是对自己来说最头疼的善用身法之人,再加上自己习得苍龙掌不久,还不能灵活熟用。

    萧天没有办法,只能赌上一把,近身苍龙掌一试。可是经验老道的兰姑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长袖抢先一步将萧天的手臂牢牢控制住,苍龙掌由此不能立法。

    “就让我拜见一下尊容吧——”兰姑发言一声。手中的长剑朝萧天脸上的面具挑去……

    一道紫光闪过,萧天脸上的面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最后掉落在地面……

    萧天的真容就此在兰姑面前显现……

    兰姑见此也是停止了攻击……

    由于萧天的一个大意,让其找到了自己的破绽。其实萧天完全还有能力与兰姑继续一战,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我认得出你……”兰姑收回了剑,向后退了几步,望着萧天左脸上那道细长的刀痕,冷笑着说道,“左脸上的刀痕……如果本座没有猜错,你应该就是汴梁剑道大会的时候。人人皆为称道的‘江湖博’之一的郜英前辈的传人对吧?”看样子萧天在汴梁的事迹已然传遍了整个江湖,连没有去过剑道大会的兰姑也如此清楚。

    萧天倒是没有说什么话,一脸镇静地望着兰姑,代表自己已经默认了。

    “刚才与本座过招,为什么不用神龙九变剑法?”兰姑又笑着问道,“如果剑掌合一的话,说不定本座就不是你的对手了……不过挺让我惊奇的,已然是郜前辈的传人,为何还要假扮成苍龙大侠的样子?”

    萧天先是闭眼缓了缓神。随后慢慢走到一侧,捡起掉在地上的面具,用略带悲伤的口气说道:“世事难料,已然情归远去。深得苍龙大侠遗迹指点,所以晚辈便想就此隐瞒身世,‘江湖博’什么的。永远不会再有了……”

    “听你所说,你似乎也是被情所伤啊……”兰姑先是应了一句。随即收回笑容道,“哼。情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恨的毒药,让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并且痛苦一辈子……”

    听到这里,想到苏佳的死,萧天心中的悲痛再一次涌上心头。时不时,萧天的两拳攒成一团。

    兰姑望着萧天的样子,稍许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兰姑又露出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朝萧天问道:“所以呢,现在你要怎么办,被本座拆穿身份的冒牌苍龙大侠?”

    萧天重新戴好面具,缓缓说道:“我发过誓,既然佳儿已死,我不愿再在世人面前露面……”

    “可是今天本座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你不会恨得想杀了本座吧……”兰姑又带着嘲笑的口气道。

    “既然兰前辈知道了,晚辈也没有办法,虽然不想告知天下,但如果兰前辈执意要行,晚辈也无法左右……”这个时候的萧天倒也看淡了一切,索性无奈道。

    兰姑轻轻一笑,随即又道:“这样吧,如果你愿意帮本座做一件事,本座便可不把你的真实身份告知天下——”

    “什么,是真的吗?”听到这里,萧天峰回路转道,“是什么事情,只要不违背天理,在下一定在所不辞——”看来,萧天为了隐没自己,什么都可以答应。

    兰姑像是见自己的计划成功了,继续笑道:“我要你用‘苍龙大侠’的名号,帮我做一件事情……再过不久,本座即要护送逸仙门掌门人方仲天的女儿回山,但是一路可能遭遇艰险。本座需要你用‘苍龙大侠’的名号,安全护送其回逸仙门,对你这个武功名副其实的‘苍龙大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萧天并不了解这其中的恩怨端倪,索性答应道:“如果只是护送方掌门的女儿回山,没有问题——”

    “好,这口气倒终于像是真正的苍龙大侠了——”兰姑笑了笑,转身道,“一个月后,未时时分,你来终南古墓一行,到时本座自会继续交代事务……”

    萧天点头答应了兰姑的请求,也下定了决心。看来自己刚出山不多久,还未帮苏佳报仇,却是摊上了不可避免的委托之事……(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