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秘密接头
    解决掉了恶汉,蒙面女子却在这个紧要关头不见了踪影。萧天很是感到诧异,虽然整件事情或许与自己毫无半点关系,但是萧天却非常想要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

    血腥的战斗过后,酒楼里总算是恢复了平静,但是酒楼里的所有人却还沉浸在刚才的血痛之中。尽管他们这些无辜的人并未受到波及,但是看到眼前的惨状,也算是在他们脑海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萧天救了这些平民百姓,作为苍龙大侠重新出世,虽然是这么说,但萧天似乎并不太开心。他转头望了望楼上还在惊慌的人们,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在现在危险已经群补全部解除了,萧天也不用再担心什么。想到刚才的那个蒙面女子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萧天总觉得这其中还有事情,于是二话不说便也离开了酒楼,朝着蒙面女子可能离开的方向追去……

    一路上,萧天的心中也是疑惑不断:“那个神秘的蒙面女子到底是谁,看她的伸手,她一定是个很不简单的人物……刚才那些残忍杀害众武林弟子的三个恶汉又是谁,虽然自己轻而易举地打败了他们,可是很明显能感觉到他们三个人来者不善。武功怪异不说,而且出手极为残忍,他们三人背后一定还有他人,而且一定和那个蒙面女子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在蛇洞里刻苦修炼了多日,如今萧天的武功也是今非昔比。曾经连轻功都不会的他,如今却是轻功十分拿手。再加上平地上“凌云步”的辅助。萧天“追踪”的速度更是天上几番,不出多时。就在前面正确的方向,萧天终于又重新见到了那个紫色的身影。

    “追上了……”萧天心中暗道。“和她保持一些距离,看看她究竟想要往哪里去……虽然这么做可能有些不太光明正大,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还插手其中,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一探到底了……”

    想罢,萧天使自己和蒙面女子保持安全的距离,悄悄地跟在后面。很快,跟着蒙面女子的步伐,萧天离开了小镇。穿过了丛林,来到了一处隐秘的深山之林。

    蒙面女子一直望着前方,施展轻功向前赶路,似乎她还有什么要事。然而,她的余光却是时不时往后方瞟去——她已经发现后面已经有人跟踪她,而且能确定此人就是萧天。

    “苍龙大侠?”蒙面女子并没有回头,而是假装不知道地继续向前赶路,心中暗念道,“有意思啊。苍龙大侠重出江湖,竟是让我碰到了……他可能以为是不放心我,才跟过来的吧……苍龙大侠不是七八十年前就已经在江湖上失去消息了吗?哼哼……有意思,看来这个苍龙大侠的身份很值得商榷。待会儿一定找机会,揭穿他的真面目……”

    于是,蒙面女子继续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向前赶着路。而萧天则是在自以为安全的距离紧追不舍,不过多时。二人便来到了一处山下较为开阔的山泉处……

    一处荒凉的土坡上……

    长鞭汉子赶在萧天出手之前,便急匆匆从酒楼里逃了出去。然而此时的他虽然没有和萧天正面交手多少。却也一时精疲力尽。想到和自己同行的两个兄弟皆死于萧天之手,长鞭汉子心中很是愤恨。

    “刚才那个人,他带的面具,还有那道强劲的掌风……错不了的,他一定就是苍龙——”长鞭汉子一边赶着路,一边暗暗道,“可是传闻苍龙大侠不是在七八十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吗,为什么这个时候会重出江湖,而且一点老态都不显……还是说,这个苍龙大侠是个冒牌货?不可能,苍龙大侠一声都没有传于他人武功才对,而且刚才那个‘苍龙’使的,的确就是苍龙掌不错了,那这到底是……”

    逃跑了很远的路,长鞭汉子有些累了,于是在一处粗壮的大树下停驻休息一番。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头上的光亮很快被成群的黑影给遮住——抬头一望,只见一个九尺高的大汉和身后上百的黑衣刺客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过长鞭汉子并没有紧张,似乎他认识这些人。见到了最前面的那个大汉,长鞭汉子立刻显得很恭敬的样子,不敢随便说一句话。

    九尺大汉稍微停顿了一会儿,紧接着用冰冷的语气质问道:“不是叫你们三兄弟跟着那个女人吗?怎么了,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长鞭汉子这时候倒显得有些害怕了。他立刻在九尺大汉的面前跪下,略显紧张地回应道:“白……白燮师兄,小……小人该死,小的三个本来跟踪那个女人好好的,可……可是,却偏偏碰上了……苍龙大侠。我们敌他不过,结……结果其他两个兄弟已经……”

    “苍龙大侠?”原来这个九尺大汉是白燮,鬼王师的四位弟子之一,听了长鞭汉子的话,白燮用冰冷的口气质问道,“难道是那个传闻中三位武林至尊前辈之一的苍龙?不会吧,他不是七八十年前就在江湖上失去了消息吗,怎么这个时候会重出江湖?”

    “不……不会错的……”长鞭汉子继续紧张道,“他使的,的……的确就是苍龙掌,而且他还……还带着苍龙大侠的面具。不过他……他似乎很年轻的样子,不像是……是一个前辈的样子……”

    “你是说使出苍龙大侠的武功,却又是一个年轻小生是吗……”白燮听了,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哼,有意思,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居然会遇上如此趣事,哼哼……”

    “都是因为苍龙的出手,我们兄弟三个才……才跟丢了那个女人,还请白燮师兄……恕罪——”长鞭汉子又显得紧张无比地请罪道。

    然而。白燮却是不以为然,他露出阴冷的面容。用令人畏惧的口气说道:“哼,别以为你们跟踪那个女人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们的事情……师父下令,是叫你们跟踪那个女人,你们倒好,不但明目张胆,还和当地的一些武林弟子发生矛盾,现在又被什么‘苍龙大侠’打得满地找牙,办事还真是效率啊……”

    “请师兄恕罪……请师兄恕罪……”长鞭汉子继续紧张地低头道。

    白燮一直保持着冰冷的面容,缓缓走上前几步,随即又问道:“行了。还有什么消息要汇报吗?”

    “没、没有了……”长鞭汉子又胆战心惊地回答道。

    白燮见了,冷冷一笑……突然,一把冰冷的利刃“嗖——”地直穿腹中。长鞭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只感到身体的一阵冰冷,低头一望,直接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插在自己腹中。长鞭汉子瞪大了双眼,最后惊异道:“白……燮……师兄,你……”

    最后,长鞭汉子也一命呜呼倒在了血泊中。

    “哼。这就是无能者的下场……”白燮用令人惊悚的语气自言道,“那个女人跟丢了,如今只好再做打算了……不过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居然会在这个地方碰见重出江湖的苍龙大侠。甭管是真是假。如果有朝一日有缘相会,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

    最后一道阴冷的笑容,白燮带着他的黑衣刺客消失在了荒野的迷雾里……

    山下泉水之处……

    蒙面女子赶路赶到这里。就停下了脚步,似乎在这个地方她有什么重要的事务。而萧天也是一路跟踪至此。他当然是不敢直接露面,来到此处后。萧天躲在了距离较近又不易察觉地一刻大树树梢上,在这里技能眼观耳听蒙面女子的一切,又可以不被轻易发觉。

    可是不幸的是,蒙面女子早就知道萧天在跟踪自己,而且武功神秘莫测的她,甚至已经知道了萧天藏身之处。不过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目的,蒙面女子并没有当场揭穿萧天的行径,而是装作一脸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将计就计”,而且也没有回头望萧天藏生的地方,这也让萧天一直还蒙在鼓里。

    蒙面女子走到溪流一旁,蹲下身来洗了洗手,倒也并没有做其他多余的事情。而萧天在树梢之上观察着这一切,却还不知道蒙面女子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个地方也不像是能做什么事情……”萧天静静窥伺着,心中疑惑道,“还是说,她在等什么重要的人?”

    萧天的猜测不无几分道理,蒙面女子站在溪流一旁很久,时不时环望着四周的一切,就像真的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蒙面女子看了许久,每个地方都看到了,唯独不看萧天藏身的地方,这样让萧天放松了警惕。

    萧天果然还是浑然不知自己已被察觉,依旧是藏在原地静观着下面的一切……

    就这样静等近半个时辰,蒙面女子河对岸的丛林,似乎是有了动静。只听得树叶的几声“沙沙——”声响,从丛林的另一侧,突然冒出一个身穿素衣、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男子的面庞气血阳刚,刚劲的面容下又不失一种仙风道骨的滋味,给人的第一印象倒是有些得道仙人的滋味。

    “他是谁?来这个地方干什么?难道这个女人一直等的人就是他……”萧天的脑海中一下子闪现出无数的疑问,继续盯视着前方的一切……

    蒙面女子见到来者已到,先言发话道:“终于来了,看来你们的人挺守时的嘛……”

    中年男子站在河的对岸,与蒙面女子隔河相对,抬手行礼道:“逸仙弟子风文,见过兰姑前辈——兰掌门,既是正面相会,又何必面纱遮掩,何不以真容相待?”

    原来那个神秘的蒙面女子,居然是当今古墓派的掌门人兰姑,而那个中年男子,也正是逸仙门的得力弟子风文。

    “兰姑?”萧天在树梢上了明了,有些震惊道,“这个人居然是古墓派的掌门人兰姑兰前辈?不会吧……”

    兰姑缓缓揭下自己脸上的紫色面纱,就和十八年前在逸仙门夺走方瑛的一刻,在方仲天面前的动作一样。面纱下露出的,是一张佳人韵味的脸庞,虽然已是年近四十,但昔日芳华依旧不散。

    但兰姑却依旧是摆出那副不把世俗放在眼里的神情,和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兰姑沉顿了一会儿,随即轻笑着说道:“哈哈哈,没想到方仲天为了接回自己心爱的女儿,十八年倒也是关心备至,如今期限已近,竟还亲自派人前来交涉……”

    风文却似一脸淡定的神态,他缓缓道:“不管怎样,十八年前兰掌门和方掌门之间的情感恩怨我想就此告一段落吧……如今兰掌门秉守誓言,抚养掌门女儿十八年,方掌门也秉守誓言,如你所愿,现在是到了该交还掌门女儿的时候了……”

    “哼,看来你们倒是挺信任我的样子,就不怕我把方仲天的女儿教坏了,反过头来报复你们?”兰姑又反笑着问道。

    风文倒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依旧是从容淡定地说道:“虽然兰掌门和方掌门有过情感纠葛,但好歹怎么说,兰掌门也算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晚辈心想兰掌门应该不会违背誓言——”

    “哼,算你们逸仙门的人有眼……不过听好了,我对方仲天,永远只有恨,不会有情——我之所以抚养他的女儿,只不过是让他尝受十八年的相思之苦,并让他这个十八年前背叛我的男人好好看看,什么才是谨守诺言——”兰姑有些情绪激动,她自觉在外人面前说的有些过头了,随即尽力使自己缓和道,“放心吧,瑛儿虽然是我在古墓抚养十八年,但我并没有收她为古墓派的弟子,还让她出世见识了许多,当做是常人家的女孩子一样照顾……只不过,本座在古墓也有要事在身,如今期事已近,不能亲自护送瑛儿回山……不过本座会选一个合适的人,让其完成任务——”

    “找人护送瑛儿亲自回山?”风文有些疑惑,随即又道,“不然,让逸仙门的人亲自来接瑛儿好了……”

    “大可不必——”话音未落,兰姑急忙阻拦道,“这件事情逸仙门的人还是不要多插手为好,既然瑛儿是本座一手培养大的,就让本座亲自解决吧……”

    “那……好吧……”风文临行前,就接到了方仲天的命令,只要能让方瑛平安归来,任何一切的条件都听从兰姑的,于是风文接着道,“既是如此,但也总该让我们知道兰掌门你派谁护送瑛儿回山,好让我们的人早做应对。”

    兰姑笑了笑,不紧不慢道:“这个你们大可不必担心,我要找的人,一定有能力护送瑛儿平安回家。等到有了消息,我会飞鸽传书给你们逸仙门的,你们只需静候消息即可……”

    “那……好吧……”风文最后答应了一句,转身准备离开时,又鞠躬说道,“方掌门让我带话兰掌门,他非常感激兰掌门能照顾瑛儿十八年,把她抚养成人,他年轻时犯的过错可能无法弥补,但他这一次不想道歉,只是想好好地谢过你……”

    “我和方仲天的事情,无从以变,不需要外人指手论足——”兰姑有些情绪道,“要是真有事情,本座会亲自和他说,不过我想,可能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风文见事情已毕,又行礼鞠躬道:“多谢兰掌门,那在下就此告辞——”

    于是,风文交代完了事情,转身施展轻功消失在了远处的丛林……(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