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蒙面女子
    萧天从蛇洞里出来后,一直不知去向,说是要回汴梁城找王大生,却是一直找到方向。沿着西北行走十余天,不知不觉竟是行游至河南的边境……

    河南的边境不比繁华中心汴梁之处,这里的一切似乎显得略为荒凉。由于靠近边关一带,这里也经常饱受繁重兵役的痛苦。进来蒙元朝廷战事不断,官府不但对这一带的百姓不闻不问,还强行征用壮丁男子,久而久之,这里的百姓活得一天比一天得提心吊胆……不过好在最近这里较为平静,战火还未波及至此,官府没有太大压迫,老百姓还算生活得过去。但时过境迁数久,边境的许多小镇也是尽显荒芜一片,如同憔悴的驱壳上更添几道干裂的皱纹……

    萧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他自己本就不太熟悉路线方向,不知不觉地竟是来到了这个荒凉一片的地方。走进一个小镇,街上的行人也是少之又少,本应是白天喧闹的街市,如今却是显得冷冷清清。而且每个人彼此见着,也是互相避而不视,似乎总是在担心什么,一个人缩起袖子,匆匆离去。

    萧天甚是感到奇怪,不过想想也是,这里毕竟不像汴梁那样的繁华,如今蒙元朝廷动荡不安,山东边境一带也是战事不断,河南这里也难免会受到波及。之前自己和苏佳在出入柳沙镇的时候就能感觉得到,何况这等凄惨悲凉之地?

    不过萧天并不太在乎这些,虽然自己继承了苍龙大侠的遗志。但打从心底,他并不像太多的干涉朝廷动乱之事。之前在汴梁和萧家山庄。出于正义,自己公然和王大生“作对”。虽然问心无愧天下之人,但最终也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如今萧天心中想着的,几乎都是为苏佳报仇,其他的一切,似乎自己并不是过于关心。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又停止了,萧天想起了自己在蛇洞的时候,发过誓的,既然现在的自己已然成了“苍龙大侠”,决不能只在乎个人情仇。至少得为天下之人做出事情。可是如今一筹莫展的萧天,见到了此处的荒凉,虽然百姓像是过得有些沉郁,但也不见有什么官府的暴行,萧天也不知现在的自己该如何是好……

    想得太多,萧天的肚子突然饿了起来。虽然经历了超乎常人的磨练,但往日的习性依旧不改,先不管那么多,萧天朝四周张望过去。找了一家客栈,准备先吃饱了再作打算……

    “客官,请问你要什么?”进了客栈,小二还是很热情地招呼道。

    萧天张望过去。客栈里的人稀稀两两,还算凑合,可见镇里的百姓还算过得下去。萧天想了想。淡定地说道:“给我来两碗面吧——”

    萧天的脸上带着苍龙生前的面具,客栈里的人。包括小二在内,见了萧天的第一反应都是有些害怕。但是听到萧天说话口气非常温文尔雅的样子。小二还是放下了心,随即热情地帮萧天找了空下的位置,然后去后台招呼客人去了。

    萧天坐在了板凳上,拿起了筷子筒里的筷子,在窗户外光亮的照射下,抬头望了望。不知不觉,萧天不禁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从前的生活,这样在外奔波的日子没少过过。可是往日,在自己身旁的位子,总会坐着一个蓝色的窈窕身影,虽然有时候她并不常笑,但是陪在她身边,逗她说笑,自己每天都会感到开心……可是如今,那道蓝色的倩影却是化作梦中的一缕青烟,随风飘散,留下的,永远都只会是自己孤单的身影,想打这里,萧天面具下的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客官,您的面——”小二的话语稍稍打断了萧天的思绪,萧天回过神,礼貌地“谢谢”了一句后,又开始沉思和回忆起来。

    每次在客栈或是饭馆食宿,自己总会陪苏佳说说笑笑,也许有时候二人也会有分歧,也会有不愉快,但是那时候的日子,能陪在她的身边,萧天真的很开心……可是曾经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感受到那时的快乐,只当是寻常,直到现在真正失去了,再去珍惜已经为时已晚。他知道苏佳永远都不会再回到自己身边,曾经无数的美好,永远都只能活在自己的记忆里……

    勾起了伤心的往事,萧天的眼眶不禁湿润了少许,他似乎还在悔恨,悔恨在神峰崖的时候。如果不是那时的矛盾,自己就不会身处险境,苏佳也不会为了自己而牺牲,自己更不会如今在此孤单一人,永远永远……

    正值萧天沉浸在悲伤的沉痛中,这时,从门口缓缓走进一个轻盈步伐的女子。该女子一身紫色的行装,带着一副紫色的面纱,不露真容。她就如同一位亭亭玉立的仙女一般,虽然面纱之下看不见真容,但曼妙步伐足以让人沉醉,不禁让人联想这是哪位仙女从天而降。

    也许是思念苏佳过于伤感,萧天竟模模糊糊将刚才进来的女子联想成了苏佳。不过很快自己的意识又清醒了,想起自己往时也经常看见苏佳出现在自己身前的幻影,心中念叨着“佳儿已经死了……”,萧天很快从梦境中回到了现实。萧天并不认识这个女子,可是却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不凡的气息。

    “客官您要什么?”小二又跑过来招呼女子道。

    蒙面女子也是非常淡定的神情,轻轻地说道:“来杯清茶就好……”

    话音即出,萧天听出这倒像是出自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子之口。可见年近如此,却依旧能给人年轻女子的曼妙气息,这个蒙面女子一定不简单。

    不知不觉,萧天开始打量起这个蒙面女子起来,虽然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她。但是他有预感,这个女子独自一人来到这个有些荒凉的地方。必定不太寻常。

    蒙面女子像是注意到了萧天的眼神,不禁瞟视了一番。

    萧天像是被震慑住了。从女子的眼神中,传出令人压迫且不自然的神情。萧天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直视那个女人,心想着那个女人肯定不简单。

    而蒙面女子见到了萧天,似乎也露出了惊异的眼神,心中暗念道:“那个人是……苍龙大侠?”想必,蒙面女子更多的是被萧天脸上的面具所震惊,毕竟稍有江湖经验之人可知,这个面具传闻正是武林三老前辈之一的苍龙大侠的面具。

    不过之后萧天和蒙面女子再没什么交流。眼神上也没有再沟通。萧天还是吃着自己的面,女子还是喝着自己的茶……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出了喧闹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直接冲着客栈的门口而来。客栈里一些害怕的人,听了门外巨大的声响,害怕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跑出客栈,然而门前突然走来三个令人畏惧的身影,竟是将他们给下了回去。

    门前突然来了三个奇怪的家伙。个个都长着狰狞的面孔,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其中一人,手上提着一条荆棘长鞭,上面还站着淋漓的鲜血。血滴还时不时地向下低落;还有一人,两袖犹如空空如也,可是时不时从袖口里钻出几条毒蛇。露出狰狞的毒牙,让人恐惧三分;还有一人。拳头如同铁石一般,坚硬无比。只听得一声巨响,该人一拳便将门口的一根支住给震断,门前的支架直接“轰——”的一声倒了下来。

    客栈里的人见了甚是害怕,纷纷躲到了客栈的二楼,包括掌柜的和小二也不例外,一楼唯独剩下坐在角落处的萧天和正厅处的蒙面女子。萧天倒是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虽然对方长得狰狞、气势吓人,但萧天也仅仅只是望了一眼,没太多感觉后又低头就吃面,毕竟对方还没出手做什么坏事,自己没必要理会;而蒙面女子就有所不同了,她似乎是显得非常在意这三个人的样子,顿时停下了手中的茶杯,背对着门前的三个人,时不时眼神向后瞟去。

    门前的三人似乎也对蒙面女子有所意图,一同直望了蒙面女子一眼。不过他们还没有直接发话,又把视角望向楼上被惊怕的其他人。楼上的人见了下面三个长相狰狞的大汉,吓得声音都不敢发出,所有人都往更靠内的方向挤去。

    虽说还没做什么坏事,但三人手上都多多少少沾了些许血迹,萧天知道这三个家伙八成不是什么善类,于是不敢掉以轻心,表面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实际上还是暗中静静观察着这一切……

    三个汉子的目标,似乎一开始就是那个蒙面女子。三人一同走进客栈,便在蒙面女子的旁边三张桌子上分别坐下了。而蒙面女子并不像萧天那样装作若无其事,她很直接地抬头环顾着旁边的三个大汉,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一丝坚定。

    不过三个大汉坐下后,却是并没有直接向正中间的蒙面女子“发难”,甚至看都没看一眼,这不禁让人感到诧异。而蒙面女子却是一直都没有放松警惕,她自己倒是没什么太大动作,眼神时不时注意着周身三个大汉的行动……

    过了稍许,门外又飞奔过来手持长剑的武林弟子,看样子是来追刚才的三个大汉的。只听得最前面的一个武林弟子手持长剑愤然道:“贼人,你杀了我师兄弟,就想跑?快快纳命来!”

    明白了,三个汉子之所以没有看一开始像是盯上的蒙面女子,是因为门外还有情况。刚才门外发生了打斗,所以才会传来喧闹声,三人的身上才会多多少少站着鲜血。

    而一听说是“贼人”,楼上的人更是吓破了胆,连楼梯都不敢靠近,甚至看都不看再看一眼。

    门前的弟子问话,手提长鞭的汉子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家伙,还想要你爷爷我的命?不来你们不惹我们兄弟几个,我们兴许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既然你们自己执意不想活命,那就别怪爷爷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汉子手中的荆棘长鞭如闪电般划过。最前面的武林弟子还没主要到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已经被荆棘长鞭给牢牢捆住,手中的长剑也是不经意脱落。

    “啊——”武林弟子想要挣扎,却是怎样也挣脱不了。再加上长鞭上满是刺痛的荆棘,越是挣扎,身体越是疼痛。

    “再见了……”汉子又是冷笑一句,随即两眼杀气毕露,手中的长鞭猛然一用力,只听得一阵残忍的血肉划破声,武林弟子惨叫一声,浑身立刻是血地倒在了血泊中,当场毙命,整个人变得血肉模糊不敢直视。

    杀完人后,荆棘长鞭上再次浸满了淋漓的鲜血,此人的手段极为残忍,杀害他人后还露出阴冷的笑容。门前的其他弟子见到自己的师兄惨死恶人之手,愣是吓了一跳;楼上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大部分人都不敢正眼直视这惨无人道的画面。

    萧天也是少许震惊了一番,虽然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但自己决计不会想到竟会看到如此残忍血腥的画面。杀人如草芥,血染满地,萧天有些坐不住,他不想看到这等恶人在此继续胡作非为……

    然而赶在萧天之前,和刚才死去的武林弟子同行的其他人,提起长剑,哭着喊着就想为其报仇,什么都不怕地冲了上来。

    就在踏进客栈门口的一步,他们的脚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众弟子低头一看——是蛇,差点没把他们吓死。

    的确,这是旁边另一个大汉的出手,不知何时,该人袖口中的毒蛇诡异而出,趁着众弟子不注意之际,缠住了众人的脚。

    毒蛇剧毒无比,毒牙渗入众弟子的脚上,众人瞬间像是没了知觉一般,纷纷体力不支地倒了下来。没完,其中一条毒蛇,盘绕着游至一人的脖子上,露出狰狞的毒牙,最后竟咬在了脖子的动脉之上。只听得绝望的一声惨叫,该弟子毒浸全身,最终惨死而去。

    “师兄——”其余弟子见了,更是痛恨又害怕地惊叫道。

    而坐在桌前的三个男人却是露出了令人胆寒的笑容,如今众弟子被毒蛇咬伤,借不能动,只能任人宰割。虽然心中有为师兄弟报仇的愤恨,但是更多的,是被刚才残忍杀害的手段所震惊的恐惧,此时他们连想跑都来不及了。

    “接下来到我了——”最后一个铁拳汉子站了起来,上前走了几步,露出铁石一般坚硬的拳头,对准地上的一个弟子就是一拳俯冲打了下去。

    只听得一声巨石的碎裂声,该弟子所倒下的地面,石板尽断,地基都被一拳砸穿,可见该汉子的拳力甚是令人畏惧,更别说被直接一拳打中的弟子。果然,该弟子遭受汉子一拳重创,已经是变得体无完肤,整个人七窍流血,死前做出一副从未有过的惊慌面容,从未见过的残忍场面,愣是让人不寒而栗。

    其他的弟子再也看不下去了,自己的师兄弟一个个惨死在这三个贼人的手里,比起仇恨,他们更多的是害怕,他们也害怕自己会和死去的师兄弟一样,一个个被这三个贼人折磨致死。但是他们现在已经无力能逃,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既然你们都不想活,那爷爷我就送你们一程——”铁拳汉子又大喝一声,一拳砸向地面,令人震惊的一幕——地面被震起的冲击力,直接将其余倒地的弟子全被震飞至门外,只听得连绵不断的惨叫,所有人全然飞出,最后从高处重重摔落至地面,摔得粉身碎骨,当场断命。

    血刃客栈之后,三个汉子竟冷冷相视一笑,重新坐回了蒙面女子的身边。“解决”了门外的众武林弟子,这一回,他们的目光终于回到了蒙面女子的身前……(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