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为情而终
    正要将怪物引入沼泽的中心地带,而就在此时,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将她拦住了……

    苏佳惊呆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居然是于小晶。而且小晶是一个人来的,苏佳万万没有想到,之前一直被子清和虚门照顾的小晶,居然会一个人又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于小晶还是和往常一样,面容显得十分的憔悴,苏佳虽然心中有不少的疑问,但是现在不容她多想,后面的怪物穷追不舍,苏佳一个箭步飞过,二话不说地抱起小晶,两个人一同往沼泽的一侧躲去。

    “咚——”一声巨响,刚才苏佳飞跃的巨石之上,怪物的触角狠狠落下,将巨石击得粉碎。而今这头百尺巨兽已经失去了理智,它那狰狞的眼神,露出杀气的凶光,誓要将苏佳给粉身碎骨。

    而苏佳救下了小晶,也算是死里逃生。她没有迟疑,毕竟自己的内力已经几尽,苏佳带着小晶,直接又施展轻功飞回了金相安的身边……

    然而,夫妻二人再次重逢,经会显得有些尴尬。金相安正眼望着自己的妻子——两年的分离,小晶脸上尽是病苦憔悴之态,如今已然患了不治之症,她还坚信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找到自己,而今她已经做到了;而金相安一直不敢以真面目与自己的妻子的重逢,两年前的事情让他无脸再面对一直深爱着自己的妻子,而今卸下易容的伪装,小晶也能清楚地看到两年不见的丈夫,脸上已经写满岁月的沧桑。

    “相安……”朝思暮想地丈夫。如今自己终于见到了,于小晶露出激动和欣喜的泪水。伴着带苦的微笑,颤颤说道。“两年了,我一直都在找你,你果然没有死……你果然,还是不忍心离开这里,一直在这里……在我们的家……”

    金相安此时此刻已经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自己两年不见的妻子重逢,他也不禁留下了泪水。他无法再让自己变得继续冷血无情,看着因思念自己而两年憔悴的妻子,金相安将她紧紧抱入怀中。想着自己不能再逃避下去,金相安哭着说道:“对不起,小晶,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我不该养大这头畜生,我不该将你从我身边抛开,我更不该隐瞒真容,骗了你两年……”

    “我不在意……”小晶也哭着说道。“害死我们孩子的,不是你,是那个怪物……我不在乎,不在乎相安你曾经有什么错。我只相信,只要能找到你,你还爱我、关心我。我就非常开心,非常……开心……”因为身患重病。又只身一人赶了这么远的路,小晶说话的时候也是非常吃力。但是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小晶算是实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愿望,已经死而无憾……

    苏佳在一旁看着二人的这一幕,既有温馨,也有感动。她也不禁想到自己和分处两地的萧天,如今萧天很有可能以为自己死了,苏佳担心萧天为了自己,会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可看见夫妻二人重逢温馨的一幕,苏佳又不禁想到了自己和萧天在梅花山庄时,由死转生的重逢场景——落花下的重逢告白,那个画面,也是苏佳这辈子也忘不掉的……

    “嗷——”然而,现在似乎不是煽情的时候,苏佳的背后又突然传来一声怪物的巨吼,打断了三人的思绪。

    苏佳见着情况危急,于是立刻对金相安和于小晶说道:“你们两个快点先走,我去把那个怪物引到沼泽那去——”说完,苏佳又反身施展轻功飞向怪物身边,然后又带着去往沼泽的方向。

    “苏姑娘你要小心!”金相安知道此时的苏佳已经是精疲力尽,稍有不慎很有可能惨死怪物之手,于是又大声喊道。

    苏佳靠近了怪物身边,怪物巨大的触角已然落下。苏佳试着用断魂刀法强行硬上,怎奈内力耗尽,刀法已然不如之前威力,不得已苏佳继续施展轻功躲开,刚才所站之处,即在同一时刻被激起数丈的尘土。

    “嘿,有本事就来抓我啊——”苏佳又冲着怪物喊道,她也不管怪物听不听得懂,总之得引开怪物的注意,让怪物跟着自己往沼泽处才对。

    可是,就在苏佳以为怪物会死死跟着自己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怪物无缘无故地突然掉头,凶恶的眼光忽地对向了金相安和于小晶夫妻二人。

    金相安有些惊呆了,她紧紧抱住自己的妻子,面对着怪物,大声呵斥道:“喂,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然而,金相安卸掉了自己长毛怪人的易容伪装,怪物早已认不出他是谁,只当他是侵犯自己领土的外人。在怪物的眼中,是外人就必须得铲除。金相安也是才注意到了这一点,然而已经为时已晚……

    “糟了——”苏佳回头一看,发现怪物正要朝金相安和于小晶夫妻二人发难。来不及大喊,苏佳立刻停下了脚步,转头便往二人的方向奔去。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怪物的触角已经高高举起,朝着金相安和于小晶挥了过去……

    金相安紧紧抱住自己的妻子,知道自己已经难逃一死,他不想再让自己伤害了两年的妻子再受到痛苦……

    然而就在生死的一瞬,于小晶却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了金相安的怀抱,毅然决然地挡在了自己丈夫的身前……

    “不要——”金相安嘶喊着道,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随着一声巨响,怪物的巨型触角挥过,直接将夫妻二人击飞老远。二人受到重创,同时落至远处的一座废墟。但由于于小晶在临死前挡在了金相安的面前,她几乎已经奄奄一息……

    苏佳这个时候才飞回夫妻二人的身边,而怪物这一下突袭后。以为已经将“外人”铲除,又不见了苏佳的身影。情绪稍微变得平静了下来……

    “哧——”二人同时打吐了一口鲜血,金相安这边似乎也是招架不住了。虽然于小晶替自己挡了这一下,但似乎怪物的力道过大,自己也是受了致命伤,恐怕也活不长了。

    小晶就更不用说了,本就身子虚弱的她,现在连睁开眼都非常困难。金相安见到了,哭喊着道:“小晶,小晶?小晶——你为什么这么傻……”

    “小晶姑娘——”苏佳也在一旁担心道。

    “咳咳——”小晶又吐了一口血,在自己临死之前。还在竭尽全力道:“谢谢你,苏姑娘……你果然帮我完成了愿望,让我……和我的丈夫重逢……”

    “小晶,你不可以死,你不能……”金相安也是忍着伤痛,哭喊着道。

    “能再见到相安你,我已经……死而无憾……”小晶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颤抖地说道,“你没有错……从来都没有错。你只要记住,我……一直爱你,真的很……爱……你……”

    说完这一句,小晶抚在金相安脸上的手缓缓落下。小晶的眼睛微微闭上,也逐渐停止了气息——这一回,小晶真的是死了。

    “小晶——小晶——”金相安忍不住心中的悲痛。他没有想到自己养大的怪物,不但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最后还害死了自己两年不见的妻子。两年后的重逢,本该下定决心重新面对。却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苏佳也不忍心看下去了,她哭着望着死去的小晶,心中只有悲痛和后悔,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帮到小晶,反倒是自己的无能,最终害死了小晶。“都怪我,怪我无能,没办法制服这头怪物……”苏佳也轻声哭道。

    “这不怪你,苏姑娘……咳咳咳咳——咳咳……”突然,金相安又是大吐了一口鲜血——很明显,刚才的那一下,自己也受了重伤,生命危在旦夕。

    苏佳见状,想要替金相安治疗,却被金相安拦住了:“不用费力气了,苏姑娘,我也已经……活不长了……我这辈子对不起小晶,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替小晶还有我们的孩子以及无辜的村民报仇……苏姑娘,我需要你,你……能帮我吗?”

    苏佳这个时候什么也不顾了,含泪答应道:“可以,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杀了那个怪物,替小晶姑娘报仇……”

    金相安忍着痛,继续道:“你听好了,我会用最后的精力……教你易容术和变声的技巧,到时候……你易容成我长毛怪人的样子,然后……然后……然后把那头畜生引到沼泽处……”

    “易……易容术?”苏佳又悲伤地问道。

    金相安微微点了点头,用最后的力气说道:“嗯……现在……也只有你可以……杀死那头畜生,替……替我们报仇,苏姑娘……拜托你了……”

    苏佳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了金相安的请求。在她心里,她无论如何也要完成夫妻二人生前最后的心愿……

    沼泽的一旁,怪物还在居高临下地东张西望,由于刚才那一下的重击,反倒是丢失了目标。再加上夜色的朦胧,平静了许久,怪物也没有发现苏佳以及夫妻二人的身影……

    然而时辰稍过,从房屋的废墟后突然走出一个人——怪物并没有太大激动的反应,因为出现在怪物面前的人长着满脸的长毛,在它眼里,就是它的主人长毛怪人。

    “嘶——”怪物嘶蹄了一声,缓缓走了过去,似乎是等待着长毛怪人的吩咐。

    长毛怪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咳了咳嗓子,紧接着道:“嘿,宝贝儿,跟我过来——”说完,长毛怪人便朝着沼泽的方向快速走去。

    虽然不知道怪物听懂了没有,但怪物似乎是很听话的样子,真的跟真长毛怪人往沼泽的方向移动过去。现在苏佳不在,怪物已经恢复了理智,长毛怪人的命令,它都会听从……

    终于来到了沼泽中心出,长毛怪人望见了巨大的沼泽——刚才被苏佳斩掉的两只怪物的触角,还刚刚沉没进去。

    长毛怪人一定神,一个飞身,飞至了沼泽远端的几棵大树的树枝上,随后朝怪物做出了一个“过来”的手势。

    怪物信以为真,什么也没想就飞身扑了过去……

    巨大的身躯自空中飞驰而过,然而让怪物没想到的是,庞然大物千斤落下,最后竟一头栽到了巨大的沼泽里面。

    “嗷——嗷——”全身一下陷入了沼泽无法起身,怪物发出了惨烈的喊叫,在沼泽里不断地挣扎。

    然而沼泽毕竟是所有生物的天敌,你个头越大,反倒是越难挣脱。怪物不断拼命地摆动着触角,但整个身子却是不断地下沉。再加上和苏佳一晚的激斗,怪物也早已是精疲力尽,受不住几番的苦力挣脱,总是夜中怪物不止些地令人丧魂的惨叫,终究是无可奈何……

    过了很久,空山里不断回响着怪物死前最后的哀嚎,随着怪物完全沉没于沼泽之中,这个不可一世的害人怪物,最终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长毛怪人见事情已毕,缓缓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面容的人正是苏佳,学会了易容术的她,也果真按照金相安生前所说,将这头怪物最终正法……

    “这样,也算是替小晶姑娘一家人报了仇了……”苏佳满脸悲伤地望着已经还未平复的沼泽,心中滴血道……

    解决了怪物,苏佳又忙不及地跑回金相安和死去的小晶身边,向他通报这个消息:“我已经替你们报仇了,杀死了那头怪物,你终于可以安心了,金……”

    然而,就在苏佳喊着跑回二人身边的一刻,苏佳怔住了——金相安早已闭上了眼睛,他也已经死了。金相安死前的表情十分安详,一直紧紧抱着对自己不离不弃的死去的妻子于小晶,这一回,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看到这一幕,苏佳再一次留下了凄婉的泪水。她缓缓蹲下身,望了死去的夫妻二人许久,表情始终是带着无数的悲痛和哀婉。

    “现在你们终于在一起了,永远不会分开……”苏佳的眼角处缓缓落下泪水,绝代佳人的脸上,写满了无数的悲伤,苏佳继续默默道,“希望在另一个世界,你们一家人可以永远……永远……永远和睦……幸福……”

    过了许久,远处的山头,露出了些许的微光——天亮了……

    在神峰崖下的山脚一侧,沼泽处的地方,立了两块墓碑,上面写着金相安和于小晶夫妻二人的名字。为他们二人立碑的也正是苏佳,苏佳望着死去的夫妻二人很久,又亲自将二人的遗体下葬,整个过程,苏佳没有说一句话,表情的哀伤也没有减去一丝……

    直到天快亮了,苏佳才缓缓回过身——她的眼睛已经哭红了,一直坐在墓碑面前,终于开口说道:“第一次为别人安葬立碑,是在追风派替死去的小红姐姐……而今,却是在这里,替他们夫妻二人……人之生死究竟何为,世间之情又尝多哉?究竟为了什么,世间之情竟会如此痛楚?难道真如玄空大师前辈曾经所言,世间的情感皆要经历无数的磨难和痛苦……可是这些最后换来的,又是什么呢?他们夫妻二人双双而殉,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好的结果吗……”

    一想到这里,苏佳又再次想到了和自己分离两地的萧天。她担心萧天会因为自己的“死”,也会做出不理智的抉择。于是苏佳下定了决心,决定离开这里,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萧天——找到自己这辈子最不想失去的人……(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