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五十章 挣脱魔笼 下
    怪物最后的一击“挥鞭”,震起地上的阵阵尘土,挡住了视线中的一切。处于发狂状态的怪物,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仍有余力的它,恨不得立刻将苏佳撕成碎片。然而就在尘土退去的一瞬,苏佳早已消失了踪影……

    “可恶,那个臭丫头跑哪儿去了,要是乱跑的话……”长毛怪人见苏佳一眨眼不见了人影,心中担心道,“现在我的宝贝家伙失去了理智,如果那个臭丫头再出现,恐怕活命不了了……不过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那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居然把我的宝贝逼到这个份上……”

    “嗷——”怪物又朝着黑色的夜空发出一声撕裂天地的咆哮,似乎是有些失去理智的样子。

    “不好,难道现在连我都控制不住它了吗?可恶啊,精心准备了两年,我可不想因为这臭丫头今晚的搅和,坏了我的大事……”长毛怪人望了怪物一眼,大声喊道,“给我安静点,听见没有?”

    然而,怪物似乎是不太听长毛怪人使唤的样子,被苏佳彻底激怒的它,此时此刻脑海中似乎只有要杀死苏佳以解心头之恨的念头。只见怪物震动着自己还能活动的触角,大摇大摆地朝着苏佳最有可能逃跑的方向追去。

    “那姓苏的臭丫头跑哪儿去了,那个地方可是……”长毛怪人望着怪物追去的方向,心中默默道,“要是让那丫头找到那个地方的话……不行,我得快点找到她……”

    想罢,长毛怪人像是认识到什么事情的严重性。赶在怪物之前,加快脚步朝着沼泽区的一侧跑去……

    而在另一边。精疲力尽的苏佳还没来得及用寒灵神功调息,就忙不及地往沼泽区的深处跑去。按照之前小晶姑娘的描述。这里曾经是一片宁静的村庄,而如今现在,却早已是一片狼藉不堪的废墟。

    苏佳似乎是受了点轻伤,抚着自己的肩膀一步步快走着。来到看似古村遗迹的废墟处,苏佳环顾着周围一切,借着夜色的笼罩,不禁唏嘘道:“这里曾经是小晶姑娘的家,和她的丈夫和孩子一起,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可是那个怪物来到后。这里的一切都变了,她的孩子死在了怪物的手上,她的丈夫也失踪了,怪物袭击了村庄的村民,所有的人全部逃离了村庄,离开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家……”

    看着周围死寂沉沉的废墟,苏佳感慨万千,心想着自己无论如何,哪怕是拼了性命。也要将这个害人的怪物给就地正法。然而体力耗尽的她,此时已无半点战斗力,再加上之前的伤本就没有完全痊愈,想要今晚和怪物做个了结。最后的结局只有是自取灭亡。

    苏佳带着疑惑的眼神,慢慢行走在村庄的破落小道上。“这个村庄旁是一处沼泽,那头怪物也是依赖这块栖息地。不会轻易离开这里……”苏佳一边走着,一边轻声嘀咕道。“可是刚才我和那怪物激战时,斩掉了它的两只触角。触角落入沼泽后,就沉了下去,似乎这片沼泽对那怪物来说,也是危险之地……那个长毛怪人为什么会操纵那头怪物,那头怪物是小晶姑娘的丈夫当年无意培养长大的,两年前发灾的时候他自己却失踪了,空留下了这里的恐惧和遗恨……还有,那个长毛怪人为什么要不断挖掘沼泽地,难道真的是为了扩大那怪物的栖息地吗?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劲又有联系的地方……”

    伴着无数的疑惑,不知不觉,苏佳走到了一处民房前。让苏佳很是惊奇——民房的土墙已经有些年代了,看样子是很早以前就有的了;可是两年之前,怪物就已经将村庄夷为了平地,为什么这里还有一座完好无损的民房呢?

    “这里居然还有一座完好无损的房子……”苏佳站在了房屋面前静默了许久,随即自言道,“说不定解开一切迷题的关键,就在这座屋子里。反正迟早也得面对,不如现在进去一探究竟……”

    想罢,苏佳壮着胆,轻轻推开房门,观望着屋内的一切——屋内的摆设非常寻常,许多简单的家具显得十分破旧,显然是有些年代了,但这里的灰尘并不是很多,像是经常有人打扫的样子,说明有人一直住在这里。

    “这里有人住……”苏佳又自言自语道,“可是这里是长毛怪人的底盘,连师父都不是那怪物的对手,还有什么人敢到这个地方来住?很显然,这里就是长毛怪人的家,毕竟长毛怪人也是人……还有一种可能,如果这里是长毛怪人囚禁小晶姑娘丈夫的地方,毕竟她的丈夫失踪了这么久,又和这怪物有不小的联系,也不排除这种情况……”

    不过遗憾的是,屋内并没有发现其他人,而在屋内床前的枕头上,发现了少许白毛——这些白毛不是别的,正是长毛怪人身上的毛,答案很明显了,这里就是长毛怪人的家。

    苏佳又朝着屋内的其他地方瞅去,引起她注意的,是床前柜前的一个摇篮床。摇篮床一般是给婴儿孩童准备的,而这是一张很精致的木质摇篮床,上面的裂痕已经很深了,但是表面依旧很干净,可见这长毛怪人非常珍惜这样东西。

    苏佳慢慢蹲下身,仔细地观察着摇篮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心中默默道:“奇怪,这里不就只有长毛怪人一个人住吗,他又没有孩子,为什么会有这个摇篮床?而且,这张摇篮床已经有些时候了,说明是很早以前的,难道说这里从一开始就是长毛怪人的家……等等,这些该不会是……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又为什么要……只要找到了确凿的证据,就可以证明我的猜测没错……”

    苏佳似乎又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翻了翻摇篮床。却是什么也没发现。苏佳又抬了抬头,望着床前柜的一个门缝。眼神稍稍一凝。苏佳缓缓站起身,伸手向前。试着慢慢打开那道缝隙……

    “这、这是……”苏佳完全打开了那道柜门,然而眼前的东西确实让她震惊了,但又似乎是在自己意料之中。

    柜子里面很空虚,唯独放着几件怪异的服装。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张粘着长毛的柔软面具。苏佳伸手摸了摸,面具是用面粉做的,和人脸的柔软度相近,戴在脸上完全可以易容。

    “这些该不会是……”苏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整个人像是有些精神低落的神情。默默道,“如果真是这样,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对不起,小晶姑娘,或许这个真相对你来说很难接受……”

    苏佳没有再离开房屋,她见了屋内的景象,已经明白了一切。苏佳静静伫立在房屋内,也只是少许用寒灵神功调息了一下,然后便神情坦然地站在房门前。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长毛怪人绕过泥路,赶在怪物之前,先一步奔回了这里。这座房屋果然就是长毛怪人的家,长毛怪人担心的就是苏佳找到这里。然而推开房屋大门,苏佳已然站在了自己的跟前。

    这回反倒是长毛怪人有些呆滞了,看着苏佳平静又复杂的神情。长毛怪人先是稍稍震惊了一下,随即又故作镇静道:“哼。没想到你这丫头居然找到了这里……”

    “是呀,如果不是我找到了这里。我不会弄清楚一切……”苏佳淡淡地说道。

    “你说什么?”长毛怪人有担心地问道。

    “还在隐瞒是吗?说白了,这个地方,就是你的家对吧……”苏佳嘴角忽地露出一丝苦苦的微笑说道,“而且,这个地方,也是于小晶姑娘的家……不对,应该说以前是,是小晶姑娘和你一起的家,我说的对吗?还是应该叫你……金相安——”

    长毛怪人像是被震住了,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苏佳,静默了许久才默默念叨道:“没想到你这个苏丫头倒还挺聪明,能认出我的身份,看样子你什么都清楚了……”

    “你就是小晶姑娘的丈夫,因为这头怪物是你一手栽培的,所以只有你能够操控它……”苏佳继续道,“可是就在两年前,这头怪物生性残暴,吃了你和小晶姑娘唯一的孩子。你没脸再见小晶姑娘,就假借失踪之事,然后用易容之术把自己变成了现在的长毛怪人对吧?”

    “看样子都让你说中了……”长毛怪人轻声回应道,露出忧伤的神情,随即慢慢扯下了脸上伪装的面具,不一会儿,连带着长毛的易容面具缓缓脱落,露出了本该真实存在的金相安的面容,“我无意中饲养了这同怪物一般的畜生,谁知道它生性残暴,而且生长恐怖,而今已有百尺之高……两年前,我和小晶唯一的孩子,也葬送在它的口中……”说到这里,金相安似乎是勾起了自己痛心的回忆,甚至有些流泪道。

    苏佳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金相安的叙述。

    金相安稍稍回过神,继续说道:“我本想杀了那头畜生,替我和小晶的孩子报仇,可是我没有能力……偶然的一次机会,我见这畜生掉进沼泽险些丢了性命,便想着用沼泽对付它……可我没脸再见小晶,于是便假装失踪,从她的身边消失。可是那怪物又屡次袭击当地的村民,不得已,我只能用偶然习得易容术,给自己易容成长毛怪人的模样,操控这头只听我命令的怪物……为了不让村民再受其侵害,我假借驱逐村民为由,占山为王,实是为了不让这头怪物再伤害无辜,其中也包括小晶。之后两年,我便独自一人在此,一个人挖深沼泽,等着有一天能引诱这头畜生掉进沼泽陷阱,将其结果……”

    “今天也是是吗?”苏佳又问道。

    金相安轻轻点了点头,继续道:“每天都是如此,为了不让那头畜生再侵害别人,我便以长毛怪无为相,驱逐其他经过此地的人,也包括苏姑娘你还有逸仙门的人……如今两年了,沼泽终于完成了,终于到了为我和小晶孩子报仇的机会了。可是苏姑娘你这个时候出来搅和,让这怪物失控,险些坏了大事……”

    “原来如此,所以之前小晶姑娘几次来找你,都没有遭到怪物的袭击……说到底,我也不知道真相,今晚有意来犯是我的不是……”知道真相后的苏佳先是道歉了一句后,紧接着又道,“可是你背着小晶姑娘,故意躲着她,又是为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小晶姑娘这两年尝受相思痛楚之苦,甚至得了不治之症,可你还这样不敢面对她,就因为两年前的那一次错误——”

    “什么?小晶她——不治之症?”金相安听了,瞪大眼睛道。

    “是的,她已经危在旦夕了——她说她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你,可没想到,没想到……你其实就是……”苏佳也有些哽咽得说不下话了。

    金相安愣是震惊了半天,伤心地说道:“可是,是我的错,是我养大了这头畜生,是我害死了我和她的孩子……我是一个不称职的丈夫,我没有脸再见她……”

    苏佳听到这句话,似乎是有些愤怒了,她两步走上前,抓起金相安的衣服,大声道:“你现在说这些话,就能对得起她了吗?两年前的事情暂且不说,现在小晶姑娘危在旦夕,你还在说这种话?我真想狠狠扇你一个耳光,把你带到小晶姑娘面前,然后……”

    话音未落,脚下突然传来震动的巨响。苏佳和金相安同时回过神来,他们很明白,那头怪物已经追到了这里。

    “糟了,那家伙来了——”苏佳放下了金相安,跑出了房屋,抬头望着面前已经挥舞着巨大触角的怪物,咬牙道。

    “我有办法支开他,苏姑娘——”金相安也跑出来道,“小晶那边,我会给她一个交代,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把这头怪物引到沼泽处才对——”

    苏佳想想,金相安说得不无道理,于是还是暂时先同意了他的计划。

    “嘿,快到我这边来——”金相安故意跑向沼泽的方向出,冲着头上的怪物喊道。

    如果换做是从前,那头怪物会无条件地服从金相安的命令。然而,今晚苏佳将自己“打”成重伤,怪物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苏佳身上,恨不得立刻将苏佳碎尸万段。

    “喂,你怎么了,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看见怪物的注意力全然都在苏佳身上,金相安又着急地喊道。

    苏佳在下面看着怪物杀红的眼神,知道自己今晚在劫难逃。而今有一个能够对付怪物的办法,苏佳也只能放手一搏。于是,苏佳一定神,踏着疾迅的步伐向沼泽一处奔去。

    怪物的目标果然是苏佳,苏佳往哪儿逃,怪物的触角就跟到哪儿。

    而由于刚才用寒灵神功短暂的调息,苏佳也算是恢复了两三成的内力,毕竟这头怪物也是受了不小的伤,气数几尽,和它周旋一阵没有问题。

    “苏姑娘,你要当心啊——”金相安知道苏佳的想法,冲着苏佳喊道。

    苏佳则是很冷静的神情,一边踏着轻功往沼泽处奔去,一边注意着后面怪物触角的袭击。

    怪物穷追不舍,挥舞的触角如同翻天搅地一般,扫起铺天盖地的尘土。而眼看着也要到了沼泽的地带了,正准备引诱陷阱做最后一击的苏佳,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