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挣脱魔笼 上
    又一天平静地过去了,第二天夜晚……

    漆黑的丛林处,沿着泥泞崎岖的小路,通向的是沼泽区的方向。幽林中突然闪现一个轻盈的倩影,穿梭在丛林之间——此人正是苏佳,身体痊愈的她,今夜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和前日见到的巨型怪物和长毛怪人做个了结,并且弄清楚自己心中的猜测,实现答应过小晶姑娘的诺言……

    今夜苏佳的衣着略有不同,不仅仅只是带着必备的鬼刀,她的身上几乎全副武装,手上背上都带着数把长剑。这些长剑也是她从陆清风的居所处借来的,似乎在苏佳心里,已经制定好了对付那头怪物的计划……

    踏着轻盈的脚步,苏佳离招贼的地带越来越近了。由于是在夜晚,苏佳的行动并没有引起沼泽处怪物的发觉。远远就能听到震天的呼噜声响——那是那头怪物在睡觉。苏佳定睛望去,只见一头百尺高的巨兽正躺在沼泽边休息。

    “现在正是好机会——”苏佳心中暗道,“说不定今晚,我就能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想罢,苏佳加快了脚步,踏进了沼泽地带……

    小晶姑娘家……

    自前日小晶昏厥后,直到今天晚上,她都没有再醒来过。虽然还有生命的迹象,但是满脸憔悴的她,看起来就像死人一样,令人有些担心和害怕。而这一两天,子清和虚门都是无时无刻不照顾着小晶,期盼着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子清兄,陆长老有事找我们——”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虚门的声音。

    他们二人本应是轮流照顾小晶姑娘,今夜本来是轮到子清照顾了。但刚刚陆清风那边传来了话,要求他们二人暂时离开一下。

    “长老找我们有事是吗?”子清回头问道。

    “嗯。就一些简单的事情,要和我们说说……”虚门回应道。

    “可是小晶姑娘怎么办?”子清不放心小晶姑娘的情况,又望着安静躺在床上的小晶姑娘,轻声问道。

    “放心吧,小晶姑娘的脉搏很平稳,这么晚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这里又没有其他什么人……”虚门从容地说道,“陆长老只是和我们去说些事情,一下自己好了。小晶姑娘不会有什么事的。”

    子清想了想,随即答应道:“那好吧,一会儿就一会儿……”

    于是,子清从床前的椅子上站起身,陪虚门一起出门去了……

    房内微弱的烛光,映射在小晶姑娘憔悴的面容上,让人不禁感叹和怜惜这几年来她所受的孤独失亲之苦。孩子已经死了,丈夫下落不明,虽然已经得了绝症。但她还是希望能够完成自己最后的愿望——找到自己丈夫的下落,仅仅而已。

    过了一会儿,小晶的两眼稍有跳动……小晶慢慢睁开了双眼——她醒了。

    “夫君……”小晶的口中不断呼喊着自己的丈夫,她试着动了动身子。自己还有力气行走。但是现在的她非常的虚弱,整个人就如同濒临垂死一般。

    不过小晶还是强忍住了,慢慢从床上坐起。然后站了起来。她四下望了望,发现子清和虚门都不在。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慢慢扶着门框,走出了房门。往丛林的深处缓缓走去……

    丛林外的沼泽处……

    巨型怪物还在睡觉,发出震天的鼾声。而在怪物的一侧,一直操控它的长毛怪人似乎并没有休息,大晚上一个人,他正拿着一把铁锹,卖力地挖着沼泽的地域,这就和小晶姑娘之前说的一样……

    “太好了,两年的辛苦总算完成了……”长毛怪人放下了铁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说道,“两年了,这期间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如今总算是可以结束了……”说完,他又侧头望了望熟睡的怪物。

    然而就在长毛怪人回头的一瞬,怪物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停止了鼾声,突然睁开了令人胆寒的双眼,醒了过来。长毛怪人还以为是自己的举动惊醒了巨型怪物,他不禁问道:“你怎么了?”

    然而,怪物张开恐怖的触角,缓缓站了起来,对着丛林的一侧,发出一道惊天的震吼。安静的夜晚巨响突起,丛林中的黑鸟“吱呀——”几声,全然从树林子里飞出,黑压压一片……

    “那边是有什么情况吗?”长毛怪人又问道,也朝着怪物所望的那一侧望去,果然远端的丛林边缘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必多说,这个点还独自到此地的人,除了苏佳还会有谁?苏佳用坚定的目光望着巨型怪物,神情淡定从容,完全和前日白天是截然不同的表情。

    长毛怪人见了,有些怒不可遏道:“又是这个姓苏的臭丫头,今晚可不能让她坏了我的好事……”

    话音未落,怪物这边已经发出一声震天吼,随即恐怖的触角已经向对面的苏佳发起了进攻。说是远端的丛林,但对于这头百尺巨兽来说,根本就是一击之地。

    眼见着触角铺天盖地而来,苏佳神情自若,两眼微皱,两脚迅速踮起,施展出“灵燕飞身”,躲开了这重重的一击。

    “轰——”巨型触角砸在了苏佳刚才所站的泥地上,该处的土地马上变得巨石碎裂、泥泞不堪。

    苏佳这边可没闲着,一个轻功跃上了怪物的触角之上,继续朝前进发。今晚苏佳的精神状态似乎很好,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不但闪避动作完美无缺,而且应对危急也是从容不迫。

    巨型怪物见苏佳踏上了自己的触角,似乎是有些恼火,提起苏佳所在的触角,欲要将其抛至空中。然而苏佳早先一步就做好了应对。就在怪物抬起触角的一瞬,一个箭步又飞到了另一只触角之上。

    怪物见状。又抬起另一只触角。而苏佳依旧是故技重施,怪物每抬起一只触角。苏佳便跃至另外一只上。如此反复,纵使怪物拥有震碎山地的力道,但是面对苏佳迅捷的伸手,动作迟钝的怪物却是无可奈何。

    漆黑的夜下,苏佳犹如一条灵蛇一般,不断穿梭在怪物的十只巨型触角间,回合一长,怪物自己都有些晕头转向。

    怪物似乎是被苏佳的“游行”弄得恼羞成怒,“嗷——”地又发出一声震天吼。索性抬起自己所有的触角,朝着沼泽区的每一侧击打起来,欲要甩掉在自己触角处不断穿梭的苏佳。而触角的每一道力也是十足,击打在泥泞的沼泽边缘处,地面遭受到无尽的“摧残”,如同威慑无比的地震一般,怪物被苏佳彻底激怒,似乎有要用尽全力将这里的一切夷为平地的愤怒……

    然而,在沼泽处另一端的长毛怪人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似乎一直在担心着什么。“这个臭丫头,在这么下去,我这两年来的辛苦就被她给毁掉了……前天已经放过了她,没想到今天晚上还敢来。真是多管闲事。要是她再不走,我可就真的要……”长毛怪人心中一直在担心,担心苏佳再这样下去。会破坏自己的什么计划……

    苏佳依旧在和巨型怪物绕圈子,面对怪物毫无章法地施力击打。苏佳的每一步都做到精确无比,恰到好处地躲开了怪物的每一次攻击。

    “就是现在——”苏佳一跃而起。看见一只触角用力过度地击打在沼泽边,暂时没了力气,苏佳看准了时机,大喊一声,随即手中的长剑剑光一闪,一道青色剑光从天而降,幻化出无数的剑芒飞射而下——追风派九大剑法之一的“霏雨剑”杀出,无数的剑芒如同骤雨一般,刺向怪物最下的触角。

    “嗷——”怪物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自己的触角如同被什么东西给钉在了地上一般,发出撕裂的剧痛。苏佳的“霏雨剑”也是毫不留情,随着剑光的陨落,最后一把实体的长剑,深深刺进了怪物的触角中。

    “看样子这头怪物也并不是真的刀枪不入嘛……我果然猜的没错,只要找准了时机,就有机会一击击破——”苏佳凝眼望去,见自己的反击有效果了,嘴角处露出了自信的神情。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苏佳缓神间,头上一阵阴风刮过——如闪电一般,怪物的另一只触角朝自己突袭过来。苏佳急忙低身躲过,发鬓被狂风撩起,自己差一点因为大意而遭受重击,算是险中逃过一劫。

    这一回苏佳不敢再有任何大意了,翻身跃至怪物的触角边缘,最后又是起身而出。怪物也是不甘示弱,找准了苏佳的确定位置,两只触角合理而出,欲夹击半空中无法保持平衡的苏佳。

    苏佳看准了时机,左右双手各提一把长剑,口中还含着一把连同自己发鬓一起缠绕的剑柄,半空中一道翻身,随即左右两处剑光并闪。

    怪物不知道苏佳又会怎样出招,什么也没想,仅仅只用自己的蛮力欲将苏佳制服。然而苏佳这一回的剑法招式比刚才的更加灵动,左右剑阵并起,追风派剑法“冰辰剑”和“霏雨剑”同时而出,令人闻风丧胆的剑影寒光,在黑夜中,如同流星划过,只听得几阵撕裂之声,怪物的两只触角竟活活地被苏佳的双剑给剁了下来。

    “嗷——”怪物再一次发出痛苦的嘶鸣,断掉的两只巨型触角被击飞老远,最后落到了沼泽的正中心处,然后慢慢沉入埋进了沼泽。

    苏佳看到了这一幕,观望了沼泽中心一瞬,她心中不禁暗道:“那个沼泽,该不会是……”

    而在同一时刻,看着苏佳数战数捷,长毛怪人也在一侧发慌起来:“这个臭丫头,她还不知道这怪物的实力,不管她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是这怪物的对手……”

    苏佳可不管,眼见着自己逐占上风,她倒是愈加兴奋起来。今晚的计算果然没错,利用追风派剑法疾行迅猛的特点,似乎更能制服这头巨型的怪物。二话不说,苏佳再次施展轻功高高跃起,口中的剑重新握于手中,剑诀再起——飞天的剑芒有如黑夜中幻化的闪电,无数的剑影凌厉而过,四面八法朝着怪物的每一只触角袭击而去。

    追风派九大剑法之一的“天问剑”杀出,幻化的剑芒朝着怪物的每一只触角飞去,虽然力道不算很强,但也足够折磨这个章法全乱的怪物。今夜苏佳算是把自己在追风派学到的武功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果然,怪物面对苏佳的“剑雨攻击”,毫无办法,忍受着剧痛,还能行动的触角不断朝半空中的苏佳突袭而去。

    苏佳依旧是依旧是故技重施,精确地看准了每一只触角的时机,然后踏着轻功一跃而上,最后竟飞至了怪物头上的最高点。

    “啊——”苏佳大喊一声,最后一把背上的长剑深深刺进了怪物的头部。

    “嗷——”怪物再次发出一阵惨叫,全身剧烈地晃动起来。苏佳有些没站稳,再一次飞至空中。然而从怪物的头上飞出,百尺高的距离,尽是让人看了有些害怕。

    但是现在苏佳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最后一个回合准备结果怪物。苏佳最后的兵器——她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鬼刀,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从天而降一道黑色的鬼影刀芒。断魂刀法杀出——只见无数幻影的刀芒形聚一处,最终汇聚成一道黑影,如同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魔鬼一般,朝着百尺高的巨兽飞驶而去。

    漆黑的夜空中,只见一道魔鬼的黑影一瞬之间掠过怪物的全身。怪物再一次发出一道震天的惨叫,全身上下已是成千上百的血印,看样子是已经受尽了追风剑法以及断魂刀法的折磨……

    苏佳这边似乎也是用尽了全力,施展轻功落下后,整个热也有些不支地伏在地上喘了许久……“嗷——”然而,怪物的吼叫似乎并没有停息,苏佳回头望去,只见怪物虽然已经全身受了重伤、满身血印,还断了两只触角,但忍着撕裂剧痛的怪物,似乎还有战斗的余力。而苏佳这边已经是用尽了全力,不可能再和怪物进行持久的战斗。

    “不会吧,受了追风派的绝世剑法和断魂刀法的十成力道冲击,居然还有力气再来?哼,怪物果然就是怪物……”苏佳用惊异的眼神望着黑夜下的庞大身躯,似乎现在在苏佳眼里,这头怪物是自己难以跨过的一道坎。

    “嗷——”怪物的吼叫声没有停歇,虽然遭受到了苏佳的重创,如今只剩下两三成的气力战斗,但这也足以能够弄死已经精疲力尽的苏佳。而且被苏佳重创,怪物似乎是被从未有过地激怒。怪物继续抬起还能行动的触角,朝着苏佳就准备是致命一击。

    苏佳摒足了气,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朝前一跃,躲开了这重重的一击。触角如巨石一般落下,激起阵阵尘土,掩盖住了前方一些视线。

    苏佳躲开了这一下,但整个人也是连施展轻功的气力都没有了。她环顾四周望了望,趁着尘土遮掩了怪物的视线,苏佳想要暂时找个地方躲一下,然后用寒灵神功的内力疗伤,再做之后打算。

    “对了,我记得这片沼泽地原来还是一片村庄……”苏佳默念着说道,“说不定这里面,还能找到暂时藏身的地方……虽然不甘心,但现在这怪物跟发疯了似的,恨不得吃了我,我也只能暂且找个地方躲起来……”

    想罢,苏佳加快脚步,趁着尘土未散,朝着沼泽区深处的村庄跑去……(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