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解之疑
    谁也不会想到,小晶这个时候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刚才巨型怪物的触角差一点落下,若不是长毛怪人令人匪夷所思地阻止,恐怕在场的四人都难逃一死……

    长毛怪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异样的眼神望了一眼小晶……

    “小晶姑娘,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子清见到小晶无故到来,担心地问道,“这里这么危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我想知道我丈夫在哪儿……”小晶一直望着对面的长毛怪人,忧伤地说道,“你一定知道我丈夫的下落,对不对?”

    相反的,长毛怪人却是一直没有正眼去望小晶,对于小晶的问题,他也没有正面回答。

    “夫人,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快走——”苏佳可管不了在这做过多时间的纠缠,现在长毛怪人好不容易停止了追杀,不趁着现在逃跑,一旦改变主意,怪物再次发怒,自己等人可就顾及不到了。

    “是呀,小晶姑娘,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从长计议……”虚门也在一旁劝道。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小晶一直用微弱的口气说道。

    然而这个时候,对面的长毛怪人终于发话了:“哼,尔等再次坏我好事,我本不该饶恕你们……但我也不想欺负弱小,今日就暂且放过你们。不过你们听好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如若你们再敢进犯,别怪我的宝贝不留情面——”说完。长毛怪人身旁的怪物又发出一道震天的巨响,令人无比的惊悚和窒息。

    苏佳则是用疑惑的眼神望了一眼长毛怪人。似乎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涌入脑海……

    “哼,我们走——”长毛怪人命令了一声。巨型怪物随即转身同长毛怪人一起回沼泽地去了……

    “他就这么走了?”苏佳默默嘀咕道,“他连村里的村民都不放过,还会饶了我们这些对他来说棘手的对手,放我们一条生路?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

    小晶姑娘这边也是一直忧伤不断,由于病重缠身,又赶了这么远的路来到这里,小晶早已是精疲力尽。带着无数的忧伤和悲痛,小晶最终还是晕厥了过去。

    “小晶姑娘——”子清有些担心地喊道。

    苏佳见了。立刻过来观察小晶的病情。她稍稍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放心吧,她仅仅只是晕过去了,毕竟虚弱的身子赶了这么远的路……不过这次是运气好,现在夫人她得了不治之症,如果下次再这样身心疲惫的话,不能保证她没有生命危险——”

    “绝对不可以再让小晶姑娘再到这里来了……”子清又说道,“这里本来就会勾起她悲伤的回忆,再加上这么远的路。小晶姑娘一定吃不消的,如果还有下次,说不定就真的……”

    “话说回来,哪儿长毛怪人为什么要放我们一条生路。他真的有这么好?”虚门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些东西似乎并不重要……”子清无奈地摇头说道,他现在的心思。全然都在小晶的安危上。

    “不,我觉得这些东西很重要……”苏佳心中默默反驳道。“我总觉得不对……那个畜生长成一头怪物,吃了于姑娘的孩子。饲养怪物的她的丈夫又相继失踪,然后神秘的长毛怪人操纵了怪物,赶走了村民,占领了村庄,不让任何人进犯,现在还在莫名其妙地挖沼泽……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而且是能够解开一切迷题的关键……”

    “现在该怎么办,把这件事情告诉陆长老吗?”虚门又问道。

    “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子清应了一声,随即望了一眼苏佳,无奈地说道,“苏姑娘你擅自随同我们一起前来这么危险的地方,恐怕回去陆长老也会责备我们吧……好在这次算是险中逃生,如若不是那个长毛怪人手下留情,可能今天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对不起,是我太莽撞,主动招惹那个怪物的……”苏佳想着,这事情毕竟还是自己太冲动了,身体还没恢复多久,就去应对这么危险的事情,“回去我会和师父道歉,不会连累到二位前辈的……”

    正说着,苏佳突然感觉身体一阵恍惚,整个人踉跄了一下,有些站不稳,又迷迷糊糊地摇晃了几下。

    “苏姑娘你怎么了?”虚门见了,紧张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头有点晕……”苏佳用手支在额头上轻声道。

    “恐怕是苏姑娘你耗力过度了吧,毕竟你的伤才痊愈不久……”子清淡定地说道,“回去好好休养一番,应该不会有大碍,只是可能免不了陆长老一顿训斥罢了……”

    “我没事,挺好的……”苏佳还是强笑着说道……

    回到湖边的住处……

    现在已是夜晚,折腾了一天的苏佳等人也是暂时可以好好休息了。由于小晶依旧是昏迷不醒,子清和虚门两人一直在小晶的家里守着她,怕她突然会出什么事情;而苏佳则是回到了住处,在陆清风的内力帮助下,苏佳的精力算是恢复得差不多了……

    “谢谢师父……”苏佳向自己的师父陆清风道,“对不起师父,没有您的同意,徒儿擅自……”

    “我都知道了……”不等苏佳说完,陆清风跟上应道,“你是为了帮助于姑娘,才那么做的吧……其实我二十多天前来到这里,也和你是一样。苏姑娘你平日里冷静镇定,但其实也有一种冲动的性格在里面……”

    “对不起师父,我下次不会这么莽撞了……”苏佳继续低头认错道。

    然而,陆清风似乎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他静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随即忽地仰头笑出声来。

    “师父,您笑什么?”苏佳有些不解地问道。

    陆清风继续轻声笑道:“哈哈。没什么,只是看着苏姑娘你这股拼劲,老夫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

    “师父年轻时候的样子?”苏佳又好奇地问道。

    “哈哈哈哈……”陆清风回忆着继续笑道,“老夫年轻时候也曾年少轻狂过,再遇上郜英郜妹子前,老夫也非常冲动,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但又放荡不羁,被世人称为‘刀剑双侠’,却免不了一腔热血。做起事来也是不顾后果……”

    “原来深得世道的师父,也曾经有过这般的性格……”苏佳又开始嘀咕道。

    “谁没有年轻过呢?说实话,这样的冲动未必是坏事,年轻的时候精力旺盛,为了希望和真理拼命一搏也没有什么错……”陆清风回头望着苏佳,笑着道,“虽然苏姑娘你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可你和老夫年轻时候实在是像极了,遇上不好的事。总会想着扶危济贫、惩奸除恶,有时甚至会不顾自己的后果……苏姑娘你是莫天行一手养育大的,应该不会是从他身上学到这点的吧?”

    “当然不是……”苏佳先是否决了一句,随即缓了缓神。继续道,“我之所以会这样,其实是因为……因为阿天……”说到这里。苏佳又顾及起了世途未知的萧天。

    “就是那个对你来说重要的‘他’?”陆清风又问道,“他做了什么事情。你竟如此顾及他?”

    想到萧天,苏佳不禁脸红起来。她回忆了一会儿。随即缓缓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我本一心只想着复仇,杀了陈世今和莫天行,直到遇见了阿天。可以说如果没有他,我尔后的生活以及我的性格,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好……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福难共济,他经常关心我,也教会我很多。最让我难忘的一次,他为了救我不顾一切,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噢,那是什么事情?”陆清风又问道。

    “是在梅花山庄,遇见了和师父您同为武林四圣之一的郜英郜前辈……”苏佳回忆起梅花山庄的日子,慢慢叙道,“那时我受了重伤,只有郜前辈能够救我。可是如果救了我,作为代价,阿天就必须为我而死……就在两难境地之时,阿天为了救我,毅然决然吃了郜前辈的毒药,并尝受了二十天常人难以想象的**之苦……当时我实在不敢相信,阿天居然会为了我,冒着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还受了无尽的折磨……好在阿天最后也没死,那次事情以后,我才发现,冲动为了一件事、为了一个人,也未必是坏事,有时候却也能改变一个人,改善一个结果……也许是被他带着的缘故吧,渐渐地,我也变得和阿天一样,有时候做起事来有些冲动,乃至后来才会有一个人多次深入蒙元朝廷深腹的危险经历……”

    “这么说来,是他让你改变了这么多……”陆清风笑着应声道,“不过这倒也没想到,连起你们二人心结的,竟会是郜妹子……不过毕竟没错,五十年前,老夫与郜妹子华山一战,那一次输掉后,我也改变了年轻时的轻傲性格。虽然没有和她喜成连理,但她却教会了我很多,改变了我的一生……”说到这里,陆清风倒也追忆起五十年前的往事来。

    “阿天他就是‘江湖博’的另一人,继承了郜前辈的神龙九变剑法……没想到我和阿天本殊同归,却也免不了江湖命运的对手……”苏佳又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刀鞘,眼神忧伤地说道,“这还是他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刀鞘,可在我眼里却非常珍贵……等我伤好痊愈,解决了这里的一切,我一定要快点找到他……”

    陆清风看着苏佳的自白,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声自言道:“世人都知老夫与郜妹子的‘江湖博’一注,但谁又曾能想到,‘江湖博’之意,其实实为能够改变一个人……五十年前,郜妹子改变了我,让我懂得了很多;五十年后的‘江湖博’,又能给苏姑娘你和你的那个他改变什么了……看来,现在算是有些改变的样子了,这也是‘江湖博’真正的意义所在。郜妹子,五十年前的婚注一事看似平常,却没想到这其中蕴含着这么多的人生哲理,算我又小看你了……”陆清风的声音很小,苏佳并没有注意到。话音落下后,陆清风用慈祥的笑脸静望着和自己年轻时候很像的苏佳,他不禁觉得,能有苏佳这么好的徒弟,是天赐良缘……

    苏佳这边倒没有去过多注意陆清风的神情,从萧天的回忆中恢复过来后,现在苏佳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今天白天令人命悬一线的经历。

    “话说回来,那个怪物可真是太厉害了,连断魂刀法都制服不了他,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恶魔……”苏佳有些不甘心道,“不过那怪物也算迟钝的,和它硬拼,就算上级不了他,但如果自己精力充沛、没有失误的话,那家伙也奈何不了我……”

    陆清风见了,又继续问道:“怎么了,苏姑娘,还在为白天的事情犯愁呢?”

    “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对,长毛怪人想要阻止我们,杀了我们就行,而且易如反掌,可是他却没有那么做……”苏佳又开始疑惑起来,“总觉得不太对,如果这其中有什么秘密的话,我必须要弄清楚——”

    “如果苏姑娘你实在没办法,就不要逞强了,天命常在,天理皆有,一切都随缘吧……”陆清风倒是很淡定地说道,“就像于姑娘和他丈夫一样,能否重逢,一切都看天命……”

    “可我就是从来不信天命,何况我也答应了于姑娘……”苏佳依旧是倔强道。

    ……

    “夫人你放心,有我们在,一定会帮你找到你丈夫的下落……”

    ……

    苏佳想起了自己在于小晶面前承诺过,一定会帮她找到她丈夫的下落,无论是生是死……想到这,苏佳又坚定道:“既然答应了于姑娘,我就一定会恪守诺言,不过有多少危险……”

    陆清风见着苏佳坚定不移的神态,捋着胡子笑道:“好,苏姑娘你果然还是这种性格,既然坚定了,就随你而去吧……不过老夫也要再次提醒你,那个怪物的实力可不简单,这次侥幸逃脱,下次可能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没关系,那怪物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待我歇息个一两天,恢复好了精力,再过去和它决一胜负——这一回,我一定要弄清楚所有的事情……”苏佳起身坚定道,“这一次,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子清和虚门两位前辈也要照顾于姑娘,而且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他们一定又会担心……不过,师父,徒儿独自一人固执要去,师父您……不反对吗?”

    陆清风从容地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一切随命,一切随天,一切随人。命之大,不过夭寿;天之大,不过尘土;人之大,却为往使。既然是苏姑娘你自己决定的路,又何必在乎转折之道的崎岖?随心而去吧,故而回首盼之,焉能得否,唯己自知……”

    苏佳点了点头,便没有再犹豫自己的决定。她站起身,在房内踱步走了走,看见屋内悬挂着的几把青铜剑,心中似乎有决然的想法。

    “下一次遇见那个怪物,我一定不会再输——还有那个长毛怪人,等着吧,我一定会让所有的事情水落石出,给于姑娘一个满意的交代……”说着,苏佳的眼神中透出决然的神情……(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