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刀问棋语 上
    “前辈您真的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苏佳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面前的老者。

    老者捋着胡子,微笑着回答道:“不错,老夫就是断魂刀法的创始人——陆清风……”的确,眼前这位七十出头的老者正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兼逸仙门的长老陆清风。

    “您真的是陆老前辈?”苏佳见到这儿,又立刻跪下身来道,“晚辈习得断魂刀法时日,却从未见过师父真容。师父,原谅弟子迟到相见,请受弟子一拜!”说完,苏佳在陆清风面前低头拜了起来。

    “起来吧,苏姑娘……”陆清风的个性非常随和,并没有身份高低尊卑的架子,他缓缓扶起苏佳,继续说道,“这么说来,你真的是在追风派的‘水月洞’找到了老夫五十年前离开追风派时,留下的断魂刀法的秘籍遗迹?”

    苏佳缓缓站起身,点头应道:“是的,因为某些原因,我闯入了追风派的禁地……”

    “五十年了,追风派的门规还是没变啊……那时我年少轻狂,不屑追风派的愚人帮规,因此主动闯入了追风派的禁地,从而遭到了老夫的师父,也是追风派的祖师上官仙剑前辈的驱逐……”陆清风一边追忆着自己的事迹,一边继续道,“当然,如今老夫七十有余,依旧看不惯追风派的帮规,只是现在已然没了年轻时的傲气罢了……但‘水月洞’毕竟还是追风派的禁地,常人一般不敢随便进入……这么说来苏姑娘,你究竟是误入的洞口。还是和老夫一样,主动闯入的?”

    苏佳顿了顿。随即回应道:“不瞒师父您说,徒儿是主动闯进去的……”

    “噢。是吗?”陆清风听到这里,脸上似乎是露出了高兴的神情,“这又是为什么呢?”

    苏佳听了,回忆着自己不想回忆起的记忆,用悲愤的语气缓缓说道:“追风派的首席弟子陈世今,为了贪图荣华富贵,投靠了蒙元,成了蒙元朝廷的走狗……那已经是有一年的事情,陈世今反水投敌。不顾师门恩情,我发誓了,我一定要杀了陈世今这个败类,为天下除害!可是我的武功并不敌他,痛苦悲愤之际,不顾一切的我本是想去‘水月洞’避雨,心想今后即使不为追风派的弟子,遭到族人排斥,我也要杀了陈世今……因此我满含悲痛进了水月洞。当时便没想那么多……”

    陆清风听了苏佳的身世,想到身为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从小被自己的杀父仇人养育,又遇见了陈世今判走蒙元的事故。最后还落得和自己一样被师门排斥的下场,陆清风不禁觉得苏佳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经历的世道沧桑实在是太多了。

    想罢。陆清风默默念道:“吾年盛时,不解追风派之门规。吾不解水月洞之禁地何为。不解人之不进何为,不解人之进而不存也何为。门派之规。皆有理有道而使人之眀其身也。然追风派之门规,不善人之体魄之强,不长人之礼仪之风,不尽人之永乐之道,何其然也?人之犯愚规,非死即叛,而未伤追风礼仪之道,未蛊庶人之心,何其然也?顾吾念之,追风之派之所以未能久立于武林之上,皆出于门派禁锢人心之愚规也……”

    “师父,这个是……”苏佳听到陆清风的默念话语,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禁问道。

    “古人云:‘成人治世者,兼于仁义之道武学之强也。’其一,不破腐朽陈规,何来治世者仁义之道也;其二,至于武学之强,吾乃记载绝世刀法‘断魂刀法’于此书。若能敢于摒弃墨守成规之心,进得水月洞者,即有不禁于传统腐思敢于创世之心也;然吾早已察觉陈规禁锢人心之理,故自创‘断魂刀法’公于世,乃明吾之志,又置秘籍之书于水月洞矣。呜呼,以此效尤,凡学得吾刀法者,必有不禁于传统腐思敢于创世之心而进其洞也。由是也,学得吾刀法者,必兼于仁义之道及武学之强也,此治世之成人也……”陆清风继续道,“没错,这些都是老夫当年留在追风派‘水月洞’里的话语,道明了老夫之志……我和郜英女侠‘江湖博’一注,本是想收得心仪的弟子,传于其断魂刀法。然而,老夫所找心仪之弟子,正如前言,必是敢于打破传统腐思并有创世之心之人……苏姑娘你不拘于追风派的**陈规,嫉恶如仇,年纪轻轻并有宏图之道,自然便是老夫心仪的弟子对象,现在看来不假了……”

    “师父……”苏佳轻轻地应了一声,听到了陆清风说完了这些,苏佳有回忆着从追风派出来后的种种,不禁唏嘘感叹了自己一路走过的坎坷。

    陆清风的神情倒是没有苏佳那样的忧愁,似乎年长得道之人,总能看淡世间的一切,这个道理并不假。陆清风又捋了捋胡子,微笑着对苏佳道:“这么说来,苏姑娘你应该也在洞中找到了老夫当年留下的那把‘鬼刀’了吧?”

    苏佳听到这里,立刻回过神来道:“噢,没错,当年师父在洞中留下的鬼刀,徒儿一直携带在身……”

    说完,苏佳,拿出了别在腰间的鬼刀,然而刚刚摸到鬼刀的刀鞘,苏佳的眼神一下子泛红了——这把刀鞘正是萧天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也是她和萧天第一次矛盾时见到的,而这把刀鞘也曾多次在面对卢欢、王大生等危险之辈时,助自己化险为夷……而今自己是生是死,神峰崖上的萧天还并未可知,想到这里,苏佳的心中既有感动又有担心……

    “这就是老夫当年留下的鬼刀是吗?”还是陆清风的话语打断了苏佳的思绪,“奇怪,当年老夫只留下了鬼刀。并未留有刀鞘,这把刀鞘是……”

    “是他送给我的东西……”苏佳说的“他”。自然是她一直放不下的萧天。说罢,苏佳将自己和萧天的经历简单地和陆清风叙述了一遍……

    陆清风听了。捋着胡子笑道:“哈哈哈哈,真的是天意弄人啊,对你来说重要的那个人,居然就是郜英女侠的弟子,江湖博的另一人……学会郜妹子剑法的,竟会是一个小伙子;学会老夫刀法的,竟会是一个小姑娘……”

    “郜前辈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苏佳默默道。

    “不过老夫和郜妹子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五十年前的婚注一事也成了笑谈……”陆清风继续笑道,“如此看来。你和那个姓萧的小子比我们要强多了……”

    苏佳一时不好说什么,对她来说,现在的自己既有对萧天的感动又有对其的担心。

    陆清风想了想,又把话题回到了鬼刀上:“话说回来,此刀虽乃老夫所造,但还从未用过……倒是苏姑娘你,‘歪打误撞’成了老夫的弟子,一直将其带在身旁。既是老夫的弟子,可否让老夫见见。苏姑娘你的武功如何?”

    苏佳听了,笑了笑说道:“既然师父想看,那徒儿就献丑了……”

    言罢,苏佳轻功一点而出。飞至湖面。身体上基本恢复的苏佳,使用起断魂刀法也已不成问题。苏佳轻功落至湖上,手中鬼刀如疾风般呼啸而出。

    陆清风观察着苏佳使用断魂刀法的每一个动作。神情极为认真……

    “呀——”苏佳心想着在自己的师父面前,绝不可以丢脸。大喝一声后,刀锋幻化成的鬼影刀芒。震荡在碧波万顷之间,激起数掌之高的水浪。

    苏佳出手一向凶狠,加上断魂刀法的凌厉之力,往往出招便能取人性命。此次试武也不例外,幻化的鬼影刀芒如同勾魂的死神一般,发出令人发怵的凄啸,顷刻之间便能将敌人斩得四分五裂。

    苏佳使出了全身的内力,刀法如同鬼影狂风,平静的湖水一时间被翻搅得如同巨浪滔天,大起大落,如同翻云覆雨,倾倒山河……

    苏佳的每一式动作,甚至是每一道眼神,陆清风都很仔细地观察。客观来说,苏佳的每一套动作已经是做得尽善完美了,甚至一些创新的招式也出乎了陆清风的意料,但是陆清风的神情似乎并不是完全满意,时不时还皱起眉头……

    一阵翻覆过后,苏佳收回了刀,再次踏着轻功回到了岸边陆清风的跟前。“师父,您看怎么样?”苏佳笑着问道。

    陆清风迟疑了一会儿,随即应声道:“不得不说,苏姑娘你确实非常有天赋,刀法使得炉火纯青,很有老夫年轻时的风范……不过,在老夫看来,苏姑娘你并没有真正完全掌握断魂刀法的精髓……”

    “噢,那是哪些招式有缺陷呢?”苏佳知道陆清风毕竟是断魂刀法的创始人,于是很谦虚地问道。

    “其实并不是招式的问题,苏姑娘的你的招式已经做得很完美了,甚至还有创新的招式,这已出乎了老夫的意料……”陆清风慢条斯理地解释道,“不过,苏姑娘你的招式只知一味的凶狠和疾迅,只弄其表面,却为参透刀法的真谛……”

    “刀法的真谛?”苏佳不禁疑问道,“我记得,师父您在秘籍里也只记述了掌握刀法招式的要领,‘出手决断,一招而取三木之麾’,却未曾有参透……真谛——”

    陆清风想了想,又问道:“那苏姑娘你自离开追风派后,是否结下了不少的怨仇?”

    苏佳听了,点头回答道:“容徒儿想想……除了陈世今和莫天行,我经过柳沙镇,得罪了卢欢及柳金权,进过汴梁,招惹了蒙元朝廷……虽然行义不少,但是身边的仇怨也是接踵而至……”

    陆清风笑了笑,又继续问道:“那苏姑娘你再想想,老夫离开追风派五十年以来,又结过仇怨多少?”

    苏佳算了算,有些不知其所道:“好像……好像确实没听过师父您在武林中有什么仇家怨恨……不过,这其中和断魂刀法有什么联系吗?”

    陆清风捋着胡子笑道:“刀法如一,唯处事行间之别……招式凶狠,人心慈怀,则人皆敬仰,反之仇天恨海,一世用不了结。即使行侠仗义于世间,教化世人亦为主,以武服之方位次,致人死地则为下。刀法乃至其他武学也是一样,无论断魂神龙之威,亦或是太极虚掌之柔,人心慈善,百世同济;人心狭怨,终生难结……”

    苏佳似乎是听懂了一些,但依旧还是模模糊糊,她继续问道:“徒儿不懂,还请师父见教——”

    陆清风停顿了一会儿,随后转身笑道:“这样吧,一会儿老夫要去半山上的清泉处研议棋道,苏姑娘若是无事,也前来观观吧……”

    “可是我还担心阿天……”苏佳心中自然放不下萧天,毕竟自己是死是活山崖上的萧天还并不得知,于是苏佳急迫着道。

    然而,陆清风确实不紧不慢道:“苏姑娘不是因为与他矛盾才落得今日境遇吗?世间情理不通,就算相世会面,又能何如?苏姑娘你,是愿意带着无数迷疑重逢……还是解开藏久多时心结,重世一切?”

    苏佳听后怔住了,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在萧家山庄时,萧天的娘亲对自己说过的话——如若她和萧天没有真正找到属于他们二人的答案,他们也不会明了真谛地走过下半生……

    想到这儿,苏佳似乎是改变了主意,并露出坚定的眼神。“好,我一会儿便过去,师父……”苏佳在身后坚定地应声道。

    陆清风听了,并没有回头看苏佳,但嘴角处却露出一丝笑容。过了一会儿,陆清风又向对面招呼道:“子清、虚门,你们二人在半山清泉摆好棋盘,今日未时,老夫和往日一样要研议棋道。”

    “是,长老——”对面突现的子清和虚门二人同时答道,随后便匆匆离去。

    子清和虚门是逸仙门的左右护法,十八年前方瑛遭劫时,他们也参与了救援。而今他们也奉方仲天方掌门之命,随同陆清风一起,来神峰崖下修炼仙莲,以取其物之精。而苏佳这个时候也才明白,自己躺在仙莲上的两天,听到与陆清风对话的他人,正是子清和虚门。

    “苏姑娘,你懂棋吗?”陆清风这个时候又转头问道。

    苏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应道:“啊……会、会一些……”

    陆清风想了想,又继续道:“今日未时,苏姑娘你前来与老夫对上一局可否?”

    “当……当然没问题。”苏佳也是莫名其妙地答应了一句,她并不知道陆清风突然要和自己下棋,究竟是何意……

    神峰崖本自高耸入云,又连着周围众多的山脉,可谓是一片秀丽江山的画面。而在山崖之下,更是有万木丛生的草荫树林以及生机盎然的泉水清流,自半山之上,还有缓缓流下的垂流小溪,给人“自然生机万物春”的豁然之感……

    陆清风正静坐在清流小溪的一侧,闭目养神,如同聆听万物之声息,悠然自得的一副神态。而在他的面前,正有一张古木的棋盘,上面些许几颗棋子,整幅画面有如仙人弄棋的意境……

    未时已到,苏佳这个时候才缓缓来到半山的清流处,看见陆清风闭目养神的样子,苏佳也不好意思故意打扰,于是没有收一句话,而是和陆清风一样,静静地坐在了棋盘的另一边,等候着陆清风发话。

    “既是到来,为何不言?”陆清风依旧是闭目的神态问道……(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