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仙莲圣者
    “永别了,阿天……”苏佳从神峰崖上落下,消失在云雾缭绕的云间……

    过了很久很久……

    “这里是哪儿……”苏佳独自嘀咕着,缓缓睁开双眼。然而眼前的一切显得是那样的茫然,什么也望不到,只能看见眼前一片云雾缭绕的景象,根本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怎么这么多云,难道我的灵魂已经升天了……”苏佳还在默默道,在她看来,自己从神峰崖上落下,根本不会有生还的可能。如今眼前所见到的一些,尽当时死后的虚幻景象……

    但是随着意识的逐渐清醒,苏佳试着动了动身子,但发现全身像是四肢尽断一般,剧烈的疼痛如电一般涌入全身,一下子将自己惊醒。

    “好痛……”一向坚强的苏佳这个时候也叫痛起来——这次她明白了,自己还活着,从神峰崖上落下,自己已经受了重伤。

    再次看着眼前的云雾画面,偶尔云雾飘散,露出隐隐约约的蓝天,苏佳这才明白,自己是躺着头朝天的姿态。

    “还不可以动啊……”就在此时,苏佳的耳边突然传出一个慈祥老者的声音,“你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落下,老夫也是吃了一惊。好在你福大命大,落到了老夫这里,性命方可保全……只是从那么高的山崖落下,你也已是非死即伤,现在你全身有如瘫痪,须得在这儿静养一段。不过看姑娘你骨骼精异,内力深厚,加上老夫这‘玉金仙莲’的滋养。相信不出两天即可痊愈……”

    “玉金仙莲?”苏佳有些莫名其妙地嘀咕道,伴随着意识的恢复。苏佳能够清晰嗅到莲花的清香。这种清香有些特别,感觉愈加强烈却又不厌。让人身心愉悦自如。苏佳忍着痛,扭着脖子朝一侧偏望过去,只见自己的四周尽是竖起的高大的莲花瓣。而过不了多久,苏佳的身体随着莲花止不住地轻微摇曳,有如水波荡漾——现在苏佳明白了,自己从神峰崖落下,并没有摔得粉身碎骨,而是落在了山下湖水中的这座‘巨莲’之上,方才保住了性命。

    “我没有死。真的没有死……”苏佳既有些惊奇、又有些兴奋地轻声道,想到刚才那位和自己对话不知身份的慈祥老者,苏佳又问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敢为前辈姓名?”

    不知何处的老者轻声笑了笑,有用慈祥的声音说道:“不必知道老夫是谁,只要姑娘你平安无事,这次神峰崖修莲之事就当未有徒劳……”

    “修莲?”苏佳又不解地问道。

    老者轻轻一笑,继续说道:“老夫奉掌门之命。在神峰崖修养‘玉金仙莲’,已过二十日有余。此仙莲且有救人医药之功,没想到时养刚得开花,竟会从天而降一个莫名的姑娘。落入湖中仙莲之上,方得愈善……”

    苏佳像是听明白了什么,立刻赔不是道:“前辈多有得罪。小女子因一己之事,从悬崖落下。毁了前辈修养多日的玉金仙莲,还望前辈能够原谅小女子莽撞之行……”

    “非也非也。此言差矣……”然而,老者似乎并不在乎,反倒是很欣慰地说道,“玉金仙莲存世,本就用于救人医药之行……而今姑娘从悬崖落下,正入仙莲之上,可得痊愈之效。莲花方开,就得医人,正合仙莲之功;如若不然,粉身碎骨,姑娘早已魂寂……此正为仙莲用之方卓、恰到救人,这是好事,姑娘又何必自责呢?”

    “可是小女子这个样子……”苏佳一边说着,一边感受着身体上下的知觉,不觉疼痛难忍,有如筋脉尽断,看来从那么高的悬崖落下,即使掉入了湖中的仙莲,依旧是伤势严重。

    “还不可以乱动……”老者继续说道,“而今你从高崖落下,虽落入仙莲,但也筋脉尽断。现今姑娘须得安心养性,待仙莲之气尽然渗入姑娘体内,筋脉自然接上,再等莲花滋养恢复气血,姑娘你才方可痊愈。刚才老夫说过,姑娘你骨骼惊异、内力深厚,最多两日,便可恢复……”

    “多谢前辈……”苏佳不能站起身,也不看不见老者的尊容,甚至看不见周围的景象,于是只能躺在莲花中,头朝青天地回应谢道。

    “话说回来,姑娘你为什么会从那么高的悬崖处落下,难道世事难济,姑娘心有不开,**轻生?”老者开始问起苏佳跳崖的原因。

    老者这么一问,苏佳这才想起跳崖之前的事情,一下子陷入悲伤的情绪。苏佳静默了许久,终于缓缓答道:“我是为了……救人——”

    “救人?”老者不禁感到有些奇妙,继续问道,“何事救人还要跳崖,那个人是谁,对姑娘你很重要吗?”

    “他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苏佳眼神迷茫地回答道,“我们因为闹了矛盾,暂且分离,谁知却中了奸人的陷阱……我为了救他,不得以以死交换条件,所以被逼至悬崖处时,我选择了跳崖……”

    “最重要的人……”老者似乎是明白了,轻声笑道,“世间之情皆为苦难……但是相安,未必乐,苦难,未必忧,世上之人尽有多少,为了一个‘情’字,了然一生……如此看来,老夫又何尝不是呢?”

    “前辈您……也有过情思之苦吗?”苏佳听到这里,又不禁问道。

    老者笑了笑,坦然地回应道:“哈哈,都是老夫的一些陈年往事,你若了知老夫的身份,恐怕你也尽知……”

    “那前辈您究竟是谁,小女子今日得于存命,望得知前辈身份。他日若有缘,必当谢过前辈……啊——”苏佳有些激动,语气稍微提起,身体的疼痛却是愈加的强烈。

    “现在姑娘你身体虚弱。不可随意动气,还是好好静养吧……”老者继续道。“姑娘你也是有缘之人,既然有恩言谢。待到两日之后姑娘伤好,老夫自会告知身份。”

    “谢过前辈了……”苏佳还是回谢道……

    躺在仙莲之中约有一日轮回,苏佳躺在仙莲之上,身体虽不能动弹,但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真气正在逐渐恢复,疼痛感也愈加清除。这一日,虽然苏佳看不见老者的面容,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但是她却能听到周围的一些动静——

    老者也不是整日坐在湖边调息。一日总有几个时辰离去。然而有的时候,苏佳还能听到其他人的声音,似乎这个地方不止老者一人。想到一日之前的对话,老者是“奉掌门之命”,苏佳不禁觉得,老者必出自某门某派的圣者,一定是德高望重的一位武林前辈……

    又过一日,苏佳已然觉得身体的四肢筋脉已经完全恢复,就等内力和气血的调息。自己方可痊愈。这一日,老者还是坐在湖边静养,隔湖深观苏佳的伤情,虽然望不见本人。但是静观仙莲之态,方可明白。

    由于两日吸收仙莲之气,苏佳恢复的极为迅速。而仙莲却是呈现了欲将凋零的姿态——可见因为苏佳养伤,大量汲取了仙莲的自然之息。再加上苏佳体内的寒灵神功,如此融会贯通。苏佳自然是伤好迅速之极……

    “怎么样,姑娘,现在感觉身体方佳吧?”这日老者又对苏佳问道。

    苏佳没有起身,她握了握手,动了动四肢,感觉没什么异样,随即又调息了体内的寒灵神功,感觉顺畅自如,于是笑着回应道:“多谢前辈关心和疗养,小女子已然恢复——”

    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仙莲气数已尽,姑娘已得痊愈,老夫深感欣慰。而今再过一个时辰,方可出莲……”

    “多谢前辈——”听到这里,苏佳又言谢道。

    “不过,老夫这几日并无要事,倒是有兴想听姑娘的来历……”老者又继续道,“姑娘情缘不浅,武功内力深厚,从神峰崖上落下大难不死,想必出生也不一般吧?”

    苏佳想了想,老者既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于是便决定将自己的身世告知于他。想罢,苏佳轻声道:“不瞒前辈,小女子名苏佳,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

    “你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老者听了,果然大吃了一惊,“武林中传闻苏仁遭莫天行毒害,林雨霏失踪后,就再无他们遗孤的消息……没想到今日姑娘你,竟然就是苏林二人的女儿……”

    “没错,莫天行是我的杀父仇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他……”提到莫天行,苏佳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杀意,“我发过誓,总有一天,我要让他死在我的刀下,为我的父亲报仇!哪怕他对我曾有养育之恩好了……”

    “养育之恩?”老者又问道。

    苏佳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父亲遭莫天行毒害,我母亲失踪后,我就一直跟在了莫天行的身边……他加入了追风派后,就给我改名换姓,隐瞒了身份,成了追风派的弟子……后来我无意得知了真相,杀出了血路,出山而走,并发誓有一天会杀了他!”

    “等等,姑娘你说让他死在你的刀下?”老者又起了疑问道,“追风派的历来帮规,凡追风弟子,决不可练剑术以外的武功,违者将会被赶出师门,严重者甚至会被追杀……”

    “没错,莫天行为了找到我,派了无数的杀手跟踪我……”苏佳继续咬牙道,“这次跳崖的事情,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个……不过现在正好,他们的眼线一定认为我跌下悬崖送了性命,说不定这也是好事……”

    “可是,姑娘你不是说,你是为了那个重要的‘他’,才跳下悬崖的吗?”老者又继续道,“如果他也以为你死了,你觉得他会好受吗?”

    说到这里,苏佳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忧伤起来。说实话,就算苏佳武功再高,行于江湖再怎么叱咤风云,令人闻风丧胆,说到底苏佳本身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如此年轻,却遭受到了人生中如此多的大起大落。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阿天……阿天……”苏佳还在默默呼唤着萧天的名字,想到这。苏佳不禁觉得,如果没有萧天。自己的人生就只会有血色的仇恨,不会有那么多的快乐和光明。现在萧天是自己唯一的精神寄托,自己不能离开他……

    “哎,苏姑娘不必过于忧伤,既是活命,方是幸运……”老者又缓缓道,“毕竟你的那个‘他’,并没有随你轻生,待到姑娘你伤好痊愈。再去寻他也不迟……”

    “说的对啊,王大生虽然处事心狠手辣,但是出生西域武林的他,也从来不会玩儿什么阴险诡计,他答应我的事情,应该还是会办到,会放了阿天……可我就是担心阿天,担心他以为我死了,又会做出什么不放心的事来……”苏佳想到了萧天的安危。心中念道,“不行,等我伤好了,我一定要去找他。即使走遍天涯海角……”

    老者沉静了好一会儿,又回道刚才的话题道:“对了,苏姑娘。你不是追风派的弟子吗,为什么如你所说会使用刀?”老者的口气。似乎是为了什么,在静待着苏佳的答案。

    苏佳想了想。自己的命皆是老者所救,又有什么不可告知的。索性,苏佳之言回应道:“不瞒前辈您说,我在追风派找到了武林四圣之一陆清风陆前辈的遗迹,学会了陆前辈的断魂刀法,当然是因为某些原因和巧缘罢了……”

    老者听到这里,不禁轻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前辈您笑什么?”苏佳躺在仙莲中,看不见老者的尊容,听到了老者的笑声,于是不禁问道。

    老者缓了缓神,似乎是略有兴奋的神态,随即回应道:“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姑娘你和陆清风一样,经历过同样的人生……”

    “同样的人生?”苏佳又不解道。

    老者继续道:“陆清风当年不也是一样,自创了断魂刀法,进入了追风派的禁地,最后被门派的人追杀,不得已杀出一条血路……”

    “诶,我没有说,前辈您怎么知道我进了追风派的禁地?”苏佳似乎觉得这个老者像是有着智者智慧,自己说什么他都能猜到。

    老者并没有立刻就事回应,而是先言道:“好了,时辰已到,苏姑娘你快看看自己是否已经痊愈了?”

    听到这里,苏佳的第一反应还是迫不及待地起身。一个翻身重新站了起来,站在巨莲的中央,环顾望去,自己正立在湖中心漂浮于水上的仙莲——自己调息的两天都是这样度过的。

    再抬头望去,只见湖边站着一个年过七十、发鬓斑白、脸上布满皱纹的老者。他的神情凝视,表情却很和蔼,如同一位慈祥的老者;但是他的眼神深邃无比,又如同经历过无数世道的沧桑——和自己说了两天话语的老者,就是他不会错了。

    苏佳见自己的手脚都利索了,“嘿——”地一声,整个人施展轻功,沿着仙莲漂浮的清湖,点水飞身而来,最终落至了老者的身前。苏佳神情怡然有神——现在她真的是完全恢复了。

    “好,不错,果然是追风派的轻功不假……”老者望着苏佳刚才轻功的姿态,不禁赞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追风派的轻功在武林之上还属上乘……”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苏佳立刻跪下身,低头谢道。

    “起来吧,苏姑娘,老夫从来不讲这么多凡俗的礼套……”老者立刻扶苏佳起来。

    苏佳想了想,又低身问道:“原谅小女子多言,敢问前辈……究竟是何人?”

    老者轻轻一笑,捋了捋胡须,随即道:“老夫曾经也是追风派的弟子,算起来算是你的祖师兄了……而今老夫乃逸仙门长老,也是断魂刀法的创始人,陆清风——”

    苏佳听了,用惊异的眼神过望而去……(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