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破镜重圆 下
    方瑛站在萧天和苏佳二人的面前,神情有些蓦然,他们二人很清楚,此时方瑛的心里一定很不好受,无法立刻接受这给现实。

    “瑛妹,对不起……”萧天此时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其他的话,他只是简单地抱歉了一句。

    方瑛很久都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地站着,注视了二人许久,眼神中尽是五味杂陈的神情……稍许片刻,方瑛才慢慢吐出自语道:“没事儿,萧天哥哥你能和苏姐姐重逢,是上天给予的恩惠,你们二人重聚,这比什么都好……我很好,真的很好……真的……”方瑛一边说着,眼角一边渗出泪水。

    苏佳知道,方瑛口中这么说,心里却是很难受,想到方瑛就快回家本应是开心的神情,但在这个关节让她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实在是于心不忍……“对不起,瑛妹……”此时此刻,苏佳也只能简单地说这一句。

    “我真的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方瑛还在强颜欢笑道,“好了,你们重逢的事情还没告诉黄纪哥哥呢,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先过去吧,黄纪哥哥见我们都还没回去,一定还担心着呢……”

    说着,方瑛转头便向丛林的一侧跑去,说是回去,实际上方瑛是没有勇气再站在萧苏二人的身前,借以暂时逃避罢了……

    而萧天和苏佳二人也只能无所作为地站在原地。或许他们也感到犯难,如今要安慰好方瑛,并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方瑛带着泪。一个劲儿地往回跑。曾经自己心有好感的“苍龙哥哥”,如今真正“离开”了自己,而且离开得如此彻底……也许是自己自作多情吧,毕竟萧天曾经就和自己说过不止一次,他的心里只会有苏佳一个人,就算自己再怎么期盼,不可能的事情永远都不可能。这就是玩笑又残酷的现实……

    方瑛伤心地往回跑,也没有认真看清前方的路。结果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哎呀——”方瑛下意识地叫了一声,一边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一边抬头望去——只见来的人正是黄纪。

    “你怎么了,瑛儿?”黄纪见方瑛有些伤心的样子。不禁关心问道。

    一股莫名的感觉充斥方瑛体内,就在她感情受伤的一刻,却是黄纪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很清楚,那天晚上,黄纪醉酒后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自然也清楚黄纪对自己的感情……就在自己感情受伤的时候,黄纪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方瑛也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她重新站好,望着黄纪。随后缓缓道:“苍龙哥哥还有红云姐姐他们……他们在那边的清湖旁……”

    本是想要说更多的,但方瑛好像是停住了。她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就继续往回跑。没有再去理会黄纪。

    “瑛儿——”黄纪想要叫住方瑛,却是怎么也叫不住。看着方瑛悲伤的情绪,想到刚才方瑛说的话,黄纪似乎是能猜到什么,眼神稍稍一皱……

    而在清湖这边,萧天和苏佳还在担心方瑛。

    “瑛妹受到的打击一定很大。不知道我们现在相认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苏佳看着方瑛为情而伤样子,有些可怜道。

    “无论是好事坏事。这些都是她迟早要面对的……”萧天淡定地说道,“对佳儿你还有我也是一样,我们迟早也会面对这些事情……”

    “可是瑛妹现在就这样一个人回去,不会出什么事吧?”苏佳还是有些担心道。

    萧天听了,也紧张道:“说的也对,现在还不算真正回到逸仙门,鬼王师的眼线说不定还在附近,如果在这个关节眼儿出事,也不好办,我们得赶紧回去看看瑛妹的情况——”

    于是,萧天和苏佳稍微整理了一下,边准备往回赶路。然而还没走几步,就在丛林的边出遇见了刚好赶到的黄纪……

    遇见了黄纪,萧天和苏佳二人又怔住了。因为他们清楚,他们“欺骗”的人,不只是方瑛一人,还有他们本来在汴梁时就是好兄弟的黄纪。

    然而,黄纪见到萧天和苏佳,并没有像方瑛那样很吃惊的样子,似乎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想到了。黄纪轻声地笑了笑,默默说道:“这就对嘛,摘下虚伪的面具,面对真实的自己,从一开始就这样的话,不比什么都好……”

    黄纪说得没错,萧天不禁觉得自己以苍龙的身份重新出世,可能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如果一开始就告知方瑛自己的真相,遇到黄纪认出自己,或许方瑛就不会对自己动情,这一切的一切,不得不说也是自己埋下的根……

    “对不起,黄纪兄弟……”面对黄纪,萧天现在也只能说这么一句,作为兄弟,没有坦诚相待,也是自己的不是。

    “你没有什么向我好道歉的,我也早该猜到是你还有苏姑娘……”黄纪但是很从容地回应道,“毕竟在你揭下面具之前,你也不知道她就是你一直朝思暮想的苏姑娘不是吗?这一切都是命啊……”

    “你果然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的身份是吗……”萧天淡淡地说道。

    “之前只是猜测罢了,虽然你戴着面具,口音略有改变,性格也刻意与之前有所区别,但是我还是能察觉,从你第一次和我说话时……”黄纪继续笑着说道。

    “还有你送我的那首诗……”萧天回忆起来了在兰香庭院的事情,又继续道,“遍门院落雪微凉,逢会义兄庭门恰。笑问寒冬三暖天,苏杭岂有顾思家?你写这首诗并不是什么诗兴大发。其实是你当时就猜到了我的身份是吗……”

    “是呀,毕竟当时我也不确定,所以只想确认一下。你看了这首诗后的反应……”黄纪继续笑着道,“当然我也没有撒谎,第一次和你认识时,我就想到了是你,诗兴大发也算是不错……”

    “遍门院落雪微凉,逢会义兄庭门恰。笑问寒冬三暖天,苏杭岂有顾思家……”苏佳反复默念着这首诗。“遍凉(汴梁)……逢恰……笑天(萧天)……苏家(苏佳)……也得亏黄纪兄弟你能想得出……”

    黄纪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出言。

    “所以现在呢。你打算怎么办?”萧天很淡然地问道,“我和佳儿不但无意欺骗了黄纪兄弟你,还伤害了瑛妹,我们二人该怎么补偿你们?”

    “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们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黄纪从容回应道,“毕竟之前你们自己都没有彼此认出对方吗?我想你们之所以隐瞒各自的身份,恐怕都是有难言之隐吧,就像在汴梁的时候,我一直隐瞒你们我的身份一样……”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瑛妹,我怕她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多……”萧天又继续道,“如果我从一开始就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是是非非……”

    “瑛儿她……”黄纪这时又想起了方瑛,知道萧天和苏佳二人的难处。黄纪安慰道,“放心吧,瑛儿那边。我会去安慰她的。你们两个重逢也不容易,还是留下时间和精力你们二人好好相叙吧,瑛儿那边我会想办法的……”

    萧天和苏佳听了,互相望了望对方,心中顿有莫名的感觉。

    天色已经逐渐黯淡下来,黄纪见天黑即至。又继续道:“好了,这天色也不早了。我已经帮你们找好了休息的房间,待会儿你们就过来吧……明天就要送瑛儿回逸仙门了,不好好休息可不行,还是暂时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好了……”

    萧天和苏佳点了点头,于是和黄纪一起重新回了村里,简单地收拾了各自的房间……

    天色已黑,吃完了晚饭,萧天和苏佳二人在房间里相叙着旧情……

    “佳儿,你做的饭果然还是那样熟悉……”萧天倚靠在床边,看着苏佳收拾着另一张床的东西,不禁说道,“难怪在居明城的时候,喝了你的粥,会有那样熟悉的感觉……”

    因为房间不够,萧天和苏佳只能挤一间房共用,好在房间里有两张对靠的床……

    苏佳收拾好了自己的床铺,又对萧天说道:“好了,你还是原来的那副口气,总喜欢恭维我……”

    “不是恭维你,我说的都是真的——”和苏佳重逢后,萧天似乎又像是回到了曾经的乐观性格,完全没有了一路上苍龙的冰冷和忧伤。

    “傻瓜,就会说这些……”苏佳知道萧天和原来一样,是在讨好自己。但是她自己又何尝不开心?她这么长的日子下来,就是为了找到那个关心、照顾、逗乐自己的他,如今重逢了,她心中更应该是开心不少。

    “好了,说正经的……”苏佳走到萧天的床边,坐在了他身旁,正经地问道,“瑛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萧天没立即弄明白苏佳的意思,不禁问道。

    “就是补偿她啊——”苏佳继续道,“我们一路上一直欺骗她……瑛妹本身就是一个遇事多愁善感的人,现在让她这么快无故接受着一切,普通人都很难做到,更何况她……”

    “是呀,得想法子补偿瑛妹才是……”萧天一边说着,一边忖度着,忽地,萧天灵光一现道,“那就帮她了结她的身世好了,这算是对她最好的补偿——”

    “什么‘了结身世’?”苏佳没有听明白,继续问道。

    萧天回声应道:“我本来答应兰前辈,只要把瑛妹安全护送回逸仙门就行了……但现在事情好像不是这么简单,鬼王师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瑛妹,这其中一定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想要弄清楚这些真相,而且鬼王师还是黄纪兄弟的灭族仇人,这些其中,一定有未知的联系。弄清楚这些,帮助了结这段恩怨,就算是对瑛妹最大的补偿好了……”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苏佳靠在萧天的肩膀上,默默地答道……

    今夜凉风习习,虽然已经到了初春,但是村里的寒夜依旧是显得有些刺骨难耐……而此时此刻,方瑛正独自一人站在萧天和方瑛二人的房门面前,默默地伫立着,没有想要敲门进去,也没有想要去偷听房内二人的对话,仅仅只是满脸踌躇地站在门前罢了……

    而在此时,黄纪正好从方瑛的身后经过。看见方瑛心中五味杂陈的样子,黄纪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方瑛。

    “我喜欢原来的那个苍龙哥哥,而今的萧天哥哥心中只有苏佳姐姐,或许从一开始,我介入其中就是一个错误……”方瑛望着紧锁的房门,心中默默道,“师父曾经也是为情所伤,才落入古墓成了古墓派的弟子……我虽然不是正统的古墓弟子,可是也经历了感情的伤痛。对我来说,或许这也是人生中一道难以迈过的坎。我一定要自己迈过这道坎,真正靠我一个人……”在方瑛的心中,还是有着那样一丝坚定。

    “瑛儿——”黄纪突然在背后叫道,看见方瑛一个人在寒风中伫立,黄纪有些于心不忍。

    “黄纪哥哥……”方瑛也只是下意识地轻声回应道。见到了黄纪,方瑛心中顿起一种温暖。其实她自己比谁都清楚,黄纪对自己有情,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在自己所爱的两个男人之间徘徊,方瑛变得犹豫不决。可能她不知道,二十年前,自己的父亲方仲天也和自己一样,在两段情感面前徘徊不定,但是她也必须向她父亲一样,做出自己正确无悔的选择,而且是靠自己……

    “瑛儿你没事吧?”黄纪还是关心地问道。

    “没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就好……”方瑛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又转过了头,面向萧天和苏佳的房门,没有再去望黄纪一眼。

    “对不起,黄纪哥哥,我不能依靠你帮我度过这个难关,我要自己想清楚想明白,然后做出抉择……”方瑛心中坚定道……

    萧天和苏佳的房内,二人还在叙述着各自的经历……

    “那次我从神峰崖跳下去后,本应摔得粉身碎骨,可是后面的事情阿天你一定想不到……”苏佳陪着萧天坐到了床上,继续说道,“后来我完全恢复后,就像回去找你。想到你以为我死了,一定会伤心欲绝……”

    “是呀,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佳儿你死了,整个人都萎靡不振的……”萧天回忆着半年前自己和苏佳“生死分离”的情境,莞尔可笑道。

    苏佳继续说道:“我一开始回汴梁找你,可是后来发现,汴梁发生了大事,别说你了,黄纪兄弟也不在了。后来打听过后才清楚,黄纪兄弟受冤轰动全城的事情……离开汴梁,我先是偷偷回了萧家山庄,可是也没发现你的踪影,好在王大生在萧武忠死后,也没有去刁难萧家山庄,一切如故……再后来,整个河南我都走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你的踪影,于是南下去了武当派等武林圣地,又转而去了战乱不止的苏北,都没有得到阿天你的消息……最后,我只能向西边关去找你,没想到真的就遇见了,已经是苍龙大侠的你……”

    “其实我的经历也不俗,以为佳儿你死了,我也跟着跳下了悬崖……”苍龙回忆着说道,“本来以为我死定了,谁知道呢,我却和真正的苍龙大侠遭遇了同样的事情……”

    “真正的苍龙大侠?”苏佳听了,百般地疑惑道,“看样子,阿天你经历的事情倒是不比我少……”

    “佳儿你还不是一样……”萧天也笑着道。

    就在今晚,不眠的二人各自叙述了自己的经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