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身份猜疑 下
    苍龙飞身而出,起掌就朝红云而去……

    红云显得十分镇定,神情就像昨晚面对鬼王师的杀手一样,只是少了几分杀气……苍龙飞掌袭来,红云没有在退后,而是侧身躲过一记,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起手接上苍龙的手臂,欲借其力而控其行。

    苍龙见红云应对得十分冷静,随即道:“你果然不简单,武功甚是纯熟……那就让我看看,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

    说完,苍龙掌中聚力,知道红云不简单,遂直接应上苍龙掌,近距离将其正法。然而,红云似乎是反应迅敏,看出了苍龙的套路,就在苍龙出掌之前,抢先一步,手掌呈刀型,如快刀般劈在了苍龙如同磐石一般的聚力之掌上,以硬抵之,苍龙掌不能立发。

    苍龙一掌不成,二掌即来,左手由上而下,深聚巨龙之力,似要垂天而下,一招制敌。但红云依旧是震惊自如,并在此抢先一步,右手划掌而上,以力偏时苍龙的出掌之臂。苍龙忽觉抬手之臂一阵酸痛,苍龙掌依旧无法发出。

    “她好像很了解苍龙掌的样子,知道如何应对……”苍龙见着红云用很简单的招式,就一一限制住了苍龙掌的发出,心中不禁暗道,“这些日子以来,红云她可没少见我使用苍龙掌,一定是自己摸索出了其弱点,如今应对自如,她可真是不简单,我万万不可小觑……”

    的确,红云的每一招十分简单。却是一一针对了苍龙的苍龙掌,近身而战,苍龙根本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苍龙见红云招招针对,于是暂时收回掌力,以存其力。收罢,苍龙一记飞脚就朝红云腹下踢去。红云眼疾手快,抬手将其挡住,身体极度倾斜向后侧去,但底盘却是相当的稳。

    苍龙见状,又是一记扫堂之腿。欲将红云踢倒在地。而红云依旧是应对自如。反身一脚腾空而其,直朝苍龙的面具。

    红云脚如疾风,让苍龙都少许震惊,千钧一发之际。苍龙收掌挡下红云的脚。但红云的脚力实在是强。虽然挡下来了。但自己整个人也向后退了几步……

    糜斗数番回合,苍龙愈发觉得红云的武功不简单,今天说什么也要揭穿她的“面纱”。但是。就在刚才对决的几分,一种莫名其妙的痛楚涌入苍龙的心头,说不上为什么,虽然红云出招凌厉制敌,苍龙却是能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很熟悉红云的拳脚招式……

    和苍龙一样,一向和他心有灵犀的红云,也是同样的感觉。她没有苍龙那样多话,但是就刚才的几回合下来,红云在心痛的同时,也似乎熟悉苍龙的招式……

    “就好像我能知道他(她)下一招会出什么……”苍龙和红云二人心中同时暗道。

    苍龙和红云彼此望着对方没有说话,但为了证明二人的猜测,他们决定再试一会……

    “如果是这样……”苍龙和红云又同时想道。

    一阵山风吹过,扬起二人的发鬓……忽地,二人同时向前奔去,并未使出多么厉害的招式,仅仅只是简单地近身拳脚套路。苍龙依旧是手袭脚飞,红云也能一一将其挡住,渐渐地,二人彼此能熟悉对方的招式,这让二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苍龙又是右手如倒影般划过,直击红云的脖子。而红云像是提前预判好的一样,左手微微抬起,肘部将其手臂向上抬高……

    ……

    “你平时怎么老犯这个错误,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很多遍吗?以刀掌突袭,手臂要抬高两寸,才可做到攻守兼备,可你老是不改,所以一直没长进……”

    ……

    就在同一时刻,一个似乎回忆的熟悉声音传入苍龙的脑海中。苍龙在那一刻像是僵住了,一种油然的心痛涌入全身;而和苍龙一样,红云也像是和苍龙有着同样的感觉,抬肘之后也暂时停止了出招,两眼发愣地停了下来。

    二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说不上是酸楚,只是从彼此的眼神中,似乎找到了那份永不忘却的记忆……

    然而,苍龙只当是如同记忆中的一幕罢了,毕竟他坚信,现在在他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意图不轨的女人。想罢,苍龙收回手,反身一脚继续踢向红云。

    而这一次,红云连想都没想,像是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一手对其脚,一手前身直取苍龙的喉部……

    ……

    “起脚的时候,决不可单脚使出而不立身。记住‘出脚七分而止’,用力出脚往往破绽百出,因此出脚只出七分,意在三分不漏。一脚往往不能制敌,因此要做到攻守兼备,否则很有可能上身遭人突袭,就像这样……”

    ……

    又像是回忆中令人难以忘却的话语,而今见到的,却是熟悉的动作。“出脚七分而止”,虽然苍龙现在的武功可以说已经盖过群雄,但在细节上,似乎还有不少的阙漏。而红云就像是那个非常了解苍龙的人一样,所有的缺点一并知道,并一一针对到位,使得苍龙对招全然被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种难以抹去的伤痛,始终弥漫在红云的心间。她本是应对得当,趁着苍龙出招的阙漏,手如影刀般能直取苍龙的喉部。但是就在苍龙喉部前的一寸,红云的手不自觉地停住了……

    今天自己的身份被苍龙质疑,与之对招,红云却并未使出全力,甚至没有主动出招,只是一味地防守,和昨晚杀气觉起的自己完全判若两人。但与其说是红云不想出招,倒不如说是一种莫名的相思之苦和直觉,让她不自然地手下留情……

    苍龙也是一样。本想要揭穿红云的身份,可自己却是不自然间停顿数止,越是与其对招,苍龙越是能感到心痛……

    ……

    “就算你武功再高,这些对战的基本功细节没把握住,还不能算是真真的高手,一旦遇上真正厉害的人,以细节应对,你一样敌不过……何况,现在的你。本来武功就差劲。还得多多练习啊,呵呵……”

    ……

    记忆中朦胧熟悉的话语蓦地传入苍龙的脑海中,让其不能自拔。苍龙闭上眼,使劲摇了摇头。想要暂时放下这些莫名而起的回忆。他重新睁眼望着面前的红云。心中坚定了这一回决不可再手软。一定要以武力揭穿红云的真面目。

    “啊——”想罢,苍龙大叫一声,想要遏制住心中的彷徨和痛楚。以全力出招而对红云。

    然而,红云的眼神却是和苍龙截然相反,她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眼神中静流露出丝许的悲伤……但应招即在眼前,苍龙的苍龙掌全然而除,一条苍天巨龙翻江倒海一般垂直而下。红云没有硬碰,飞身退去十几步,只听得一声龙吼巨响,刚才红云所站的地面,被苍龙掌力冲得四分五裂。

    就在苍龙对红云全力使出苍龙掌的那一刻,心痛感再次传出,而且是最强烈的一次。施完招的苍龙,不禁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楚,稳稳落地后,自己也是俯身静息一段。

    而对面的红云却是一直望着苍龙,她的眼神中有着迷茫、忧伤,甚至还有一丝企盼……

    “啊——”苍龙强心忍住自己心中莫名的痛,再一次飞身朝红云袭去。

    这一回红云没有想要再躲的意思,使出迅影的步伐,如疾风一般先一步飞至苍龙身前,和刚才一样,用同样的招式抑制住苍龙掌的发出,尽为防御,并未使用什么让人致命的杀招。

    而苍龙见红云又用近身抑制的方式,限制自己的苍龙掌,不得已苍龙又与红云近身拳脚相搏……

    二人近身番斗几十回合,却是未尽全力,甚至偶尔打打停停。因为和之前一样,二人总是能莫名感觉到对方出招的套路,而每次过招,苍龙和红云就每感觉到一次心痛……

    终于,在最后一式对掌之下,二人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

    苍龙望着红云,红云望着苍龙,一种熟悉却又痛楚的情思不经意间弥漫在二人心中。可是他们就是说不上为什么,无尽的猜测只为了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真相……

    “我说我没问题的吧,黄纪哥哥,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抬水也不用太费劲……”然而就在苍龙和红云糜斗间,一侧的山坡突然传出了方瑛的声音。

    原来是黄纪和方瑛二人打水回来了,听方瑛的口气,似乎她和黄纪很开心的样子。妮妮也跟在他们身边,二人牵着妮妮上了坡,回到原地,正好看见了苍龙和红云僵持的这一幕。

    同一时间的反应,苍龙和红云二人收回了手,回到原来二人各自的情态……

    “你们在干什么?”方瑛自然不知道刚才二人的比武,更不知道红云的武功超乎常人,权当是看见二人奇怪的动作,于是问道。

    “没、没什么……”苍龙立马回应道,“只是……红云姑娘刚才手臂有些酸痛,所以……所以我帮她看看……”

    方瑛听了,笑着道:“原来是苍龙哥哥你在关心红云姐姐啊……哎,大白天总算听苍龙哥哥你说一句话了。不过想想也是,昨天红云姐姐背了我一天,手臂酸痛也属正常……”

    “是、是呀……”红云也在一旁装作无事地笑道。

    然而,黄纪似乎并不这么认为,他低头望了望地上出现四分五裂的痕迹——那是刚才苍龙掌的威力——随即心中暗道:“他们两个,该不会……”想罢,黄纪向苍龙和红云二人投去异样的目光……

    “既然打水回来了,我们快点做饭吧,我都快饿死了——”一无所知的方瑛有用天真的口气说道。

    “好吧,早点吃完我们早点赶路,看能不能天黑之前赶到逸仙门的山脚……”苍龙匆匆说了一句,随即便去找生火用的柴火。

    “苍龙哥哥好像很急的样子。他怎么了吗……”方瑛看着苍龙有些不太正常的样子,不禁疑惑道。

    而红云却是直望着苍龙的背影,在她心中,似乎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梗:“苍龙大哥,你该不会……”伴随着的,是红云眼中无尽的悲伤眼神……

    约莫一个时辰,众人食完了饭,准备重新启程。而苍龙却是一直望着碗中的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那天晚上从天公山回来,也是喝了红云姑娘的粥。为什么当时会有那样的感觉……”苍龙心中嘀咕着。不禁想起了那晚回到黄纪家,红云为他留下的热粥。一种熟悉却又酸楚的思念之痛,如此想来,红云并不是什么坏人。可是自己却在此时此刻不断地怀疑她。这样真的好吗……

    收拾好了一切。四人重新踏上了回逸仙门的路程……

    从这里下山而去,如果能走到山脚下的平民村,那再走几段路。就可以到逸仙门的大山了,这就像黄纪之前所说的。然而让他们欣慰的是,本以为天黑才能到山下,但是这里的山路并不像他们之前想的那样的曲折,没过两个时辰,众人已经来到了山脚……

    此时已经是黄昏夕阳,虽说没有天黑,但也纵然不会赶着这一天赶往逸仙门。四人来到一处山下的村庄,四下来往的居民也是朴实友善,黄纪几番问路,也都是以礼相待……

    而这一路上,方瑛永远是保持着开心兴奋的心态,毕竟明天天一亮,自己就可以到家了,想到这里,方瑛恨不得自己立刻就能飞回逸仙门。

    而苍龙则不一样,于是离目标越近,苍龙越是谨慎起来。而今,他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红云,心想着红云身份未知,毫无索取地一路跟着自己和方瑛回了逸仙门,说不定其意图是在方瑛或是逸仙门也说不定。因此到了这个关头,苍龙把全然的精力放在了红云身上,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红云心中也是清楚,此时此刻苍龙一定会无时无刻不盯着自己。但明知苍龙不会在众人面前贸然动手,红云倒也放松心态,只是在她心里,却始终盘旋着那份抹不掉的悲伤……

    “太好了,今天晚上我们有着落了——”黄纪从远处跑回来说道,“刚才有村民已经答应我们在这里借宿一晚。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早点休息为好,等到明天天一亮,我们就出发回逸仙门,到时候瑛儿你就可以回家见到你父亲了——”

    “是吗?那太好了——”方瑛先是兴奋了一句,但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回头望了望苍龙,随后有些腼腆地说道,“苍龙哥哥,我想和你单独说些话,你能过来吗?”

    苍龙倒是没有料到方瑛会有这样的请求,他看了一眼方瑛,又回头望了一眼红云,心中暗道:“虽然不知道红云姑娘的意图,但是只要我在瑛妹身边,就应该不会有事,何况红云姑娘就算真有什么企图,我不在身边,她也不会拿黄纪兄弟怎么样……”

    于是,苍龙淡定地回答道:“好吧,你想说什么?”

    方瑛顿了顿,轻声应声道:“这里人太多,我们换个地方去说……”

    苍龙自然也没有异议,答应方瑛后,便和方瑛二人往村子靠湖的丛林处慢慢走去……

    看见这样的场景,黄纪自然是有些吃醋,毕竟他知道方瑛之前对苍龙曾经有过感情。虽然不能怀疑自己的兄弟,但是黄纪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于是他对红云说道:“红云姑娘,你把行李给我,我帮你放到住宿的地方,你先自己休息吧……”

    其实黄纪的目的,是为了早点收拾好东西,然后再跟过去,看方瑛和苍龙二人究竟会说什么、做些什么。

    但是对此感到好奇的人,又岂止黄纪一个?红云也想要去看看,然而她所感到好奇的并不是苍龙和方瑛二人的对话,而是苍龙的真实身份。

    在红云心里,她似乎有着这样的预感……想罢,红云眼神一定,待到苍龙和方瑛朝湖边的丛林走去,自己则悄悄跟在了后面……(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