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身份猜疑 上
    在山洞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天明,一行人又重新踏上了回逸仙门的路程……

    “你是说,我昏迷的这段时间,是红云姐姐一直在保护我吗?”一路上,方瑛一直向黄纪还有苍龙问着昨天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情。

    黄纪回应说道:“是呀,昨日在断天桥上,鬼王师的人不下陷阱,就在你昏迷过去之后,天桥被炸断,你和红云姑娘两个人跌下了山崖……”

    “跌下了山崖?我还平安无事……”方瑛想着昨天的事情,听着就有些毛骨悚然,还得亏她昏过去了,否则说不定会被吓个半死,“那……红云姐姐没有事吗?”

    “我没事……”红云在后面轻声应道。

    “红云姑娘可真是厉害,一路背着你逃过鬼王师手下的追杀,走了好远的路……”黄纪继续道。

    “那后来我和红云姐姐是怎么逃出来的?”方瑛继续问道,“黄纪哥哥你和苍龙哥哥两个人都不在身边……”

    “恐怕就是在昨晚的那个屋子,有什么神秘高手帮你们杀了那些鬼王师的手下吧……是吧,红云姑娘?”黄纪又对身后的红云问道。

    “啊……啊?”红云走神中应了一声,不想即刻告诉真相的她,轻声说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记得我帮瑛妹煎药,后来鬼王师的人来了,我也吓晕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那些人已经丧命了,不得已我只有背着瑛妹到了那个洞口……”红云说得吞吞吐吐,她似乎是在刻意隐瞒真相。隐瞒自己的身份,昨日出手血刃,实为保护方瑛迫不得已。

    然而,一语不发的苍龙却是一直在观察着红云的神情,他有很强烈的直觉——昨天杀死那些黑衣刺客的人。就是红云……

    “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谢谢那个救我们的神秘人,你说是不是,红云姐姐?”方瑛又笑着对身后的红云问道。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方瑛依旧像平日里一样,个性活泼天真。

    “啊?啊……”红云又吞吞吐吐地应声道。

    “对了。黄纪哥哥,你们昨天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方瑛又问道。

    黄纪摸着妮妮的头,笑着说道:“这次可多亏了妮妮,要不是她能闻到你和红云姑娘的味道,我们恐怕连你们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咘咘——”妮妮抬头冲黄纪和方瑛笑了笑。此时的她,也比昨日的紧张要轻松愉悦了许多。

    “是吗?妮妮,谢谢你,我一辈子都会好好对你——”说着,方瑛搂了搂妮妮的脖子。

    苍龙看着方瑛恢复了往日的天真活泼,自己也放松了许多,虽然对于红云的身份和目的自己仍旧不知,但是方瑛能够安然无恙。自己也就可以暂时先放心了。

    “对了,嘻哈叔叔他们呢,他们为什么没有和黄纪哥哥你们在一起?”方瑛没有见到“嘻哈三兄弟”的身影。于是又问道。

    “对啊,我都快忘了……”黄纪这才想起来,自己和苍龙二人把“嘻哈三兄弟”丢在了断天桥上,“他们三个还在断天桥上,因为受了伤,所以没有和我们一起来……”

    “啊?那……那怎么办?”方瑛又有些担心道。

    “别担心。他们只是受了点伤,之前他们也说自己没事。让我们先过来找你的下落……”黄纪继续道,“反正鬼王师的阴谋失败了。我们现在护送瑛儿你安全回山,那些家伙是不会去刁难‘嘻哈兄弟’的……我们先回逸仙门,如果他们三个知道逸仙门的路,应该也会慢慢过来的,瑛儿你不用担心了——”

    “是这样的话就好了……”方瑛轻声嘀咕了一句,不过和黄纪还有苍龙重逢,总体自己还是挺开心的,至少可以确定,昨天经历了生死玄关,今天大家都平安无事,这比什么都好……

    一行人走了一上午,也没有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黄纪还是像往常一样,一边照顾着方瑛,一边和她说话聊天。红云则是默默地跟在后面,看着方瑛开心的样子,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唯独有些反常的,自然要属苍龙了,今天一路走来,他一言未发,注意力也并未全然集中在方瑛身上。他已经可以肯定,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秘高手,杀死黑衣刺客的一切,全部都是出自红云之手。苍龙目不转睛地盯着红云,心中暗道:“她究竟为什么要刻意隐瞒真相,从我认识她到现在……还有,护送瑛妹的事情和她本无半点关系,她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一起,究竟有什么目的?虽然昨晚她救了瑛妹,我们得好好谢谢她,可是她的身份和目的不明,我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一行人翻过了一座山,走到较为僻静的丛林前。这里人烟稀少,但是景色优美。现在正值初春,林中的一切尽是生机盎然,绿树草荫层层覆盖,如海浪般,使人心旷神怡……

    黄纪走在最前面,笑着对方瑛道:“瑛儿,你猜我们到哪儿了?”

    方瑛从没来过这里,疑惑着回问道:“我怎么知道哪儿了?从古墓出来之后,这可是我第一次出远门……”

    黄纪又笑了笑,继续道:“那我告诉瑛儿你个好消息吧,再往前面走,就是逸仙门的大山了,瑛妹你快到家了——”

    “真的?”方瑛听了,兴奋地喊道,“呵呵,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回家见到我爹,还有好多好多……”

    历经了一路上的艰难险阻、生死殊途,一行人总算是将方瑛安全送回了逸仙门。看着方瑛开心的样子,黄纪也很欣慰地笑了出来。

    方瑛兴奋了好一会儿,神情一下子又变得有些忧伤起来,她望着前面那座山——那就是自己的家——叹息着说道:“十八年啊——听我师父说。在我出生没几个月,师父就把我从我爹身边带走了,然后就一直呆在终南古墓,十八年都没有回家……我娘在我出生的时候就过世了,十八年之久。恐怕爹也和我一样,尝尽了十八年的相思之苦,可我这个做女儿的,却没能尽上孝道……”

    黄纪听着方瑛略微悲伤的话语,随即安慰着说道:“没事的瑛儿,我想你爹更多的。是对你的思念,毕竟方掌门方前辈十八年来一定是无时无刻不想念着瑛儿你。只要你平安回到你爹身边,我想这比什么都好……”

    “你说的对,黄纪哥哥,能回家是好事。我干嘛要伤心呢?”方瑛听了黄纪的话,收回了悲伤的神情,露出了欣慰的笑脸。

    苍龙和红云二人见着方瑛归家的欣喜,似乎自己二人也有些心有触动,露出无比欣慰的眼神。

    “对了,黄纪哥哥……”方瑛又继续问道,“听我师父说,我父亲不但是逸仙门的掌门。而且还是当今武林的七雄之一?”

    黄纪笑着回答道:“是呀,你父亲方仲天可是武林七雄之首,你当年被兰姑前辈带走的时候。可是震惊了武林上下……不过现在你回来了,一切就当是相安无事好了……”

    “我才不管什么武林上下之事,我只要能回到家,见到我爹,和你们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方瑛的想法就是单纯。她从来不会为了世间的名利世故操心,她只希望每一天能够开开心心的。

    “瑛儿……”看着方瑛单纯快乐的神情。黄纪也是欣慰地笑了笑,望着远处的青山。黄纪继续说道,“说是到家了,其实还要翻过这道山。等下了山,恐怕天色都晚了……我只知道路,也从来没有去过逸仙门,要想摸黑上山,恐怕不太方便……估计今晚,我们还得在山下过夜才行……”

    “没关系,反正离家已经不远了,鬼王师的人又不敢再来,不用着急赶路……”现在满是欣悦的方瑛,心中想的尽是美好的事情。

    “也行,既然瑛儿你不介意,那我们就先下山,找个地方住下吧……”黄纪说道,“山下应该有些人家,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们还能借宿一夜……”

    方瑛想着开心,可是没过多久,肚子偏偏叫了起来。方瑛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道:“昨天昏了一天,还没怎么吃东西,我看我们还是先吃饱了再下山吧……”

    黄纪笑着应道:“也行,我知道这山间有一条清泉,待会儿我去打些水过来。”

    “我陪你一起去吧,黄纪哥哥——”方瑛又笑着道,“昨天昏睡了那么久,今天正好翻山活动活动。”

    “行啊,那你待会儿打水,我负责提水上来——”黄纪也说笑着应声道,和方瑛在一起,他也很开心。

    “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吧……”红云在身后跟上道。

    然而,方瑛却回首笑道:“红云姐姐,你昨天背我赶了这么远的路,也算是够辛苦的。平时你就照顾我做了很多的粗活,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我替你去打水。”

    “苍龙兄弟你呢?”黄纪又看了看今日一言不发的苍龙,只声问道。

    “我留下来就好……”苍龙很淡定地说道,“把红云姑娘一个人留在这,我也不放心。你们两个自己可要小心了,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

    “那好吧,你们就在这等我们回来——”黄纪应声道。

    于是,黄纪带着方瑛沿着一侧下山的路,去寻找清泉;而苍龙和红云二人则是留在了原地,静静地等候……

    红云在原地收拾着行李,顺便准备待会儿做饭要用的道具;而苍龙则是闭目养神地静坐在一旁,什么话也没说。

    不过多久,苍龙缓缓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看着在一侧干活的红云的背影,目不转睛。红云这边也注意到了,她慢慢抬起头,回头望着苍龙神秘不定的眼神,不禁问道:“苍龙大哥,你怎么了?”

    “你到底是谁?”苍龙直接切入主题问道,声音不大。但是口气却是无比的坚定。

    “你……你怎么了?”红云这边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吞吐地问道。

    “你骗的了瑛妹还有黄纪兄弟,可你骗不过我——”苍龙继续义正言辞道,“昨天晚上那些鬼王师的手下,全都是死在你的手上对吧……你到底是什么人。装作不会武功的样子,究竟有什么目的?”

    红云见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还是故作正经道:“你……你在说什么,苍龙大哥,我就是红云啊,昨晚的事情真的没有……”

    “你还在狡辩!你——”苍龙刚想要厉声训斥红云。突然一种刺心的痛涌进全身,让自己一时间茫然顿住了。

    让人不解的,红云也和苍龙一样,二人彼此看着对方,一种说不出的钻心痛遍布全身。让人深感疑惑却又无法自拔。

    “我……真的没有……”红云还想要继续隐瞒下去,但是她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于是在苍龙面前隐瞒自己,自己越感到心痛,一种无法解脱的心痛。

    二人又彼此望着对方许久,苍龙想要知道,知道红云的身份,知道自己心痛的原因。他两眼直视着红云,似乎让他找到了一丝熟悉的眼神,那种令人心酸的眼神。

    “既然……既然你不说。那我就逼你说出真相——”说着,苍龙忍受着莫名的心痛,抬手聚力一掌,准备朝红云的脸上挥去。

    红云还在坚持,见着苍龙的掌风袭来,红云用手遮掩着。装作无辜的样子,做出闭眼害怕的神情……

    在掌心一寸的距离。苍龙的手还是停下了……看着红云担惊受怕的神情,苍龙又不忍心继续下手下去。毕竟对于昨天发生的一切,苍龙也只是猜测。

    “难道真的是我猜错了,红云她……”苍龙看着红云害怕的较弱女孩儿样,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多虑了。

    红云见苍龙的手停了下来,也渐渐睁开眼睛,用异样的眼神望了一眼苍龙,没敢继续说话。

    苍龙看着红云这个样子,自己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他的心中却是充满了矛盾:“我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为什么每次见到你,我就会心痛,我一直想要明白……红云姑娘,你到底……”

    苍龙意识模糊间,抬掌的手也渐渐松了下来。红云见苍龙眼神中没了杀气,也暂时放下心来,没有再去提防,眼神略微低下……

    苍龙松开了手,终于放下了抬起的手臂,就在手指滑落的一刻,不小心触碰到了红云的脸……突然,一阵令人胆寒的冰凉敢传入手心——苍龙和红云二人同时惊醒过来,二人的眼神也在同一时间变得紧张起来。

    “糟了——”红云心中一惊,趁着苍龙没有反应过来,立刻退货了几步。

    “你的脸……”苍龙立刻换了口气,他直望着面前的红云,直声道,“你的脸为什么这么冰冷,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一次,苍龙可以非常肯定红云“来者不善”。

    红云见自己的伪装像是被识破了,一连退后了十几步,正眼望着苍龙。她很清楚,再跟在苍龙的身边,自己的身份迟早会被揭穿。

    “快回答我!”苍龙用敌视的目光望着红云,厉声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你一路跟着我们护送瑛妹,究竟有什么目的?”

    红云摸了摸自己的脸,完全改变了一个口气和眼神说道:“没错,我是向你们隐瞒了身份,但也不过是迫不得已……可是苍龙大哥你呢,你不也是一样吗,把自己的脸躲在冰冷的面具下……”

    苍龙不想和她绕弯子,眼见着红云刻意隐瞒身份,一定另有所图,一定要在黄纪和方瑛回来前将其正法,于是他继续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亲自来揭穿你!”

    说完,苍龙一个箭步飞了出去,抬手起掌,准备给予红云致命一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