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幕后黑手
    夜已深,阴风吹袭而过,远处丛林的某处,随着林中树叶的“沙沙——”声响,忽而蹿过几道身影……

    那是从破屋处回来的白燮、周兴通、仇如心及他们的手下,今晚他们本按原计划围捕方瑛,不料红云的身手却是让他等出乎意料,不但没有抓住方瑛,反而折损了一员大将……

    众人停在了林中的一处空地,白燮四下望了望,随即淡定地说道:“就在这里,把何桐师弟埋了吧……”

    其手下听到了命令,便开始挖土……

    “何桐师兄……就这样死了……”仇如心看着何桐的尸体,有些伤心地说道。

    周兴通见了,也跟着道:“真不知道那个女娃娃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那么厉害的武功?”

    “她的武功可不在苍龙黄纪之下,之前我早该想到,那晚在天公山上……”白燮絮叨着,脑海中还尽是回忆着今晚红云那令人畏惧的刀法。

    “看来这一回用心良苦,本是施计抓住方瑛,却没想到被那女娃娃给算计了……”周兴通忿忿道,“师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白燮顿了顿,随即道:“不急,师父一会儿就过来,他见的世面比我等要广,相信他老人家一定会有办法应对……”听白燮的口气,似乎他们的师父鬼王师今晚也会到场。

    仇如心虽为鬼王师的徒弟,但身为女子的她,不免容易多愁善感。见到自己的师兄惨死,仇如心依旧是沉浸在悲伤之中。她缓缓拿出自己的琴,耐心地重新接好今晚被红云斩断的琴弦,似乎是要触景奏琴。

    “我的黑网之术,本是用来针对苍龙和黄纪二人的,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多了那个女人……”白燮看着何桐的尸体被埋下,咬牙说道,“今晚的事情,确实出乎了意料,那女人的身手实在是厉害……哼。不过下一回再见面。我一定会杀了她!何桐师弟你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说完,白燮的眼中顿现令人胆寒的杀气……

    没有花多少功夫,何桐的尸体被安葬好了。仇如心的琴也算修好了。哀情四起的她。开始演奏一曲《故人多愁》:

    宛如梦。月如相思许,复常愁。看今夜不怔,多善哀怨。菩提之念,却为枉惜。故君偏何在,丝弦声……

    “哼,女孩子家就是这么爱多愁善感……”周兴通听着仇如心悲伤的曲调,不禁唏嘘道。

    正说着,忽地一阵阴风划过,从林子远端的间隙处,传来了隐隐的动静。白燮等人似乎是知道来者的身份,神情立刻严肃起来,就连一旁弹琴的仇如心也暂时收回了琴,静静站在一边……

    远而望去,忽现一黑衣披风的男子,身后跟着几十个黑衣杀手,一同向着白燮等人的方向走来。阴风愈加张狂,周围摆动的树叶胡乱飘摇,预示着来者的气势不善。

    待到黑衣男子走至白皙等人的跟前,白燮、周兴通和仇如心三人立即鞠躬道:“师父——”

    如此看来,这个黑衣神秘人便是白燮等人的师父鬼王师。黑衣人摘下面纱,露出一张沧桑的脸,一张四十左右的面容,深邃的眼神中,尽是令人恐惧和未知的神情——这便是鬼王师的真容。

    鬼王师没有立即回应三个徒弟的话,他不紧不慢地走了几步,偏头看见了何桐的坟,随即蹲下身,用手摸了摸土,然后又站起来,用略为苍老的话语说道:“何桐是怎么死的?”

    白燮一直低头不敢抬起,微微回答道:“是死在一个女子的手上……她之前一直和苍龙等人是一路的,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侍女,谁知道……”

    “我明白了……”话音未落,鬼王师继续道,“看来这个苍龙大侠的确是深藏不露,不但武功高深,身旁还有这么厉害的人,能于尔等所有人围逼中,取得何桐性命……兰姑啊,看来你想要送回方仲天的女儿,也是用心良苦啊,你也一早知道了我插手其中是吧……”鬼王师的口气,好像他和古墓派的掌门人兰姑以及逸仙门掌门人方仲天有过交情。

    “师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周兴通又在一旁问道。

    鬼王师托着下巴想了想,轻声说道:“现在方瑛身边有高手相护,看样子是没办法阻止他们回逸仙门了……”

    “追了这么久的方瑛,难道现在就放弃了?”周兴通有些不甘心道。

    “谁说我们放弃了?”鬼王师冷笑着道,“只是暂时让他们回去,但不代表我们就这样结束了,相反,计划还得继续。都说‘身处安处事难防’,等他们回到了逸仙门,就会自以为安定无事,那时反倒是他们警惕性最差的时候,我们可以趁那个时候下手……只不过那一次,我们的目标可就不仅仅只是方瑛了……”说着,鬼王师露出令人畏惧的眼神。

    白燮想了想,继续道:“可是……逸仙门的高手众多,在野外我们就抓不住方瑛,等她回了山,我们……还能有机会吗?”

    “只要出其不意就可以……”鬼王师冷笑道,“十八年前,我手下的‘四大恶丑’随兰姑一起上逸仙门,不就劫到了方仲天的女儿吗?只不过兰姑利用了我原来的那四个徒弟,自己劫到了方瑛,却送了他们四人的性命……十八年前可以,而今又为何不可?”

    白燮想了想,继续道:“师父,我知道您和方仲天有过节,可是主动挑衅逸仙门,是不是……过于冒失了?”

    “我们只是去找方仲天算账,和逸仙门根本没有关系,有什么冒失?”鬼王师继续道,“我之所以千方百计让你们抓住方瑛。就是为了报复方仲天,我一定要在他的面前杀了他的女儿,以解我当年之恨——”听鬼王师的口气,似乎方瑛归途遇险无数缘由,皆因鬼王师与方仲天的难解恩怨。

    “可是除了苍龙和今晚的那个女子,我们还须得小心一个人……”白燮继续提道,“就是丐帮帮主葛威的义子黄纪,他可是当年我和周师兄随师父您灭门的黄玄青的儿子。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他一心都想要报仇雪恨……”

    “黄家的遗孤是吧……”鬼王师听了,冷冷笑道。“那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都一起来吧——”

    “我是担心……万一事情闹大了,丐帮的人和逸仙门的人联手,那我们就更不好对付了……”白燮有些担心地说道。

    “怕什么。我们不是还有‘寻巍山’吗?”鬼王师继续道。“那可是我二十年的精心杰作。只要入了寻巍山,入了我鬼王师的底盘,纵使你是武林四圣七雄之辈。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哼哼……”

    “师父的意思是……用计把他们引入寻巍山,然后一网打尽?”周兴通也问道。

    “正是如此——”鬼王师继续冷笑着道,“哼,方仲天、苍龙、黄纪……你们所有人,我一定会让你们葬身火海……”

    三个徒弟中,唯独仇如心一直一言不发,见没什么紧要的事,她继续弹奏着哀婉的曲子,像是给死去的何桐寄托哀思,又像是给自己的悲惨命运借以抚慰。

    鬼王师听到了仇如心哀婉的曲子,似乎有些不太高兴,转头喝道:“仇如心,为师之前怎么和你说的,身为女人,不可以动太多情,否则会使你神智迷离——”

    仇如心倒是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淡淡地回应道:“我没有动太多情,我只是在感叹自己,千方百计帮师父你完成复仇之计,如今自己的师兄弟却是殒命,究竟为何……”

    “你……”鬼王师想要训话仇如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用异样的口气对仇如心道,“仇如心,你过来,为师有话要和你说……”

    仇如心也没异议,收回了琴,陪鬼王师走到了林子的另一侧……

    “仇如心,你是为师从小一手栽培的,为师从小就教育过你,女人绝不可以动情,否则会乱了心智——”鬼王师似乎是很严肃地说道,“世间的一切情感都是虚伪的,男人的情感是背叛,女人的情感是狠毒,一旦深陷就不会自拔。所以我才把你培养成一个冷血的杀手,让你漠视一切感情,随时保持理智,所以……”

    “不就是二十年前师父你的情仇恩怨吗,和世间一切情感有什么关系?”不等鬼王师说完,仇如心鲜有地反驳道,“二十年前师父你遭遇了那样的事情,所以就认为世间的一切情感都是虚伪、冷漠的……那是你,是师父你经历的可悲的境遇,怎能以偏概全?”

    “放肆,居然敢这样和师父讲话!”见仇如心有些“专横”,鬼王师不禁训斥道。

    仇如心倒是不在乎,继续说道:“这一路下来,我也经历了不少。断天桥上,隐隐约约看见黄纪不顾一切地保护方瑛,难道这也是虚伪的?千方百计报仇为了什么,我们冲昏头脑地拼了性命又是为了什么?你只不过是因为你曾经的情感伤痛,而否定了一切罢了,真正目光短浅的,是你——”

    “大胆,我辛辛苦苦把你培养大,你居然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鬼王师气愤道,“我告诉你,假的就是假的,仇恨永远都不会改变!我当年受的伤又有谁能改变?所以只有仇恨才是真实的——我会杀了方仲天,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女儿,以解我当年之恨——”

    看着鬼王师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样子,仇如心倒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悲伤。不过想到鬼王师毕竟是自己的师父,是养育自己的恩人,于是仇如心又收回口气道:“我知道了,师父你一手栽培我,是我的恩人,你要我做什么,我一定会去做。你要报仇,我也会帮师父你完成你的复仇大计……”

    说完,仇如心缓缓离开了鬼王师。只是她的心有些沉重,今晚何桐死后。仇如心似乎开始对鬼王师、对自己人生产生了置疑。想到之前黄纪拼命保护方瑛的一幕,仇如心却是心有所感……

    “我永远不会忘,永远不会忘……”鬼王师独自一人站在丛林深处的一侧,暗自咬牙道……

    (回忆中)……

    “啊——”方仲天惨叫一声,背后遭人突袭一掌,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暂时使不上力。

    “田兄,你为什么……”方仲天回头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是鬼王师,方仲天称之“田兄”的他,似乎曾和方仲天是好兄弟。如今“田兄”鬼王师却背后阴了方仲天的一掌。

    “我恨你。方仲天,你夺去了我的全部,夺走了我的荣誉,夺走了兰姑……”鬼王师用嫉恨的眼光望着方仲天。露出凶光道。“这世上。你什么都比我好,天下之人记得好的,只有你方仲天……还有兰姑。她对你一往情深,你却那样对她……”

    方仲天断断续续地喘着气,似乎是受了不小的内伤。看着鬼王师嫉恨的眼神,方仲天反倒是很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因为一些机缘……可是你不该……不该因为嫉恨,灭了黄玄青一家……”

    “哼,随你怎么说好了,我们本是兄弟,可好处总是你的,而你却还不肯珍惜……”鬼王师继续道,“你夺去了我的全部,现在又辜负了兰姑的感情,我一定要杀了你!”

    说完,鬼王师的手掌已经抬起,只需内力一掌便可将方仲天结果。

    可就在鬼王师起手前的一瞬,一个动人的纤细身影穿过,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是一个女子,此时她张开双臂挡在了方仲天的面前,像是要保护方仲天的样子,尽管她很清楚鬼王师这一掌下来,也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然而,看到这个人的身影,鬼王师却停止了出手。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熟,鬼王师不忍心再起杀心。

    “求你住手,如果你要杀他的话,先杀了我——”女子祈求地喊道,但语气和眼神也是十分的坚定。

    “李姑娘,你快让开——”鬼王师心中矛盾重重,大声喊道,“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牺牲……你救过我的命,我很感谢你,可是今天我必须杀了方仲天,替兰姑出气,李姑娘快让开!”

    “我不会离开他!”李姑娘简单而又简单地回答道。

    方仲天听到这里,用深情的眼神回望了一眼。

    “这样的男人夺走别人的一切——李姑娘你是一个好人,为什么要这样袒护他?”鬼王师继续发泄道。

    “因为……因为……”李姑娘顿了顿,随即对鬼王师说出了让他不敢相信的一句话,“因为他是我的丈夫——”

    此话一出,鬼王师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而眼前的这个“李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后来方仲天的妻子,方瑛的母亲,“扬州神医”李婷。

    “好……好……好……哈哈哈哈——”鬼王师整个人像是有些精神崩溃的样子,突然神志不清地发笑道,“李姑娘你救过我的命,我本想报答你……方仲天辜负了兰姑的感情,我曾发誓要杀了方仲天和插足其中的那个女子……没想到,没想到……呵呵……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会是李姑娘你,不管是男人女人,感情果然是一部残忍的玩笑……行,既然你们想一起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完,鬼王师掌中重新距离,朝着李婷的头上劈盖而去……

    然而鬼王师却失败了……

    (现实中)……

    “啊——”鬼王师回忆中,不禁头痛地叫了一句。

    鬼王师的过去,似乎和方仲天、李婷、兰姑以及黄玄青等人有着纠结的情感,而这一切的一切,方瑛和黄纪等人却毫不知情……

    “我一定会杀了你,方仲天,二十年前失手了,这一回不会了……这一刻我已经等了二十年。李婷姑娘死得早,那我就让你唯一的女儿和你一起陪葬好了,哈哈哈哈哈哈……”鬼王师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在黑夜阴风的丛林中让人瑟瑟发抖……(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