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忧伤为谁
    “你……你到底……你到底是人是鬼?”惊慌中,何桐颤抖地问道。&lt;&gt;

    红云保持着比杀手还要令人畏惧的眼神,用冰冷的语气回应道:“我说过,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你说我是人也好,是鬼也罢……”

    何桐听完这最后一句话,眼神惊异地望着红云的面孔,最后一命呜呼……

    菜刀刺穿了何桐的心脏,鲜血浸染一地,愣是让旁边喘息的周兴通、仇如心等人感到无比的窒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何桐今晚竟会死在红云这个神秘女子的手上。

    “何桐师兄——”仇如心甚至惊呼了起来。

    “师妹小心!”还不等仇如心从悲伤和恐惧中反应过来,周兴通又冲着仇如心大喊道。

    仇如心抬起头,一道看似斩断一切的鬼影刀芒朝自己突袭而来。仇如心来不及反应,只得低头掠过。结果自己险些也死在了红云的刀下,头上的发簪直接被斩落,长发披肩随风乱摆。

    没完,红云又如同魔鬼一般瞬现至了仇如心的身前,一份冷血杀手的情态。仇如心被震住了,她还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窒息的压迫感,就在这个破旧不堪的小屋,自己像是难逃“魔鬼”的手掌。

    然而就在同一刻,一道阴寒的掌风袭来,红云侧头望去——是白燮,之前虽然因大意遭到红云重创,但并未造成大碍,缓过神来的他。尽力出掌欲将红云拦下。

    红云定睛一望,收回了手中的菜刀,并停止了向前的步伐,整个人在空中翻腾半周,躲过了白燮的阴掌。白燮的掌风疾啸而过,随着一声“轰隆——”巨响,红云身侧的土墙被一掌击穿——看来白燮的掌力也不弱,武功自然也在周兴通、仇如心等人之上。

    仇如心见危险暂时摆脱,立刻回过神来躲至了白燮的身边。

    然而红云不想给他们有缓神的机会,翻身落地后。提刀再起。犀利的刀芒再次杀出,如一道惊威的闪电穿透乌云。

    周兴通见状,用尽十成掌力硬碰而上,两招相碰、内力乱冲。对招中心处瞬间被强劲的冲力炸开了花。

    红云知道白燮、周兴通等人联手应对。自己也很难占得便宜。此二人又是诡计多端,其善突发冷箭;而杀死何桐后,红云自己其实也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于是红云还是避退三步,静观以作应对。

    “快,快去杀了她——”周兴通见红云提刀有如势不可挡,不能有丝毫懈怠,于是即可命令剩余的黑衣手下围攻红云。

    但是这些喽啰,在此时此刻已经“杀神”的红云面前,根本毫无出手之力。只见红云露出杀气的眼神,手中的菜刀随着自己灵影的步伐划过,瞬即一步即是人命呜呼……

    白燮看着红云无人可挡的杀意气势,又望了望已经躺在血泊中死去的同门师弟何桐,心中一顿,随即对身旁的仇如心和周兴通悄悄说了几句……

    红云这边已经杀红了眼,手中的刀也是越使越利落,没迎上一个黑衣刺客,地上就会多堆积一具尸体,不过多时,房屋内的角角落落已经尽是鲜血浸染的“尸横遍野”,血腥及惨状让人不敢直视……

    终于,红云的视线再一次回到了对面的白燮身上。红云提起手中的菜刀,想要再次迎上,对面的周兴通突发几道暗器——只是暗器的方向似乎不是向着红云,而是红云头上的屋顶房梁。

    棋子暗器击中无伤的房梁,红云抬头望了望,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轰——”只听得突如其来的一声炸裂,红云头上的屋檐直接被炸开了一道缺口,顶上的房梁也被直接炸断,正架断梁和无数的虽是瓦片落了下来,似要将这一切给掩埋。

    红云用力朝上挥刀几式,避开了房梁的直接冲击,断裂的房梁则是砸中了她身旁的其余黑衣刺客。然而,强烈的爆炸却是扬起了阵阵的尘土,模糊了前方的尘土。

    红云的视线也收到了少许的影响,她屏气凝神向前望去,也只能看见前方垮塌房梁缝隙间白燮模糊的轮廓。

    不过视线模糊,白燮说话的声音却是非常清楚。只听得白燮对着红云冷笑道:“哼,我承认你是一个奇女子,今日败北权当小看了你……我们以后还会有再见的机会,不过下次见面,我一定会和你做个了结……”

    话音落下后,就再也没了声音,就连烟雾中白燮的身影轮廓也看不见了。

    红云用力踢开废墟中的断裂横梁,想要继续寻找白燮等人的身影,然而待到尘土烟雾尽散,红云再也没有看见白燮等人,就连刚刚被自己杀死的何桐的尸体也不见了,空留下了地上的一滩红血……

    红云环顾了一下四周,乌云蔽月,屋外丛林的土坡周围,在黑夜的笼罩下,一切都已看不清晰。

    红云想了想,不打算再去追踪鬼王师的人,收回了眼神中的杀气,踱步走回了已经彻底破败的房屋……

    经过一晚的激战,房屋的土墙已是破落不堪,就连屋檐的房梁也全然垮塌下来。空留方瑛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唯独床边的地方一切都完好无损,而昏迷不醒的方瑛也是全然不知今晚发生的一切。

    红云缓缓走至了方瑛的床前,端起床头桌上的那最后一碗药,坐在床边慢慢帮助方瑛喂药。虽然药已凉了不少,但是红云还是耐心地喂完了药……

    喝完药的方瑛,脸色较之以前已经好了不少。红云默默地望着方瑛安详入睡的样子,又看了看周围血染尸体的废墟,想到今天白天从断天桥掉落再到晚上激战众敌的情景。心中不免踌躇万分。

    “很久没有拿起刀了,没想到今天为了救瑛妹你,让我再一次刀刃沾血……”红云的眼神露出复杂的悲伤情绪,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杀气,像是回忆着昔日的一切痛苦忧伤,心中默默道,“你的命可真苦,本来失去了十八年的亲情,如今却又遭到不明人士的追杀……我也几曾和你一样,每天过着亡命的日子。心里想的全是无数的悲伤和仇恨……”

    红云缓缓自叙着。时不时抬头望着房檐上破碎的屋顶,然后又低头注视着沉睡的方瑛,继续暗暗道:“你比我好,虽然和你一样没有十八年的亲情。但你的师父兰姑如此照顾你。出了古墓派。还有苍龙大哥以及黄纪大哥一如既往地保护你、照顾你。你每天还能开开心心的……可我的这些,却和你恰恰相反,从我过上亡命的日子起。我就再也没有了快乐,每天有的只是无尽的仇恨和痛苦……”

    红云又低头看了看已经快被自己砍烂的第二把菜刀,望着上面劣迹斑斑的血渍,继续暗道:“每天只有这些……只有这些……只有血腥和悲痛……不过直到遇见他——”

    红云突然峰回路转地提了一句,表情也少许缓和道:“遇见他后,我的人生又有了改变,是他让我懂得了信任和博爱,让我淡化了世间的仇恨,让我明白什么是爱。尽管我们也曾有过矛盾,也曾遇到过生死危难……和他在一起,我只知道有他在,我就会有快乐,会有希望……”

    平息下来的红云,此时此刻竟坐在床边,安静地向方瑛叙述着自己的过去。红云似乎有着爱恨交织的回忆,经历了今晚的一切,红云竟对着方瑛感叹着自己的曾经,虽然她明白她自己说的话,昏睡中的方瑛未必听得见……

    “有他在我身边,真的很好……可是……可是……”说到此处,红云的表情再一次转而忧伤起来,“可是那一次矛盾之后,我们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劫难,我和他分离了……他以为我死了,可我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

    说到这个地方,红云稍稍有些哽咽住了:“我活着,却是变了样子……我想要再找到他,可是始终都没有他的消息……他一定是以为我已经离他而去,他也不知了去向,我始终也没有再找到他……没有再找到他……”

    说话间,红云的眼眶竟湿润了少许,似乎是说到了伤心的地方:“比起我,瑛妹你可要幸运多了……虽然所遇劫难不少,但是苍龙大哥、黄纪大哥他们始终在你身边……希望你能时时刻刻陪在他们身边,陪在这些你最好的朋友身边,不要重蹈我的悲剧……”

    红云又静默了许久,用手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恍惚了一番后,红云露出了一道鲜有的略有希望的微笑:“不过我有预感,我一定还能找到他,那个原来一直在我身边逗我笑的他,那个永远关心我、照顾我、对我好的他……一定会……”

    说到这里,红云倒是自己被自己感触到了。坐在床边叙述了许久,红云慢慢站起身。蓦地,红云在煎药壶鼎前站住了,望着壶鼎旁碗中水上自己的倒影,不经意说出一道莫名的话语:“这张脸让我没了亡命的日子,却也让我失去了很多的快乐,还失去了他……黄纪兄弟曾经告诉过我,无需在朋友前隐瞒一切,我是否也该让真实的自己去面对这个世界……”

    自言自语了很久,红云再一次走回方瑛的床边,心中念道:“这个地方不宜久留,说不定鬼王师的人还会暗中监视这里,得快点带瑛妹离开这里才行……今日断天桥处千钧一发之际让妮妮跟在了苍龙大哥他们身边,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顺利找到我和瑛妹……不管怎样,得先把瑛妹带到安全的地方,将她救醒,然后和苍龙大哥他们会合,安全护送瑛妹回山,还有……还有鬼王师的秘密——鬼王师不断追杀瑛妹,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我一定要找机会弄清楚,还瑛妹一个公道……”

    言罢,红云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继续背起方瑛,离开破屋,摸着夜色,朝向东的方向赶路而去……

    黄纪和苍龙这边,二人还跟着妮妮,在之前红云方瑛逃亡的小镇出转悠……

    “妮妮,你这是要往哪儿走啊?”黄纪跟在妮妮身后,一边赶着路,一边问道。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妮妮闻着红云和方瑛的味道,一路在城中寻找线索,却是在城中的偏僻小巷不断转悠,有些难走的泥路小道甚至走了十几回,这不禁让黄纪猜测妮妮是不是真的知道她们二人的去向。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之前红云背着方瑛在这里躲避鬼王师手下的追杀,可是看着路子多绕了好几条道,就是为了躲避白燮等人的视野。而白燮也是见机行事,用计疯狂搜捕此二人,也算是这镇上的每条巷道都查了一遍。自然而然的,红云也是背着方瑛跑了小镇的每一处巷道的角落,因此现在妮妮寻找踪迹,也自然而然沿着红云之前的原路多绕了十几条道。

    “喂,等等等等等等……”看着妮妮脚步越来越快,而且还是往偏僻的小道处拐,黄纪继续追喊道。

    “喂喂喂,慢点慢点慢点……”苍龙这边,也是帮忙喊道。

    但毕竟妮妮听不懂人话,她只懂闻着红云和方瑛的气息一步步寻找线索。而这一“闹腾”,妮妮算是带着黄纪和苍龙二人彻彻底底地绕了小镇一圈,没有放过每一条小巷……

    终于绕到了最后一条巷道——这里是红云和方瑛被逼到最后一个角落的地方,而妮妮闻到这里也停了下来。

    “妮妮带的路没有错吧……”苍龙见妮妮终于在这里停下了,自己站住脚叹声道,“红云姑娘带着瑛妹究竟都干了什么……”

    “先不说这个了……”黄纪在一旁提醒道,“线索跟到这里,好像断了……”

    果然,妮妮最后闻到的味道就是这里,随后“咘咘——”两声后,像是示意自己已经尽力而为了,没办法继续追寻线索下去。

    其实没错,就是在这个地方,红云带着昏迷的方瑛上了一个富家的驴车,顺着驴车出了小镇,味道自然是在这里没了去向。

    “现在该怎么办,好像妮妮也没办法继续追寻线索下去了……”黄纪有些着急道,“可恶啊,越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瑛儿还有红云姑娘她们就越危险——”

    苍龙又何尝不是一样?在他看来,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和黄纪的疏忽大意,中了白燮等人的圈套。如今想着红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带着昏迷的方瑛四处躲避鬼王师的追杀,想着就让人焦头烂额,因此此时苍龙也是急于想要找到二人的下落。

    “难道说……难道说瑛儿她们已经……已经被鬼王师的人……”黄纪心中有不太好的担心。

    苍龙倒还显得冷静,在他心里,一直有一种莫名的信念——方瑛和红云二人不会有事。这种感觉很奇妙,苍龙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什么,这样的感觉就和曾经与红云二人心有灵犀的感觉是一样的。

    苍龙低头望了望,就在妮妮闻到味道的终点处,依稀可见两道车轮印,其中一道明显比旁边的一道要深得多。

    “这里有车来过,而且其中一道比另外一道深得多……”苍龙望着地上的车轮印,嘀咕着说道,“这说明车上来去有过重物的移动,说不定……说不定红云姑娘就是在这里带着瑛妹上了某辆车,然后去了别的地方……”

    “所以她们的味道才在这里消失了……”重回希望的黄纪也跟着道。

    苍龙站起身点头道:“嗯,我想只要跟着车轮印往前走,我们还是能找到瑛妹还有红云姑娘她们——”

    找到了新的线索,黄纪和苍龙二人没有怠慢,继续牵着妮妮,沿着车轮印的方向摸索而去……(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