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英女犹然 下
    “上——”白燮一声令下,周围的黑衣刺客再一次挥刀朝红云突袭而去。{ [}

    红云踢开刚才杀死的刺客,还没来得及擦干菜刀上的血,无数的杀机迎面而来。然而红云丝毫不惧,眼神微微一皱……忽地,如瞬影般,红云的身影如影如云,屋内响起一道诡异的刀啸,只觉一道如鬼神般的刀芒横梭而过,紧接着就是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伴着血溅满天的惨景,红云即在一瞬取了周围黑衣刺客的性命,刀法不但直截了当,而且毫不留情。

    何桐见着红云的身手高深莫测,便想旁敲侧击。趁着红云没有注意,何桐继续施展迅影的身法,神不知鬼不觉地绕至了红云的背后。

    而在前方,有自己的黑衣部下在前面“当盾”,后面的周兴通知道硬碰红云未必占得便宜,于是腰间的暗器四起,只听得屋内“嗖嗖——”两声,几道棋子暗器如电光般自中黑衣刺客腰间高度,朝着红云飞去。

    “铛铛——”几阵清脆的响声,红云在百忙应付黑衣刺客的同时,依然是面面俱到,轻松用菜刀挡住了周兴通飞来的棋子暗器。

    红云又是一道刀芒闪过,一瞬间斩掉了面前黑衣刺客的一只手臂。鲜血四溅,黑衣人惨死红云面前,痛苦而终,同一时间,红云也用手接下了自己用菜刀挡下的棋子暗器。

    而就在这一刻,背后的何桐抓住了机会。冰冷的锁链如毒蛇捕捉猎物一般,朝着红云的后脑勺而来。

    红云依旧是面不改色,也没有回头……锁链接近的一刻。红云的头稍稍向左偏移——她早就注意到了背后偷袭的何桐,轻松躲过这一击。待到锁链越过肩头继续朝前飞去,红云拔起另外一把菜刀,用力砍在飞过的锁链之上。

    锁链上的枝枝节节碰上了红云力道十足的刀,擦出层层火花,何桐持着锁链的手也是阵阵发抖,停止不住。没完。红云眼神中的杀气突现,抵在锁链上的菜刀横向劈过,就等何桐本人带着锁链飞近。一道如同魔鬼的一半的刀影闪现而过,似要直取何桐的人头。

    “啊——”毫无意料的何桐下意识地大叫一声,以最快的速度低头下去。好在何桐身手最为矫捷,低头的一瞬。刀影正好从自己的颈上飞过。躲过了生死一线。随后只听一声巨响,背后之前断裂的土墙受到刀影强烈的冲击,直接被瓦解成了废墟一片。

    但红云依旧不等何桐反应时间,何桐虽然低头躲过了这一刀,但整个人以无法停止朝红云身前飞去。红云屏气凝神,用刀硬抵着侧边的锁链,随后自己则是重重的一脚踢向了何桐的腹部。

    这一下脚力不轻,何桐当即吐一口血。在红云的刀松开锁链后,自己整个人也是飞了老远。直接飞回了白燮等人的地方。白燮看着红云身手不凡,在何桐飞来的一瞬,掌中聚力将何桐稳了下来。好在红云这一击是脚踢,要换做是菜刀武器,何桐可能当场毙命。

    “可恶……”何桐见自己被一个莫名女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甘示弱地气愤道。

    打退何桐,红云环视而望,准备解决包围在屋中的其他黑衣人。窗边的两个黑衣人想要趁虚而入,红云看准时机,手中的菜刀再次挥过,一道诡异的刀芒闪过,还没来得及惨叫,窗边便已是血溅沿栏。

    红云这回不再被动,由守转攻,她想要一心和白燮等人做个了结,但前方还有源源不断冲进屋来的黑衣刺客挡住视线。红云眼神一凝,两脚一踮,整个人再次如鬼影般穿梭而过……

    “啊……啊……啊——”连绵不断的惨叫声在黑衣人群中响起,一具又一具黑衣人的尸体在倒下,红云的刀法如影疾风、凶悍无比,一刀下去必取性命,后面的黑衣刺客见了前方红云如同魔鬼一般的刀法,渐渐开始吓得全身发颤,不敢轻易上前侵犯。

    但这一次是红云主动上前应战,红云每向前移动一步,周围最少都会倒下两具尸体,渐渐地,红云离白燮等人的聚力越来越近……

    周兴通看不下去,又对着黑衣人群中的红云飞出几道暗器。但故技重施依旧难不倒红云,依然是同样的招式,红云三番两下挡住了周兴通的暗器,并用手中的菜刀将飞来的暗器一一送回。

    周兴通眼见不妙,再也站不住了。他身形微侧,踏着身旁的柴堆跃起,手中的暗器全然而出,如雨点般飞射而过,挡住红云送回暗器的同时,另外的暗器再次飞袭而过。

    但红云就如同长了第三只眼睛一般,周兴通的暗器已属江湖中的上乘,可红云却依旧是一个不落地挡下。

    拦腰斩过前方的两个黑衣人,红云整个人跃至半空,翻身徒手接住了周兴通再次飞来的棋子暗器。随即,红云的眼神直望面前的白燮,手中的暗器送还至一直没有出手的白燮。

    白燮看着红云的血刃身手,眼神略显担忧,他万万没想到深藏不露的红云身手竟如此可怕……正怔住间,眼前飞来两道红云送回的暗器。白燮即刻镇定下来,身手稳稳接住了红云返回的暗器,随后用一样的眼神望了望。

    但没有时间等他反应,红云已经踏着黑衣刺客的尸体飞了过来,提着菜刀正朝白燮而来——红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白燮。

    自己的所有手下被红云“玩弄”,白燮再也按捺不住,瞬时抽出袖间的寒刀,正面迎上红云的菜刀。

    红云飞身而下,眼神坚定地望着白燮,两刀相碰,内力瞬时迸发而出,随着一道劲烈的声响。周围的黑衣刺客被强劲的内力震开。令人无法相信的,红云的内力竟逼迫得白燮一步步后退。

    白燮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虽然眼神中的杀气未减。但更多的,是对红云内力惊人的吃惊。

    白燮抬起头望着红云,却是见到了似乎比自己还浓烈的红云眼神的杀气,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红云没有说一句话,手中菜刀的内力再次强出,一招即破震开了相拼的白燮。

    白燮没有注意到,被这强有力地冲开一计。整个人向后飞了老远,最后背后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墙上,将背后的土墙撞出一个窟窿。因为白燮的一时轻敌疏忽。确实遭到了红云的一记重创——白燮这才意识过来,红云从一开始冲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取自己的性命……

    不过刚才的那一下冲击,红云手中的菜刀也算是“报废”。刀尖全然变了形。看来武功再高,武器太逊,也无法尽力施展……

    可见自己的头领也受重创,黑衣刺客全员算是有些军心涣散。但是何桐等人却死不甘心,依旧寻觅着反击时机。

    周兴通再次发难,跃起飞出电光火石般的暗器。红云侧身一望,翻身而立,用手脚一一轻松接下了周兴通的暗器。

    随即红云有一个翻身站稳了。看着手中的棋子暗器,抬头对周兴通冷冷道:“你居然用围棋做暗器。真是可笑……”

    “这有什么可笑的?”周兴通不敢掉以轻心地反驳道,“我的暗器独步天下,出招怪异,时机中能取人性命,方可善用……”

    不等周兴通说完,红云接续冷笑道:“哼,你不是说过,你曾和棋侠顾雨清有过一番未下完的棋吗?其实顾雨清前辈不是不和你继续下,因为他已经看出了当年棋局的胜负,只是不愿重心胜负得失罢了……”

    “哼,别以为你有两下棋手的伎俩,就能随便着论棋道——”周兴通不服气道。

    “围棋不是东西,是人生……”红云突然说道,“这可是顾前辈对我说过的话,把人生的悲剧、痛苦和仇恨背负在围棋上,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棋手……”

    “你认识顾雨清……”听着红云的口气,周兴通不禁感到一种莫名的紧张,他继续问道,“你……你到底什么人?”

    红云没有再回话,丢掉手中的棋子和烂掉的菜刀,取出另一把完好的菜刀再次朝周兴通所在的墙檐角落挥去。

    周兴通不敢再怠慢,立刻低身飞至一侧,只听得一声巨响,刚才墙檐的角落被恐怖的刀影划出一道深深令人畏惧的刀痕。

    何桐望了一眼在人群中如有神力的红云,又回头一看另一侧还在床上安睡不醒的方瑛,心中诡异一动……猛地,何桐趁着红云的一不留神,再次抽出冰冷的锁链,朝床边的方瑛飞去。

    红云侧眼一望,看见了这一幕……忽地,如同影风一般,红云用最快的速度飞身而过,不过好像还是来不及,比及何桐的出手速度还是要快……

    “呀——”红云在千钧一发之际大喝一声,直接飞出了手中的菜刀,菜刀如闪电速度般飞过,就在何桐铁链刺中方瑛前的一瞬,击中了何桐的铁链,并将其钉在了墙上,就和之前一样。

    何桐大吃一惊,心知再次被定住,红云这时候过来又会取了自己的性命。

    就在危机一刻,后面的仇如心终于有了动静,见到何桐出于危难一刻,仇如心准备拨琴以内力突袭红云。

    但是红云总是快人一步,瞟眼注意到了仇如心的动向,在苍龙和黄纪身边带了这么久,仇如心的本事她也是知道的……即在琴声响起前一瞬,红云翻身一记脚踢,将身旁的一个板凳踢向仇如心。

    这一下仇如心也是没有料到,还没开始“弹琴”,一个板凳如巨石般飞过,速度又快,没有其他武器抵挡的仇如心,不得已只能用手中的琴暂且一挡。

    这一挡,拖住了仇如心的出手。红云看准时机,跃至墙边,拔出刚才钉住何桐铁链的菜刀,又是一记刀影划过。

    这一下突如其来,仇如心根本始料未及,忽觉前方劲风如刀,仇如心略惊一声,下意识抬起手中的琴抵挡向前。只听得怪异的一声丝弦断裂——这下可好还未弹琴,琴弦直接被红云一刀切断,直接断了仇如心的出手。

    红云的出招招招针对得当,这一路过来,数次遇到何桐、仇如心等人,红云在深藏不露期间,算是把对付他们的方法都应对好了……

    这边何桐终于再一次恢复了自由,即刻收回了铁链。但是如今全场只剩自己唯一能够出手对付红云,当然免不了接下来红云的“集中火力”。果然不等何桐反应过来,甚至不等他有退后反应的时间,红云已经提着菜刀冲了过来。

    现在在何桐眼里,红云就如同一个魔鬼一般,提着刀阴魂不散地就缠着自己,稍不注意自己就可能成为红云的刀下亡魂。

    而红云又是刀刀取人命,没有任何防备的何桐只能暂且向一边夺取。不过这一次红云之前说的话算是印证了,总是何桐身法再快,这破屋内地段狭小,何桐的迅影身法不但躲不过纠缠不断的追击,在这狭窄的屋内反倒成了短板。果见红云的几刀逼过,何桐都只能慌忙中躲过。

    仇如心在后面见着担心,想要帮助何桐脱困,见着手中的琴也坏了,仇如心索性将身前的桌子一脚踢向红云,帮其掩护一下何桐后退。

    这一下也算是收到了效果,桌子正好飞至红云和何桐二人的中间,将二人躲开。何桐见状,趁此机会,退后好几步,先退后到安全范围。

    红云见一张桌子朝自己飞来,二话不说反身一脚踢向桌面,桌子又朝何桐退后的方向退去……

    何桐见自己仍在退后,桌子却朝自己袭来……何桐眼神一定,似乎心有想法,脚跟停住,不进反退。“啊——”何桐大吼一声,提起手中的铁链就朝前迎面而去,铁链的锋尖欲要直穿桌面,对可能冲上来的红云来一招出其不意。

    而红云也正如何桐所料,桌子飞过的同时,自己也跟着飞身而来,提起菜刀欲要直穿桌面,同样想要一招结束战斗……

    红云和何桐手提利刃相向而来,二人之间就隔着一张桌子,危险急迫的二人,彼此却见不到对方的身影,全凭出招一瞬……

    何桐的铁链刺穿桌面,红云的菜刀也从缝隙突入……

    红云侧头望见铁链的锋尖,淡定地偏头一侧,躲过了铁链的锋尖,铁链依旧从红云的肩头上穿过。而红云的菜刀穿过了桌面,最后……

    “额——”何桐忽地惊异睁大双眼,他只感觉到心脏处传来一阵从未有过的冰冷。低头望去,只见红云的菜刀已经穿入了自己的心肺——最后一回合是红云赢了……

    何桐从未想过今天会有这样的结局,他还在死死撑住,整个人也没有立刻倒下。不过击中要害,菜刀直穿心肺,就算是再厉害的武林高手,也已经免不了命下黄泉了……

    何桐的头上冒出阵阵冷汗,他实在是没有料到红云的武功竟有以一敌百的实力。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他,努力地抬起头……忽见桌角处伸出一只手——是桌面后的红云用手拨开了挡在二人之间的桌子。

    桌角退去,露出了红云那令人胆寒的杀意眼神。何桐也不例外,临死之前他也被红云的眼神震慑住了。

    “你……你到底……你到底是人是鬼?”惊慌中,何桐颤抖地问道。

    红云保持着比杀手还要令人畏惧的眼神,用冰冷的语气回应道:“我说过,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你说我是人也好,是鬼也罢……”

    何桐听完这最后一句话,眼神惊异地望着红云的面孔,最后一命呜呼……(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