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英女犹然 上
    夜已深,寒风呼啸而过,境内的一切都显得无比肃杀……

    黄纪和苍龙正匆匆赶路寻找着方瑛和红云的踪迹,而今唯一能够知道她们去向的,也只有妮妮。妮妮一直在前面带路,从下午一直跑到晚上,最终将黄纪和苍龙二人带到了一座小镇前。

    这座小镇轮廓熟悉,即是之前红云带着方瑛逃避白燮追捕的小镇,而今她们早就离开小镇很久,黄纪和苍龙二人才匆匆赶到……

    “这是什么地方?”不熟悉路的苍龙望着前方灯火阑珊的小镇问道,“瑛妹她们回到这个地方来吗?”

    “不知道……”黄纪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担心的神情,随后又低头望了望妮妮,轻声道,“想要找到瑛儿,如今也只有靠妮妮了……”

    妮妮依旧是在地上仔细地闻了闻,似乎是知道了红云和方瑛来过这里。她回头冲黄纪叫了一声,就又朝小镇的方向奔去。

    “喂,妮妮”黄纪不禁喊道,看见妮妮如此匆忙的样子,他能肯定方瑛和红云来过这里,而今他也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妮妮身上。

    “我们快走吧”苍龙对黄纪继续道,“我有不好的预感,瑛妹还有红云姑娘她们可能……可能已经受到鬼王师的刁难了”

    想到这里,黄纪眉头一紧,二话不说,加快步伐就朝小镇的方向赶去,陪同苍龙一起……

    镇外丛林处。一座土坡上的废弃房屋,数不清的黑衣人已经将其死死包围……

    房内,红云依旧在用菜刀磨着中药。准备为方瑛配药,而在她的身边,白燮、何桐等人已经站在了跟前,随时都有可能过来取了自己的性命……

    “鬼王师究竟和瑛妹什么恩怨过节,为什么要不惜一切地抓她?”红云继续淡定地问道。

    何桐听了,冷笑着回应道:“这你就不用知道了,师命在身。我只说一次,快点把方姑娘交给我们,我们兴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红云稍稍停了一下手中的活。眼神略显悲伤,似乎是回忆起了一些往事,随后淡淡地说道:“你们放过瑛妹吧,她从小就没有亲情。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归乡。却又遭到你们的刁难……如果说你们的师父真的和她有过节,问题绝不是出在瑛妹身上,瑛妹她是无辜的,你们又何苦为了师命,断送了一个无辜女孩儿的性命……”

    “你错了,我们抓方瑛,不是为了取她性命,我们一路追来。要杀的人可是姑娘你……”白燮满含杀气地说道,“如果你不交出方瑛。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说完,白燮的袖口暗暗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红云瞟了一眼,阵阵寒意涌入心头。不过红云并不害怕,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忧伤的神情。红云静默了一会儿,手中的菜刀继续磨着中药,随后缓缓道:“你们为了抓瑛妹,千方百计在断天桥处设陷阱,仅仅只是为了抓她,又是何苦呢?我等本无怨仇,却也牵扯进无端的是非里来,又是何苦呢……无端的怨仇,只会有数不完的痛苦和悲伤,那就像一个无尽的深渊,见不到底,或许就连自己也会……也会……”

    红云的话语愈加的扑朔迷离,她是带着回忆的口吻,在场的人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耐不住性子的何桐可受不了,他从腰间别出冰冷无比的铁链,缓缓向前走了两步,带着杀气说道:“好了,别废话了,再不让开,我就送你去深渊了”

    然而红云依旧是不紧不慢,面对何桐等人的压迫,她似乎显得一点都不害怕,就像这一切都理所当然。红云没有正眼望何桐,继续说道:“就像何桐你,三番两次被苍龙大哥还有黄纪兄弟打伤,却还执意不肯放过……我也曾和你一样,因为执意放不下一些痛苦和悲伤,几乎失去了本该拥有的美好的一切……”

    看着红云面对死亡,丝毫没有显出害怕的样子,白燮在一段不禁问道:“姑娘你的确不简单,一般的人见了我们,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可你不一样,不但是个女子,面对死亡丝毫不惧,还能和我们冷静地和我们周旋,你真的很不一般……”

    红云也没有正眼去望白燮,继续淡淡地说道:“死……亦何惧?反正我和苍龙大哥一样,都是死过一次的人,第一次就没有怕过,何来的临死畏惧……”

    此话一出,倒像是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丝震慑,虽然红云的声音不大,但在场之人听了,不由觉得面前的红云,像是一个鬼神一般,面对死亡不但不惧,反倒是让自己等人这些杀手感到阵阵寒意。

    白燮盯望了红云很久,他有一个异样的预感……

    过了一会儿,红云稍稍停下了手中的活,慢慢抬起头,侧过头去,向着在场的众人投去了一个让人寒颤的目光。众人又一次被震慑住了,他们也不敢相信,看似手无举措的红云,竟能投出带有寒意的眼光。白燮见了,心中一震,一股充血的回忆映入脑海,他似乎记得在某个地方,见到过这个眼神,让人难以安心忘却……

    “你这个疯婆娘,死到临头话还多,既然你不肯让,就休怪我无情!”何桐提起锁链,大声呵斥道。

    然而红云依旧是没有半点害怕的神情,她将磨好的中药搁置一旁,随后望着何桐说道:“面对苍龙大哥还有黄纪兄弟,你何桐能游刃有余,全凭你矫捷的伸手。不过那也是地利之优势,如今在这狭小的破屋,正面冲击恐有欠妥……”

    “少废话”何桐大喝一声,手中的铁链如闪电般呼啸而过。直朝红云的胸前刺去。

    可是紧接着便是所有人都未曾想象的一幕,红云竟把起手中的菜刀,结结实实地将飞来的铁链暗箭挡住了。显得很轻松的样子。

    “你果然会武功啊……”白燮望着红云道,“从那么高的山崖处掉下平安无事,还能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跑这么远……”

    红云的表情稍稍一变,无尽的忧伤面容中,渐渐溢出令人畏惧的杀气。红云用菜刀抵着何桐的铁链,只字只句道:“我本无意刀锋出鞘,只怨命不归我啊……既然瑛妹又历我昔日之命运。那就让我用手中的刀,了结曾经的一切好了……”

    “杀了她!”白燮神情一边,突然大声命令道。

    话音即落。屋外的黑衣刺客便如潮水般,从房屋的大门、窗户、楼顶袭来。

    红云却是显得异常冷静的模样,手中的菜刀旋转一个力顶,竟轻轻松松将何桐的铁链给挡了回去。何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自己也没想到。眼前的红云竟有如此之力。

    “杀”黑衣人在一侧喊道。

    红云见状,杀意的眼神迸出,手起刀落,直穿胸膛,瞬时取了黑衣人的性命。

    旁边的杀手见了,提着寒刀就朝红云冲了过去。红云屏气凝神,脚下步伐微变,一阵令人窒息的刀流划过。只见一道诡异的刀芒闪现而出,还没等眨眼。红云身前的黑衣刺客就已全部斩腰毙命,连痛苦的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刀法之快令人惊悚无比。

    何桐知道眼前的红云不简单,大不敢掉以轻心。看着红云正对付着冲过去的黑衣刺客,何桐重心微低,即刻施展瞬影的步伐,和平时一样,以疾速身手取人命以出其不意。

    然而正如红云之前所说,房屋里厮杀空间尽小,就算何桐的身手再敏捷,如此狭小的空间,根本施展不开。何桐的身法还没绕道有利之位,红云已经再一次手起刀落结果了屋檐上准备偷袭而下的黑衣刺客。

    何桐依旧瞬影盘绕,欲其暗中出手。而红云却是看都没有正眼看何桐一眼,似乎在她心里,她已有应对之决策。

    突然,红云脚下一动,用力将桌前的板凳踢向房屋的一侧……只听得一阵磕碰声,何桐的脚被红云踢来的板凳所绊住,整个人有些失去重心的没了平衡,速度也自然也满了下来。果然,狭小的房屋内,自己如此施展步伐欠妥。

    可是还没等何桐反应过来,红云如同魔鬼一般,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何桐自己也是被吓到了,如此近距离地看着红云如同折射出寒光的杀意眼神,何桐有些怔住了。

    不过何桐还算反应及时,提起手中的锁链,欲要阻截冲过来的红云。可没想到红云的身手快他一步,手中的菜刀,直挥向何桐铁链的缝隙处,最后将其死死插在墙上,就像是钉住了何桐的锁链一般。

    何桐被打了个出其不意,他的右手和锁链是连在一起,被菜刀钉在墙上后,何桐试图用力拔出。然而令他吃惊的是,菜刀插进墙檐很深,无论何桐怎么用力,都丝毫未出半点,鲜有惊慌失措的他,也不禁暗叹起红云的力道。

    可是红云可不等何桐反应,顺手提起桌上的另外一把菜刀,似要只穿何桐的心肺。

    何桐眼前一黑,想要用力拔出墙上的锁链,但是还是没有明显的动静,而红云的刀已经袭至自己的胸口前……

    千钧一发之际,几发暗器“嗖嗖”而过,红云略感不妙,回刀尽数抵挡,只听得“铛铛”几声,如同棋子一般的暗器尽数掉落是周兴通,看见何桐身处险境,周兴通暗器借以掩护。

    红云用刀挡下后,手中的刀面顿时多了几处凹槽看来周兴通的暗器威力不小。

    不过刀尖依旧锋利,红云提起菜刀欲要再起。

    “杀”又是一阵叫喊,后面的黑衣人又一次集齐上来掩护何桐,红云没有办法,只得脱身先去作了这些杂碎。

    “啊”何桐大喊一声,两手同时把住铁链,用力往外拔。只听得墙檐上的裂缝断开的声音,随后“砰”的一声,整个墙面直接断裂开来,何桐这才拔出铁链。

    而此时红云已经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身旁的黑衣刺客。何桐趁着机会,先退回了白燮等人的身边,知道此时的红云是个棘手的对手,自己决定还是先退避为妙……

    红云不断挥舞着手中的菜刀,看似普通的菜刀,在她手中如同神刀一般,三招两式就将冲上来的黑衣刺客杀得尸横满地这是何桐等人之前都没有料想到的。

    “啊”又是一声惨叫,红云用刀杀死了前排最后一个冲上来的黑衣刺客,用刀深入其颈部,手臂一用力,将其背提着,用刀死死架住,场面看了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

    在场的何桐、仇如心、周兴通他们也是一样,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之前一直以为毫无作为的红云姑娘,居然能血刃自己如此多的黑衣手下,而且刀法极其残忍,杀手作风比自己等人还有令人胆寒。而且单凭红云用普普通通的菜刀就能血洒遍地,众人深知红云的武功非同小可,很有可能还在苍龙黄纪二人之上……

    然而,白燮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低头望了望自己黑衣手下的众尸体,又略微比对了一下尸体身上的伤口,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略微惊讶的眼神,缓缓抬起头,望着红云道:“是你……”

    “看样子你认出我了……”红云也不甘示弱地冷冷回应道,“我们之前见过一面……”

    “对,就是你”白燮缓缓抬起手,指着红云惊讶道,“那晚在天公山上,穿着我们的人的衣服,杀了我在泉王庙外众手下的那个神秘人,就是你……当时我就猜测是个女子,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原来,那晚在天公山上,在泉王庙外无故出现,暗杀了众黑衣人的那个神秘人,就是红云。当晚假借出去买菜的理由,其实是去了天公山,所以她才会那么晚回到黄纪家……

    想到这里,红云心中暗暗笑道:“是呀,当时还借着拿厨房柴火的理由,借去了一套黑衣人的服装,也不知道黄纪兄弟后来发现了没有……”

    黄纪当然发现了,所以那天他才会说“少了一件衣服”,后来回来后,数量又对了……

    “你果然不简单……”白燮望着红云,眼神中凝结杀意的同时,又浮现出不同昔日的警觉,“你到底是什么人?”

    红云没有直接回答,她手中的菜刀依旧是架在死去黑衣人的脖子上。她的双眼如狼一般盯着白燮,低沉地说道:“在回答你之前,你是否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鬼王师和瑛妹究竟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千方百计抓她?”

    白燮眼神凝重,提刀的双手止不住地微微颤抖,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也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沉默了许久,白燮用狰狞的口气说道:“就算你再有本事,我们也会杀了你……”

    “如果可以的话……”红云毫不客气地回应道,声音不大,口气却能透出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仇如心见着红云深藏不露,心知对峙一触即发,手中的琴弦也随时做好了应对……

    周兴通也是一样,他缓缓从腰间掏出暗器,只需一刻,暗器就会如雨而下……

    旁边继续围上来的黑衣刺客也是蠢蠢欲动,只待白燮命令一发,所有人就会再次一拥而上……

    红云眼神微微一皱……突然,红云手腕一发力,架在尸体脖子上的菜刀顺势而出,鲜血如泉涌般喷洒了一地。

    “上”同一时间,白燮断然一声令下,杀气与刀光顷刻爆发……(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