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翌日启程
    翌日清晨,和煦的阳光穿过云层的缝隙,映入兰香庭院,散去了一切的阴霾,就如同散去了昨晚的惊险与伤痛,只剩下天明后的温暖与明媚,任何忧伤与黑暗在这一刻全然消去,不现残痕……

    方瑛的房屋内,黄纪睁开惺忪的睡眼。浑身无力的他,躺在床上呆滞了一会儿,发觉这里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稍稍坐起才明白,这里是方瑛的房间,他自己在这里睡了一晚。

    黄纪摇了摇仍有些沉沉欲睡的头,自言自语道:“对了,昨天晚上我喝太多了,所以到瑛儿的房间来了,没想到……没想到居然睡了一晚……”黄纪不记得昨天说过的话,却能记得自己改口称呼方瑛“瑛儿”了。

    “对了,瑛儿”黄纪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是方瑛照顾喝醉的自己。抬头望去,只见方瑛就直接趴在桌上睡了一晚,黄纪看到这里,也是怜惜不已。

    黄纪醒来的同一时间,方瑛也被唤醒了。方瑛从桌上爬起,扭了扭略微酸痛的脖子,侧头望了一眼黄纪:“黄纪哥哥……黄纪哥哥?”方瑛朦胧的双眼看见黄纪醒来后,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整个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黄纪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望了望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随后对方瑛道:“瑛儿,我昨天……没做什么吧?你该不会……该不会就在桌上睡了一晚吧?”

    方瑛想到昨晚的事,脸微微一红。听着黄纪对自己也改了口,于是腼腆地说道:“没事,只是……黄纪哥哥你昨天喝多了。我就让你在我床上睡了一晚……”

    黄纪听了,低头自责道:“怪我,都怪我,怪我昨晚喝了那么多……瑛儿,你再说上睡了一晚,没……没着凉吧?”

    “还好了,我没有大碍……”方瑛又笑着回应了一句。随后扯开话题道,“好了,不说昨晚的事了。外面天都这么亮了,恐怕红云姐姐他们都起来了吧……我出去看看红云姐姐,顺便帮她弄些早饭”方瑛依旧是天真活泼的性格,尽管昨晚黄纪的表白自己显得不太自在。但是天性纯真的她面对所有的一切。都是笑容与开心这也让黄纪放心许多。

    “黄纪兄弟,葛帮主在外面找你……”这时,门外突然传出了红云的声音。

    “红云姐姐真的醒了,黄纪哥哥你快起来吧,说不定你义父找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方瑛又笑着道。

    黄纪点了点头,立马穿好了鞋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匆匆跑了出去。

    门外。丐帮帮主葛威已经等候多时,见黄纪一脸刚醒的样子。又用鼻子闻了闻,不禁问道:“你怎么了,怎么一脸疲惫的样子,好像昨天还喝了酒?”

    “噢,没什么,昨晚陪几个朋友喝了一点,可能有些上头了……”黄纪又晃了晃脑袋说道,他也琢摸着,不能让自己的义父知道昨晚和方瑛去了天公山的事情。

    “不说这个了,义父今天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葛威一脸严肃地说道,“昨晚居明城的知府遭人暗杀,虽然‘凶手’已经明了,但是朝廷的人还在追捕,我怕纪儿你们继续留在这里会牵扯不少的事情……现在情况紧急,我之前答应了苍龙大侠,让纪儿你陪他们一起护送方掌门的女儿回山,当下赶紧收拾好东西,午时就出发”

    黄纪也知道昨晚知府被杀的事情,他只是没想到昨晚发生了事情,今天就会这么匆忙。看着葛威紧张无比的神情,黄纪也知道事情刻不容缓……

    红云这边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饭,把饭菜端进了正厅,结果正看见“嘻哈三兄弟”还躺在干草堆上睡着懒觉。红云眼神一低,抱怨着道:“昨天把你们拉在这睡,看你们懒成什么样,现在还睡……”

    说着,红云不好气地走到“嘻哈三兄弟”的身边,二话不说地一人给了一脚屁股。红云的脚力还不小,一下子就把睡梦中的三人给踢醒了。

    “睡死你们好了,还睡!”红云又嚷嚷了一句,见三人醒了,红云再理也没理兄弟三人,回头就走出了正厅。

    哈哈抚了抚被踢脚的屁股,暗自骂道:“这个臭婆娘,真是受不了,饭不让吃、觉不让睡,我诅咒她一辈子嫁不出去”

    “就是,出脚还这么用力,哪像什么女人……哎哟哟哟嘶……简直就是个怪物”阿多也一边抚摸着屁股,一边抱怨道。

    然而,嬉皮这边马上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哈哈和阿多回头望去,原来他们两人说这话时,门外的红云真好听见了。红云立马回头投去一个怨妇一般的眼神,看了就让人毛骨悚然。“嘻哈三兄弟”见了,立马不敢再做声了……

    苍龙的屋内……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苍龙心中默默地念道。

    那个熟悉的倩影逐渐远去、逐渐模糊,最终消失在了苍龙的视野中……

    “不要……”苍龙一边心中默念着,一边试着向前走去,想要留住那个忘不了的她……

    突然,四周传来了阵阵的冰凉只见数以百计的蒙元士兵提着苗刀和盾牌朝着自己涌了过来,一次又一次将自己挤压在中间,让自己窒息地难以站立……

    “啊啊啊……”**和精神的痛一次次地冲击着苍龙,苍龙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伤痛,想要喊出愤恨的**,喉咙却似乎是怎么样发不出声。

    一次次的挣扎,一次次的站起,一次次的倒下,倒下继续挣扎……

    “啊”最终。苍龙终于大叫了一声,头磕在了床沿边上苍龙终于醒了,原来他又做了一晚上的噩梦。还是那个痛苦回忆的梦……

    “我又梦见了是吗……”苍龙用手狠抓着自己脸上那道冰冷的面具,缓缓坐起身,自言自语道,“不是说好要忘记的吗,为什么还要不断想起来……”

    醒来的苍龙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努力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回到自己房间,当时红云还为他专门留了一碗热粥,还在桌上睡着了。

    苍龙望了一眼桌子。桌上一切都被收拾干净了,就连之前自己盖在她身上的毛毯也被她叠整齐放在了床边。

    “看样子红云姑娘先醒了……”苍龙继续自言自语道,“看样子昨天晚上我是太累了,居然睡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黄纪兄弟和瑛妹他们怎么样了……”

    正在这时。房门传来了响动,只见红云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见到苍龙醒了,红云微笑着说道:“苍龙大哥你醒了,我看你睡得挺死,所以没有叫醒你……”

    “我没什么奇怪的举动吧,红云姑娘你醒的时候?”苍龙突然问道。

    红云听了,心中突现一种莫名的酸楚,但是仅仅只是一瞬。红云捋了捋发鬓。继续笑着道:“没有啊……苍龙大哥你为什么这么问?”

    然而,苍龙看着红云捋发鬓的动作。心中又微微一动,不禁轻声道:“你和她很像……”

    “什么?”红云没有听清楚,继续问道。

    “噢,没什么……”苍龙立刻从朦胧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也笑着回应道,“昨天晚上还是谢谢你了,红云姑娘你的粥……你的粥真的很好喝……”

    “是吗,谢谢你……”红云又莞尔一笑道,“也谢谢你昨天晚上帮我盖毯子……”

    二人也不知怎么的,在屋内说话起来有些腼腆,完全不是二人平时的性格。两人就像之前一样,有些心有灵犀的感觉,但是说不上为什么,稍许停顿了许久,两人甚至不敢直视对方一眼。

    终于,还是红云先发话道:“早点吃了吧,苍龙大哥,刚才葛帮主来过了,找黄纪兄弟说了点事。我听了一二,好像是说今日午时我们要离开居明城了……”

    “什么,是真的吗?”苍龙听到这个消息,也是跟着问道……

    兰香庭院门口……

    “我们这就走了?”方瑛回头望了一眼庭院,只声问道。

    之前葛威已经和黄纪说明了一切,黄纪也告知了其他人,今日午时离开居明城。如今午时将近,众人已经收拾好了各自的行李站在了庭院门口。

    “是呀,居明城的知府一死,虽然凶手知道是谁,但城中必定还会出乱子……”黄纪对方瑛说道,“为了不让瑛儿你受到牵连,所以义父让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苍龙听了,跟着说道:“临走前也没能和葛前辈道个别,也算是个遗憾。不过我也得谢谢他,还得谢谢黄纪兄弟你,谢谢你陪我们一起前往逸仙门……”

    “这没什么,就算义父不说,我也会和你们一起去的,为了保护瑛儿……”说着,黄纪望了一眼方瑛,继续对苍龙道,“反正到时候义父会想办法再和我们会和,苍龙兄弟你还有见面的机会。”

    方瑛这边倒没什么,虽然在这住了一段时间,有些不舍,但是一想到回家,方瑛还是挺开心的。

    苍龙想了想,继续说道:“是呀,我之前也答应过葛前辈,等成功护送瑛妹回山,我也会告知天下之人,我苍龙的真正身份,虽然那些对我来说并不太重要……”

    说到这里,黄纪又撇头望了一眼苍龙。而苍龙还是一样,似乎有所隐瞒的样子,很少正视黄纪一眼,就如黄纪昨晚对方瑛所说,苍龙像是一直刻意躲着他……

    于是,所有人趁着城中秩序依旧,先行准备出发了。行李说多也不多,方瑛倒是没准备什么,苍龙除了背上的剑和一个包裹,其余的也不多。算多的,也就是一些风餐露宿的日常用具。从居明城出发,一路南下向河南进发,路途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但肯定免不了在外露宿。

    不过这些东西,全部都由“嘻哈三兄弟”拖着。也不是他们主动愿意的,因为之前得罪了“红云”不少,红云变相地打了一些小报告,结果三兄弟落得个“背锅”的下场。

    “只要入了河南,沿水路而下。不出半月,就能到达逸仙门的山脚……”黄纪继续道,“河南的路我熟。从汴梁到这里来,我都走过很多遍了。而且,走水路会更安全,就算鬼王师的人暗中要来偷袭。在水上也不是那么方便。”

    说到鬼王师。方瑛不禁哆嗦了一阵,虽然有苍龙和黄纪时刻保护着,可是每每提到鬼王师,方瑛都会感到少许的害怕。

    “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苍龙坚定地回答道,“鬼王师的人个个都不简单,千万不能大意……”想到昨晚和白燮的交锋,苍龙的双手不禁颤抖起来……

    于是,众人看准了时辰。便离开了兰香庭院,往出城的方向赶去。南下出发河南境内……

    一眼不见的黑暗山洞处……

    “怎么样,何桐,身体差不多了吧……”洞内传出了周兴通的声音,看样子,洞内谈话的人,正是之前屡次偷袭苍龙等人的鬼王师弟子。

    “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何桐两手握了握拳,信心膨胀道,“哼,之前受伤都是为了试探苍龙和黄纪的武功,确属大意。不过现在好了,他们的伸手我基本上清楚了,虽然单挑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只要稍动伎俩,他们也奈何不了我……”

    “别说大话了,你还不知道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呢……”白燮突然在一旁插话道。

    “怎么,莫非白师兄你知道?”何桐笑问道,“对了,昨晚你不是带一部分手下去了天公山吗?怎么,结果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到底碰上了什么,连我们的白师兄都束手无策……”

    “哼,我碰上什么你管不着,你给我安安静静地躺着”白燮有些不好气地说道。其实提到这事情,白燮又不禁想起了昨晚那个独自一人杀死自己所有部下的神秘黑衣人。

    仇如心在一旁笑了笑,扶着琴弦说道:“不过那个苍龙虽然武功逼人,但是他那冷峻的面容倒还真迷人的,我看了都心动了……”

    “瞎说什么,那家伙带着个面具,你哪儿看到他面容了?”白燮又在一旁讥讽了一句道,“怎么了,仇师妹,看到苍龙那种样子的男人,你又花心泛滥了?”

    “少贫嘴了,我开玩笑呢……”仇如心回应道,“说正经的,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是继续阻截他们,还是回到师父那边再看指示?”

    白燮想了想,随后说道:“回是肯定要回去的,不过得快点……我刚刚从城中得到消息,苍龙黄纪他们今日午时已经出发离开居明城了……”

    “什么,这么快?”仇如心惊讶道。

    “别着急啊,他们一路上要提防我们的偷袭,不会赶太快路的……”白燮冷笑着道,“不过据我猜测,他们进了河南境内,一定会沿水路而下去逸仙门,毕竟在水上偷袭人手本来就不好使,又要对付苍龙和黄纪两大高手,成功的概率太低……不过既然是要走水路,想要去往逸仙门,一定会通过‘青明山’的‘断天桥’,我们可以走陆路赶在他们之前,在‘断天桥’那里提早做好埋伏……”

    “怎么,难道说白师弟你想好了对付他们的对策?”年纪最大的周兴通又在一旁问道。

    “正是如此……”白燮继续阴笑道,“纵使苍龙和黄纪的武功再高,我们四个联手,他们也未必能占得便宜……何况,我们的目标是方瑛,若能巧取,我们犯不着和他们硬碰硬。埋伏巧取,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

    白燮冷冷一笑,一个诡异的阴谋正在逐渐酝酿……(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