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情深意暖 下
    “我喜欢你,瑛儿……”黄纪静坐在床边,醉醺醺地说道。

    方瑛在一旁愣了很久,她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样,发呆地白天说不出一句话。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却也似乎有着过不去的坎儿,静默了许久后,方瑛回声应道:“黄纪哥哥,你喝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可我说的都是真话……”黄纪迷迷糊糊地望着方瑛,继续道,“我是真心喜欢你,从第一眼遇见你开始……你活泼、善良,懂得关心别人甚至是小动物,我黄纪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动过心,瑛儿你……是第一个……”

    黄纪说着,头不自觉地轻靠在了方瑛的肩膀上,也不知道是喝醉了支撑不住还是有意而为之。

    方瑛也没有挪开黄纪,她依旧是静静地发呆,犹豫了半天,方瑛继续轻声道:“黄纪哥哥,我其实对你……我也想……可是我现在……”方瑛想要说什么,可是内心的杂乱和彷徨让她说不出流利的话语。

    “有你在身边真好……”黄纪继续轻声呢喃道,“瑛儿,我想一直在你身边,一直陪你……一直……”

    方瑛听到这里,眼角里早已是渗出了泪水,两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滚落,最后滴在了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黄纪脸上。不过黄纪喝醉&amp;长&amp;风&amp;}.{cf}{wx}.了,他什么也没察觉到,他只是醉意中微微感觉到的一丝暖意。

    方瑛想了想,无论黄纪酒后的话语是真是假。当前还是应该让他好好休息。索性方瑛慢慢站起身,扶着黄纪,让其慢慢平躺在自己的床上。然后用被子轻轻将其盖好。

    黄纪躺下后,整个人立刻全身放松下来,迷糊的双眼也是时开时合。方瑛站在床沿边,静静地望着黄纪沉醉的面容,眼角的泪水依旧没有退去。

    黄纪迟迟没有再说话,方瑛顿了顿,却是轻声呢喃道:“黄纪哥哥。你对我很好,我真的谢谢你……可是我……我并没有真正领悟感情的意义。黄纪哥哥你对我好,我铭记在心。说实话,我也对你……有情意在心,但是苍龙哥哥他……”方瑛本想说自己对苍龙也有情感在其中,但是在黄纪面前。方瑛并没有敢直接说出口。

    其实。方瑛最开始心里是对苍龙有情,但是认识黄纪以后,方瑛却发现二人对自己有着天差地别的态度。苍龙常常对自己是冷漠甚至装作忽视的神态,而黄纪却是对自己倍加用心,是真正地关心自己、照顾自己,渐渐地,方瑛冥冥中在感情上对黄纪更加偏重。可是心里虽这么想,方瑛的心中。还并没有完全放下苍龙,在感情抉择面前。她也不知道该留下还是舍弃,就像她父亲方仲天当年那样,在兰姑和李婷的感情面前,显得徘徊不定……

    方瑛沉默了许久,随后缓缓道:“苍龙哥哥他……要是他也像黄纪哥哥你这样用心关心我就好了,可是他……他整天摆出一副冷漠的神情,好像刻意躲着我一样,尤其是在遇见了黄纪哥哥你后……”

    方瑛不断呢喃着,忽地,黄纪闭着眼睛,迷迷糊糊接着道:“苍龙兄弟他……他可能不是刻意躲着瑛儿你,也许……也许……他是刻意躲着我……”

    “躲着黄纪哥哥你?”方瑛听到这如同峰回路转的一句,反声问道。

    黄纪摆了摆头,继续迷糊道:“说真的,我第一眼看见苍龙兄弟,就有一种预感……他可能就是我曾经结识的一个朋友……虽然……虽然他刻意改变自己说话的口气,改变自己的行为作风,但我还是能感觉到……”

    “你是说,苍龙哥哥是黄纪哥哥曾经认识的一个朋友?”方瑛又继续问道,虽然黄纪现在喝醉了,但是方瑛也明白,喝醉酒的人往往说的都是真话。

    “我只是说有可能……”黄纪继续闭着眼睛道,“我有这个预感……他为了不想坦明自己的身份,所以故意躲着我……也许就是这样,所以说瑛儿……你也别太责怪苍龙兄弟了,我在想……他这一路隐瞒身份地走下来,也不容易,或许苍龙兄弟也有他的苦衷……你曾经不是告诉过我,苍龙兄弟他也曾为了一个女孩儿而悲伤过吗……”

    说到这里,方瑛的心暂时缓和了下来,听到黄纪今天的一番话,方瑛不禁觉得,曾经自己对苍龙的一些偏见,也许是误会了他,正如黄纪所言,苍龙或许有他自己的苦衷。不过话虽如此,既然今日黄纪出言苍龙很有可能是他曾经的一个朋友,这便更使得方瑛坚定信心,终有一日要了明苍龙的真实身份。

    “瑛儿……”正在方瑛思索间,黄纪又发话了,“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们很有可能明天就要离开居明城了……义父让我陪你们一同前行,我也会一直陪着瑛儿你……你放心,瑛儿,无论遇到什么危险,我拼了性命也会保护你……”说到这里,黄纪不自觉地抓住了方瑛抚在床边的手。

    方瑛听完后,整个人又有些感动地泪如雨下。她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头也不自觉地侧向一边,任凭黄纪抓着自己的手,一种对情感的纠结和感伤涌入心头,对于黄纪的情感,她自己也是徘徊辗转,说不出话的她,也只能用无声的泪水,来稍微抚平心中那道看不到、没有痛的伤怀。

    沉静了许久,方瑛也没有回头,她只是静静地吐出字语道:“黄纪哥哥,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然而,黄纪似乎是真的心有感应一般,带着方瑛那股伤心的情痛,在方瑛说完这句话后,真的沉醉进入了梦乡。

    而方瑛则是坐在床边,许久没有入睡。静静地看着窗前的那支残烛,一点一滴地消融……

    兰香庭院外……

    “葛前辈,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些……”在兰香庭院的门口。苍龙对葛威说道。

    从天公山回来后,苍龙一路走着,一边将今晚除了白燮外所有的事情告诉了葛威,也包括在去天公山之前,自己和胡夷狄刺杀知府的事情。

    葛威听完后,想了想说道:“我明白了,知府遭人刺杀。城中必定会出乱子,如果再让方姑娘呆在这里,说不定会有不必要的麻烦……葛某现在担心的是。知府一死,蒙元朝廷的人会不会再继续刁难这里的百姓,如若真是这样,我们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祸殃了这一代的平民?”

    “放心吧。葛前辈”苍龙继续道。“胡夷狄已经把所有的‘罪名’加在了他一人的头上,他也算是为了帮我、帮助丐帮,全将矛头指在了他一个人的头上……”

    “是呀,如此说来,这个‘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倒也是男子汉大丈夫,葛某真想有朝一日能够与之一会……”葛威这一路听了苍龙对胡夷狄的讲述,也不禁赞叹道。

    苍龙沉思了一会儿,又继续道:“葛前辈。我在想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蒙元朝廷只把矛头指向刺杀知府的胡夷狄一个人身上。可是事情一旦延伸查下来,官贼勾结的事情一暴露,你们丐帮可能也脱不了关系,所以这居明城必定不是久留之地……而且,在下要事在身,必须安全护送方姑娘回山,如果途中再遇鬼王师的人趁乱掀起风波,必会殃及池鱼”

    “听苍龙大侠的意思,明日你们就出城离开是吗?”葛威又问道。

    苍龙点头应声道:“没错,这些天还得多谢葛前辈以及众丐帮弟子的照顾,夜长梦多,明日一早,我等人得就此离去”说完,苍龙向葛威深深鞠了一躬。

    葛威想了想,继续道:“葛某之前答应过苍龙大侠,让义子黄纪随同你们一起前去,明日一早,葛某也会再来同义子交代少许事务,然后你们一同离开”

    苍龙也回声应道:“在下也答应过葛前辈及诸位,待到在下安全护送方姑娘回山后,必会向世人公布在下之真容……”

    话题又扯回了苍龙的真实身份,葛威用深沉的眼光望了一眼苍龙。凝神了一会儿,葛威坚定道:“好,苍龙大侠果然说到做到、言而有信,待到他日苍龙大侠成功护送方姑娘回山,葛某必会亲自到来,届时一睹苍龙大侠真容”

    于是,简单的告别后,葛威率众弟子离开了兰香庭院,而苍龙则是回到了庭院,准备休息……

    苍龙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别说街上已经没有了亮光,就连黄纪家的所有房间,屋里的火烛也全灭了。

    轻轻关上了院子大门,苍龙缓缓漫步在漆黑一片空荡荡的院子中。而环绕在院子周围的房间,所有的一切都黑乎乎的,就连黄纪方瑛他们的房间,也没有了亮光看样子众人都已经睡下了,自己回来得确实太晚了。

    苍龙不禁摸了摸自己肚子,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晚饭还没有吃。之前还想着早点回来,红云做好了晚饭等着自己,没想到天公山上遇上了鬼王师的弟子白燮,耽误了不少的时间。回来又和丐帮帮主葛威说了这么多的事情,回来已经是深夜了……

    苍龙慢慢走到了后院,进了正厅,一股酒味扑鼻而来很明显,众人都已经吃过晚饭了,而且还喝了酒。而在最里面的干草堆处,还横躺着三个大汉喝醉了的“嘻哈三兄弟”,也被红云一一拖到了干草处躺下了。

    “看来他们都睡了,我回来的太晚了,恐怕也让他们担心了吧……”苍龙不禁喃喃自语道。

    然而,待到苍龙想要徒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忽地发现自己的房间居然会有微微的亮光那是火烛透过格子窗传过来的亮光,里面像是有其他人的样子。

    “难道是瑛妹?还是说,是黄纪兄弟……”苍龙疑惑着,几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待到推开门,眼前的画面倒是让他没想到

    只见自己床边的桌子前,一根残烛正在微微燃烧,红云正趴在桌子上熟睡,看样子是已经累坏了。而在红云趴着的身前,有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

    苍龙见了,第一时间心中一股感伤划过,但也只是紧紧的一瞬。很快,苍龙轻轻走到了桌子前,用手摸了摸包裹的东西,暖暖的。

    苍龙定了定神,缓缓打开包裹,只见里面使用碗扣着的一碗热粥。看样子这粥是红云特意为晚归的苍龙准备的,用布包裹着,热气还没有散去。

    苍龙似乎是明白了,红云这么晚了,还想着没有回来的自己,知道自己没有吃晚饭,专门准备了热粥等自己回来。可是自己回来的太晚,红云还是累得睡了下去。苍龙微微一笑,望了一眼熟睡的红云,大冷天也不辜负红云的好意,还是端起了热粥。

    然而,就在突然的一瞬,当苍龙闻到了热粥的清香,一股痛心的伤感一瞬而过。苍龙也不知是为什么,整个人呆呆地伫立了许久。

    苍龙沉着地叹了一口气,随即直接如同喝酒一般,将热粥一股脑全然下腹中。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在苍龙眼里看来,这却是让他难以忘怀的一次晚餐。

    当热粥顺着喉咙下入之时,苍龙却是感觉到了绵绵不断的伤感和痛情涌入心中。他也说不上为什么,似乎记忆中伤怀的画面一下子全部映入了自己的脑海。曾经有过的温暖,曾经有过的真情,曾经有过的现在不会再有的……

    苍龙整个人的意识像是迷茫了,喝完粥后的他,放下了碗,整个人有些恍惚起来。一个人站在原地静默了许久,不知过了多久,两道泪痕缓缓从苍龙冰冷的铁面具下流下……哭了,苍龙居然哭了,面对众武林豪杰以及奸邪恶人叱咤风云的苍龙,如今一个人在夜里,竟然默默地留下了泪水。

    苍龙抚了抚自己的胸口,他说不清为什么,自己竟会涌现出太多的伤感。他静静地望了望桌上的喝完的热粥,又望了一眼在桌前熟睡的红云,心中划过一段朦胧的、伤心的、无法忘却的回忆……

    “我到底……为什么……”苍龙心中暗暗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曾经忘不掉的那些,为什么……为什么会想起这么多,我真的不想,真的不想,真的不想……真的不想再回忆起那些东西,回忆起曾经的快乐,曾经的伤痛,曾经的她……我永远忘不了的,那个身影……”

    带着心中浓浓的悲伤,苍龙又望了一眼桌前的红云。想到这么晚一个女孩儿趴在桌上会着凉,苍龙想要走过去扶起红云,让她在床上好好休息。但是不知怎么的,苍龙也不忍心就这样弄醒红云,想罢改变了主意,将床上的一见毛毯,轻轻地盖在了红云的身上,这样能让她稍许暖和一些。

    “红云姑娘,你到底……”苍龙望着红云趴在桌上的背影,想要自言自语却又戛然而止他不想打破了夜里这一刻的宁静……

    帮红云盖好了毛毯,苍龙也准备转头去休息。不过苍龙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就所在床边,靠着沿边闭眼休息了。他今晚很累,靠下就沉睡了过去,但相信苍龙今晚的梦,一定还是他曾经那段迷惘的回忆……

    桌上的烛光渐渐燃尽,直至熄灭。而趴在桌前的红云依旧是沉睡得一动不动,但是不知是何缘由,红云像是略微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和心动,梦中的她,眼角竟泛起了点滴的泪花……(未完待续……)

    ...

    ...